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香豌

第66章

步微澜2017-2-15 22:45:30Ctrl+D 收藏本站

第66章

进车位时速度太快,冲出轮挡,险些撞上墙。

头一回知道什么叫恐惧。真相近在眼前,没有触碰的勇气。刺耳的余音在地下车库里回响,秦昊呆怔着坐了一小会才回过神,把车倒出来,离开金盛。

夜里再次回来,带着薄醉微醺。见到她的那一瞬,说不清是什么情绪。“不是说今天有事不过来吗?”

“送小雅回家就顺便上来了,找找资料。”她揉着眼睛说,“去喝酒了?”

秦昊无声点头。

“晚上电话里说在家?”陈婉惴惴不安地问。

他再次点头,站书房门口与她对视数秒,突然别开脸,“我去洗澡。”

以往这样,他会进来抱抱她,纠缠一个吻。醒过神,陈婉对空廖的房门苦笑。

下午回校,何心眉听她复述一遍经过,张开嘴巴好一会才合上,说:“你练了令狐冲的独孤九剑?遇强则强?”

她也是这般苦笑说:“总有一些底线是不容侵犯的。我说的话会不会很过分?”

“不过分。我只是没想到你平时寡言少语的……”

手撑着额头,再次回想下午的每个细节每个字,如同今晚重复的无数次。或许她冒犯了他母亲的尊严,那她的尊严与骄傲呢?在残酷的现实面前,苍白得不堪一提?

走进房间,站在浴室门口,听着哗哗的水声。他那句“不管任何时候我都站你这头”回荡在耳际,似乎还能轻嗅到望谷温 泉里拂过发梢的山风送来的飘雪落蕊残香,可他郑重的表情、严肃的眼神已经消失了。

陈婉放下推门的手,回身拿了外套想离开,踌躇中又重新坐回床 沿。

水流如注,掀起酒意压制的狂躁,秦昊一遍又一遍回忆这个下午。

下午接了电话回去,知道父亲逢主动来找,必定是有大事,只是没预料大到几乎能摧毁心底所有。

老头子说话方式习惯性的先抑后扬再抑,一上来说起叶慎晖,又赞他这几年在叶慎晖身上学到了三分稳重练达。

秦昊暗笑,他年头年后忙得焦头烂额的,有一半是叶慎晖功劳。南昀湖地块卖了一半给洪建学,那小子踌躇满志,一心想捞个盆满钵溢,拿到地上马的全部是高端高档住宅项目。叶慎晖黄雀在后,手上握着南昀湖最好的地块作安居计划,定位普通市民,小户型简装修,预计价格将低于洪建学百分之二十。目前一切在信诚屈指可数的几个高层掌握中,等五一正式开盘时,秦昊能想见洪建学知道预售价后崩溃的表情。

他笑是因为几年的筹划终于到了快揭盅的时刻,也是因为叶慎晖。那只老狐狸,算盘珠子划弄得比谁都响。一个安居计划,既捞到政治资本,又能套出大笔资金,还卖了个人情给他,顺便折了洪建学锐气。一石四鸟,不可谓不深算练达。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几年你少了和狐朋狗友交往还是有好处的。”秦仲怀取下眼镜置于桌面,人往椅背靠去。“择友如淘金,沙尽不得宝啊。”

交 错在腹间的双手青筋暴露,眼中精光敛去,顿现老态。秦昊和父亲并不亲近,行事疏懒的他样样入不了父亲法眼。年纪大了明白契小没什么是值得父亲骄傲的,也逐渐能理解父子惯来的疏离。瞥见父亲不经意间露出的疲惫,才恍觉为人子的不孝。“爸——”

“去年十一后,省纪委收到一封匿名检举揭发信。限于组织纪律,具体内容不能向你透露。”秦仲怀缓缓说道:“匿名信兼复印件,字迹模糊,不具备法律效率和立案要求。但年前一个被抓捕到的在逃犯,审讯中供认有人为黑社会充当保护伞。两件事情关联很深。本来与你无关,但是牵扯到的人和你有关。”秦仲怀坐直后眼神紧迫盯住儿子,“我只问你,小陈有没有向你透露过相关细节?”

秦昊心中巨震。强捺住惊涛骇浪,思忖下镇静问说:“没有。什么事和她有关?和她父亲有关?”

“年后一直在做她的思想工作,希望她能全力配合调查——”

“爸,你们的意思是——信是她寄的?”秦昊勉力自持,维护说:“不可能。有这么大的事,她不可能不和我商量。她爸爸的事情我知道很久了,如果是和她爸爸有关,早干嘛去了?再来,有可能寄信的人多了,她舅舅、她爸爸的同事……”

秦仲怀扬扬手,止住秦昊的话。“信是由东大附近的邮局寄出的。”

秦昊词穷,沉默许久仍辩白说:“不会是她,她不可能有事不和我商量。”

“小昊。”他父亲沉吟片刻,“小陈掌握的她父亲的遗书是关键,里面透露她父亲自杀前曾经向组织递交 两封检举信,结果石沉大海。如果情况属实,性质是非常严重的。她态度的不配合为调查工作带来很大阻碍,叫你回来一是问问你知不知道内情,再者是提醒你。我刚才说过择友如淘金,不仅是选择朋友,终身伴侣更是如此。”

秦昊全身紧绷,警觉的眼神望住父亲。

“你的婚事,我没有表过态。小陈踏实努力,这点我很欣赏,但是对她的动机存疑。年轻人行事冲动,我能理解,不过希望你不要盲目,遇事审慎分析。结婚的事多考虑考虑。”

“动机?爸你的意思是小婉是利用我?”秦昊觉得很是可笑,“如果利用我,为什么不告诉我,找我帮忙?那不更直截了当?”见父亲不置一词,只是静静看着他,秦昊收了笑,忽地感觉心底一丝丝凉意冒上来,“不就是时间上刚巧对着了吗?我和你们说要结婚的时候刚巧她寄了信出去。这有什么?”

“你也不小了,判断力不要被感情蒙蔽。”

秦昊与父亲对视良久,血脉奔腾下全身滚烫,只剩下一颗心逾觉冰凉。

热水浇灌不出一丝暖意,心心念念的人就在外面,他不敢触碰真相。

开门时她正好准备敲门,两人都吓了一跳。秦昊听陈婉呐呐说了句“洗澡洗这么久,怕你有事。”他扔掉拭发的毛巾,开口就说:“去打电话给你舅,明天我去你家。”

陈婉呆愕,“为什么?不是说好下个月吗?你妈妈回去和你说了什么?”

他脑子懵了一天,不知道她后一句什么意思,注意力全在她的拒绝上,冷着脸拿了自己手机递给她,“自己打,我看着你打。约好时间见了面,下个星期我们去拿证,婚礼等你毕业了办。”

他脸色陰沉,语气冰冷。许久不见他这种模样,她打算坐下和他好好谈谈的想法一扫而空,只余惶遽。

“看着我做什么?要我帮你按号码?”激愤之气在她冷冷的瞪视中几欲喷薄而出,秦昊抢过电话准备拨号,见她喊了声“你发什么疯”接着来抢,举高了手慢慢说:“我疯不是一两天了,从认识你就疯了。我管你是人还是披了张画皮的鬼,我娶你娶定了,说我疯我也认了。”

陈婉怔住,回过味立时抿紧哆嗦的双唇,说不出话来。

秦昊马上心软,低声说:“结婚好不好?猫儿,别在拖我了,只要结了婚什么事都没有。”

“你什么意思?什么是人是鬼?什么认识我就是疯了?把话说清楚。”

我还想问清楚,你答应结婚有几成是真心的?”他笑,笑声艰涩,“我就知道没那么好的事,就知道做了错事要受惩罚。行,没关系,什么我都不计较,只要能和你一起,能结婚就成。”

“你什么意思?”

“结婚,只要结婚,只要你肯一直装下去,装成和我一起高高兴兴的样子,你想怎样都行,想做什么我都帮你。还不成?还不成我掏了心掏了肺都给你。”

浊气攻心,陈婉胸口起伏,几次开口又合上发不出声音的嘴,转身拿了外套想走被他扭住手,“你还没给你舅打电话。”

“你喝多了,我当你今晚说的是醉话。”对峙良久呼吸平复后陈婉轻声说,见秦昊微微阖首不止,神态间颓丧无比,心下一酸,“明天再说好不好?我先回去,有话明天慢慢讲。”穿上外套准备拿自己的包时,听他在后面问:“我做了这么多,你究竟有没有动过心?哪怕一成也好。”

她倏然转身,冷着脸回问:“我有没有动心你不知道?”

“我以为我知道,原来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你为什么一再推脱婚期,为什么要借着考我问我济东省公检法的事,为什么十一突然说答应和我结婚,为什么答应结婚又不提条件,甚至到了现在为什么还不和我说你父亲的事,要我从我父亲那里听到。”

一连串的为什么,陈婉如遭雷击,听到最后一句时,已经止不住颤抖,遍体生寒。

秦昊软塌塌地抵着门,眼中浑不见一丝情绪,就这样看着她很久才说:“我以为我能不在乎,和自己说了一晚上说没关系,可还是在乎。你可以不喜欢我讨厌我,为什么要利用我?”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