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香豌

第61章

步微澜2017-2-15 22:45:0Ctrl+D 收藏本站

第61章

这个世界应该没有女人会注视自己的婚戒而不微笑的。陈婉也不例外。

三颗钻石并列,秦昊说代表前世今生来世。

她但笑不语。

“宁可信其有。你不嫌膈手我还想找镶九颗的。”他对她的不置可否有点挠头,“真不喜欢?不喜欢那等我们正式结婚的时候买独钻的。”

“没说不喜欢,我本来想着简简单单一个圈的就好。”

他这才松口气一般,“那再买就是了。”

一起还有只手镯,用螺丝上紧了,他笑眯眯地把专用的螺丝刀收好。“这回算是把你给套牢了,双保险,看你能跑哪去。”

他沾沾自喜的,颇带点孩子气,陈婉好笑不已。

那天的一时冲动尚来不及后悔,他已经四处嚷嚷开来。戒指不知道什么时候准备好的,未来也早在他计划里,连见他父母的日子也确定下来。

“你别操心,安心读你的书,别想着实习 什么的四处跑。工作的事交 给我,毕业我们就举行婚礼。”他拥紧了她密密地吻,“我们两个算真正在一起了是不?结婚,生孩子,娶儿媳妇,抱孙子,听起来这活法儿不错。”

“服了你了,能想那么远。”

他抓紧她的手掌一根根吸吮指尖,“猫儿,你不会半路变卦的是不是?”

被他严肃的眼神包围着,陈婉迟疑难决。他这些天一副展望未来的雀跃,看在眼中,她微微心动。他有删繁就简的能力,也有一股子万事不放在眼里的神气。在她需要一棵大树支撑时,嫁给他,应该是个合适的选择吧?

可是,一切恍惚似梦般。

就这样把自己的未来交 付给这个人,是否太过轻率?

他甚至,连爱也没有。

“元旦见了我父母,然后去你家?过年和我回去拜望爷爷?没多久你就毕业了,我要把手头上的事早料理好才行,还有房子也要操心……”

听他絮絮念叨不停,急不可待的样子,陈婉在心里叹气。“你真这么有信心?你家……”舅舅会有什么反应她不敢深想,仅只想及他家的门槛已经足以让人却步。

“别胡 思乱想的,我父母也就平常人,一样两只眼睛一个嘴巴,不会吃了你。”话是如此,秦昊也有少许不安。十一吴乐雅来时,他母亲的态度格外亲切,向来不多过问他的事情的习惯也随之打破。他不得不揣度其中的原因。在他说已经找到可意的人后,他妈没有太多意见,似乎有些默许的成分。长辈沉着缄默的态度应该令他安然才是,可一颗心惴惴的,总觉得不太对劲。秦昊掌心缓缓摩挲陈婉的背脊,“你什么也不用管,交 给我行了。我像是等了一辈子了,只要你肯点头,别的什么我也不惧。”

车进了警备森严的明月湖南畔,陈婉跌宕起伏的情绪反而沉淀下来。最糟糕的事情都发生了,还能有什么?

秦昊的母亲一看就是玲珑剔透的人物,握着陈婉的手时笑得极为亲切和蔼,“我儿子果然好眼光。”斜睨一眼在旁无比得意的秦昊,对陈婉说:“苗苗脾气暴,和他在一起处这么久难为你了。”

苗苗?陈婉望向秦昊,暗自发笑。

“行了,妈,我都多大岁数了?老那样叫。”秦昊一脸窘色,“进去里面说话。”

坐下后不外是问些家庭情况,陈婉早有心理准备。只是在说到自己年纪时,秦昊母亲意味深长地拖着嗓子说了句“那还小。”目光扫过她指上的戒指,说起了其他。陈婉心头突跳,秦昊渐渐有些不耐,“我已经和你们报备过一回了,还要重复一次?爸还没回来?”

石香兰笑容微敛,嗔说:“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爸平时多忙,多大的人了还没定性?就一会也坐不住?”说着望向陈婉解释:“小五爸爸事情多,平时回来的晚,中午我还提醒过他,应该不会等多久。照说在外面见面比较正式一些,不过小陈你也知道我们家环境,不方便。”

陈婉连连点头中,石香兰听见小保姆开门的声音站了起来。陈婉随即起身,手已经被秦昊握实捏了捏。抬眼是他安慰的笑,她心下稍安。

这样的客气已经超出她的预期,可是笑容背后的疏离与矜持比直接的拒绝还要让人瑟缩。

回家的路上,秦昊低哼着歌,一派闲适。“我说的没错吧,我妈我爸都是易相处的人。我爸是严肃些,平常对我也是僵着脸,不会笑的那种。不是特别对你一个。”

陈婉低低嗯了声,面对他的轻松雀跃无言以答。

“还郁着脸?”下车时他问:“别想些有的没的给自己添堵,想想回去怎么和你舅舅说,约个时间见面才是正经。”

陈婉点点头,推开门想下车,被他一手拉住,“忘了什么了?”说着侧过脸。

她微笑,在他脸上轻啄一口。他眼中喜悦的光彩耀人,她心中怦然而动,“你说过,不管什么时候都站我这边是不是?”

“当然了,你是我媳妇儿我不站你这头站哪儿?”他说得理所当然,见她俏生生的立在车旁,听见媳妇儿三个字双颊微红,羞不可抑,不由大乐:“上来,坐回来,我们研究下你该叫我什么?”

陈婉啐他一口“没正经的”,转身就跑,直到楼梯口仍不解脸上的潮热和心中的悸动。

回到家里先拨通了何心眉电话,何心眉果然已经着急得跳脚,连声问“怎么样?”

“就那样,说说话,他爸爸回来一起吃饭,然后坐一会去他房间看了看,就回来了。一般见家长都是这样是不是?”

“我不是问这个,是他们家里人的态度。老宋说秦大耗子的妈可精明的人,我怕你别吃什么暗亏。”

“怎么会?他家人很和善也很客气。”客气得距离遥远。“说到我家的情况脸上表情也没怎么变。”

“那就行。”何心眉明显松了口气,“那种人家应该是很客气,很过分礼貌的吧,毕竟都端着身份。你就好了,毕业就嫁人,我是毕业就失业。羡慕死我了。”

陈婉失笑,“你羡慕什么,前些天还陰陽怪气的骂他来着。”

那是因为他对不住你,现在他肯给个交代,虽说还不解恨,但也算在往好处发展。”

“可给个交代就代表喜欢和爱吗?”陈婉怅然问。

何心眉沉默,过一会问说:“那事,你还耿在心上?”

“没有。”陈婉摇头,“想了也无能为力,所以偶尔想到那里去了就转移注意力,让自己慢慢忘了它。我只是不确定就这样了?将来就和他一起了?”

“你是婚前恐惧症是不是?喜不喜欢他你自己不知道?照我说,喜欢他就上,管他家里人如何,你又不是和他爸妈过一辈子。”

“可结婚不是两个人,是两个家庭的事。如果他家人不满意……”

“你别杞人忧天了,还没到那步。何况如果真有问题也要看他秦大少的态度,就当做是考验,不过关就让他滚蛋。”

陈婉轻笑出声,然后低声郑重说:“何心眉,我真的喜欢你。”

何心眉象是有些感动,静默数秒,故作惊讶地嚷嚷:“千万不要,我对同性没性趣。”说着自己先笑起来,“别胡 思乱想了,看他平常牛气哄哄的,有事你丢给他扛着就是了。”

秦昊同样知道有些问题只能自己去面对,他一路故作轻松就是不想令陈婉察觉到什么。回到家见父母坐在小客厅里说话,他抿紧嘴,一言不发也坐下。

“刚才我和你妈统一了一下意见,小陈人不错,看起来斯文有礼貌。不过年纪太小了点,性格人品还有待观察。现在谈结婚早了些,也不太适合。”秦仲怀喝口茶站起来说:“你们母子聊着,我先回书房。”

秦仲怀走后,秦昊重新坐下来。知子莫若母,反过来也一样。他母亲笑容后潜藏的挑剔能瞒过陈婉,瞒不了他。“妈,爸的意思是?”

“你爸爸总结过了,不合适。人是好姑娘,但是不适合你,不适合我们家。”

“有什么不适合的?爸也说小婉斯文有礼貌,要长相有长相,要学历有学历,懂事知分寸,我还没见过比她强的。”

“才说两句你就跳起来做什么?”石香兰瞥他一眼,见儿子坐回去才平心静气说:“我和你爸爸没有门第之见,小陈外在条件确实不错,但是不适合。从进门就看出来,拘谨,没有大家气,我不是挑剔,你可以拿她和你两个堂嫂比较一下。”

秦昊无语而笑,“谁家女孩第一次见家长不拘谨不怕丑的,妈你是存心挑刺呢。如果不拘谨不害臊自来熟的你还会说人没家教。我那两个嫂子?看见有好处眼珠子不错地盯着不放,是大家气派!她们连小婉一手指尖都比不上。”

“胡说什么?”石香兰少有的脸色骤变,“这话给你大伯家听见象什么样子?”见秦昊沉默下来,才又说:“她才多大点?大学没毕业,什么都没定下来。用不用急着结婚?戒指都戴上了。”

“妈,我上回已经说过了,急的是我不是她。我要是不抓紧点……”

“不抓紧点怎么样?飞了?小雅等了你多少年?我看着她大的,从小一门子心思在你身上,你这孩子猪油糊了眼睛,怎么好坏不分?

秦昊开口想说这事和吴乐雅完全无关,接着听他妈厉声冷叱:“别和我说什么懂事知分寸,自尊自爱的女孩不会婚前和人同居 。”

那天的一时冲动尚来不及后悔,他已经四处嚷嚷开来。戒指不知道什么时候准备好的,未来也早在他计划里,连见他父母的日子也确定下来。

“你别操心,安心读你的书,别想着实习 什么的四处跑。工作的事交 给我,毕业我们就举行婚礼。”他拥紧了她密密地吻,“我们两个算真正在一起了是不?结婚,生孩子,娶儿媳妇,抱孙子,听起来这活法儿不错。”

“服了你了,能想那么远。”

他抓紧她的手掌一根根吸吮指尖,“猫儿,你不会半路变卦的是不是?”

被他严肃的眼神包围着,陈婉迟疑难决。他这些天一副展望未来的雀跃,看在眼中,她微微心动。他有删繁就简的能力,也有一股子万事不放在眼里的神气。在她需要一棵大树支撑时,嫁给他,应该是个合适的选择吧?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