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香豌

第17章

步微澜2017-2-15 22:40:14Ctrl+D 收藏本站

第17章

作者有话要说:前一章的补更内容,怕大家没注意,所以这里也登了一份。

那一声叹息轰然如雷,伴着她脑中狂响的心跳声,划裂她混沌的意识。于双唇相触的那一刹那,她惶惶然后退两步撞上了身后的木门,然后站直身体。

方存正抚触她面庞的手无力地滑至腿边,嘴巴抿得紧紧的。她深吸一口清冷的空气,才找回自己的心跳和呼吸,张口试图解释刚才那一秒的沉迷,他也同样窘迫的咧嘴一笑,抢先一步说:“早点睡。”

她不发一言,站在屋檐的陰影里回望他。他满腹失落却很平静,很认命的表情。她情愿他暴怒跳脚指责她不解风情,也不愿意看见他背负一次次被拒绝的落寞。“早点睡。”他又重复一遍,表情自然了很多。

“你也是。”

“我还要回帝宫。”他苦笑,他是生存在黑暗里的人,这个钟点才是他工作开始的时分。

“那就早点回来,少喝酒。”

“快进去吧。记得明天穿厚点。”他催促。

陈婉拿出钥匙开了门,缓缓把那瞥寂寥身影掩在身后。

——————————————————————————————————————

还说年前会有一次更新,忏悔:我食言了,就让我肥几斤吧!

按照我们这里的风俗,初二才是正式开始拜年的时间,在这里祝大家春节快乐!恭喜发财!哈皮牛爷!朱雀巷百多年来的大户或寥落破败或兵乱时流离异地,剩下的人苦苦经营也是一朝得意便马上抓住机会早早迁离此地。

环境恶劣生活窘困造成的夫妻不睦亲子不和在朱雀巷里比比皆是,象舅舅舅妈这样的夫妇在街坊邻里中一直是赞颂的范表。他们虽不能说鹣鲽情深,但也相敬如宾,夫唱妇随。这一个春节,表面上如同往日,若不是方存正提醒,陈婉还没有发现舅舅与舅妈间冷战的蛛丝马迹。

舅舅舅妈在人前遮掩,直接开口自然问不出什么名堂。陈婉惟有熬到晚间问小宇,小宇抓得头皮象雪花翻飞也答不出个所以然,男孩子本就粗心,只记得年前的一晚父母房间传出来几声争执而已。

去年夏天的火灾后,西大街那边的拆迁迫于压力已经停了下来。接着省报市报接连有文章阐述济城的历史,并且把朱雀巷作为代表指出了古建筑的修复保护对城市发展人文建设的重要性。

若不是报纸的催谷,生活在朱雀巷几十年的人们还不知道自己居住的前庭后院有这样的魅力和意义。偶尔一抬头,屋顶、门廊,种种浮雕装饰无不美轮美奂,只是被后来围砌的院墙,搭建的厨房鸡舍淹没在杂乱中。尽管如此,前所未有的自傲情绪在朱雀巷的居民心里高涨起来,就连今年的庙会,来游览参观的人流也比以往多了很多。

本以为拆迁就这样偃旗息鼓,但是年前西大街的地块突然被划给了恒宇地产,据说年后就要正式动工。恒宇地产三年前在上海路的劣迹,朱雀巷的这些升斗小民也有听闻过。只是火灾在前,划地在后,谁也没有把两件事情联系到一处。

方存正一提,陈婉不能不紧张。

他口中的那个贺疯子——六指颠三他们闲聊时讲起过这个济城道上的风云人物。贺疯子是外地人,开游戏机室起家,济东历来民风彪悍,作为一个外来户扎根坐强自然有他的道行。陈婉对他有印象是因为颠三曾经说过贺疯子喜欢斗狗,济城近郊有个狗场,每到周末便开设赌局,参与着众。一个喜欢暴力游戏的人,性格一定有他血腥残忍的一面。见微知著,贺疯子的名号从何而来无法考详,但是这条疯狗连颠三那样打架不怕死的浑人也要忌惮一二。

方存正说贺疯子要钱不要命,陈婉毕竟不谙世事,她不明白那些黑道的人物怎么会参与到房地产开发中来,而舅舅又怎么会和拆迁有关?

寒假在忐忑的心情里度过,回到学校陈婉着急着要找份兼职。之前肯记的工作因为寒假要在舅舅家的小饭馆帮忙所以暂时辞了,位置早被人顶去。陈婉心急火燎的,皮肤向来不需要保养的她鼻头冒起老大一个暗疮,何心眉总算心态平衡了一些,瞅见她的暗疮就闷笑。

“你就别幽怨了。”何心眉一把抢过她手中的镜子,“我一年365天有一大半是战‘痘’岁月。放心,才一颗,长啊长啊就习惯了。”

“你还咒我!我指望这两天要出去找兼职呢,怎么见人啊?”

“你有个正哥哥还发什么愁?他那开一瓶酒就够你一个月生活费了。”见陈婉不出声,何心眉继续追问:“你们究竟到哪一步了?二垒?全垒?”

陈婉想起那夭折的吻,面上微红。

何心眉懒洋洋躺回去,嘀咕道:“不说拉倒,本来还打算介绍个工作给你的……”

话没说完,陈婉已经跳到面前,“酱牛肉和你换?”

何心眉闭上眼睛。

“无骨鸡爪。”

眼皮颤动了一下。

“何心眉……”陈婉哀鸣。

“吃的没兴趣,我减肥。”

“你狠。”她咬牙切齿,“你不读新闻系浪费了,没见过你这么有娱乐精神的。”

何心眉睁开眼,嘿嘿直笑,“有娱乐精神不是我这样的,应该是回来头一天就大众传播:据可靠消息:济城目前最大的豪华KTV老板娘是东大金融系200——”

陈婉连忙捂住她的嘴,望向宿舍外的走廊,其他人还没有回来,“就一个吻。”

何心眉坐直了,瞪大眼睛问:“你诓我?怎么可能?那天都喊谁嫂子来着?”

“信不信由你。”

“还以为有什么桃色内幕,完全没吸引力。”何心眉躺回去,“我的酱牛肉!我的鸡爪!我不管,你刚才自己答应了的,桌上那堆有一半要分给我。”耍完赖又问:“你的正哥哥怎么这么不争气?我听他说你们认识很久了。”

“认识久又代表什么?不来电就是不来电。”她回味过方存正温 热的唇划过她的感觉,也回味过那瞬时的混沌,与其说是被催眠,不如说是未经人事的好奇以及不知所措。

“也是。”何心眉叹气,“我初中的好姐妹,小雅也认识的。初二就有个学长狂追她,还闹到家长那里去了,结果追到现在也没追到手。爱情这玩意,说不明白。说是没感觉,感觉究竟是什么?”

“等你哪天爱上了你告诉我。”

“我?那你慢慢等吧。或者我突然穿越回唐朝大概就有戏了。”

陈婉倚着床 柱轻笑。其实何心眉的胖并不是臃肿的那类,珠圆玉润,再加之胸前饱满,相当煞眼球。只是她被人嘲笑的多了,连看待自己也成了批判的眼光。

笑完正欲开口帮她攒点自信,宁小雅兴冲冲的进来喊她们去上选修课。陈婉奇怪问:“不是大二大三的先选吗?轮得到我们?”

“旁听不行吗?”宁小雅眉眼生风,“是我们东大最年轻最最最最有号召力的教授,我等这一天……”

话未说完,何心眉呻吟一声拉过被子捂住头,翻身向了床 里。“我不奉陪了,睡觉。”

宁小雅和她同出同进惯了,哪里依她,死拖活拽的把何心眉扯起来。去了阶梯大教室,时间还早,但已经坐了七八成。何心眉苦着脸,“不如回去吧。”陈婉和宁小雅走在前面,宁小雅回头瞪她一眼,陈婉心想来都来了,听下也无妨,跟着宁小雅找好位置。何心眉无奈的也在旁边坐下,后座的一位学姐 问:“何心眉,你们来做什么?大一就选了《投资银行》?”

何心眉委顿着身子,还未及开口,宁小雅先说:“我们来预先聆听教诲。”她说的一本正经,却掩不住雀跃之色。后座的学姐 好笑的调侃:“又是一个醉翁。”

宁小雅红着脸,“在座百分之八十的和我们一样。”陈婉不明白她们打的什么机锋,等宋书愚在嗡嗡的窃窃私语声中走进来时,她才恍悟。

气质清朗五官俊逸,难怪今天这么高比例的女生在座,难怪宁小雅要说醉翁之意不在酒。他目光扫视一周,在她们的方向略微停驻了数秒,陈婉突地觉得有些眼熟,仔细一回想才记起是那个送她回宿舍的人。

宁小雅斜着身子低声问:“看到没有?刚才是不是在对我们笑?”声音里压抑不住的惊喜,何心眉往底下缩了缩好象冷哼了一声,“又开始发花痴了。”

台上那人环顾一周,等彻底安静起来然后微笑说道:“我没有点名的习惯,不过也要遵循东大的惯例,今天抽点一次。”说完拿着单子慢悠悠开始念人名。念到何心眉时,陈婉诧异地与宁小雅对望一眼,回头见何心眉还在魂游,四周目光齐刷刷的扫过来,陈婉拿手肘轻撞一下她。

何心眉懵懵懂懂地抬头,然后跳起来:“到。”周围一片窃笑,宋书愚心情很好的样子,嘴角轻扬,拿着单子示意说:“随便点的,不用紧张,请坐。”

何心眉忿忿坐下,宁小雅已经出离愤怒了:“你报了这门课?”

“没有。”何心眉委屈地说。“别看我,看你的帅哥去。”

金融专业课程要求较强的数学功底和缜密的数据分析能力,不过这堂课因为运用了很多实例举证听起来毫无往常的枯燥。陈婉兴趣盎然,只是对何心眉的反应感觉奇怪。台上越是朗朗而谈,她就越懒散。按照往日不逊色于宁小雅的好色程度,何心眉今天的表现太令人费解了。

一下课,何心眉象浅塘里的游鱼入了江 一般,跳起来拉着她们从后门出去。宁小雅顿足说:“我还有问题没请教呢,你慌什么?”

“好奇怪。何心眉,你今天是对男色免疫了还是欠了债?”陈婉问。

后面宋书愚已经大踏步过来,扬声喊:“何心眉同学,请等一下。”

何心眉心虚地避开宁小雅和陈婉探询的眼神和周围下课的同学好奇的目光,面无表情的望向他。宋书愚也不介意,带着亲切可掬的笑容走近前,“对了,这两位同学——”宁小雅抢先说:“我叫宁小雅,宋老师,你的课讲得超赞!”满脸的崇拜。

宋书愚微微点头,清清朗朗的眼睛望向陈婉。“陈婉。”她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在这里为那晚他的援手而道谢。他听见她的名字目光一凛,接着颇有深意的仔细打量了她一下。她回了一个微笑,估计他也认出了她。

“宋老师,”何心眉把这三个字念得恶狠狠的,“没什么指示我们先走了。”

“等等,何老教授今晚寿宴,何教授没时间来接你,让我顺便搭上你。晚上六点半,二教门口等我。”

“我自己坐公汽!”何心眉仰着脖子,和他很熟吗?爷爷七十大寿他去凑什么热闹?

“随便你,我只等五分钟,过时不候。”他懒懒的说,目光从她木无表情的脸上往下移,嘴角依旧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何心眉不由自主把胸脯往回缩了缩,涨着脸怒目瞪着他。

“六点半,记好了。”宋书愚对陈婉她们点了点头,哼着歌转身离开。

“稀罕!”何心眉喃喃自语,接着问:“他唱的什么歌?听起来好熟?”

“广告歌。”陈婉和宁小雅异口同声,“陽光牛奶。何心眉,别急着减肥,先把胸减了吧。”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