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香豌

第52章

步微澜2017-2-15 22:44:7Ctrl+D 收藏本站

第52章

一团 混乱。

陈婉曾经听说过年中一件趣事。宁小雅前任男友的现任女友与她现任男友的前任女友是同系同宿舍的闺蜜,吃完宵夜双方在校门口巧遇,对方同仇敌忾,极尽挖苦讽刺之能是。宁小雅被羞辱得全身发战,何心眉按捺不住火气,上去就给了其中说话极恶毒的一个大耳刮子,直把对方抽的辨不清东南西北。如此彪悍的盛景,陈婉因为错过了,很是扼腕了一番。没想到护犊子的何心眉今天再次发作。

捡完满地的水果,进了客厅关门坐下时,何心眉仍旧柳眉倒竖,想是看见陈婉走路一瘸一拐的,以为秦昊施暴,“瞪什么瞪?别以为吃你一点东西就被你收买了。不甘心的话我全部还你,去我家马桶里掏去!”

秦昊扛不住她谴责的眼神,低咒一声:“女人难养!”

宋书愚刚巡视完厨房里的狼藉,闻言又是掩不住的笑意,“我瞅你是乐在其中。你们两个,打架当情趣是不是?”说着也不理睬何心眉的眼刀,劝秦昊:“先去换衣服,出来慢慢说。”

陈婉偷瞥秦昊一眼,大概锅铲子边角划破了皮肤,血已经停了,脸颊只有一条紫红的印渍,肩膀上糊着乳白的忌廉,狼狈到极点。不小心被他捕捉到自己的目光,她心口突地一悸,别开脸。分明感觉到四目相对的那瞬,他神情黯然。

两人的纠葛无法向外人道,陈婉只是大概解释了脚上的烫伤是无意。可强忍的委屈仍然形诸于外,逃不过宋书愚犀利的眼睛。

宋书愚脸色少有的肃然,只是在何心眉说听闻陈婉不舒服请假,恰逢宋书愚有事上来找秦昊,所以一道来探望时,才笑笑说:“她是无聊兼好奇心作祟,顺便打我秋风,你不见买的东西都是她爱吃的?连蛋糕也说是减肥成功,要奖品鼓励,还点名要嘉城的。”

何心眉嘟囔着蛋糕都变炸弹了。陈婉听清楚后莞尔,问她:“下午有没有课,我和你一起回去?”

何心眉坐直了询问地看宋书愚一眼,又扭头问陈婉:“现在?”

陈婉坚定地点头。

她们站起时恰逢秦昊换了衣服出来,见要走,怔怔问说:“还是要走?”

陈婉再次点头。

“我送你去医院好不好?”

她极力漠视他眼底的一抹哀恳,“不用了。我冷静一下好一点。”混乱过去,她情绪早就平静下来。只是一团 心火堵着心口,梗在喉间,胸中闷涨难安。

她婉拒宋书愚送她们回校,是想向何心眉倾吐。半年多来,压抑克制挣扎……在何心眉象小母狮子般向秦昊扑过去时,突然燃起欲望将自己溃烂的心扒开,悉数坦于人前。

就坐在公车站台的长椅上,一件件一桩桩,细数起来,从第一次见面起,她与秦昊,竟然纠缠了近两年时光。她以为自己会当街哭嚎,可是一滴泪也未曾落下,即便是叙述到血淋淋的那幕,语气也是淡然的,象旁观者娓娓讲述一段不关己的故事。

何心眉站起坐下,重复无数次。脸色随故事中每一次起伏的波澜而变,时红时白,手掌握紧又放松。最后念念不已说:“告他!告他!”捏实了拳头在空气里挥挥,咬牙切齿说:“我以为他只是不够稳重,没想到人品……人渣!”

陈婉看着面前不知第几部公车发动起步,怅然重复说:“告他?最近的新闻看见没有?新上任的那个?也是姓秦。”

何心眉顿时泄气,骂了一句粗话,重新坐下来。忿忿说:“那个蒋小薇,我早就说过不是好人,一个女人带着孩子,还能住那样的房子,从头到脚的名牌。就你实心眼,还当她是自己奋斗回来的。”

“我怎么知道?平时说话做事很为你分忧解难替你着想的样子。”陈婉强笑,“前两个月陪那个人去打壁球还遇见蒋小薇,上下打量我一遍,很同情的表情。我一想起身边躺的人不知道沾过多少女人,就有点恶心。他的手在别的女人身上停留过,嘴……”

何心眉惊跳起来,“你的意思是说,他还有出去胡 搞?”

“我不知道,我不确定。我算什么?对他又算什么?他不过当我是……哪天或者厌了,或者就解脱了。”陈婉只是摇头,“现在我不知道还能相信什么?人性?公平?道德?”

何心眉伫足凝视陈婉半晌,轻声问:“怎么不哭?哭出来痛快点。”

陈婉摇摇头,“哭不出来了。回想一下,我也没哭过几次。时间久了,象是麻木了,象是淡化了。”顿了顿,忽地有些哽咽,“可是很害怕,这半年多,每次他对我笑,对我说话,我都很怕。我明白他在示好赔罪,可他越是好,我越是胆战心惊。总觉得没那么简单,不知道哪一天又变脸。我小心提防着,甚至是故意刺激他,想看看能不能戳破所有的假象,看看哪个是真实的他。就象今天,终于把他火性激起来了,终于说服自己他真的是个大烂人了,可是又失望,失望到没法形容。我怀疑自己是不是疯了,对他还有什么好期待的?有什么好失望的?看见他难过,我应该高兴才对,又有什么好难过的。我真的是疯了。”她喃喃自语,越说越无逻辑。

何心眉呆怔无语,街头秋风瑟瑟,凉意几乎沁进心里去,“你别和我说你爱上他了。”

陈婉一时辨不清话中浅显的含义,抬头望去,何心眉眼中的同情如槌心之箭,刹那间穿透她的盔甲,血液当即凝结,脑中空濛。良久才涩声说:“不可能,他那样的人,我怎么可能爱上他?我嫌自己活得不耐烦了吗?”

“她那样的人,我为什么还上赶着不放?莫名其妙的自尊心,自以为是的清高,脾气拧,说话不饶人,不高兴脸冷得象冰,眼神凉进你心窝里。为她做再多也落不了好,偶尔给个笑脸,一句话不对转眼又变。”秦昊目注沙发上陈婉习惯坐的位置,像是在与之对话。苦笑一下低声问:“你有什么好?”

“别一副委屈面孔!看着你我一点不难受,想着人家好好的女孩给……多少年交 情,我当你是贪玩,没定性,真没想过你能做出那号事。我意想起还帮过你我悔得肠子都青了,不是助纣为虐吗?若是不合适早点分,别再累人累己。”

“分?你当我没想过?”秦昊心中挣扎不已,“你和我说怎么分?她不搭理我,不待见我,吵架冷战,我难受我憋屈。想到哪天放她走了,我更难受,心里跟刀子刮一样,连肉被割开肉丝断掉的声音自个都能听见。我放低了身段见天哄她高兴,由着她性子,就是图她能笑一笑,能忘了我犯浑的事。我和她说,不喜欢我没关系,我喜欢她就行了。骗得了谁?连自个也骗不过去。每天都在盼着她能喜欢我一点,只有一点就行,我知足。可我做再多,比不上人家一小手指头。我就恨怎么不能早点认识她,我若是也住她家隔壁,多少也能喜欢我一丁点。我……”

秦昊突然止声,像是被噎住,眼中的哀色隐约可见。寤寐思服,要的不过是她真心一笑。“我,我看她笑一笑,和我温 柔细声地说几句话,我觉得活着有滋味。哪怕每次的快乐都要拿成倍的辛酸来换,值。我……”

宋书愚静默不语,脸上微微有些动容。待秦昊急促的呼吸回复正常后才缓缓说:“你站在她的角度想想,她不快乐,你能只顾着自己高兴?”

秦昊眼中乍然闪过一抹坚决,“我总能找到哄她高兴的办法。”

宋书愚暗叹一声,“你们是两只刺猬。”他的骄横与她的骄傲是各自的刺,一日不拔掉,便一日不消停,“小五,不把身上刺拔掉,挨得近点就会扎得她血淋淋的,满身伤。想想自己做的事,你说为了她好。问问自己,你是以她需要的方式对她好,还是以自己想当然的方式?”说完见他神情复杂,犹疑不定,不由再次喟叹一声。“起来,找地方坐坐去。闷在这也没用。”

秦昊的自语低不可闻,“拔刺。我心窝子都掏给她了,还有什么刺?”

宋书愚咬牙正色,“你怎么喜欢她是你的事,人家不是势必要回报。什么都按你的意思来,只会适得其反。你脑子爱糊涂了?这都拎不清?起来,找地方吃饭去。”

秦昊不置可否地站起身,出门时瞥见厨房狼藉的地板,“方存正对我好,从来不求任何回报。包括我拒绝他的时候,他也没对我说过一句伤人的话。你别跟他比,你没资格,你连他一根手指头也比不上。”他手臂僵硬地把门阖上,心中闷痛难当。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