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风流

第十六章木婉清2

宇宙浪子168 Ctrl+D 收藏本站

    天龙风流无弹窗 第十九章

    那个带头的老妪听到赵佶有些侮辱的话,也不在废话,直接从马上飞跃而下,举剑横披直刺,锋利的长剑带着杀气快速的朝武龙的脖子刺来,剑锋划过空气,发出“哧――!凄厉的摩擦声响起,显示出对方不俗的内力的修为,武龙却是淡然一笑哼,面对长剑不闪不避,在长剑刺到的瞬间,猛的用血肉着躯抓住长剑,那老驱被武龙这犹如疯狂的举动下了一条,武龙已经抓住她的剑,轻轻一甩,顿时老驱觉得一股无法想象的巨大力量传来,她的身体被仍出三十几米的距离。

    武龙现在已经修炼成了北冥神功的第十八副图,身体已经被太阳真火淬练的刀枪不如的境界,比任何横练功夫都强,所以他并不惧怕老驱这等二流高手的剑锋,见武龙这等匪夷所思的手段,众人都呆楞在那里。

    武龙冷哼一声,一股强绝人寰的恐怖凶厉杀气缓慢扩散开来,并随着他稳定坚实的脚步而逐渐的弥漫延伸,凶厉骇人的杀气化为无数有形的触角不断延伸包裹在他周围几十米范围内的每一棵树,每一条枝,每一片叶,甚至,每一寸土地。一波拨的杀气在林木枝叶间弥漫轻泛着,犹如晨雾般弥漫渗透,却在看似平静的外衣下隐藏着极度波涛汹涌的危险,这股杀气不像以往那样刚烈澎湃,狂暴的能把人的理智淹没,能把人的意志摧毁,但却会慢慢的渗透进它所笼罩的每一个生物的身心,在不知觉中冻结他们的神经意志,让他们从心底深深的感觉到不可抗拒的危险和无法竭止的恐惧,让这种恐惧永远的留在啊们的记忆中,一辈子也忘不掉。

    所有人都被杀气震撼的无法说话,武龙喝了一声道;

    '滚!

    似霹雳裂空,似雷霆万均,惊天动地,气吞山河,如惊雷爆碾,震荡天地;如钟鼓齐鸣,摄人心神;众追兵之觉得耳际突遭恐怖声波轰炸,不由一阵剧烈的头晕目眩,吼声如惊雷滚滚,又似长江大河,浩浩荡荡,无有休止,所有的马都被这恐怖的声波震撼的身体发软,匍匐在地面上,只有木婉清的黑玫瑰是马中异种,勉强的抵抗着,那些老妇人嘶哑的道:

    “好,原来是少林高手再此,算你小贱人走运气!”

    显然武龙一头的短发以及刚才那一声狮吼让她们误会武龙是少林寺的人,说完几人就要离开,木婉却是冷哼一声,右手杨起,熟悉书中历史的武龙如何不知道她要用暗器伤人,当下由静而动,以地面为弓弦,身形化为一道黑色的箭矢,朝着侧上方的莫一个角度疾电射出,一把抓住木婉清的手道:

    “姑娘不可!”

    木婉清被武龙一把捉住玉手,由于她取了手套,这便捉了个实实在在。她感觉到那宽大手掌的温润,俏脸绯红,却心生恼怒,暗想这个象和尚的怪人,竟然如此大胆,想到自己给了他一巴掌,但是想到他武功高强只怕也打不着他,不由的恼怒的瞪了武龙一眼。看到武龙一脸刚毅的脸孔不说英俊却拥有一种男人刚阳的气质,那和常人不同的断法平添几分神秘感。木婉清芳心颤动之下,到了喉咙的斥责之语,却如何也说不出口。

    武龙只觉得手中素手一片柔滑,心中一荡,情不自禁捏紧了些,木婉清犹如触电,脸上出现羞恼的神色,道:

    “可恶,登徒子!”

    “噌噌――”

    两声想起,两到乌黑的断箭向武龙射来,武龙身体一晃,两只箭自他身边闪电交错而过,转瞬深深的插进地面中,箭尾不断颤抖着;刚才只要他的身形稍微有一点迟疑,就会立刻被射中的,即使以武龙“刀枪不入”的身体恐怕也会死的很惨,因为像这种被机弩发出来的刚箭,在近距离的攻击下,要比一些枪支还要更具恐怖的杀伤力;而且他还粹了剧毒。

    武龙吓了一声冷汗,心中想道:

    “果然是朵带刺的美人呀。”

    钟灵也是吃了一惊叫道;

    “木姐姐,你怎么能刺武大哥呢?”

    木婉清冷道:

    “他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哼!”

    武龙有些尴尬,却不反驳,道:

    “刚才的确是我猛浪了,请木姑娘不要见外。”

    木婉清呆楞了一会儿,想不到武龙如此痛快的承认,这在其他男人中可是看不到的,不过却冷言不在说什么,而这时候,所有的王夫人手下都已经**了,武龙知道木婉清可是对男人很难产生很深的感情的,在金大侠的描写中她对段誉是在有一种“夫妻”名义下和对段誉有那么一点点好感,再加上对段誉七天的等待和思念,才将这种感情深化,也才爱上段誉。

    要想打动她的心,可不是向钟灵这样天真的小箩丽那么简单,武龙却十分享受这个过程,当下转移换话道:

    “木姑,娘,这些人是谁?为什么要追杀你?”

    对于这个木婉清却是没有什么隐瞒,好歹武龙刚才帮助了她道:

    “我师傅是叫幽谷客,师傅受到她师妹的信,说是两个女子害苦了我们师姐妹一生,这大仇非报不可。这两个女人,一个姓王,家住苏州;另一个名叫刀白风,住在大理,我和师傅一起远赴苏州杀那姓王的女人,但那女人手下奴才真多,住的地方又怪,我们没见到她面,反给她手下的奴才一直追杀。我与师傅失散,便依照约定,南来大理,到师妹处相会……”

    钟灵睁大着眼睛道:

    “原来如此,那你碰到段誉没有?”

    “段誉?他是谁?”

    武龙听到这里顿时知道历史发生了一写偏差,不过这正是他喜欢的,他现在已经拥有了高绝的武功,就算没有了熟悉剧情的优势,也不惧怕任何事情。武龙当下笑道;“刀白凤,姓刀的,这个姓氏很是奇怪,应该是那摆彝族的姓氏吧。”

    武龙心里清楚,却仍是装作沉吟思索的样子。

    “恩,不错,正是那摆彝族的女子,她还是镇南王府的王妃。”

    武龙说道:“哦,那你就不能去了,王府护卫森严,先不说那段氏一阳指的绝技,便是那镇南王府中书耕渔樵四大护卫也是个个高手,你还是不要去了。”

    “哼,光明正大的打斗,我自然是打不过的,不过我不信她能躲得过我的暗器。”木婉清似乎很有信心的样子

    “这样吧,我们也有事情要去大理,不如我们同路吧?”

    木婉清想到武龙武功高强,有他的帮助杀那姓白的女因该有很大机会,当下点头答应了。

    望书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