沉香豌

第6章

步微澜2017-2-15 22:39:6Ctrl+D 收藏本站

第6章

陈婉知道不应该参合到方存正的麻烦里面去,可是又担心他只是一个人,如果对方都不是善茬的话想必是要吃亏。她踌躇了片刻,还是跺了跺脚追上方存正。

到了急症室,一堆打针的大人小孩之间很容易发现那三个和方存正年纪相当的人,看样子也就只有其中一个伤势重一点,护士 正在往他头上一圈一圈缠纱布,其他两个坐在旁边说笑。见了穿警服的刘成武带着人进来,笑声噶然而止。

缠了满头纱布的那个冲着刘成武重重的哼了一声,随即别开头。坐在长椅上的两个一个当即沉了脸一个倒是保持着笑容站起来往门外走,只是笑里面带着高人一等的讥嘲,似乎面前就是一出闹剧。

陈婉站在玻璃门外等候。没有重伤的就好,她略微放了些心,可是看着刘叔一边鞠躬认错一边做白脸训斥着方存正她又有些不好受。头上带纱布的那个她有点印象,如果是刘叔说的那样姓江 的话,那他老子就是陈婉爸爸以前直属上司,分管城建和国土的江 文涛副市长。

她下意识地转过身,犹豫是不是该先离开,恍惚间差些撞上后面抱着孩子的少妇,她手上的宝宝大概才打完针,哇哇地哭得极是伤心。陈婉怕撞上他,急忙往旁边闪避。动作又太快了些,狠狠撞在走廊的墙上,脚上水肿只能半趿着的鞋子滑了一下于是整个人一屁股坐倒在地。

只听着后面一串闷笑,然后有人伸出手扶她起来。

面前抱孩子那少妇问她“没撞着哪里吧。”

“没有。”她摇头。

方存正在里面听见了外头的动静,只是面前的人一味纠缠他脱不开身,看了陈婉只是摔了一下没什么大碍这才又放心转过头带上笑。

江 磊其人他早知晓,就是一纨绔子弟,背地里听说做过不少龌龊事。这样的人他一向是敬而远之,今天就不知怎么会撞到他酒吧里去的,邪门的是认识他的猴子偏偏有事出去了,守场子的是颠三那没脑子的莽汉。

眼见着对方还是鼻孔朝天的做派,他心里直骂娘,如果不是有个遮荫蔽日的爹,江 磊在他面前算坨狗屎!拈死他和拈死只蚂蚁差不多。可是江湖行走他也明白衙门里的人是不能得罪的,只求着破财挡灾,这件事快点结了有个安生年好过。当下他脸上又堆起笑,对江 磊说道:“要说还是我不对,今天不在,下面人眼睛又给狗吃了,连江 少都不认得。这事江 少你放心,想怎么出气,开口说一声,随你怎么处置。”

江 磊斜着眼从上到下打量他一遍,然后嘿嘿笑起来。“简单,刚才谁打的我,哪只手打的就卸哪只手,谁动的脚就卸谁的脚。不难吧?”

要我兄弟的手脚也要你有那福分。方存正耐着性子作低伏小半晌脾气渐渐有些按奈不住,听了江 磊的话他不由得冷笑。他长的魁梧,又练了几年拳,三九天就穿了件卫衣加外套,轻薄的质地下依稀可见手臂和胸腹虬结的肌肉。此时皮笑肉不笑的,脸上的肉横起来,江 磊看了心里先怵了。

江 磊本来就是个欺善怕恶的人,要是搁以往方存正这样赔了小心再补点医药费也就算了,可是今天秦昊在旁边。

秦昊来了济城几个月,他今天才有机会借着路子请秦昊吃饭,饭局散了江 磊提议去哪里再坐会,他本来打算去经常出没的金色年华,谁知秦昊说来济城几个月,天天晚上泡在金色年华早腻味了想换口味,说着就指着唐会的招牌说要进去坐坐。就这样惹了个无妄之灾。

江 磊听说过方老二是有名的狠主,他也怕沾上个麻烦,到时候这件事是了结了,谁知道哪天一不小心就挨了黑砖。可是今天的主客是秦昊,虽然秦昊没有象他一样头上挨了一啤酒瓶,可也遭了几拳狠打的。别看他现在站门口没事一样调戏着一个女孩,指不定后脑勺长着眼睛盯着里面在。

他怵也要摆个强硬的姿态出来,江 磊衡量了一下轻重,于是拍着边上的桌子吼道,“方老二我知道你名头响,你哼哼什么?在我面前摆谱?今天的事我话说到这儿了,分局里面关着的那几个我是一定要看着胳膊腿脚丢一根在我面前。不然你以后在济城开一间酒吧我给你关一间!”他虽然是色厉内荏地说着这段话,没什么底气,不过平时跋扈惯了,吼起来也吓着不少人。急症室的目光都聚集在此处,帮他缠脑袋的小护士 更是差点打翻了桌上的东西。

陈婉在外面听见吵起来,也顾不上捡了她鞋子递给她的那人,道了谢拖着鞋就踢踢踏踏往里头跑。

进去了见方存正双眼瞪着江 磊,两个人斗牛一般,她怕又打了起来方存正以一敌三吃亏,上去扯了扯他衣角。方存正牙都快咬碎了,才没把手上的拳头招呼过去。

刘成武没想到江 磊这么狠辣,看情况不太对,嘴上打起哈哈,“江 磊你先消消气,今天要说也是我们屏陽分局工作上的失误,崔局刚才也打了电话来批评我们,唐会已经勒令停业整顿了,另外几个触犯治安管理条例的也拘留着。你们放心,工作上的失误我们一定检讨,不能再有类似损害到群众人身安全的事情发生。”

“你姓刘是吧?屏陽分局的?”那个帮陈婉拾鞋子的人也走了进来,望着刘成武问道。陈婉这才发现他是那三个被打的人其中一个,再看一眼又有些眼熟,似乎在今天之前曾见过。

刘成武被问的莫名其妙,想想崔局电话里交代的还有两个比江 磊还要难搞的人物,他正色点点头,不禁替方存正也替自己捏了把汗。

那人盯了他的警徽片刻,然后突然挑起一边嘴角笑起来,“我怎么觉得你说话是在帮这个,”他下巴朝方存正扬了扬,表情很是不屑,“不穿警服我还以为你们一路的。”

刘成武闻言脸色白一阵青一阵,表情僵硬。这话要是传到领导那里——

方存正被他很没教养的拿下巴指了指,心里大怒,听他拿刘叔说事他反而不能上去动手了,一动手就作实了和刘叔的关系,更何况现在还不了解对方的底细。他只能生生压着怒意,双手捏成拳。

那人凝视他一会,眯起的眼睛转向他身后的陈婉然后又回来,嘴角笑意愈甚,“你是在看我?”口吻中满是轻蔑的威胁,“我姓秦,秦昊,排行第五。你打听清楚了,还想打架我随时奉陪。”

刘成武倒吸一口冷气,只觉得脊背上冷冷的。他听说过新到任的秦副省长有个儿子,加上崔局电话里交代的那些,再看看江 磊对他的态度和他毫不掩饰的轻蔑,联系到一起——他朝方存正使个眼色,方存正明白他的意思,虽然不甘心示弱,但也不愿意给刘叔惹上不必要的麻烦。他陰沉着脸,说:“今天是我方存正的不对,在这里先给你们道歉,江 少说要胳膊腿,行,他们几个一出来我就送他们上门。也让我手下的都长点记性。”话未说完,他眼角余光扫了江 磊一下,江 磊被他看得胆寒,心里只是叫苦,今天邪门撞上两个惹不起的阎王。

秦昊呵呵笑出声,“江 磊和你开玩笑的,别当真。我们又不是混道上的,要别人的胳膊腿做什么?这样,你把江 磊今天的医药费给结了,这件事就揭过不提。我才来济城几个月,说不准哪天还会去你的场子坐坐,今天也算不打不相识,当作交 了你这个朋友。”

他这话一说,在场的都松了口气。方存正混了这些年当然不会幼稚地以为秦昊真是善良之辈,估计是想着强龙和地头蛇硬拼起来只有两败俱伤,所以给个台阶大家下。门面上的功夫他也会做,当下拿了外套里面三个信封出来,笑容满面地说:“秦少肯交 我这个朋友我是感激不尽,哪天唐会能再开门营业的话第一个请的就是你,赔罪的酒我一定要敬一杯。”

秦昊示意江 磊的同伴收下,点头说道:“那就说定了。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先告辞。”

陈婉虽然不明白来龙去脉,可也知道方存正惹了得罪不起的人,撞了大铁板。此时见方才还是剑拔弩张,突然间情势急转,一颗悬得高高的心突地落到实处,自己仿佛能听见胸腔里的一声巨响。

她跟在方存正后面送他们离开,出了医院急诊部大楼,北风呼呼地直往身上灌。方存正陪他们去停车场取车,她于是缩着脖子走回门里等。

“那是你男朋友?”

陈婉吓得跳起来,黑灯瞎火的,又是在医院。回头一看,原来是秦昊,他说去洗手间,这么快就回来了?

“那是你男朋友?”他又问。他低着头注视她,眼睛漆黑得有如外面的夜色,呼吸的热气似要抚上她面颊,陈婉的心莫名一跳,急忙退后一步。冷着脸望向他。

“他配不上你。是男人不会让自己的女朋友连双好鞋子都穿不起。”

她想起刚才他帮忙拾来的刷到边上起毛的帆布鞋,又羞又怒。这人,不懂得礼貌吗?还是张扬惯了,唐突惯了,毫不顾及他人的感受?她脸涨得发烧一般,学着他的刻薄语气说:“是男人不会在背后说人长短。”

他无声地笑起来,笑得魅惑,笑得邪佞,好象突然发现了个好玩有趣的物什。

“你的车来了。”陈婉提醒他,再一次觉得他很是眼熟。

他眯缝着眼带着琢磨的味道看了她一会,然后不知所谓地向她点点头转身走出门口,上车时他往她的方向望过来,好象又笑了下,她能看见他眼中和牙齿熠熠的闪光,她觉得外面的北风又烈了些,寒意象是要透进骨头里去。

脑中灵光一闪,她想起来了。这个人,她见过的,那个食肉兽!

作者有话要说:MerryChristmas!

忏悔滴说:节日偷懒了两天~~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