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风流

第二十二章熟妇 少女

宇宙浪子168 Ctrl+D 收藏本站

    天龙风流无弹窗 武龙与鸠摩智打完便挥袖而去,留下灰心散的鸠摩智。鸠摩智只觉心中灰散之意越机越浓。这鸠摩智虽在佛门,但自从练了武功后,争强好胜之心却是日益强盛,总是想要去追寻武林中的绝招绝技,以为艺多压不压身,如此一来却是犯了佛门的贪,嗔,痴三大戒律。

    少林派为何千百年来都为中原武功之牛耳?究其真正原因,就是少林武功已经融合了博大精深的佛教文化,它以佛教文化提高少林武功的品质,使得单纯的用于搏斗的武术具有了禅的精神。由此看来,少林真正成为中原第一派的原因绝不仅仅是武功的精深,而是武功与禅风的结合。少林武功的特点就是武禅一体,神行一片,因此,少林僧人都须得先习佛法再习武功。若是本身武功没有佛意化解,便会渐渐行成暗疾,鸠摩智本身练有小无相功,又身兼少林七十二绝艺,虽然这小无相功可以化解这少林七十二绝技不同的劲力,但却是治标不治本,长期下去全身就会内劲相撞,爆体而亡。

    如今,由于在武龙的刺激下,鸠摩智心中执念更深,开始控制不住全身内力,内力不断地在经脉内冲撞。“仆”一声,这内力相撞再加上刚才内伤未复,鸠摩智一口鲜血嘣口而出,全部喷到段誉身上,后者哪时看到这种情形,又怎么知道玖摩智快要走火入魔,只能“啊啊”大叫。

    这一叫,却是让鸠摩智在混乱中想到了一件事情,只看他虽然身受重伤身手却是没有减弱多少,提起段誉的脖子,红着双眼喝道,“快把九脉神剑的经文图谱一无遗漏的写出来,快点写出来~~~”接着又仿佛自言自语道,“只要我学了这天下第一剑法,天下谁能与我敌,我将会是天下第一高手,哈哈~~~~~~~”说完竟然哈哈大笑起来,看他满口鲜血,再加上如此疯狂的样子,又哪有一点平时佛门高僧般的模样啊。

    段誉不敢望向鸠摩智那恐怖的模样,心想到鸠摩智偷袭保定帝于先,擒拿自身于后,出手殊不光明,躲避追踪时诡计百出,对九名部属的生死安危全无丝毫顾念,这其间险刻戾狠之意已然表露无遗,海鳄神等“四大恶人”摆明了是恶人,反而远较这伪装“圣僧”的吐番和尚品格高得多了。却若是让他练得九脉神剑那还不四处为恶?况且这九脉神剑乃是我段家之宝,更不能告诉于他人。想到这里,段誉虽然害怕,但他还是摇头晃脑道,“不可!你艳羡我段家的九脉神剑剑法,要逼我写出来给你。这件事我办不到。”

    鸠摩智双目红光大盛,却是走火入魔之前奏,盯住段誉恶狠狠地道,“你究竟说还是不说!”提起掌来,似乎要是段誉不书就要真的一掌劈下去。

    段誉这书呆子你跟他来软的他可能会听下去,若是你跟他来硬的,他这呆子的强拗脾气就会出现,可不,听完鸠摩智威胁他的话,心想,就是死也不能断了段家的威风。便仰起脖子,道:“你杀啊,你杀了我就哪不到九脉神剑。”想这段誉最后还是留了个后路。

    若是清醒的时候,鸠摩智当然不可能真的下手,可是此时的他已是神经混乱,快走火入魔了,听了这话,只是让他火上浇油。只看鸠摩智掌心即运全劲,一掌直印段誉膻中大穴。

    段誉心叫道我命休已!岂知道鸠摩智这全力的一掌印在胸上,虽然开始时十分难受,如同周身万蚁咬啮,苦楚难当,但过了会儿后只觉鸠摩智的内力不断地向自己膻中大穴流去,又随之游走于各穴,内劲过处酥酥麻麻,好不舒服。

    鸠摩智也不管内力去得无影无踪,又即催劲,这次内力消失得更快,跟着体中内力汹涌奔泻而出。

    这时的鸠摩智才被惊醒,大惊失色,右掌急出,在段誉肩头奋力推去。段誉“啊”的一声,摔在草地上。好在这次段誉吸收了鸠摩智的一小半内力,否则鸠摩智着的得走火入魔。

    段誉摔在地上后,竟然发觉自己竟然能动了,却不知道刚才吸收的鸠摩智的内力行走一圈把他的“神封穴”解开了。心想,我如现在使出“凌波微步”,这番僧受了内伤必然追不上我。连忙爬起来,脚踏玄妙步发快速离去。

    鸠摩智仍然还在为刚才差点走火入魔心悸不已,为了九脉神剑接一连二的受伤,并且还被段誉吸取了一小半内力,此时又看见段誉逃跑,只气得他哇哇大叫,但是此时又不能不顾内伤,只等伤愈后再追,好在段誉一路东逃,却是与苏州方向一致。

    武龙也料不到下面的情节竟然变了,此刻他在一棵树上打座。心想:

    “火焰刀好不厉害,若是继续斗下去,肯定得身受重伤。内力的打斗的确有着肉搏难以匹敌的优势。”

    武龙在紧要关头便马上走人,虽然在鸠摩智眼中似乎极为轻松,但如此还是武龙还是受了不大不小的内伤。等到快黄昏的时候,武龙才从入座中醒来,内伤已是全好,而且似乎还精进了一写,在与鸠摩智的搏斗中更让他对气功外放的打法有所体会。让武龙有些以外的是,自己转话的太阳真火的内力虽然强大,但是似乎被什么束缚在体内,无法外放,先前自己领悟的破空都没有机会施展,看来破空虽然强大,却有很大的极限,我得领悟一下可以远攻的招事才行,武龙思考了良久,看天色不晚了,想到钟灵二女还在等待自己,所以立刻运起风暴轻功向大理而去。

    当他来到客栈时,却发现只有钟灵一个人在等他,问了一下,才知道半个小时前,修罗刀秦红棉找了上来带着木婉清已经上了镇南王府而去,钟灵为了等他而留下下来,武龙这才了然,带着钟灵向前王府敢去。

    出了客栈折而向东,行了约莫两里路,来到一座大府第前。府门前两面大

    旗,旗上分别绣的是‘镇南’、‘保国’两字,府额上写的是‘镇南王府’两人运起轻功来到院子当中,只见一个身穿锦服的中年男子,已然跟一个黑衣女子动上了手。而旁边却悄然站立着另外一个黑衣女子。武龙估计,显然那个男子就是段正淳,黑衣女子就是就秦红棉了,因为背对着她,看不清楚她的相貌,到是段正淳后面的一个道姑吸引了武龙的目光。

    昏黄的灯光下这道姑却端庄秀丽,鹅蛋脸,线条柔和,眉眼间,天生媚态自然流露,樱红小嘴儿却更勾魂,行走间腰肢轻摇,身材端的是上好,前凸后翘,任凭那道袍宽松,却也遮挡不住。,瞧着极其眼熟。武龙心中火热,好一个美妙熟妇,因该就是刀白风了,刀白凤就是仙境幽谷中一朵傲群的雪莲,冰清玉洁,同时又醉人欲滴。武龙双目发着精光,同时双目如虎,似乎穿透了刀白凤身上穿了那几件衣服,看到她身体内的玲珑美妙。

    刀白凤完全是一名成熟抚媚的年轻**,尽管她一直在修行,过着清心寡欲的生活,可是并不影响她身体的完美,甚至变得更加的性感且令男人狎想。形状美好的肥硕臀部正丰满的挺立着,整体的身材可说是已达至多一分则太肥,少一分则太瘦的完美境界。她的脸蛋姿色更是无可挑剔,就是用天仙般来形容也不过分。

    时间就像一个奇怪的机器,它可以让很多美女变得苍白,可是同样会让一些美丽变得更加具有魅力,就如同刀白凤,并未因岁月的摧残而显哀少,反倒是经历了时间的美饰,变成一个风姿绰约的性感**,这份成熟娇媚的美更是年轻女子所比不上、学不会的,何况她今年芳龄也只约莫三十四岁左右,使得她在气质上更有着一股令男人忍不住想要怜要她的特殊气息。连武龙这个看惯现代社会所谓美女的他都弄得眼睛一愣一愣的,就可知她的魅力非凡。

    木婉清随着自己师傅“幽谷客”前来找段正淳算账,师傅和段正淳动上了手,她自然不好出手,看到那个道姑似乎就是师傅要杀的仇人,当下右臂一抬,顿时两道黑光射想刀百风,刀白风拂尘一甩,内力关注下笔挺而直,轻易的把两只寸箭甩开,两到光芒射在墙壁上夺夺有声。

    段正淳本就觉得跟自己动手这女子颇为熟悉,忽然见到木婉清射箭的手法,立时就明白了过来,一掌逼退那女子,跳到一边,脸上又是惊诧,又是欣喜,颤声说道:

    “红棉,红棉,是你么?这些年来我想你想得好苦!”

    秦红棉初时见到段正淳使一套“五罗轻烟掌”和自己动手,芳心已然大乱。她每日里都练这套章法,焉有不熟悉之理,此时陡然见到心上人使这套章法,神情恍惚,似是回到当年那幸福时光,就已然难以支持。忽然见他跳开了去,欣喜地问自己的样子,知道他已经认出自己来了,不由得长叹一声,摘下了面巾。武龙再次眼睛一两,这次他看清了秦红棉的相貌,也是一个的美**,艳光四射,风韵迷人,倾城的容颜,高挺的酥胸,细细的柳腰,白嫩的肌肤,每一寸身体都散发着诱人的熟透了的女性的气息。

    段正淳见果然是秦红棉,心里实在欣喜得很,就要过去拉她,嘴里说道:“红棉,果然是你,果然是你!”

    秦红棉却一把退了开去,挡住了正要向段誉出手的木婉清,说道:“婉儿,把面巾摘下来,让这负心薄幸的人瞧瞧。”

    木婉清却道:“师傅,你不是说不能随便让陌生男子看到我的脸么?”秦红棉恨声道:“摘下来,让他瞧瞧!”木婉清一愣,随即摘下了面巾。

    段正淳看了木婉清两眼,身躯颤抖不已,问道:“红棉,这,这是我们的女儿么?”木婉清下颏尖尖,脸色白腻,光滑晶莹,连半粒小麻子也没有,一张樱桃小口灵巧端正,嘴唇甚薄,两排细细的牙齿便如碎玉一般,当真是一个绝色小美女,武龙又是惊叹又是感到可惜,自己不是第一个见到木婉清相貌之人,真是郁闷。

    秦红棉恨声说道:“她没有父亲,也没有母亲。”木婉清向来听秦红棉的话,这次虽不知道师傅为何让她摘下面巾,但是见段正淳看了她,却说她是他的女儿,恼怒不已,扬手射出两箭,道:“谁是你女儿?”

    段正淳一挥手,将两箭挡了下来,两只小箭落在地上,尖端微微泛着蓝光,显然上面浸过毒。段正淳又看了看木婉清一眼,声音激动:“像,真像!”

    他转过头来,看着秦红棉,到:“红棉,此次你别走了,咱俩永远厮守在一块儿。”

    秦红棉眼光突然明亮,喜道:“你说咱俩永远厮守在一起,这话可是真的?”

    段正淳看着秦红棉道:“当真!红棉,我没有一天不在想你!”

    秦红棉道:“你舍得刀白凤么?”段正淳踌躇不答,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秦红棉道:“你要是可怜咱俩这女儿,那你就跟我走,永远不许再想起刀白凤,永远不许再回来。”

    刀白凤在旁边听的也不动怒,只是轻轻哼了一声。木婉清听他们对答,芳心大为踌躇,心想,他,他真的便是我父亲么?师傅,师傅竟然便我的母亲么?

    只听段正淳柔声道:“只不过我是大理国镇南王,总揽文武机要,一天也走不开……”秦红棉厉声道:“十八年前你这么说,十八年后的今天,你仍是这么说。段正淳啊段正淳,你这负心薄幸的汉子,我……我好恨你……”

    望书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