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香豌

第44章

步微澜2017-2-15 22:43:9Ctrl+D 收藏本站

第44章

清晨时又是如注的暴雨。砸在玻璃窗上,白花花的水珠四溅。

秦昊心中窃喜,却故作感概说:“这么大的雨,今天怕是走不了了。”

“又没落冰雹。”陈婉心里冷哼。

掌下的肌肤如丝的触感,光洁清凉。他满满的欢喜几乎盛接不住,溢在眼角眉梢。在她后颈上连连细吻着,本能地又起了反应。

她没好气地拍开他的手,往边上移开少许,接着又被他拉入怀中,耳际是他戏谑的笑和热热的鼻息。“别跟虫子似的一直扭。你不乱动,我保证也老老实实的。”这样的清晨,相拥而卧,静看雨幕连天,只觉得人生第一乐事不过如此。“就这样多好,只有你,只有我。”

“在想什么?”许久之后听见他问,陈婉没有回答。事实上她心中空濛茫然,什么也没有想,却又重峦叠嶂地被层层雾锁,不知归路。或者每个女孩子都要经历这样的过程?潜意识里希望自己是独一无二的、有着无尽泯灭众生的万丈光芒,却在生命的大开大阖大喜大悲后才恍然发现自己不过是一块极其普通的朽木,和溪边所有砾石杂草一般无二,面对如水岁月,默看一溪静水深流。

“猫儿,我们还没有正经聊过天,来和我说说你。想知道你小时候什么样子,家里怎么样,上学有多少人追,喜欢什么讨厌什么……”

“你不是说不管朋友还是敌人,都要把他底子先淘清楚吗?问我做什么?”

“那不一样,那是外人。我想听你自己说。”

“没什么好说的,和别人一样。”

“那我说我的给你听。从哪开头?”他丝毫不为她的冷淡所打击,兴致极其高昂。停顿片刻,说:“还记得我们头一回认识在哪吗?在你家门口。走路贪玩,专往有坑的地处走,每跨过一个水洼,马尾巴就甩一下,手上好像还端着个蓝花大碗。我那会一见,就想起了我奶奶,想她年轻时是不是也这样,扎着大辫子穿行于巷子里。忘了和你说,我奶奶也是朱雀巷人,李家的。”

陈婉记得老辈人提过李家,那是当年朱雀巷乃至济城有名的大户人家。整个家族搬走之后,老房子被分划给好几家共住。最近似乎听说李家人又回来了,重金买下了李家大院。

“我奶奶年轻时可俊,不比你差多少。我爷爷说,那年我奶奶他们文工团 随一野转战演出,那可是里面最拔尖的一个,我爷爷一眼就瞅中她了。我奶奶嫌弃我爷爷没文化,喜欢的是团 里上海来的一个创作员。后来创作员娶了别人,她就嫁给了我爷爷。我爷爷等了几年,那叫一个坚持不懈……”

“你们家算家学渊源了。”陈婉不小心把心里想的说了出来。

被她抢白之下,秦昊颇有些难为情,狠狠咬了她耳垂一口,说:“你懂什么?那叫革命精神,坚忍不拔自强不息无坚不摧,八年抗战就是靠这意志打下来的。”又说,“你不知道我爷爷对我奶奶有多好,五七干校的时候,我奶奶身子熬不住,我爷爷天天早上星星还没收,赶一个多钟头马车去旁边的农场给我奶奶端牛奶。”

他似乎陷进回忆里,良久没说话,她问:“然后呢?”

“然后?”秦昊见她来了兴趣,又继续开讲,“我奶奶是我爷爷的克星,我爷爷那么火爆的脾气,回了家,我奶奶拿眼睛一瞪,马上和小绵羊似的。我爷爷不讲究卫生,他那辈子人都那样,又是农村出来的,我奶奶看不惯……”远至爷爷奶奶年轻时打架打到组织来调解,近到奶奶走的时候爷爷把自己关在房里几天。一件件能记得的有趣事罗列出来,语声随着她睫毛的忽闪越来越轻。“睡了?”见她眼皮终于合上,他苦笑。“撑了这么久,终于睡了。你这犟脾气和我奶奶有的比的,她要是还在,不准能把你宠 到天边去。”

秦昊期望这场雨下个几天几夜,最好能把高速路给淹了,可惜到了下午醒来时天已放晴。

陈婉站在洗手间瞪着马桶里残留的橡胶薄膜状物体时,秦昊前额的头发遮住半边眼睛,迷迷糊糊拖着鞋走进来,张手就要抱她。她凶巴巴地一手按下马桶上的去水键,漩涡消失,抽走他亿万个子孙,暗自祷告最好什么时候能把它们的主人也一并冲走。

“你快点,别故意拖延时间。”她推开他出去,留下他对着镜子笑眯眯地开始刮胡 子。

回程时秦昊自知不能太过张扬,可嘴角就是不自禁地微微上挑。欠揍!陈婉看在眼里,心下堵着气,憋足了一路。车进市区,他在药店门口停下。陈婉不明白他进药店做什么,看着他背影消失在店里,突地回想起上次自己去买药的经历。再次重温 当日的无助与凄惶,心里即时被冷意包裹,冰寒透骨地疼,眼一酸,又想掉泪。

不知道何时变得如此软弱?她恨自己不争气,擦擦眼角,装做无所谓地目注着前方。

“喏,拿着。”他上车时说。

她瞟一眼他手上的东西,有些出乎意料。

“昨天晚上才看见你腿上的红斑,怎么咬成那样?我妈提过这牌子,效果特好,不留疤的。”他漫不经心地说。

陈婉脸上微红。朱雀巷的蚊子比普通的毒,站厨房里一晚上能被咬得象葡萄串。她的皮肤又敏感,一抓就发肿,即便最后疙瘩消掉了,也有点淡褐色的印,要过一个冬天才能完全消失。平常再热她也是穿长裤多,昨晚……脑海里闪过他低头一寸寸亲吻她小腿的景象……顿时赧颜耳热地别开视线,手上紧紧攥着他买的药膏。

没到前街,她已经匆匆喊停。秦昊诧异,陈婉说:“以后别停前街路口了,上次被人看见了,传到我舅妈那里,我舅妈在问呢。”

“那你怎么答?”他好奇。

“还能怎么说?说是问路的。”见他毫不掩饰失望,她没好气,“我走了。”

“等会。”他拿出个信封递给她,陈婉瞬间沉下脸,秦昊连忙解释说:“你别想歪了。叶慎晖指名说送你的,就是汇星城的购物卡。别往心上放,他一年送出去不知道多少。头回见,叫他一声哥,他也该给的是不?”

她迟疑了数秒,接于手中。

“唉,你别急着走啊。”秦昊喊说,“就没话和我说了?”

“没了。”

他一口气被噎住,想了想问:“放暑假真不能出来?”

“嗯。”

“白天也不行?”

“要看店。”

“那记着有事没事给我电话。”

她敷衍地点头。

“那个……方存正没找过你?”

她瞥他一眼。

“我就问问,顺口问问。”

“没别的我走了。”

他点头,指尖敲击着掌下的方向盘,见她拉开车门,忍不住说:“要记得有空想我。”

陈婉一触上他眼中殷切不舍的眸光,即刻垂下眼,淡淡应了声,提起东西下车。

他倒是信守承诺,偶尔有电话来,也是问问近况。每每她敷衍以待,他便是一阵欲语还休的沉默。过了不久说回去看爷爷,陈婉听闻后微微松了口气。

家里的房子据舅舅说和中间人谈过几次,价钱比周围卖出去的几家略高,毕竟巩家的宅子靠路边,保护的也好,不像别家那样四处搭建。只是舅舅一直怕上当,中间人又推说买主忙,不在省内,周旋了数次仍旧没有确定下来。

舅舅说不急,陈婉心里明白他是强颜镇静。转眼已经几个月,伤好了七七八八,欠方存正的医药费还一直拖着,那次砸烂的酒水也赔进去不少钱,而她和小宇,再过不久又要开学了。

何心眉电话打来时,陈婉连连点头。“就是帮人家地产公司做广告,帮新楼盘派发宣传单什么的。以前高中时和宁小雅经常这样打散工,钱又多又好玩。就是这两个月太晒了,你不怕晒黑的话明天过来,还有其他几个,几乎都是我们学院的。”

每年下半年是地产界的旺季,虽然是按日计酬也要比一般的散工钱多。陈婉多了个心眼问是哪家公司,实在是害怕又遇上洪建学那干人等。何心眉一幅大姐大的架势,说:“是我老同学亲戚家的,放心,拖谁的工钱也不会拖咱们的,明天记得准点来就行。”

第二日到了地头才知道是信诚地产的楼盘,想起叶慎晖,马上记起包里还有一张卡。何心眉正与宁小雅几个插科打诨地逗乐,一个说“我有胸!”一个说“有胸有什么了不起的,我还有锁骨呢!”“我有蝴蝶骨!”嘻嘻哈哈地互相贬低着对方穿着统一服装的丑模样,说着火就烧到陈婉这里来,何心眉叹说:“如果工钱是按照谁的腿长来定的话,我就没的混了。全给陈婉好了。”

话音一落,就有几个平时看陈婉不顺眼的冷着脸,抱着宣传单吆喝说:“走了走了,干活去了。”

宁小雅也抱起一摞子花花绿绿的宣传单,忿忿说:“你又没撬过她们男朋友,在学校也是再低调不过了,干嘛把你当仇人一样?”

“别理她们,恨人有笑人无,人都这样。你越是不在意,她们心里越不痛快。”何心眉说话常无禁忌,没想到一句话又给陈婉惹了麻烦,讪讪地安慰她说。

陈婉浅浅一笑。她尝的白眼多了,这点小事从来没往心上放。想起那张卡,于是问起来。

何心眉接过惊呼:“这么多钱,你从哪里来的?”

购物卡是这两年才兴起的馈赠佳品,早年陈婉父亲在世的时候还没有这么低调而实际的玩意儿。听何心眉惊呼一声,有些莫名其妙,又有点着慌,嗫嚅说是捡的。

“我怎么没这么好运气?”何心眉哀叹,“大喇喇五千块。”

宁小雅一贯仔细,接过手上认真看了看卡上印的数额,问:“会不会是用完了的空卡?”

“空了一般都会收回的,反正去星汇城验过就知道了。”何心眉说。

陈婉没想过这么多钱,听说五千心下一凛。想起秦昊那日说叶慎晖一年不知道要送多少这样的卡出去,又不由黯然失神。有人高朋满座,鲜衣怒马;有人糟糠陋室,荼然疲役。甩了甩头说:“如果不是空卡的话,不知道能不能换现金,我家等钱用呢。不说这个了,干活去。”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