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风流

第二十六章情挑修罗刀

宇宙浪子168 Ctrl+D 收藏本站

    天龙风流无弹窗 武龙抱起已经昏昏欲睡的秦红棉,运起轻功离开,木碗清狠狠瞪了四大恶人一眼,然后也钟灵也跟着武龙身后而去,良久叶二娘反映过来激动的想要喊叫,但却发不出声音,只能看着空荡荡远方,‘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句话不断在心中响起,泪水不知道为什么涌了出来。

    回到客栈,在小二诧异的眼神中上了楼上,武龙闻着秦红棉身上的酒气,道:

    “灵儿,你帮我买些治疗外伤的药来,木姑娘,你去给你师傅准备一些醒酒的茶水来。”

    两女都关心他的伤势,很是温顺的点头离开,武龙把秦红棉放在床上,看着她美好的身段,身上的黑沙掩不住**婀娜美妙的曲线,凹凸**若隐若现,**高耸,雪腿纤滑修长,圆润优美,纤纤细腰仅堪盈盈一握。似醉似醒的那双美眸似一潭晶莹泉水,清彻透明又带着朦胧的水气,楚楚动人。鹅蛋形的线条柔美的俏脸,配上鲜红柔嫩的樱红芳唇,芳美娇俏的瑶鼻,秀美娇翘的下巴,显得温婉妩媚。

    在柔和的灯光映衬下,她象一位从天而降的瑶池仙子,倾国倾城的绝色芳容,真似可羞花闭月、沉鱼落雁。武龙从不认为自己是正人君子,也不认为自己对美女有多大的抵抗之力,这时候屋内就孤男寡女两人,武龙低下头双手捧着秦红棉那晶莹、纯洁绝美的小脸,深深吸了一口气,大嘴毫不犹豫的凑了上去,就要吻上去偷香一凡,这时候秦红棉睁开了眼睛,忽然看到一个大头凑了过来吓了一跳,武龙见她似乎清醒了一写暗叫可惜。就把头收了回去。

    秦红棉惊魂稍定,看到武龙就站在她的面前,两眼直盯著她,眼中闪烁著一种她既熟悉,却又陌生的神色。说熟悉,是因爲这十八年来,她无时不刻不在想念的那个人,在看著她时,眼中便常带著这样的神采;说陌生,是因爲十八年前一别之后,她便只能在梦中一次次地去思念那个人,去爱,去恨……都只能在梦中。

    “不要!不要如此看我!”

    秦红棉突然变得有点疯狂,猛的从床上跃起手中短刀一挥,便向武龙一刀劈来!武龙虽然吃了一惊,但是轻轻一笑,看准秦红棉握刀的手腕,闪电般的一手将之擒住!然后身子顺势向前一冲,秦红棉一声惊呼,不由自主地被武龙带著往后直退,直退到床根下,武龙使劲将她的身子按在床上,俊面直逼到秦红棉丰韵犹存的俏脸前,轻轻地亲了一下她的脸颊,然后在她耳边轻轻地说了一句:

    “修罗刀下死,做鬼也风流。”

    武龙无心的一句风话,在秦红棉的脑中却无异于响起了一声惊雷!秦红棉全身一颤,泪水扑筱筱而下。原来当年秦红棉以一对修罗刀纵横江湖,**给那人那天晚上,便是给他亲了下下面颊,那人当年所说的正便是那两句话。

    十八年来,这“修罗刀下死,做鬼也风流”十个字,在她心头耳边,不知萦回了几千几万遍。此刻,陡然间听得有人又说了出来,当真是又羞又怒,又甜又苦,百感俱至。

    武龙哪里知道自己的言语,在秦红棉的心中掀起了如此的波澜。武龙见她满脸泪下,却不反抗,以爲她已屈服,便一口重重地亲在樱唇之上,深深地吻了起来。

    “当……”地一声轻响,那是秦红棉手中的“修罗刀”跌落在地上发出的声音。她张开双手,紧紧地搂抱住武龙:“段正淳……不,段郎……淳哥……我好想你……这十八年来,我每一夜都在想著你……淳哥……”

    本来她的热情让武龙反而是吓了一跳,听她口中呢喃著另外一个男子的名字,武龙才知道她是武龙错当成了做“段正淳”的男子。见她反应如此激动,武龙也乐得不去点破,只是更加温柔地吻到秦红棉的性感红唇上,舌头也不闲着,从嘴里窜出来趁火打劫,围绕着两片薄薄的嘴唇来回打转。

    终于,秦红棉有了反应,小嘴微张,武龙的灵舌趁势出击,在唇缝间不停的摩挲,当]秦红棉按照武龙所想,张开嘴,贝齿让开通道。武龙的大舌立刻长驱直入,卷住秦红棉香甜的小舌头不停的摩擦,给秦红棉刺激,并不时的深入秦红棉的口腔两侧,在侧边由舌根舔至舌尖,然后舌尖再去挑逗秦红棉的香舌,通过上下、前后、左右九个方位的挑逗,终于让秦红棉有了反应,挣扎慢慢的停了下来,紧紧的抱着武龙的虎背,不再任武龙一个人引着秦红棉的小舌头转来转去了。

    秦红棉竟然开始反击,好像碰到了好玩的游戏一样,,嘴里的津液明显增多,于是两个人互相吞咽着从对方嘴里夺来的“琼浆玉液”,两只舌头不停的吸来咂去,一会在武龙的嘴中,一会又到了月儿的小嘴之中,秦红棉不时发出一声**特有的低吟,两个人终于全身心都投入了进去,武龙竟然感觉到感觉他们两个的灵魂好像合成了一体,在云中飞荡,飘飘欲仙。没想到,灵魂的交融会有这么美妙。

    良久两人唇分,晶莹的液体仍然连接在一起,看起来十分**。武龙心中喜不自胜,便又出动双手,在秦红棉的身上不断地上下摸索。虽说是隔著一层衣裳,但是武龙功力到处,两手便带著催人**的热力四处游走,时而在秦红棉高耸的双峰上捏弄一把,时而停留在她神秘的跨间轻轻探索。这用的是从云中鹤那斯身上夺过的《阴阳合神功》上学习的挑情手法。

    秦红棉在武龙的施爲下,已经是满脸通红,一对大大的俏眼犹如要滴出水来,鼻息中娇喘声声,已是一副情动不堪的神色!武龙见秦红棉情浓似火,心想火候已到,便不再犹疑,伸手找到了她褂上的钮扣,一颗一颗慢慢地解开。秦红棉娇喘声声,欲拒还迎,十足柔顺娇羞得如同新婚的小妇人一般,弄得武龙心中欲火大盛,武龙一面用力地吸吮著秦红棉的香舌,手上却是不停地动作著。

    不一会,秦红棉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逐渐落在了地上,露出了她那身光滑如缎,却又极富弹性的肌肤。**地热吻又持续了好一阵子,武龙开始有些忍受不住了,嘴唇依依不舍地离开了那令人心醉的樱唇,左手搂住秦红棉的蛮腰,然后右手腾出来,便要去解来裤带,就在此刻,“啪”的一声脆响,武龙脸上已经重重地挨了一记巴掌。

    如果是普通人只怕这一巴掌打得武龙七荤八素,过了好一阵子才回过神来。不过武龙刀枪不入,一巴掌连脸都没有红,武龙擡头一看,秦红棉已经气急地从地上捡起方才被武龙脱落的衣服,勉强遮住自己**的上身。

    原来方才武龙停止吻她之后,“阴阳合合神功”的功力一时从秦红棉的身上消失,一时间她本来迷乱的神智突然清醒过来!顿时意识到武龙并非她朝思暮想的那个段正淳,情急羞怒之下,打武龙的这一巴掌打得格外用力。

    武龙见势不妙,心想莫要让煮熟了的嫩肉就这样飞走了,那就糟之糕也,忙飞身而上,一把抓住秦红棉正在穿衣的手,运起“**手法”,将她的身子紧紧地搂在自己的怀中。秦红棉这次是拼命地挣扎,可是此刻她的功力已经逊武龙甚多,虽是拼尽全力,但是仍是在武龙的禁锢之下,难以脱身。

    秦红棉尚未著上身的衣裳再度地掉在地上,她现在的脑中必定是清醒地知道武龙并非她等待的那个男人,如此赤身**地暴露在这个陌生男子的眼前,就算是事后将武龙杀死也是难以袮补她的心头之恨。偏偏这个男人的内力又如此的厉害,任凭她如何地出尽全力,都无法挣脱分毫。更加不妙的是,方才那种令自己意乱情迷的醉人气息又再度从那男子身上传来,那种感觉,连她自己都说不来是厌恶还是期待……

    望书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