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香豌

第39章

步微澜2017-2-15 22:42:32Ctrl+D 收藏本站

第39章

陈婉凝神细听身后低沉的呼吸,确定他已经熟睡。

他的手臂重重地搭在她腰上,她尽量把动作放轻放缓,托住他的手腕放向一边。然后溜到KINGSIZE大床 的另一侧,蜷缩起来。

尽管这样,仍旧睡不着。

虽然脱离了他双臂的禁锢,可这种环境无法让她感觉安全、感觉放松。这是这个月来他家的第四次,和前三次一样,她知道要默数着一分一秒,等倦意浓郁到她再强撑不住时才能入眠。

第一次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踏进这间房时,恐惧随眼前的镜像突袭而至。奢侈的羊毛地毯簇新如初,恍眼间是两个光裸的躯体纠缠的画面,身下分明是斑斑血渍。那一秒她象是被人掐住了喉咙,呼吸几乎停顿。再一次重温 当日的经历,再一次在心里掀起惊涛骇浪。

如果记忆能象胶片一样可以剪切,她愿意付出所有把那不堪回首的一幕裁掉。她冲进洗手间狂呕不止,秦昊以为她吃错了东西,蹲在她旁边抚着她的背。她知道她挥开他的手时,迎目望向他的眼神有多凛烈,那一腔的恨令他往后一顿。

她不需要他廉价的同情,在他做过那些事后,再多的关切也是伪善。她把他关在门外,坐在马桶盖上眺望上海路的璀璨灯海。洗手间有半面墙是玻璃窗,与浴缸的高度齐平。打开玻璃窗终身一跃很容易,活下去很难。眼角余光瞥见镜中自己踌躇怯懦的样子,“胆小鬼。”对镜子里的人鄙夷万分。

再打开那扇门,心里是死一般的平静,让她为之震骇的平静。躺下去时他倾身覆上她,大手袭来游移在她腰间。她瞬间僵直了手脚,寒毛竖起。秦昊停住手,眯缝着眼细细打量她的表情,她勉力回视,强抑尖叫与跳下床 的冲动。

“我说过上次的事不会再发生。不用怕我。”

“你再那样,”肺里吸入了新鲜的空气顿时舒畅了几分,“我也不奇怪。”

“我是说到做到的人,你慢慢就知道了。”他的手指划拨着她的头发,侧身躺下时说。

她还不及回答,他整个身体贴过来,不容她抗拒地搂住她,困住她的手脚。“别扭了,再扭我可什么都保证不了。”低沉暗哑的声音里氤氲的欲望让她全身一凛,警觉地提防着腰间的手和轻柔地磨蹭着她头顶的下巴。“睡吧,我可困了,陪你在医院守夜比打通宵麻将还累。”

那一夜 ,她睁着眼,数着他的呼吸到天亮。

第二次又是如此,只是前奏多了一顿饭,来到他家后她看书,而他很诡异地一直在另一间房里看电影 。她去洗手间时发现一只粉红的新牙刷,再低头,自己脚上的拖鞋分明也是新的,HelloKitty的猫脸和毛巾架上那条新的一样。她瞪着并列的粉红粉蓝两条毛巾足足有半分钟,最后选择无视。

那一夜 ,他很晚才回房。她闭紧眼睛假作熟睡,第六感敏锐无比地察觉到他灼人的目光逗留在她脸上。就在她以为自己再也伪装不下去时,耳边传来他低低的一声叹息,温 软湿热的物体覆上她面颊。她毛孔收缩,意识到那是他的唇。他留连厮磨了良久,然后动作很细致小心地托起她的头,探进一只臂弯,象上次那样搂颈扪腹地贴住她后背躺下。

第三次,他接了电话犹豫不决地望向她,她侧耳听着,知道是有人约他,当即如逃过一劫般松口气,飞快地将桌上一堆笔记书本往袋子里一扫,说:“你去忙你的,我可以自己回去。”他扬扬眉,嘴角不易察觉地弯了一下,说:“你们宋教授。你是陪我一块去见他,还是在家等我?”

她极力忽视他眼里的笑意,平静地反驳说:“我回宿舍。”

“行,那我顺道送你回去。”他想到什么又转过身来,“或者约他明天一起吃顿饭?他知道我们的事在学校也能多关照你。”

她吞回一口恶气,垂着肩膀坐回原处,“不用了。我就在这看书,马上要考试。”

她瞪着他的背影,能想象他脸上的表情何其得意,明知她没有别的选择还要误导她,卑劣小人!

他回来时已近夜半,拖鞋的声音一路传来,渐趋响亮。她往床 侧躲,随着放大的脚步声心里越加揪紧。他进来时把手上的外套漫无目的地随手一扔,重重地砸上床 。酒气扑鼻而至,她骤然一惊,想跳下床 已经来不及,他双手伸来一把把她捞进怀里,脸埋在她颈窝。

那一刻,全身血液几乎凝固。

“怕我?别怕我,别躲着我。”他在她耳边咕哝,热呼呼的鼻息挟着熏人的酒气徘徊不去。“我就只是这样抱着就行,只要在我身边就行。别把我想的那么坏。乖乖让我抱一会,就一会。”

她如芒刺在背,黑暗里挺着身子抵抗着戒备着。不知过了多久,他急促粗重的呼吸缓缓平稳。突来的松懈后是强烈的疲惫感,三年,还有三年煎熬,她在心里倒计时。别开脸,把他的头拨去另一边,还没有从他手脚的束缚中悄悄移开,他再次袭过来,无意识地亲在她的腮旁。“猫儿,我喜欢你……你不知道有多喜欢。”

她斥之一笑。

喜欢?喜欢一个人就要伤害她、要胁她、强迫她的意志、强暴她的尊严?扬絮之情,何以言爱?

那一晚如同这一晚般,久久不能安睡,心底无休止地激荡着无数难以言表的情绪。

秦昊醒来时下意识地动动胳膊,身边是空的。他有一秒的惊慌,随即完全清醒。睁开眼一看,死丫头果然缩在床 脚。“躲那么远,翻个身看你不掉下去?”他无奈地象前几次一样,把她抱过来,置于怀中。

她保持之前的睡姿,蜷成一团 ,两只手拢在下巴上。他越看越觉得她象小时候奶奶养的猫,独立、骄傲、缺乏安全感、不轻易信任;尽管力量悬殊,要维护尊严时毫不胆怯伸出爪子;受伤时绝不坦裎人前,自己躲起来缝补伤口。就象现在,据说这种回到母体子宫的姿势是最缺乏安全感的一种,他知道她的害怕,也知道她在隐忍着,等恐惧积蓄到最后无法承担时,她一定会向他挥舞她的爪子。他想起这几次她半夜的潜逃和早上的黑眼圈,失落若有若无地滑过心际。

她怕他。头一晚才发现她是真的怕他。

那晚,她在他身边躺下,清新的体香侵袭了他所有感官,每个毛孔都激涌着欲望。但是她骤然的僵硬与眼底隐藏不住的恐惧象狠狠打在他脸上的耳光,他后知后觉地明了在这个房间里对她做过的那件事情是怎样的伤害了她。欲望象潮水般涌起,瞬间又回落。

第二次第三次,他细心观察后才发现她一直在偷偷打量他,用一种小动物般警惕的眼神,身体也因戒备而紧张,仿佛他一有不轨她会马上跳起来夺门而出。

但是这一秒种,她细细地呼吸着,睫毛乖巧地垂下来,安然躺在他怀里。“猫儿,要不要拔光你的爪子?”他不自觉地轻声说出来,“拔光了你痛,不拔我痛。”

她听见声音,往他靠过来蹭了蹭。像是在梦里感觉到什么,微微张开眼皮。纳入眼中的脸由朦胧至清晰,眼里的紧张也越来越盛。“别怕,我没动你。”他刻意放缓了音调,可是仍然感觉到她的紧绷。“还早,要不要再睡会?或者我们聊天?”

她暗吸口气,不动声色往外挪,避开腰侧滚烫坚实灼人的那处。

“……早上,早上都这样。”他有点尴尬,慌不择语地解释说:“是正常现象,几乎每个男人都是。不只我一个。”

她不出声,闭着眼睛假寐。

……

“睡不着了?睡不着我们聊天。”

……

见她不反对,秦昊挖空脑子找话题,“你舅舅好了点没?”

她没好气了嗯了一声。

“听说已经列为刑事案件了。抓到两个,供出是谁背后指使的没有?”

她睁开眼,似乎奇怪他的消息灵通,瞥了瞥他又合上,过来一会才低声说:“没有。”

“要帮忙就开声,别抹不开脸。有些事我还是能帮上的。”

“我受不起。”

得不到热烈的回应,他也有些许郁闷,拈起枕头上她一缕发丝绕在指尖上打转。犹豫半晌说:“我就是想帮帮你,没别的心思。还有,床 头下面那个抽屉里有钱,你要用就自己拿。”

她静默好久,呼吸由急促至平伏后才语声艰涩地说:“我不是卖的。”

他闻言手指捏紧,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你怎么又想偏了?你们家就一个小店,养四口人,还有两个是读书的,能攒下几个钱?我是怕你舅的医药费没法给,让姓方的出我也不乐意。知道你不喜欢从我手上拿钱,我才说一声叫你自己去拿的。”他知道若是给她一张支票,估计她会撕碎了丢到他脸上,所以才迂回行事,谁知她还是不领情。心里恼她性子犟不通时务,语气不由厉了几分,说:“你怎么这么轴?傲气能当饭吃是不是?”

她脸色一僵,咬着下唇凝视他数秒,转过身给了他一个背影。他后悔不迭,暗自连声抱怨自己的臭脾气,正想搂住她细细哄,只听她低声喃喃说:“我除了傲气就只剩傲气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