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风流

第二十章盗取秘籍

宇宙浪子168 Ctrl+D 收藏本站

    天龙风流无弹窗 果然犹如书中记载一样,鸠摩智以九根香的碧烟作为指引,和本因五人相斗。武龙一边回忆书中的情节,一边凝神观看,书中的情景描写的很消详细,却也不如这翻亲眼看到,只喜欢以人用**搏斗的武龙,看到内力竟然可以如此神妙的施展,当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只见鸠摩智这一次自守转攻,五条碧烟回旋飞舞,灵动无比。那第九条碧烟却仍然停在枯荣大师身后三尺之处,稳稳不动。枯荣大师有心要看透他的底细,瞧他五攻一停,能支持到多少时候,因此始终不出手攻击。果然鸠摩智要长久稳住这九道碧烟,耗损内力颇多。但他实在小强,终于这第九道碧烟也一寸一寸的向枯荣大师后脑移近。

    此后情节却与原书中一般无二。枯荣大师智计过人,双剑逼退鸠摩智。鸠摩智略输一筹,却凭着巧舌如簧,着重“剑阵”与“剑法”之分,激怒五人。本参心有不服,反驳之下,鸠摩智却提出第一场天龙寺稍占上风,自己对第二场却有信心,便要比试第二场。

    之后一番交手,鸠摩智已然占了上风,忽见枯荣大师身前烟雾升起,一条条黑烟分为四路,向鸠摩智攻了过去。鸠摩智对这位面壁而坐、始终不转过头来的老和尚心下本甚忌惮,突见黑烟来袭,一时猜不透他用意,仍是使出“火焰刀”法,分从四路挡架。他当下并不还击,一面防备本因等群起而攻,一面静以观变,看枯荣大师还有甚么厉害的后着。

    只见黑烟越来越浓,攻势极为凌厉。就在鸠摩智举棋不定,暗暗奇怪之际,武龙却是浑身一震:枯荣大师要焚烧图谱!他心里颇为不忍,还存有一个想法,即便要烧,也要让我学会这“九脉神剑”再烧也不迟。可惜他不敢上前抢救图谱,因此心里颇为遗憾。

    一切还是照往常发展。剑谱既被焚烧,鸠摩智又惊又怒,对自己两番失败颇为不甘,心里却有计较。他站起身来,合十说道:“枯荣大师何必刚性乃尔?宁折不曲,颇见高致。贵寺宝经因小僧而毁,心下大是过意不去,好在此经非一人之力所能练得,毁与不毁,原无多大分别。这就告辞。”

    他微一转身,不待枯荣和本因对答,突然间伸手扣住了保定帝右手腕脉,说道:“敝国国主久仰保定帝风范,渴欲一见,便请陛下屈驾,赴吐蕃国一叙。”

    这一下变出不意,人人都是大吃一惊。这番僧忽施突袭,以保定帝武功之强,竟也着了道儿,被他扣住了手腕上“列缺”与“偏历”两穴。保定帝急运内力冲撞穴道,于霎息间连冲了七次,始终无法挣脱。本因等都觉鸠摩智这一手太过卑鄙,大失绝顶高手的身分,但空自愤怒,却无相救之策,因保定帝要穴被制,随时随刻可被他取了性命

    枯荣大师哈哈一笑,说道:“他从前是保定帝,,现下已避位为僧,法名本尘。本尘,吐蕃国国主既要见你,你去去也好。”

    保定帝无可奈何,只得应道:“是!”

    他知道枯荣大师的用意,鸠摩智当自己是一国之主,擒住了自己是奇货可居,但若信得自己已避位为僧,不过是擒拿了一个天龙寺的和尚,那就无足轻重,说不定便会放手。

    自鸠摩智踏进牟尼堂后,保定帝始终不发一言,未露任何异状,可是要使得动这九脉神剑,虽不过是九剑中的一剑,也须是第一流的武学高手,内力修为异常深湛之士。武林之中那几位是第一流好手,各人相互均知。鸠摩智此番乃有备而来,于大理段氏及天龙寺僧俗名家的形貌年纪,都打听得清清楚楚,各人的脾性习气、武功造诣,也已琢磨了十之**。他知天龙寺中除枯荣大师外,沿有四位高手,现下忽然多了一个‘本尘’出来,这人的名字从未听过,而内力之强,丝毫不逊于其余‘本’字辈四僧,但看他雍容威严,神色间全是富贵尊荣之气,便猜到他是保定帝了。待听枯荣大师说他已‘避位为僧’,鸠摩智心中一动:

    ‘久闻大理段氏历代帝皇,往往避位为僧,保定帝到天龙寺出家,原也不足为奇。但皇帝避位为僧,全国必有盛大仪典,饭僧礼佛,修塔造庙,定当轰动一时,决不致如此默默无闻。吐蕃国得知记息后,也当遣使来大理贺新君登位。此事其中有诈。’便道:

    “保定帝出家好,没出家也好,都请到吐蕃一游,朝见敝国国君。”说着拉了保定帝,便即跨步出门。

    本因喝道:“且慢!”

    身形幌处,和本观一齐拦在门口。鸠摩智道:“小僧并无加害保定帝皇爷之意,但若众位相逼,可顾不得了。”

    右手虚拟,对准了保定帝的后心。他这‘火焰刀’的掌力无坚不摧,保定帝既脉门被服扣,已是听由宰割,全无相抗之力。天龙众僧若合力进攻,一来投鼠忌器,二来也无取胜把握。但本因等兀自犹豫,保定帝是大理国一国之

    主,如何能让敌人挟持而去?

    鸠摩智大声道:“素闻天龙寺诸高僧的大名,不料便这一件小事,也是婆婆妈妈,效那儿女之态。请让路吧!”

    段誉自见伯父被他挟持,心下便甚焦急,初时还想伯父武功何等高强,怕他何来,只不过暂且忍耐而已,时机一到,自会脱身;不料越看越不对,鸠摩智的语气与脸色傲意大盛,而本因、本观等人的神色却均焦虑愤怒,而又无可奈何。待见鸠摩智抓着保定帝的手腕,一步步走向门口,段誉惶急之下,不及多想,大声道:“喂,你放开我伯父!”跟着从枯荣大师身前走了出来。

    鸠摩智早见到枯荣大师身前藏有一人,一直猜想不透是何等样人,更不知坐在枯荣大师身前有何用意,这时见他长身走出,欲知就里,回头问道:“尊驾是谁?”

    段誉道:

    “你莫问我是谁,先放开我伯父再说。”伸出右手,抓住了保定帝的左手。

    保定帝道:

    “誉儿,你别理我,急速请你爹爹登基,接承大宝。我是闲云野鹤一老僧,

    更何足道?”

    段誉使劲拉扯保定帝手腕,叫道:

    “快放开我伯父!”他大拇指少商穴与保定帝手腕上穴道相触,这么一使力,保定帝全身一震,登时便感到内力外泄。便在同时,鸠摩智也觉察到自身真力急泻而出,登时脸色大变,心道:

    “大理段氏怎样地学会了‘化功**’?”

    当即凝气运力,欲和这阴毒邪功相抗。保定帝蓦地里觉到双手各有一股猛烈的力道向外拉扯,当即使出‘借力打力’心法,将这两股力道的来势方向对在一起。双力相拒之际,他处身其间,双手便毫不受力,一挥手便已脱却鸠摩智的束缚,带着段誉飘身后退,暗叫:

    “惭愧!今日多亏誉儿相救。”

    鸠摩智这一惊当真非同小可,心想:

    “中土武林中,居然又出了一位大高手,我怎地全然不知?这人年纪轻轻,只不过二十来岁所纪,怎能有如此修为?这人叫保定帝为伯父,那么是大理段氏小一辈中的人物了。”

    当下缓缓点了点头,说道:

    “小僧一直以为大理段氏艺专祖学,不暇旁鹜,殊不知后辈英贤,却去结交星宿老人,研习‘化功**’的奇门武学,奇怪啊,奇怪!”

    他虽渊博多智,却也误以为段誉的‘北冥神功’乃是‘化功**’,只是

    他自重身份,不肯出口伤人,因此称星宿将‘老怪’为‘老人’。武林人士都称这‘化功**’为妖功邪术,他却称之为‘奇门武学’。适才这么一交手,他料想段誉的内力修为当不在星突老怪丁春秋之下,不会是那老怪的弟子传动人,是以用了‘结交’两字。

    保定帝冷笑道:“久仰大轮明王睿智圆通,识见非凡,却也口出这等谬论。星宿老怪擅于暗算偷袭,卑鄙无耻,我段氏子弟岂能跟他有何关连?”

    鸠摩智一怔,脸上微微一红,保定帝言中‘暗算偷袭,卑鄙无耻’这八个字,自是指斥他适才的举动。段誉道:

    “大轮明王远来是客,天龙寺以礼相待到,你却胆敢犯我伯父。咱们不过瞧着

    大家都是佛门弟子,这才处处容让,你却反而更加横蛮起来。出家人中,那有如明王这般守清规的?”

    众人听段誉以大义相责,心下都暗暗称快,同时严神戒备,只恐鸠摩智老羞成怒,突然发难,向段誉加害。

    不料鸠摩智神色自若,说道:

    “今日结识高贤,幸何如之,尚请不吝赐教数招,俾小僧有所进益。”段誉道:“我不会武功,从来没学过。”鸠摩智笑道:

    “高明,高明。小僧告

    辞了!”身形微侧,袍袖挥处,手掌从袖底穿出,四招‘火焰刀’的招数同时向段誉砍来。敌人最厉害的招数猝然攻至,段誉兀自懵然不觉。保定帝和本参双指齐出,将他这四招‘火焰刀’接下了,只是在鸠摩智极强内劲的斗然冲击之下,身形都是是一幌。本相更“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

    段誉见到本相吐血,这才省悟,原来适才鸠摩智又暗施偷袭,心下大怒,指着他的鼻子骂道:“你这蛮不讲理的番僧!”他右手食指这么用力一指,心与气通,自然而然的使出一招‘商阳剑’的剑法来。他内力之强,当世已极少有人能及,适才在枯荣大师身前观看了九脉神剑的图谱,以及七僧以无形刀剑相斗,一指之出,竟心不自知的与剑谱暗合。但听得嗤的一声响,一股浑厚无比的内劲疾向鸠摩智刺去。

    鸠摩智一惊,忙出掌以‘火焰刀’挡架。段誉这一出手,不便鸠摩智大为惊奇,而枯荣、本因等亦是大出意料之外,其中最感奇怪的,更是保定帝与段誉自己。段誉心想:

    “这可古怪之极了。我随手这么一指,这和尚为什么要这般凝神挡拒?是了,是了,想是我出指的姿式很对,这和尚以为我会使九脉神剑。

    哈哈,既是如此,我且来吓他一吓。”大声道:

    “这商阳剑功夫,何足道哉!我使几招中冲剑的剑法给你瞧瞧。”说着中指点出。但他手法虽然对了,这一次却无内劲相随,只不过凌空空虚点,毫无实效。

    鸠摩智见他中指点出,立即蓄势相迎,不料对方这一指竟然无半点劲力,还道他虚虚实实,另有后着,待见他又点一指,仍是空空洞洞,不禁心中一乐:“我原说世上岂能有人既会合商阳剑,又会使中冲剑?果然这小子虚张声势的唬人,倒给他吓了一跳。”

    他这次在天龙寺中连栽了几个筋斗,心想若不显一显颜色,大轮明王威名受损不小,当下左掌分向左右连劈,以内劲封住保定帝等人的赴援之路,跟着右掌斩出,直趋于段誉右肩。这一招‘白虹贯日’,是他‘火焰刀’刀法的精妙之作,一刀便要将段誉的右肩卸了来。“火焰刀”虽然名中带有火焰两字,但是却完全没有那种火热的温度,相反,它只是一种无形的劲气,如果不是内力深厚,九识灵敏的人,哪里能够察觉出来。保定帝、本因、本参等齐声叫道:

    “小心!”

    各自伸指向鸠摩智点去。他三人出招,自是上乘武功中攻敌之不得不救,那知鸠摩智先以内劲封住周身要害,这一刀毫不退缩,仍是笔直的砍将下来。段誉听得保定帝等人的惊呼吸之声,知道不妙,双手同时出力挥出,他心下惊慌,真气自然涌出,右手少冲剑,左手少泽剑,双剑同时架开了火焰刀这一招,余势未尽,嗤嗤声响,向鸠摩智反击过去。鸠摩智不暇多想,左手发劲挡击。段誉刺了这几剑后,心中已隐隐想到,须得先行存念,然后鼓气出指,内劲真气方能激发,但何以如此,自是莫名其妙。他中指轻弹,中冲剑法又使了出来。霎息之间,适才在图谱上见到的那九路剑法一一涌向心头,十指纷弹,此去彼来,连绵无尽。鸠摩智大惊,尽力催动内劲相抗,斗室中剑气纵横,刀劲飞舞,便似有无数迅雷疾风相互冲撞激荡。斗得一会,鸠摩智只觉得对方内劲越来越强,剑法也是变化莫测,随时自创新意,与适才本因、本相等人的拘泥剑招大不相同,令人实难捉摸。他自不知段誉记不明白九路剑法中这许多繁复的招式,不过危急中随指乱刺,那里是什么自创新招了?心下既惊且悔:“天龙寺中居然伏得有这样一个青年高手,今日当真是自取其辱。”突然间嗤嗤嗤连砍三刀,叫道:“且住!”!”

    但段誉的真气却是不能随意收发,听得鸠摩智喝叫“且住”,不知如何收回内劲,只得手指一抬,向屋顶指去,心想:“我不该再发劲了,且听他有何话说!”

    鸠摩智见段誉脸有迷惘之色,收敛真气时手忙脚乱,全然不知所云,心念微动,便即纵身而上,挥拳向他脸上击去。段誉以诸般机缘巧合,才学会了九脉神剑这门最高深的武学,寻常的拳脚兵刃功夫却是全然不会。鸠摩智这一拳隐伏七八招后着,原也是极高明的拳术,然而比这“火焰刀”以内劲伤人,其间深浅难易,相去自不可以道里计。本来世上任何技艺学问,决无会深不会浅、会难不会易之理,但段誉的武功却是例外。他见鸠摩智挥拳打到,便即毛手毛脚的伸臂去格。鸠摩智右掌翻过,已抓住了他胸口“神封穴”。段誉立时全身酸软,动弹不得。

    神封穴属“足少阴肾经”,北冥神功中他只练过一脉“手太阴肺经”,这一路他却是没练过的,因此也不能靠“神封穴”来吸取鸠摩智的内力,逼他缩手。

    鸠摩智虽已瞧出段誉武学之中隐伏有大大的破绽,一时敌不过他的九脉神剑,便想以别项高深武功胜他,却也决计料想不到,竟能如此轻而易举的手到擒来。他还生怕段誉故意装模作样,另有诡计,一拿住他“神封穴”,立即伸指又点他“极泉”、“大椎”、“京门”数处大穴。这些穴道所属的经脉,段誉也全都没练过。

    鸠摩智拉着段誉倒退三步,环视了堂中众人一眼,武龙这时候也趁机打量了鸠摩智一眼,见他五十岁年纪不到,布衣芒鞋,脸上神采飞扬,隐隐似有宝光流动,便如是明珠宝玉,自然生辉。果然是一派得道高僧大德的模样,绝计想不到他竟是如此卑鄙无耻之徒。鸠摩智道:

    “这位小施主心中记得九脉神剑的图谱。原来的图谱已被枯荣大师焚去,小施主便是活图谱,在慕容先生墓前将他活活的烧了,也是一样。”左掌扬处,向前急连砍出五刀。环眼一扫,看见了自己带来的那只黄金小箱与那三本慕容博手书的《少林七十二绝技》,心想自己此时急欲退走是没机会带走了,但也不可便宜了天龙寺众僧,又是一扬手向着那只黄金小箱上的三本书连砍三刀,然后便抓住段誉退出了牟尼堂门外。

    鸠摩智那火焰刀的速度何等快捷,刀气掠空产生的空气急速波动不断迅速接近,武龙心中一动,擒鹤功施展,顿时一股吸力产声,将其中一本秘籍迅速的隔空吸引而去.

    但听“卟叮,卟叮,卟叮”三响,剩下的那两本书被鸠摩智三道刀气击中,化作了片片碎纸凌空飘落。便是底下的那只黄金小箱也被这三刀,给打得支离破碎分成了三截。保定帝与本因五人已抢到了牟尼堂口去追鸠摩智,但被鸠摩智火焰刀所阻,正在各自施展一阳指力向外急冲,但一时之间却攻不破他的无形刀网。而枯荣大师却仍是向东面壁而坐,无动于衷。见无人注意到自己动作,武龙心中不由松了一口气,然后连看也顾不得看就将那本书收在了怀中,随即站起身来也运起风暴身法向门口而去。

    此时鸠摩智已将段誉带出牟尼堂外抛给了守在门外他带来的那九名汉子,那九人已带着段誉先行穿越牟尼堂外的树林逃走。而鸠摩智便又转回身来运起“火焰刀”阻挡保定帝等人的追击,一刀刀的往牟尼堂的门口飞砍。

    鸠摩智这时听得马蹄声响,知道九名部属已虏着段誉北去,长笑说道:“烧了死图谱,反得活图谱。慕容先生地下有人相伴,可不觉寂寞了!”说罢右掌斜劈,喀喇喇一声响,将牟尼堂的两根柱子劈倒,身形微幌,便如一溜轻烟般奔入林中,刹那间不知去向。

    望书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