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香豌

第28章

步微澜2017-2-15 22:41:22Ctrl+D 收藏本站

第28章

陈婉站在门边,目注蒋小薇憔悴的面容和颓丧不堪坐在床 边的姿势,眼睛瞬时间热了。不管时代怎么变迁,如何进步,女人还是弱势的一方。赚再多钱也好,职场里怎样叱咤风云也好,还是要个坚实的肩膀依靠。至于所托是否良人,谁又能说得准?一切只是赌博 罢了。

“蒋姐。”她唤一声,蒋小薇抬起头,目无焦距的视线转向她,陈婉更觉喉咙哽咽,说不出的难过和歉疚,哑着嗓子说:“对不起。”

她说对不起,蒋小薇只是强笑,说:“你有什么对不起我的?我也看得出来,你们是襄王有情神女无意,只不过他身边有意的多了,不是这个就是那个。看了这几年,我也都习惯了。”

那晚蒋小薇一直神情恍惚,强作笑颜。

同为女性,陈婉很难理解她的心态。爱上一个人,便要付出如此大的代价吗?甘愿沉沦 至无望的深渊,单方面没有间断的奉献,究竟是伟大还是愚蠢?

陈婉周围的人,以前父母在世的时候鹣鲽情深,甚至情到浓时,偶尔会忽略了她的存在;舅舅舅妈不谈情爱,但也是相濡以沫,数十年不变;朱雀巷里的夫妻多数床 头打架床 尾和;即便是曾经听说过方存正手下的姑娘有赚钱养家养男人的,但那毕竟是小概率事件。而且她一直认为文化决定上层结构,象蒋小薇这样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在情字面前如此的软弱与不堪一击,实在匪夷所思。难怪有人说恋爱中的人智商为零,爱这个字真正可怕。

“那种始乱终弃,见一个爱一个的人渣我是不会喜欢的。”陈婉语气决断。

蒋小薇扑哧笑出声,说:“这话要当他的面说可能有效一些。知道吗?昨天你走后,小五为了你差点和洪建学打起来了。”

她不知道离开后发生的事情,她不明白秦昊所作所为是出于什么目的,无论怎样她也不会相信那样一个毫无责任心的败类会关心她的安危。她更无法想象蒋小薇说着自己孩子的父亲为了别的女人打架时的感受,表面上越是云淡风轻,心里越是痛苦吧?!沉默了片刻,说:“我见了他是能躲就躲,就是不知道撞了什么邪,老会遇见他。”

蒋小薇审视的目光打量了她一会,叹说:“最好是这样,他那种人不是见一个爱一个,是见一个害一个。我是怕你象我一样,经不住花言巧语,走上我的老路。我这辈子已经被毁了,很多事也无所谓了。”

蒋小薇也才二十多岁年纪就轻言一世,爱情的杀伤力真有这么大?陈婉有些怒其不争。她问何心眉如果遇见这样的事情会如何,何心眉直翻白眼,说:“根本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在我身上!有了孩子也坚决不要,更不用说白帮人家养到八岁了。退一万步讲,为什么不去告那个男人?验个DNA找到妇联去,告到他倾家荡产当裤子!”接着又好奇地问:“你说的那个人是谁?真有这么傻的女人?”

陈婉点头。真是横起一条心去告秦昊,恐怕不单只拿不到赡养费,说不准脸孩子的抚养权都没有了吧。或者蒋小薇是顾忌这一点,所以为了孩子才一再隐忍。只不过,这样的隐忍对蒋盼又何其不公?!

“那还真是贱骨头,自己找虐。大概就是传说中的痛并快乐着吧。”何心眉不客气地落了批语,想一想忽然说:“我知道你说的是谁了,我们那个学姐 ,你做家教的那个!”

“知道就知道,别周围乱说。”陈婉有点后悔暴了别人隐私出来。

“切,当什么大事?现在这社会多着呢,前几天还有十来岁的在厕所产子的新闻。可怜我一把年纪还未尝情滋味。”何心眉顾影自怜,装模作样地抹了把眼泪说。见陈婉只是没好气地瞟她一眼,继续看书,不见丝毫同情心,不由得忿忿然道:“知道你吃香,那也不用鄙视我吧!还说好朋友呢?你身边的花蝴蝶有多的也不见你分点给我们。”

陈婉好气又好笑,说:“都是烂桃花,你也敢收?”

“最起码带我们见识见识啊。”何心眉嘟囔着,“去名仕阁吃饭也不早点告诉我,听说那里是会员制,一般人还进不去。”

“也没什么出奇的。”陈婉敷衍说。

“饱汉不知饿汉饥!也不体谅体谅我这个没尝过鱼翅鲍鱼的可怜人。话说,你那天见的是谁?这么大排场?”

陈婉无语。洪建学的外型是何心眉最讨厌的那种,她总是说面白如玉,不是大善便是巨奸,恒宇地产在坊间的恶名倒真是不枉她的看相功夫。说实话,洪建学眼神闪烁,躲藏在镜片后,总觉得是在算计什么。虽然不像秦昊那般充满侵略性,但也隐隐的让陈婉不舒服不自在。与他们那种人打交 道无异于与虎谋皮,认识了洪建学又怎样?有机会进恒宇又怎样?真能探得什么内幕吗?她怀疑自己之前的想法是不是太过天真幼稚了些。

所以当蒋小薇再次邀请时,她马上找借口婉拒了。

蒋小薇有些失望,说:“那天到最后闹得都不太开心,洪建学当众丢了面子,一直耍公子哥脾气,最近送去的几个方案都被否决了。今天难得他点头说有空,还问起你来。上次感觉你们聊得挺投机的,我想着看你有没有时间,出来坐坐也不妨事。”

陈婉微微有些不悦,她的歉疚是针对蒋小薇和蒋盼,不代表要为那天的局面负责,更没有理由要为蒋小薇的工作负责。当下皱起眉头,说:“蒋姐,我是真的事先约了人,下次有机会再聚,好不好?”想及在心里盘桓数日的决定,又道:“蒋姐,那天我说不做了,不知道你有没有找到人替我?我舅舅家饭馆的小工走了,也缺人手帮忙。”

蒋小薇叹口气说:“我都没所谓了,你还把那事放在心上?说起来你也是受害者,蒋姐不是不通情达理的人。你再想想吧,我找人替你也要时间。”言若有憾地继续说:“我们盼盼难得遇上个合她脾气的。”

陈婉确实有些不舍得那个脾气古怪的小姑娘,犹豫了片刻说:“盼盼知道我的电话,和她说过就算我不帮她辅导功课了,她也随时可以找我聊天的。”

世事巧无再巧,晚上熄灯后不久,陈婉就接到电话,是蒋盼。

小姑娘直哭,陈婉被吓着了,摸索着穿上拖鞋走出宿舍门,站在走廊里小声哄着:“别哭别哭。和陈姐姐说怎么了?妈妈打你了?”

蒋盼抽噎了好一阵,才打着嗝说:“妈妈没打我。妈妈打电话回来,我喊了一声她就开始哭,还说对不起我,说她不是个好妈妈。”说着又是呜咽起来:“我好怕,妈妈从来没哭过。我好怕。”

陈婉低声哄她别哭,又说:“姐姐先挂上,再打电话给你妈妈问问怎么回事,问好了再回你好不好?”蒋盼呜呜地应了声。

电话响了许久蒋小薇才接,里面嘈杂无比,有人高声放歌有人低语说话,间或有女人放肆的大笑。陈婉准备挂上时,里面低低喂了一声,陈婉才醒悟那一串笑声出自蒋小薇。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