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香豌

第62章

步微澜2017-2-15 22:45:7Ctrl+D 收藏本站

第62章

激愤羞惭后悔……兼而有之,堵在心上,极欲辩解但是说不出一个字。秦昊胸膛起伏不停,听他妈继续语气平缓但坚定地说:“你妈还没老,脑子也没懵。从小你个性独立,我也是一直放任着,没多管你。你和她同居 这么久,我说过什么话?每回上去看,衣帽间里一排排新衣服新鞋,吊牌还没取,一件抵得过人半年工资。她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孩,贪慕虚荣……”

“衣服都是我买的,不关她的事……”

“我当然知道是你买的,以她家的条件买得起?这也就算了,你们这一代价值观和我们不同,两厢情愿的事情我不干涉。不过这样的女孩子,你还想娶进家,别问你爸爸的意见,我这个向来惯着你的首先就不同意。我和你爸是开明人,家里根本不需要攀附谁,能锦上添花最好,不能也没所谓。只希望你找个懂事的知书识礼的会体贴人的,或是象你两个嫂子那种在事业上能帮上你的。小陈样子长得是不错,可越好看的花越难养。结婚是一辈子的事,她这样一个爱慕虚荣行为不检点的女孩能和你共富贵,能不能和你共患难?”

贪慕虚荣、不知检点,声声敲打秦昊的耳鼓,轰轰做响。加诸在陈婉身上的抨击,此刻听来与自己遭受到羞辱一般无二。气极之后反而是异常的镇静,“妈,我想你误会了。我和小婉在一起是我主动,她从来没贪过我什么。就算是现在,她只要放假有空,一样会帮她舅妈在路口卖早点,一样是家务活不落下。她家里困难,从没开口问我要过钱和东西,我有时候想帮她的忙也被她直接拒了。包括结婚也是,我提了快一年了,她才终于点头。这样本分的女孩被我遇上了是我的福气,你们误解她……”

“你能确定她不是欲擒故纵?现在的姑娘们心眼可不少。”石香兰抢白说,说罢端起茶杯,杯盖撞击杯沿的清脆声音在沉默的空气里回响。她看一眼额上青筋暴跳,脸色陰沉的儿子,叹气说:“我和你爸爸的意思是先不急,缓个一段时间,了解了解。她如果真心喜欢你的,又年轻,等个一年两年的有什么不行?”

“我明白你和爸的打算,一个‘拖’字把我们拖散是不是?”

他的执拗不可理喻,石香兰被激出三分火气,“你这孩子怎么这么浑?你们还年轻,诚心想一起过日子的我和你爸爸拆得散?我就不明白小雅可爱大方的你不要,要个不知根底的,你是被人长相迷住了是不是?”

“谁说不知根底,她是什么人我认识她四年多了我不清楚?你们还不了解她就先把她人品否定掉,你们知道她自己赚学费生活费?你们知道我十多二十万现金摆在家里她连眼角都没扫一下?”之前宋书愚曾告诫过,在父母面前尽量有商有量,不能让父母将怨怼转移到陈婉身上。可现在急怒攻心,再是遏制不住,“吴乐雅是天仙都好,不是我要的。我就认准陈婉一个,这事我浑到底了。”

他妈沉默许久,显然也是在压抑什么,克制什么,最后才问:“那你知道她父亲是谁?她父亲的历史遗留问题你也清楚?”

秦昊深吸一口气。他就知道上次认真讲明白和陈婉的关系后父母不可能没动作,想必是把陈婉三代查了个遍。“我清楚,我比谁都清楚。小婉主动跟我提的。我不觉得他爸对我们会有什么影响,人都不在了,丑闻也过去好几年了,能有几个人记得?”

“幼稚。我们家摊上个那样的亲家,对你爸爸有什么影响我相信你不是不懂。人言可畏。”石香兰再次叹息,“算了,你如果坚持要结婚,我们也拦不住。小陈人怎么样,我们也是通过侧面了解到的,接下来该怎么样就怎么样,深入了解后如果真像你说的那么好,我和你爸爸不会反对。”

母亲的妥协非但不令秦昊感觉轻松,反而更添无形压力。关于陈婉的父亲陈海行,他把话说死了是陈婉主动坦言,底气之不足只有自己明了。极力忽略她对他的不信任带来的困扰,还是按出陈婉的号码。

她埋怨说不敢睡,一直在等待他的消息。

秦昊想象她小脸藏在被窝里偷偷说话的样子,困扰和烦躁被一种踏实的幸福感悄悄取代,“和我妈谈我们的事,把时间给忘了。想起你好的地方,说了个没完。我爸妈赞不绝口的,一直夸你呢。”

她像是抿住嘴在轻笑,接着问:“真的?你没骗我?”

“你对自己没信心,也不能侮辱我的眼光啊。我喜欢的人错得了?”

秦昊仍旧是惯常大大咧咧的说话方式,陈婉这才放心说:“那可能是我想多了,总觉得你爸妈不是很喜欢。现在才稍微踏实点。那我先去睡了。”

“等会。就没什么话要和我说?以前不肯说的现在总能说了吧。”秦昊静候着她的反应,急促的呼吸声依稀可闻。

“说什么?”她问,随即哑然失笑,“你不就是想听我说那句吗?翻来覆去的折腾我。”

“你知道我想听的是什么?”早在得知她父亲是陈海行时便期待能有获得她信任的一天,能够亲耳听她诉说过往。时至今日,他们之间总有一层雾霭藩篱。他不知何时能有资格获得她的信赖。

秦昊听她低声嘟囔了一句“喜欢你”,握着电话久久没出声。

尽管不是他此刻期望的,但辛苦经营到今天终于有了回报,一时悲欣莫辨,百感交 集。“我也是,你想象不到有多喜欢。”他对着那头的消逝的音波说。

元旦过后,秦昊对陈婉谆谆诱导:“别脸皮薄,经常去我家坐坐。人和人不都是靠多见面多聊天才能相互了解吗?将来就是一家人,早点了解比以后慢慢磨合不是更好点?”

听来也有几分道理,陈婉没有再拒绝他的邀请。

第二次去他家时,秦昊去洗手间,陈婉坐在秦昊妈妈身后看她们打麻将。她不懂这些消遣,如坐针毡,打了声招呼说去厨房帮忙。走到小客厅门口,听见桌上一个阿姨悄声问:“是小五对象?长得可俊。”

秦昊妈妈干笑两声说:“是苗苗同事而已。”

然后是众人若有所悟的笑声和搓牌声。

陈婉灰心。是她太过幼稚,虽说知道他家门槛高,可多少也有些侥幸心理。再加上秦昊口口声声地说父母开明通达,也就轻信了。原来是这个傻子在两头做掩护。

和舅舅说了没?年前我在济城,时间随你舅舅方便,哪天都成。”回去时他问。

陈婉以沉默作答。她尝试过几次想和舅舅讲,每每话到嘴边又止住,总感觉时机不对。此时无比庆幸,否则岂不是要舅舅和她一起承受别人的轻怠?

“在想什么?魂飘哪去了?”秦昊拨弄两下她的脑袋。

“我说……”结婚是她主动提起,现在打退堂鼓会不会太不厚道?“我说,迟几天行不行?舅舅这段时间不太舒服,我没机会讲。”

“不舒服?怎么了?老伤口?”

陈婉点头。说谎是他教的,如今面不改色地用在他身上,很是讽刺。

“那具体什么时候?”他紧迫不放。

“年后再说好不好?”

相处日深知道他是粗中有细的人,外表恣情放纵,内里精乖细巧。见他一直不做声,陈婉明白他是想到什么。一路沉默着回到家门口,他才问:“你怎么打算的?老老实实和我说。”

陈婉何尝不想知道该怎么做?那天的冲动,是因为风雨飘摇里贪恋他的顾惜和温 柔,想牢牢抓住;还是出于真心的爱与托付?

裹足不前,是因为害怕远处迷雾后的深渊,抑或深信自己没有他人的好运?

她爱不爱他?答不出来。如果不是爱,为什么想到要退还他的戒指,心口就一阵阵抽痛?如果这是爱,为什么爱会让人胆小怯懦?

“年后再说好不好?你也劝我要和你父母多相处,老实讲,我明白你们这种家庭,要接受需要时间。我舅舅是真正的明白人,如果你父母能同意,我想我舅舅不会有太多的意见。”

他楞住。

“你爸爸妈妈不喜欢我是不是?”

秦昊捏住她的手,陈婉疼得皱眉,他这才意识到放松开来,“我妈趁我不在的时候和你说什么了?”接着小心翼翼问:“是不是她自己去找过你?”

陈婉有点想笑,“你说什么?你妈还会拿一捆钱来砸死我?叫我和你分手?又不是演电视剧。”笑完郑重说:“真没说什么。你也知道我,有时候是笨,但是察言观色的能力从小就练出来了。”第63章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