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香豌

第74章

步微澜2017-2-15 22:46:20Ctrl+D 收藏本站

第74章

“爷爷,我想来想去,这法子不行。”

“狗东西,爷爷为了你老脸都丢出去了,这时候和我说不行?你十二岁偷车往墙上开,硬生生另外开了个胡 同口的勇气去哪儿了?”

“爷爷,真不行。瞒不了多久,知道我们合伙骗她,更要命!”

“放一万个心。爷爷和你奶奶斗争了几十年,哪一次不是靠这一招赢回来的?小婉和你奶奶一个脾气,都是嘴硬心软的人。刚才我一说你肝坏了,手上的调羹都掉地上了,脸刷一下全白。这一招没用,没哪招能用。”

“那不一样。奶奶那会已经和你结了婚了,姑姑大伯都有了,知道你装病也没办法。小婉不一样,给她知道我们骗她,她转身就走了怎么办?以后我说什么她会信?”

“她知道前你赶紧的把证扯了不就完了?我怎么……你快点收拾收拾,估计她快到了。记得把我带来的抗癌药瓶放床 头,那玩意记得当她面吃,吃多少没问题,全是维生素。我在朱雀巷溜达,晚上住你奶奶家老房子。你别管我,能留下她到明早上,这事就成了。”

“爷……”

秦昊瞪了断线的电话半晌,认命地翻出老爷子准备好的病历放进第一个抽屉,将几个药瓶堆上床 头柜子。打量了许久,不顺眼到极点,一股脑全部呼喇回抽屉。

她和奶奶看似相似,都有倔强的一面,其实内里大相径庭。奶奶是天生的泼辣爽利,她周身是后天累就的层层盾甲。他相信百般呵护着,总有水滴石穿的一天,如果欺骗……弄巧成拙的后果他承受不起。

他突然想到爷爷说她脸一下子全白了,心里倒是有些美滋滋的。可当门铃响起她出现在门口时,望住她没一丝血色的小脸,再是笑不出来。

“来了?”他让了她进来坐下,知道她爱喝柠檬茶,又慌慌张张进厨房拿。

离开一年有多,金盛这里毫无变化。陈婉环顾一周,目光投在他往厨房去的背影上,心中怅惘。冲动之下问了他在哪里就冲上来,路上伫结于心的,只有他爷爷那句话,只想看他一眼。可见到人了,反而不知道说什么好。

她说爱情不重要,她告诉自己已经淡忘了曾经。二十四个小时大半被世情占据,她拘管着自己的心。只有在夜里,才放任那股深切的想念,化成一缕魂一缕游丝,跨越无数梗阻苦苦地寻着他。

.

她跟去厨房,从他手上接过柠檬茶,瞥见冰箱里她爱的巧克力,整整齐齐。她按捺心中的澎湃,哑着嗓子问:“吃了饭没有?”

“午饭吃了,晚饭还没有。”!

她看看墙上的挂钟才想起没到晚饭时间,脸上有些讪讪的。

“豆丁呢?”,

“舅妈带着。”她细细端详他,比上次见到他的时候又瘦了些。拉开冰箱另一侧的门,半瓶黑方,一支已经见了底的伏特加。不由凝住脸,“你还在喝酒?”

“我喝了十多年了,戒不了。”他瞅瞅她无奈又气结的表情,低声说:“你不喜欢,那我戒,今天就开始。”

“不是我喜不喜欢的问题,是你要顾着自己身体。你老实和我说,是肝硬化还是什么?爷爷只说肝坏了,再说就要哭的样子,我也不敢多问。你老实和我说,究竟是怎么了?”

他眼中神色变幻,陈婉更是抓心的疼,定定地凝视他,万般情绪涌起无法自制,“究竟怎么了?”

“没什么,爷爷骗你的。你别信他,他看我们不好,想了苦肉计来撮合。真的。”

“真的?”她呐呐重复,既希望是真的,又不敢轻易相信。狂震的心跳在他严肃的眼神下渐渐恢复正常,却又酸酸软软的,无着力处。“爷爷怎么这样?”

“吓着你了是不是?”她看着他,用那种有些感慨有些喟叹有些不知如何是好的眼神看着他。他想问:你心里有我的是不是?这几个字在心底盘旋着,蠢蠢欲动。

她想说些什么又合上嘴,不自然地别开脸。“没有就好。我先回去了,晚上还要做生意,豆丁看不见我也要发脾气。”说着又回首,“酒还是少喝点,顾着身体。”

他怔然点头,心中急速晃过无数挽留的理由,却没一样有足够的信心鼓励他开口,只得说:“我送你。”

下去停车场时遇见金盛保安,对方仍认识她,点头喊“陈小姐”。陈婉回以一笑,有些感叹:“想不到还有人记得我。”

秦昊一边发动车子,边说:“当然记得,我们哪回不是扭打着上楼,抱紧了吻着下楼,他们看了几年好戏了。那段时间还问我讨过喜糖来着。”话一说完,心中恻恻而痛,斜睇她一眼,也是神色怆然。

两人缄默着到了朱雀巷口,她推门时回头犹豫地问:“为什么……我已经相信爷爷了,为什么不继续?”

“我见不得你难过。”不是不后悔的,“而且,也不愿意欺骗你。”

“谢谢。”

“应该的。”他挤出一个笑。

她象是突然想起什么,站直了问:“明天,豆丁去打防疫针,你有没有空?”

秦昊的假笑在脸上刹时僵硬,回过味,又重新缓缓绽放开来,“有空。”

“那爷爷……”

“爷爷没事,计划定的是我妈明天陪他去小环山。我真有空。”他抢着说,仿似怕她反悔。

他眼中倏忽间散发出和他们说好了要结婚那日一般的光彩,有种温 热的东西漫上陈婉心头,“那明天早上,你来了给我电话。要早一点,我怕排队的人多。”

第二日清晨开始下雨,陈婉抱着豆丁下楼,秦昊已经撑起伞在楼道口等着。

“长高了,壮实了。”

陈婉嗔怪地瞟他一眼,“不能说好的,要说不够胖不够高。”小家伙见什么都好奇,欠着身子要摸车上闪闪亮的香水座,“才转了奶粉,说要开始补钙了。这段时间吃什么都开胃,抓到什么都往嘴里递,昨晚还抱着我的脚丫子啃了一口。”她说着就想笑。

他抿着嘴,止不住唇畔笑意吟吟。

豆丁的注意力转到他身上,执着地盯牢了他,微侧着头,研究着。

“豆丁,是爸爸。”

秦昊一颗心蓦然燃烧起来,颤巍巍伸手过去触碰豆丁的小手,一只手指被小家伙紧紧抓住,那种细微的力量象强大的电流般通过他全身,直击灵魂最幽深处。“豆丁,我是爸爸。”

“该走了。”她轻声提醒说,抱住跃跃欲试要把秦昊手指往嘴里送的豆丁。

烟雨霏霏,济城笼罩在暮春的轻雾里,豆丁仰着脖子,惊讶地注视窗外急速后退的绿油油的树枝,嘴里咦哦连连。

“每天早晨就这样,我还没醒,他先醒了,自己在小床 上玩,说个不停的。然后趴在小床 栏杆上,看见我睁眼睛了,就呱呱地笑。”

一路这样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红灯间歇处,他侧脸凝视他们母子,心底是幸福的满足感,还是感恩的怅怀?他来不及去判断。

医院里人很多,满眼是大人带着各自的宝宝,他们坐走廊上等叫号。豆丁兴奋莫名,脑袋扭来扭去,四处观察,最后视线被旁边的小美女 吸引住,哦哦地不停说着话向人家搭讪。小美女 不搭理他时,他恼火地蹬腿。

陈婉哄得额头冒出轻汗,啼笑皆非说:“惫赖相和你一个样。”

秦昊微窘,“我主动搭讪的也只有一个人而已。”说着拿了纸巾帮她拭汗。

陈婉在他掌下的脸颊微热,只是几秒钟事却觉得时间像是流淌了一辈子。“是不是轮到我们了?”她这才醒过神,抱了豆丁站起来。

从医院出来,豆丁脸上犹挂着泪,忿忿不平。秦昊去拿车的当口,陈婉扫见熟悉的影子,想躲已经来不及。她把豆丁往上举举,挺直了背,等待含笑的对方走过来。

“小陈姐姐!”蒋盼边跑边喊。

对着那样发自真心的笑颜,陈婉冷不下脸,回了一个笑容摸摸她脑袋,“小丫头,长这么高了。”

蒋小薇缓步过来,“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你。”说着望向豆丁,“这是……”

“我儿子。”陈婉轻拍豆丁后背安抚着,“来打乙肝疫苗。你们?”

“盼盼有些发烧。”蒋小薇眼中疑惑、错愕、惊震淡去,剩下浅浅的同情和道不明的感怀之色,“你也……呵,真是没想到,没想到。”

没想到她步上后尘?没想到她境遇窘迫?陈婉竭力保持笑容,“没想到很久不见,盼盼这么高了,我儿子也半岁了。”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一个人带孩子来打针?我送你们回去吧,我去拿车。盼盼,你和小陈阿姨——”

“不用了,我——”陈婉被后面的声音打断,回头是秦昊。

蒋小薇面容僵硬,挤了一抹笑出来,说:“那就好,我以为是、那行,我们先走了。”

直到家中楼下,陈婉抱着阖眼浅睡的豆丁默不作声。秦昊颇有些难堪说:“对不起。”

“没有对不起我。孩子是我自己选择要生的,闲言碎语的早就预料到了。只是施舍同情的人是她,感觉有些别扭。谢谢你今天陪着我们,不然,更难过。”

淡然的语气下的坚忍无法忽略,想及一年多来她经受的,他极欲拥她进怀里,细细安慰。

她教会了他如何去爱。中间有快乐欢愉处,有心伤神黯处,甚至不知道结局是什么,最终他们会走向哪里。但是,总不甘退缩,执着的坚持的,情愿点燃自己,在生命里镂刻下最深的印记。

情不知其所起,一往而深。

像窗外的雨一般,细细密密的,不觉间早已润进心底去。

“猫儿……”

敲打车窗的笃笃声打断了他的话,秦昊没有回头先看见陈婉脸色大变,低喊了一声“舅舅。”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