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风流

第十七章酒店

宇宙浪子168 Ctrl+D 收藏本站

    天龙风流无弹窗 “娘子,这里倒有家小饭店,且看有什么吃的。”

    一个女子声音笑道:

    “瞧你这副吃不饱的馋相儿。”

    一男一女走了镇中的小店,这两人正是无量剑的干光豪与葛光佩,两人有了私情偷偷的离开了无量剑派私奔,路过小镇酒店吃点东西,干光豪笑道:

    “新婚夫妻,怎吃得饱?”

    那葛师妹啐了一口,低声笑道:“好没良心!要是老夫老妻,那就饱了?”

    语音中满含荡意。一语双关,着实让人浮想,两人走进饭店坐落,干光豪大声叫道:

    “店家,拿酒饭来,有牛肉先给切一盆!”

    两人这时正奸情火热,打情骂俏的亲热旁若无人,这时从外面进来一个人引起了干光豪的注意,头戴斗笠,垂着的黑纱遮住了她的脸,一身黑色的劲装,身体略显得单薄。凭借干光豪多年的阅人经验,当下就断定了此人是个女人,而且是个少女,真不知道黑纱下面那张脸长的如何。那女子全身黑衣黑衫笼罩,双手还带黑色丝制手套,而头上则用黑色头巾将容貌罩住,叫人看不真切。

    接着又盯上了那女子骑着的那匹马儿。马身黑色,身形瘦削,但四腿修长,雄伟高昂。一对马眼闪闪发光,顾盼之际,已显得神骏非凡,嗒嗒两声轻响,离他们饭店又更近了几分。显然落蹄甚青,端的是一匹好马。

    女子背后仍然坐着一个少女,十九七岁年纪,一身青衫,笑靥如花,十分漂亮动人,干光豪立刻认出了,他不正是前些日子在无量山上和那个书生捣乱的丫头吗?武功不怎么样,但是那只奇怪的貂儿实在可怕,葛光佩也注意到了这点,心中都是奇怪想道:

    “想不到她也会这里。”

    小二见有客人过来,连忙迎接上去,他作了多年的小二有些眼力,自然辨认得出这匹马的不凡,情不自禁的叫好到:“好马!”

    那女子冷冷的说道:“马好不好,关你什么事?”

    声音果然悦耳动听,可惜冷冰冰的,不带暖意。小二缩了缩脖子,感觉好冷,不敢再说什么,到是钟灵道:

    ““小二哥,麻烦你给黑玫瑰准备一些黑豆、干草和清水。”

    小二连忙点头,木婉清和钟灵从马上下来,让小二结果黑玫瑰,两女走了进来,钟灵柳眉星眸,瑶鼻樱口,肤如凝脂,淡青色的衣服下双峰微颤,年纪虽小却拥有傲人的高度,肌肤雪白,清秀可人,完全是一个小仙女的模样!让不少人都看直了眼,木婉清却是冷哼一声,一杨手顿时漱~~~的一声。一只黑色短箭已然钉入一张桌子上,顿时让所有人心中发冷不敢在看。干光豪心里想:

    “这暗器手法好生高明。”

    钟灵轻轻笑道;

    “还是木姐姐威风,咯咯,对了,姐姐我们这样把武龙大哥丢下好吗?黑玫瑰的速度这么快,我派他跟不是我们呀。”

    木婉清冷冷的道;

    “跟丢了算了,我有没有勉强他来。”

    话刚落音,就听一声爽朗的笑声道:

    “这怎么行呢,有灵儿和木姑娘的地方,就是再困难我也会追上你们。”

    只见一个身穿黑色劲装,一头短发的男子走了进来,他身高一米八的高度,虽然不是很英俊,但是全身却散发着彪悍的阳刚气息,着实若人目光。钟灵看到他顿时高兴的叫了起来道;

    “武大哥,你来了。”

    武龙微微一笑道:

    “当然,黑玫瑰虽快,却也拉不下我的,恩,我也饿了叫点东西吃吧。”

    说完目光一扫,他看了于光豪两人,微微一笑:

    “干老兄,干大嫂,恭喜你二位百年好合,白首偕老,无量剑东宗西宗合

    并归宗。”

    两人面面相窥,他们并不认识武龙,武龙可是认识他们,在那里可是看过他们一常活春宫呢,武龙目光向葛光佩瞧去,见那葛光佩一张鹅蛋脸,左颊上有几粒白麻子,倒也颇有几分姿色。身材也不错。武龙心中想道,见武龙盯着葛光佩,钟灵的小嘴嘟了起来,木婉清也是冷哼一声道:

    “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武龙故意一副认真的神色道:

    “我好象看道贵派有四位师兄,手提长剑,刚才匆匆忙忙的从门外走过,向东而去,似乎是在追赶什么人。”

    干光豪脸色大变,也来不及分辨真假,连忙向那葛光佩道:

    “师妹,我们走吧!”

    两人都路出有些惶恐的神色,也顾不的吃饭就拿起武器跑了出去,武龙心中好笑,同时对二女道;

    “灵儿,木姑娘,坐这里吧,这个位置正好”

    钟灵这才知道他的用意,咯咯一笑道;

    “武大哥,你好坏哦。”

    武龙被她笑心痒痒的,拉过她的手轻轻一捏,钟灵顿时脸色微红,白了他一眼,木婉清看到此,想起武龙先前也捏过自己的手,那份奇特的热感似乎才残留在手心,觉得有些莫名其妙的烦躁。

    “店家,把你们的好酒拿上来。”

    看到武龙坐到了自己的对面,木婉清有点冷声说道:

    “我从不喝酒!”

    武龙笑道:

    “没酒的生活就象没有色彩的人生,酒,彰显人的个性,诗仙李太白,举杯邀明月,与尔同消万古愁……”武龙拿出当年在酒吧把妹无往不利的话语,再配上忧郁、深沉,有男人味的声音,果然钟灵和木婉清都不由的望着他。武龙心中得意,正要继续,忽然一阵喧闹声传来,只听一人哀求道,“武大爷,求求你向你家老爷求求情了,不是我不想交地租,实在是凑不出啊!”

    另一人“嘿嘿”笑道,“蔡四,你别想再装,没钱,那这些粮食也可以交啊,来人,把粮食给搬回。”

    “不要啊,武大爷,求求你拉,我们一家五口只能靠卖这些维生的,你那走了,要我们怎么过啊。”武龙挤进人群一看,只看一名瘦股如材的老实中年汉子死死地抱着一筐大米,对着一个穿着较华丽一,尖嘴细眼的中年人哀求到,样子好不可怜。

    但是那武大爷估计是遇到很多次类似的情况,或者也是真的铁石心肠,只看他神情一变,双眼一狠,喝道,“蔡四,我看你是敬酒不喝喝罚酒,给你面子你不要,来人,给我狠狠的揍。”

    三四个下人拥了上去,顿时,拳脚分飞,似乎蔡四欠的钱就是他们的,一拳一脚不离身体,竟然传出了“砰砰”的撞击声,由此可见这几人的凶残。

    即使身体被击打得很痛,蔡四仍旧死死地抱着菜筐,仿佛菜筐里的那一粒粒大米就是珍珠,就是他的宝贝,确实,对于一个处于封建地主统治下的农民来说,粮食也许就是他们唯一所拥有的宝贝,是他们劳累一生所得到的最珍贵的物品,正如诗中所言“谁知盘中餐,粒粒借辛苦。”但是后代的人又有多少懂得呢?武龙不禁发出了感慨。

    虽然如此,但是武龙并不准备来个大侠救人,欠钱还钱天公地义,况且这个时代并不是现代,而且就算救了蔡四这一次,那下一此呢?下下次呢?难道要武龙一辈子都守在他身边,武龙不喜欢责任,也不喜欢背负责任,竟然送佛无法送到西,那还不如不送。

    古语又曰: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武龙救了他这一次,下次他只能被打得更凶,难道教他反抗,有可能吗?除非真的处与生死存亡之刻。无论是古代,还是现代,当遇到这种情况时,绝大多数的中国人骨子里的思想就是忍,就是韬光养晦,借用吕秀才的话,“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此话就如毒药般早已渗进国人骨子里思想上了,但是忍一时真的风平浪静,退一步真的海阔天空吗?武龙并不这么认为。忍一时并不风平浪静,退一步并不海阔天空,有好事之人,也有躲事之人。但事事不会如你所愿,你的软弱会使他们更加变本的去欺负你,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其实也并非如此,这样只能助长他们的霸气,而并不能让你免受欺负。

    望书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