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香豌

第36章

步微澜2017-2-15 22:42:6Ctrl+D 收藏本站

第36章

他喜欢她的干净,她白皙的小脸和小白袜子对于少年时的他来说代表无法企及的世界,没有穷困和挣扎的世界;他喜欢她的纯净,纤尘不染的眼睛没有泥渊深陷的他熟悉的贪婪与暴虐;他喜欢她,虽然距离遥远,但是每一次贴近都让他心弦微颤,不敢相信自己的好运。

他低声叹了口气,打开一罐啤酒,学着她的样子对月浅酌。

风里挟裹着隐约的男人嘶吼与阵阵狗吠,方存正循声望过去,是陈婉家的方向。“又是谁家夫妻打架。”他捏扁手上见底的空罐,问她:“要不要回去?太晚了。”

她不置可否地点点头,攀着他的肩膀爬回墙头。从墙上跳进他怀中时,长发抚上他的脸,柔软处在他胸口摩擦。他屏着呼吸,未及思考已经俯下头,捕捉到她的唇。她瞬时僵硬,然后在他手掌滑向她后颈时绽开唇瓣,他脑中闪电霹雳而过,将满满的喜悦照得透亮。下一秒,她却用力推开他,向后踉跄两步站稳在墙根处。

他深吸一口气,心里的喜悦一丝丝消散,无力捕捉。讪讪地想开口说对不起,她从陰影里出来,“回去吧。”她低垂着眼,看不清表情。双手插在衣兜里,连拖手的机会也不给他。

各怀心事走到巷口附近,两人同时停下脚步,同时发足狂奔。饭馆前聚集了一堆街坊窃窃低语,看见他们两个顿时都住了嘴。陈婉白着脸,进了饭馆门口看见翻倒的桌椅柜台,碎裂的酒瓶碗碟以及满地酒液中的几汪血迹,几乎瘫软在地。

方存正搀着她的腰,扫视一圈,正待发问,远处警笛大作,警车上旋转的红光依稀可见。

“小婉,你舅已经被送去医院了,你舅妈和小宇都跟去了。”

“我们听到声响出来的晚,给那几个青皮先溜了,没抓到人。”

“……带刀子的,有纹身,几个都是平头。老二,是不是你们的人?”

“一起送去医院的还有西街的两个,已经找人通知家里去了。”

“……这叫什么事!没王法了!”

陈婉脑子里嗡嗡作响,“是哪家医院?”自己的声音被淹没在七嘴八舌的话语里。方存正大喝一声,她才听清自己的第二次发问。拜托了隔壁刘嫂子帮忙看门以及周围街坊应付警察的调查,她和方存正往最近的医院找去。

舅妈和小宇不出所料坐在红会医院的急症室门前,里面两个街坊鼻青脸肿的在包扎伤口,还有两个被推进了手术室,其中一个是舅舅。舅妈泣不成声,小宇强自镇静道出始末。原来今天晚上饭馆里的几个除了舅舅和前街的廖叔叔外其他几个都是西街的街坊,马上就是强拆的最后期限,固守在西街的几十户们也不指望最后期限前能有什么转机,今晚是在馆子里喝酒顺便发发牢騷。陈婉和方存正走后没多久,就来了七八个青皮,手持铁水管一轮猛砸。店里的几个都是青壮,当下互相扭打起来。那些青皮大概也没料到店里人多,朱雀巷的居民向来彪悍,一时见讨不了好,又惊动了邻里,带头的马上喊撤,有两个扭打的青皮脱不了身,于是掏了折叠刀。好在后来赶到帮忙的人其中一个有车,才及时送到医院来。

“那几个青皮长什么样?”方存正问。

“我出来的晚,人多又乱,没顾上仔细看。不过都是平头,有几个纹身的。带头的穿黑背心,外面套了个褂子。”

尽管小宇语焉不详,方存正已经猜出来个大概。陈婉她舅当过兵,遇事沉稳干练,又爱帮人,在朱雀巷一带威信很高。这半年多来带着西街的代表们上访申诉,想是早被人盯上了,今晚是明显的报复和杀鸡儆猴。拆迁是板上钉钉的事,他是晚辈,不好多劝阻什么,不过曾经和陈婉交代过,让她和她舅舅说别参与进去。照小宇描述,八九成是接了西街拆迁工程的贺疯子的手下。那帮二进宫的,狠起来别说捅刀子,杀人都不用闭眼。今天幸亏店里人多,不然只有巩家几口的话,后果堪虞。

说话间,西街几户的家人也赶过来,急诊室里乱哄哄一团 糟。

“舅妈,来的急没有带钱。医药费……”陈婉惊魂初定,想起这个问。

“我回去取吧,也不知道够不够。”舅妈抹干泪说,“还是送我们来的那人先垫上的,先把钱给人家。”

“何婶你坐着,我车上有,我去拿。”方存正说,“这老晚了也不好让人等。”

“送你们来的人呢?我先去谢谢他。”陈婉问。

小宇指了指,“在走廊头,说这里气味不好闻。”

陈婉越走进越看清走廊昏黄灯光下的人影越是不敢相信,“你怎么在这?”她瞠目问说。

秦昊目送方存正大步走出急诊室,才把视线转回来,对窗户外头方存正的背影扬扬下巴,说:“你怎么和他在一起?”

“是你送我舅他们来的?”她眼里满是质疑,“你怎么会在我家?怎么这么巧?”

他不说话,只是盯着她,眼神愈见陰鸷,好一会才低声问:“你什么意思?”

这个人丧心病狂的做出什么事都不奇怪,她呼吸逐渐急促,没法不怀疑。“半夜三更的你怎么会在我家出现?又怎么刚巧遇上我们家出事?又这么好心送我舅舅舅妈来医院?你搞什么鬼?是你做的是不是?威胁方存正还不只,你还来害我舅舅!”她握紧拳头,压抑着渐渐涌起的不齿与愤怒。

他被她连声的质问激得额角青筋直跳,凝目望她半晌,怒极反笑说:“你是在怀疑我?是,我害了你舅,找人打了他,还站在旁边看笑话。然后又发神经把他送到医院来,怕他丢了命。”笑完又压低声音继续说:“你小说看多了还是有妄想症?我害你舅做什么?对我有什么好处?我还想问你,半夜三更你不在家,和方存正去哪儿了?”

“你别管,我问你打我舅的是不是你找的人?”

他睡不着,辗转反侧脑子里全是她,电话响了十多次都是“你所拨打的用户……”,鬼使神差地兜到她家门口只想望她一眼,随便听她说句什么话,好叫一颗飘来荡去被搓揉得七零八落的心有个着落……听见她家异常的响动,他第一个反应就是进去帮忙,他去围堵最后那个拿着折叠刀的青皮流氓 时差些也被捅了一刀。来医院的路上,他还沾沾自喜总算有了表现的机会,她终于可以知道他也有好的一面。可是最终换来的是他们的双双出现,并且同样的遭遇,在她眼里,方老二就是英雄救美的侠客,他就是落井下石的小人。

他怔怔看着她,良久说不出话。明明她是他的了,但是他体会不到一丝满足和快乐,象是掬起了一捧水,却只能无奈地看着从指缝里寸寸流失贻尽。那种力不从心的虚无感浸透了整个人,那种随之而爆发的不甘不忿充盈激荡,浓郁激烈得让他害怕。

“你心里是想我承认的是不是?这样就更能验证我是个混账垃圾人渣,这样你就能进一步鄙视我讨厌我恶心我?”

他逼视她,不容她移开视线。陈婉心神恍惚,不知道是因为他眼中炽烈的火焰,还是因为他激愤语气下隐藏的一抹自伤。她缓缓松开拳头,“不是就算了,医药费你垫的?我明天还给你。现在请你离开行吗?”

她等不到他的回答,只有笼罩着她全身的陰郁眼神,陰郁而又灼热。他看似很随意懒散地靠着走廊墙壁,她敏感地察觉到松弛的姿势下是紧绷的准备随时跃起的张力。

“你怕方老二看到我?”他侧头望向急诊室大门,嘴角浮起一丝笑意,“他已经看到了。”

“秦少?”方存正很快抹去脸上的惊讶之色。

秦昊站直了身体,在睇见陈婉一个深呼吸时,嘴角的笑容扩大了几分,握住方存正伸来的手。“真巧,你怎么也在这里?”

“朋友家人在医院。”方存正问询地看向陈婉,在她避开视线的同时心里莫名一紧,于是直接问说:“你们认识?”

“不认识。”陈婉抢先说,“他就是送舅舅来医院的人。我才道过谢。”

秦昊闻言扬扬眉,皮笑肉不笑地对方存正说:“原来是帮了自己人。”

方存正客气的笑容立时带了几分真诚,“真没想到,太谢谢您了。”

陈婉在心里叹了口气,扯扯方存正袖子,打断他们的寒暄说:“把钱给人家,太晚了,让人早点回去。我们还要过去等舅舅出来。”

人家,我们。秦昊脸上的笑意一寸寸消失,胸臆间的哀凉一寸寸浓烈。他的目光停驻在她的手上,呼吸郁结。去年春节,他们在某家医院初见,也是在急诊室里,她这样拉着方存正的衣角。今年,又是如此。她永远站在方存正身后,永远站在他的对面。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