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香豌

第53章

步微澜2017-2-15 22:44:13Ctrl+D 收藏本站

第53章

“今天没来。”何心眉掀开窗帘一角,回头报讯,惹得宁小雅也好奇地凑个脑袋过去,往前两天那人伫足的位置张望。

“晚修你们不去?”陈婉问。

“你不去?他人不在你还躲着?”

“我脚疼。”陈婉倒不是推脱,脚上的水泡已经挑破放出水液,但还是麻麻的,特别走动时关节牵扯到创口更是火辣辣的灼痛。

“今天怎么不来呢?陈婉你心也太硬了,这么冷的天由着他在底下站着,也不给个台阶下。”宁小雅正在热恋中,恨不能全世界和她一般幸福,对何心眉的一声冷叱不以为忤,继续说:“老天爷不帮他,如果昨天晚上下场雨,我就不信你还坐得住。”

“你以为每天都在上演言情小说?”何心眉翻翻白眼,挽着宁小雅胳膊和陈婉说,“那我们走了。”

寝室里重归寂静,陈婉心不在焉地翻了翻书又丢下,欠身俯望窗外。寂寞的路灯下不见他孑然的身影,风扫过,卷起几片枯叶。她回身拿外套披上,有些怔忡。这件衣服什么时候带回校的已经没印象了,曾经还被舍友讥讽过是仿版。指腹摩挲着外套上的格子纹,她无声苦笑。再是壁垒森严,他仍能寻缝索隙地渗透进她的生活。正如她抵死禁锢自己挣扎的情绪,亟亟欲逃的,却终究是逃不过。

方存正那天旁敲侧击地向她打听秦昊。“我记得帝宫才开业那天的事。你嘱咐六指别告诉我,他倒是听你的话,一直没说是谁,只说是喝醉酒的客人耍无赖。砸了秦大少的车回来才老实承认,怪自己没有早点和我通气。说怕我脾气不好惹了秦小五,惹上大麻烦;说如果他早告诉我,你也不会和那个人在一起。”

门外何心眉正发挥着极大的好奇对六指颈间延至衣领的刺青寻根问底,语声朗朗。陈婉手上剥着橘子,静坐着听他继续:“认识这么多年,我还不知道你?犟驴脾气,认定了的九头牛也拉不回来。我早知道又能怎样?是不是我的、命里注定。不甘心也罢,怕你上当也罢,站在我的立场不能说话,越说越错。”

“那现在说这个做什么?”她强自笑着,纷杂的情绪平复如初,却被他几句话又撩拨而动。

“我怕他欺负你,这段时间打听了不少事。他有个女人知道不?那女的还有个孩子,瞒得可严实,派人跟了好些天才发现。”

陈婉把掰开的橘子递给他一瓣,仰着脸淡笑说,“我知道。”

“你别以为我背后上眼药,我是担心你实心眼被人糊弄了玩。”方存正犹豫了下,还是张嘴接过去,“金色年华的老谢和我熟,这你也知道。秦小五以前是他家常客,说句公道话,这半年多他可是修身养性,几乎绝迹了。”

“你想和我说他是个好人?”

“我说的不是这个,我是说前段时间有帮外省客在金色年华玩,XX省的。挂的是秦小五的帐。”

陈婉不解地望住他。

“我在市局的哥们也去了,同一个系统的。”方存正含住半个橘子,语声含糊地说:“你还不明白?贺疯子那个省的。那之后没多久就正式开始抓捕了。”

“你的意思是……”

方存正意味深长地点点头。

陈婉迟疑说:“我不知道他的事,照说他和那些人应该不会有牵扯和利益上的纠纷。”

“我也闹不明白。贺疯子抱了江 磊大腿,这一年趾高气昂的。江 磊你知道?那年在唐会打架那个。接了西街的拆迁工程更是不知道自己爹是谁了,江 磊上头是洪家,照理说秦小五他们这些公子哥不是一个鼻孔出气的吗?怎么会窝里斗?”

陈婉眼前晃过洪建学那张陰笑的白脸,顿时遍体生寒。紧了紧外套掩饰说:“他们和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我们怎么能理解。你别多心,说不准是凑巧。”

“不到我不多心。若是没有捅伤你舅舅的事情我还真不会往深处想,闹了这一出我又想起年中的事来了。你舅那次进拘留所,我托了多少关系都没法放人,最后怎么放的,为什么独独放你舅一个出来?”方存正在道上浸婬多年,谨慎小心是安身立命之本。他文化不高,但是举一反三已经成为一种习惯。

如此说来,陈婉也不由回忆起那时确是心存怀疑,毕竟她身边能帮上忙的无非是老二和秦昊,只是当初那份疑惑被舅舅回家的欣喜快慰冲淡了。

她心悸难安,再想想犹觉不信,恍惚一笑说:“你别把他想的那么高尚,他如果是为我做了这些,一早就得意洋洋地告诉我了。”舅舅确实说过是因为接了一通放人的电话,可是无论如何她也不信秦昊会默默地为她做这些,“那时候我们还没开始呢。再说了,就为了我舅舅被人捅一刀,他去找贺疯子麻烦?动那么大阵仗?还得罪他们圈子里的其他人?太幼稚了,我不信。”

“信不信暂且不管他,贺疯子的事我会一直关注着,怎么说也要找回来,这一刀和你舅那一刀不能白砍。秦小五那儿,如果真是他在里面搅混水,我倒也放心了。最起码他肯护着你,坏也坏不到哪去。”方存正没有再继续话题,迟疑数秒又问:“腿怎么了?刚才进门时像是不怎么利索。”他极力掩饰仍然有一缕关切透出眼底。

“不小心烫到脚,没大碍。别说这个了。”陈婉的语气里有一丝仓惶,“让人不放心的是你,想想你妈和你哥。别越陷越深了好不好?把碟子生意转了,找点正当活。”

“那个容易。帝宫生意不错,我把贺疯子料理了,腾出时间来随时可以转。”他侧了侧身,想是拉扯到背后的伤口,痛得呲牙咧嘴的,“说到洗白,年纪越大越知道没那么简单。”

陈婉暗自叹息,不知道这种无力颓丧的日子还要延续多久。怅然站在窗前,目无焦点地望着风里翻扬的数片枯叶。三年,对于今时今日的她,那三年之约似乎已经不重要了。她曾经幻想苦挨之后仍然有重塑自身的机会,可是,她惊惶逃避的,究竟是对他的恐惧?还是自己日渐萎缩的灵魂?

她被这个问题折磨了数日,答案昭然若揭,可是仍然不敢妄加触碰。

寒潮中的济城。风大,吹起漫天尘埃,她捂住脸,终于坐上出租。车轮滚滚,滑进夜色滑进她越来越按捺不住的心。

等到电梯门开启时,陈婉已经双脚发麻,连伤口的痛也不觉得。宋书愚微愕了一下,接着又用力托住秦昊半边身子。“你怎么在这?小五刚才闹着去学校找你,去了没人。”

扶着跌跌撞撞的秦昊入屋,把他丢上床 ,他仍旧梦呓般嘀嘀咕咕地说着话。“你脚伤着不方便,我去拿。”宋书愚听陈婉说去拿热毛巾,先她一步进了洗手间。

陈婉将毛巾覆上秦昊发烫的脸颊时,被他一掌推开,“别给我动手动脚,我有媳妇儿的。”他厉声吼说,双眼也倏地睁大,被痛楚焚烧得布满血丝的眼珠定定地看着她。像是突然看清楚了瞳孔里的人像,怒煞的眼神渐趋温 柔,“猫儿,是你。”说着偎过来,拿脸蹭她的腿一遍遍说:“我以为你不要我了,是我错,我惹你生气。我以为你不要我了,都是我的错。”

陈婉尴尬万分,赧红了脸扫一眼似笑非笑的宋书愚,把秦昊推开一边,“喝二两酒就这熊样,做给谁看呢?”

宋书愚咳嗽一声,“有你在这看着他,我也放心回去了。”见陈婉想起来却被秦昊不依不饶地搂着腿不停唤着她,抿嘴强抑笑容,“不用送了,我会关好门。”

宋书愚似乎不知从何安慰,伫足许久才又说:“一面是我几十年交 情的兄弟,一面是公道正义,我还真不知该怎么选择。不过,这几天看他也憋屈的很。不敢替他说请你原谅的话,只是……”

陈婉牵强一笑,何尝不明白?换作谁也理不清这紊乱。

“猫儿,是我错,我不应该惹你生气。”待宋书愚走后,他仍然枕着她的腿,脸埋在她腰腹间絮絮重复着之前的话,“我对不住你,我赎罪。我对不住你,我惹你生气。”

她托住他的脑袋,凝噎失语。过了一会悄声问:“你老实和我说,上回你回去看爷爷,是不是冒充何心眉哥哥说我拜托了你给我弟弟送电脑?”

秦昊眼神混沌,目无焦距地望住她。

陈婉见他不明白,又重复一遍,“我弟弟的电脑是你送的?”

他含糊地应了声。

陈婉心神一颤,继续问说:“年中是你帮忙,放了我舅舅?”

他像是清醒了几分,“我也不想,可看你着急我难受。猫儿,别怪我多事,以后你不乐意的我不做,你爱做什么我帮你。不要不理我就行。不要不要我就行。”

“蒋小薇呢?你们还在一起?蒋盼不是你的孩子是不是?我猜不是的。”

秦昊嗫嚅着嘴,眼神迷惘,似乎是在极力回想。“那谁?很久没见过了。猫儿,膈应到你了是不是?如果知道能遇见你,我……”

“那贺疯子……”

她未说完,他再次埋住脸,低声喃喃。腹部是他的呼吸,炽烈灼人。陈婉拨开他头发,却被他抓住手。她怔怔地由着他死死握着,心中恻痛。这无法羁绊的感情,不堪折磨的感情,令自己自厌自弃的感情,沉重得难以负荷的感情……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