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风流

第十三章俏夜叉的风情3

宇宙浪子168 Ctrl+D 收藏本站

    天龙风流无弹窗 一缕阳光从窗外射了进来。

    被温柔的阳光惊醒,武龙刚想翻一个身,继续再睡下去,却看见旁边的美人用无限柔美的手臂侧支着身体,用一双妙目直直的看着武龙:“武郎,你醒了?”

    “嗯……”,透过轻纱的阳光照在美人胸前的两点红蕾上,那两个尖挺的蓓蕾更加的动人心魄。正想着,一只手已经攀上高峰,就在那点鲜红上用力的辗了起来,邪邪一笑,用力一拉……

    美人“嘤咛”一声,“武郎,你好坏啊!”将头埋在武龙的胸口,只能看到一头乌黑的秀发,摩擦着武龙的皮肤,挑起了武龙的**。

    感受到武龙的变化,美人先是惊讶,然后娇笑一声:“武郎,还要吗……昨晚已经累了一夜……”

    “怎么了,我的美人难道受不了老公了?那我找钟灵妹妹妹去……”

    美人白了武龙一眼,“我什么时候害怕了,猛地掀开被子,露出那让人惊心动魄的曲线,将武龙往床上一压,就坐了上来……

    “啊……”美人仰起头,发出一声天籁般的声音,头用力的向后仰,洁白的脖颈下面,漂亮的锁骨努力的向外突起……美人立刻耸动起来,一双手在武龙身上用力的掐了起来。

    武龙虎吼一声,也用力的向上挺去,屋里面或娇嫩,或威猛的声音响成一片,惊起了外面两只穿花的蝴蝶。

    云收雨住,美人从武龙的身上爬了下来,身上香汗淋漓,胸前的两起柔软高高翘起,显然还没有从刚才的**中退出来。全身是汗的武龙紧紧的搂住了美人,紧紧的拥吻着她,一双手,也在她的身上游走不定……

    不到一会,美人的胸膛又起伏起来,武龙立马提枪上去,美人将两条修长白嫩的长腿放在武龙肩上,用力的夹住武龙的头部,在武龙进去的一刹那,美人发出一声长长的呐喊:“武郎~~~~~!”

    **过后昏迷中的美女,那种睡着时的美态,直如传说中的贵妃春睡图一样,让武龙着迷。看着她那饱满红嫩的樱唇,如成熟水蜜桃一般,武龙心里一荡,就用力的吻了上了去。

    顺着白天鹅般的脖颈,到高耸兀立的双峰,再到光滑如镜的小腹,舌头伸进小小的,圆圆的肚脐中舔了一圈。就到了尚梨花带雨,温润无比的桃花源中。细细的品味了一会那种成熟美妇的香甜。顺着光滑笔直的大腿向下,一直舔到如玉般秀气可爱的小脚,再顺着后面舔了上来,一直舔到美人的耳垂,看到她的眼皮轻轻的抖动,武龙一笑,在美人的胳肢窝里轻轻一挠,美人咯咯的笑了起来,一边求绕,一边用力的贴上了武龙。那种成熟**的味道,即使尝遍美女的武龙,也是一闻之下,就迷失在**之中。一个成熟的**,是如此的淫荡和迷人啊!她就是俏夜叉甘宝宝。

    几天前,一月风流后的第二天,武龙只觉得自己的颈部一边冰凉,武龙一惊,忙睁开双眼,只见甘宝宝两眼垂泪,手中紧握著那把“锋利的宝剑”指著武龙的喉咙。

    “美人儿,你这是干什麽?”武龙问道,武龙知道此刻不能用丝毫的大意,若是一个不小心,这把锋利无比的锋利的宝剑便会洞穿自己的咽喉。

    “我守了十几年的名节都坏在你的手中了……我对不起淳哥………我要杀了你!”甘宝宝厉声说道,眼中凶光闭露,一份要将武龙致诸死地的神情。

    武龙心念电转,这甘宝宝念念不忘的那个段正淳,不过这么多年了,再深的爱估计也成了幽怨和不甘,一念及此,武龙决定赌上一把,脱口说道:

    “段正淳既然对你无情无义,去爱了别的女人,你又何必还对他念念不忘!”

    甘宝宝一听此言,脸色惨变,颤身说道:“闭嘴!谁对那个负心人念念不忘了?”

    武龙忙乘机身子一转,避开锋利的宝剑的锋芒,然后闪到甘宝宝的身后,紧紧扣住她的双手,嘴巴在她耳边轻语道:

    “宝宝,忘了那个负心人,我会好好待你!”,昨天的事情也是逼不得意的,我认为是上天安排的一切,假如你恨我就惩罚我好了,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就说出来,别闷在心里。我一定会帮你,相信我。”

    武龙用上了在二十一世纪一个朋友那里学到的催眠术,最能在人精神涣散之时夺人心智。以前武龙学来是为了自我催眠,让自己忘却残酷的黑拳训练带来的痛苦而学的,虽然催眠不如《九阴真经》中的摄魂术那么夸张,但是修炼武功后武龙,其效果更是非同凡想。甘宝宝顿觉一道温柔有力的男音在她心里响起,抚慰着她心中的伤痛,如干涸的心田涌入一股酣泉。这是她以前从未体会过的,那感觉真舒适。

    看到甘宝宝面现异色,武龙知道刚才的话起了作用。语气更为裸裸道:

    “宝宝,你别害怕,从今天起,我将永远保护你和钟灵,做你们永远的依靠为你阻风挡雨。帮你解除所有的烦恼,我要让你成为一个只有快乐欢笑,没有痛苦哀伤的幸福女人。”说这些不是为了安慰她,而是我心中最真实的想法。

    甘宝宝眼身有些迷茫,等到她渐渐地恢复了神智,媚媚地对着武龙说道:

    “武龙,武龙,今后姐姐的身心都交给你了,你不要向那个人一样辜负我,还有武龙,你需要答应我一见事情。”

    武龙连忙道:

    “什么事情?”

    “我们的关系不能够让灵儿知道,她一回来就眉飞色舞的说着你的事情,我知道他喜欢上你了,我不想她受到伤害,好吗?”

    武龙先是一怔,接着坚定道:

    “放心吧,我会让你们姐妹幸福的。”

    甘宝宝一愣,道:“姐妹?”

    武龙微笑道:“你那里象钟灵的母亲,跟她象一对姐妹花。”

    只见经过武龙滋润的甘宝宝美艳得引人遐思,姣白的脸蛋、薄薄樱唇红白分明,格外动人。武龙走到她背后,双手搭在甘宝宝双肩上,小嘴贴在她的粉耳边,温柔的说道:

    “宝宝,你真迷人。”

    甘宝宝羞红着脸,低下头摇了摇:“我是钟灵的母亲,年纪比你大好十岁,比不得钟灵她。”

    “宝宝,你不用自卑,你有钟灵没有的成熟之美。”

    武龙心中狂喜,想不到这么轻易就征服了美人心,抱着她甜蜜地吻了起来,他双手从甘宝宝肩上滑向她的前胸,武龙双手伸入甘宝宝撇露低开的衣领中,插入肚兜内,一把握住两颗丰满浑圆而富有弹性的大**,是又摸又揉的,甘宝宝似乎触电似的打个寒噤,冷不防武龙将头伸过去紧紧吻住她的香唇,甘宝宝被摸得浑身颤抖。连忙死死的抵挡住武龙的大头道:

    “不要动了,先处理一下后事吧,怎么万仇也和我有过夫妻的名分。“

    武龙点点头,克制了自己的**,武龙与甘宝宝起来后,第一件事就是把钟万仇给埋了,对于这个男人的死,甘宝宝说一点也不感伤心是假的,毕竟相处了十几年,但是今天的一却也是他自己造成的,因为那可笑的嫉妒,让自己和钟灵都差点生不如死,自己也就罢了,如果灵儿也受到了侮辱的话,自己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恨当初自己为什么会挑选他,或许是他蠢的原因吧。

    甘宝宝最担心的是钟灵,武龙把钟灵救醒后,告诉她,其实钟万仇并不是她父亲,钟万仇把你们母女掠来这里,你的生父早就被钟万仇杀死了。钟灵一开始不能接受,跑去问自己的母亲,她没有想到甘宝宝会以同样的方式回答她。

    钟灵伤心哭泣的离开甘宝宝房间,武龙没有拦住她。

    甘宝宝见钟灵伤心离去,道:“这做的是什么孽!”

    武龙道:“这只是灵儿一时想不开,过几天就会好的,我们需要好好的劝导她。”

    万劫难谷中所有的家奴都是婢女,因为钟万仇是一个极为妒忌的人,他不想让其他男人接近甘宝宝,所以谷中全是婢女。甘宝宝把几个信得过留下,其余的一律逐出谷内,甘宝宝并不想让人知道今天的事情。她只对遣散的婢女说钟万仇因病去世,谷内不必留人了。

    在那些婢女离开后,武龙重新给万劫谷起名“逍遥谷”武龙认为这里是一个隐居避世的好地方,决定把这里变成自己的大本营,对此甘宝宝到是没有什么反对。几天后经过武龙和甘宝宝的劝导,加上钟灵的性格天生开朗,也慢慢的忘却了心中的阴影,对武龙越发的痴缠起来。眨眼就过了五天时间。

    望书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