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风流

第三十章红棉情动 好事多磨

宇宙浪子168 Ctrl+D 收藏本站

    天龙风流无弹窗 第三十章

    武龙心头喜极,俯首在叶二娘的樱唇上又吻了一下,这个女人身体上已经打下了自己的印记,以后只能属于自己,虽然对她是**远远多余感情,但自己的女人,只要不背叛自己,那么就要让她或的好,轻轻的抚摩着她动人的酮体,双手还不住的在她丰腴的玉体上游弋。

    **发泄过后,虽然软玉温香,但是武龙却生不出半点绮念,他看着叶二娘两边面颊上的三条殷红血痕,自眼底直划到下颊,似乎刚被人抓破一般,但正是触目惊心。武龙心里恻然,心想自己的便宜老叶二娘遭逢大变,容貌又被慕容博那老匹夫毁去,自然是性情大变,做出许多恶事来,得了一个“无恶不作”的称号,又有谁能知道她内心的苦楚呢?

    似乎感受到武龙心中的怜惜,从**中回味过来的叶二娘,也用迷离的眼神看着武龙,武龙道:

    “以后你更着武龙吧,我会好好代对待你的,我不会介意你脸上的花痕,也不介意你以前做的恶事和名声。”

    叶二娘回过头来,看著武龙八柔情的双眼,说道:

    :“你……此话当真?”

    武龙心头一乐,由于有了甘宝宝和叶二娘花的经验,武龙对这些中年熟妇的心里可谓是了如指掌,不管表面是如何的严肃厉害,在年轻英俊的青年人的甜言蜜语下,没有不心思荡漾的。何况如今武龙还怀有“阴阳和合神功”这样的神功,叶二娘尝过了滋味,又岂能不入武龙掌握之中?从她的神情方举动来看,只要再加温柔攻势,不难让叶二娘从此对武龙死心塌地。

    武龙笑道:

    “当然,我不需要骗你。”

    说完武龙俯首轻轻地吻著叶二娘的玉颈,两手伸到她的腋下,轻轻地再次扣住她柔软的**。体内阳气输入,顿时叶二娘只觉一股欲火再度从小腹下腾升而起。她心头也是奇怪,十几年来清心寡欲,从来就没有遭受过这种**的侵袭,却爲何在这个青年的挑逗之下,自己的身子会如此地按捺不住?

    叶二娘却不知道,她那经过“阴阳和合神功”侵袭的成熟**,已经变得异常的敏感,只要有稍许的挑逗,欲火便自然会被勾起,何况是武龙如今还使用了“阴阳和合神功”的气劲?很快地,叶二娘就感觉到自己的下身处一片凉飕飕的,再次潮湿起来。贴入自己的怀中,脑袋一低,已经重重地吻在叶二娘的小嘴上。

    叶二娘娇躯挣扎起来,小嘴发出呜呜的声音,双手拍打着武龙的背部,不过,只过了不到五秒钟,她的呜呜声就变成了哼哼声,娇躯由挣扎变成扭动,双手由拍打变成搂抱。武龙一边亲吻着叶二娘的小嘴,舌头在她小嘴里搅动着,吐出一丝阳气,一边搂着叶二娘的柳腰,另一手则在她的**上游走起来,一股股阳气从各处穴道透入她的身体,顿时让她欲火高涨,扭动的娇躯更加剧烈,双手已经深深陷入武龙的肌肉中。

    “好人!你弄得人家痒死了。”叶二娘娇喘呻吟道。

    “谁叫你这么迷人,我爱死你了。”武龙笑道:“宝贝!看我的苍鹰博兔!”说完,一面将她的双腿举起,顿时飞速的进入她温柔的世界之中。

    “啊!”叶二娘连惊呼都没有来得及叫喊出来,武龙已经是把她推向了**。

    叶二娘紧皱眉头,鼻翼煽动,桃腮晕红,星眸紧闭,螓首左右摆动,喉间随武龙的**发出一连窜的哼叫,体内一片火热湿润,烫得武龙浑身舒泰,背脊上流下一条条汗渍。

    叶二娘越来越感受到那种令人痴迷的熏醉,奋起余力娇弱地配合着武龙,武龙将她翻了过来,以跪势从身后进入了她。眼见时机成熟,武龙深深进入叶二娘的身体。叶二娘发出一声高亢的嘶叫。武龙与叶二娘整整癫狂了三个小时。直弄得她精泄九度,几乎虚脱。武龙才鸣金收兵。

    当二人退身起来,已经是月上柳梢。明月银光下,只见叶二娘玉户红肿,更是遍流身下神台,她的美臀更是湿润得一片糊涂!武龙温柔的为她传上衣服道:

    “二娘,我知道你今天找我的目的,我也不强求你现在就跟着我,你是不是想找到你的孩子?你的孩子身背上是不是有九个香疤,**两边是不是各有九个香疤?”

    每听武龙说有一句,叶二娘神色就是大变,激动的问道:

    “是的,是的,好人,你告诉我,他在那里?”

    “他现在就在少林寺出家,法号武龙,可怜他和那个人天天在一起,竟然不能够相认。”

    叶二娘激动之下,十九年来的苦楚和这突如其来的惊喜,让她难以自禁,眼泪刷刷直下叶二娘外号“无恶不作”,在四大恶人中名列第二。她抢别人的孩子来玩,玩后再弄死,“便似常人在菜市购买鸡鸭鱼羊、拣精拣肥一般让不寒而栗。而叶二娘左右脸颊上各有三道血痕,又觉得叶二娘虽然在笑,但她的笑容之中似乎隐藏着无穷愁苦、无限伤心,让人心中对她充满了同情。是十分矛盾之人,武龙爱怜的抚摩她的粉背。叶二娘靠在他怀中哭了起来道:

    “是哪一个天杀的狗贼,偷了我的孩儿,害得我母子分离二十年?我走遍天涯海角,也要找到这个狗贼,将他千刀万剐,斩成肉酱。”

    武龙道:

    “这个人我大概知道,不过他武功实在太高,你们四大恶人齐上也不是对手,我现在估计也不是他对手,放心吧,只需过的几月,我就不用惧他,到时候定将他毙于拳下。”

    武龙的话让叶二娘心中感到十分温软,两人温存了片刻,武龙告诉她自己以后将定居在万劫谷,当她完成了心愿后,可以来谷中找他。

    回到客栈,已经上三更了,武龙心满意足,倒在床上就睡了起来。

    “喂,臭色狼,臭色狼,醒醒!别装了,不然我拿箭射你了。”

    早上木婉清的声音把武龙惊醒,武龙笑了笑,从床上翻身跃起,本想舒展一下身子,忽然惊觉自己一身光洁溜溜的,只穿了一条亵裤,那个地方还鼓鼓囊囊的,一个突起兀自在松软的亵裤里面摇头晃脑,好不自在。

    木婉清登时就傻了眼,旋即醒悟过来,满脸通红,嘤咛一声,重重一把拍在武龙结实的大腿上面,转过头去。心里却暗自问自己,我这是怎么了?母亲不是说不能和陌生男子过于亲近么?可他,他也不算是陌生男子啊!还有,他好,好强壮。那里那个摇晃的东西,却又是什么?哎呀,羞死人了!她的脸仿佛熟透了的荔枝,几乎可以滴出蜜来。

    武龙只听得“啪”的一声脆响,感觉自己右脚大腿立刻就结结实实的挨了一巴掌,心想:嘿嘿,不把你给泡了,自己都对不起自己。他立刻就坐倒下来,原本伸出去想要捂住自己那个地方的手,却立刻将挨打指出捂住,武龙眼睛骨碌一转,顿时计上心来,慌忙“哎哟哎哟”的叫着,手不停的揉那里。好象真疼得很了,大声叫了出来。

    木婉清听得他哎哟出声,心里想,刚才自己那一掌,只怕打得狠了点,谁叫他让我看到那丑陋的东西,不由得有些痴了。一会儿她回过神来,她转过身来,刚把话出口:

    “你好些了吗?”

    却又忽然见到那一身古铜色,登时又害羞的低下头,斥骂道:

    “你个色狼真不要脸,还不把衣服穿上!”

    武龙一米**以上的个头,一身健美的肌肉,怎么看都是高大威武。肌肤闪烁着深层的古铜色,那时健康与力量的完美表现。一头一寸的黑发显得非常的洒脱,浓眉、大眼、高挺的鼻子、刀削的脸颊、红润的嘴唇微微的上翘着,让人觉得杨景天总是在微笑着。实在非常吸引人。武龙那里不明白她的心思,眼珠儿一转,嘿嘿笑道:

    “木姑娘,我被你打伤了,不能穿衣服了,不知道可不可以……”

    木婉清接口道:

    “干什么?”

    心里哎呀一声道:

    “如果他叫我帮他穿衣服,该如何是好?

    果然武龙接下来道:“帮我穿衣服!”

    木婉清心里已经有了计较,又是一掌拍过去,嘴里斥声道:“臭色狼,想不到你跟我爹爹一样下流。”

    却被武龙一把抓住,然后武龙怪笑道:“嘿嘿,这次你可打不到我了!”

    又觉得郁闷的说道:

    “喂,木姑娘,你把我比作谁不好,偏偏比作你爹爹干吗?我可不愿意跟他比!我绝不会抛弃自己的女人独自快活十几年,从来不去看自己的女儿。”

    木婉清眼珠儿一红,就要落泪,凄凄的说道:

    “连你也瞧不起我爹爹,果然,难怪妈妈一直不肯认他,原来你们都瞧不起爹爹。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他要是我爹爹?”

    武龙一看,立时就慌了手脚,他赶紧放下木婉清的玉手,怜惜的道:

    “木姑娘,唉,别哭,别哭,你一哭,我就心疼得厉害。”

    说罢,就要拿自己那粗手去擦那俏脸蛋儿上面的珠泪。心里却在感叹:这女人果然是变脸高手啊!不过对于木婉清,却又多了几分怜惜和疼爱之意,只是不无法过多表现出来而已。

    木婉清微微偏头,避开了他的“色手”,嘤嘤的道:“

    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哼,总是想着趁机占便宜!”

    武龙大为尴尬,摸了摸光头,道:

    “你不能一竿子打死所有人吧,至少我不是?”

    木婉清哼道:

    “哼,你不是,你不是男人,你不是东西!”

    武龙愕然,不会吧,我招惹谁了,不就说错一句话吗?怎么会……这样?

    木婉清又嘤嘤哭泣道:

    “爹爹有了我妈妈,还要找别的女人。妈妈怪他,我管不了他,也就懒得怪他了。可是我好心过来照顾你,你竟然,竟然这样对我!呜呜呜……”木婉清忽的伏下来,也不管此时武龙泄露了多少春光,直接就趴在被子上面,大声哭泣。她这两天来的委屈,一股脑儿全发泄出来了。本来她不愿意相信的,但是经过昨天晚上和师傅的一夜长谈,顿时知道了母亲的一却,师傅忽然成了妈妈,忽然又多出一个爸爸来,这让她感到很是忐忑,心情复杂之极。

    武龙看着木婉清的样子,叹了一口气,轻轻将手放在她的背上,感受着那体温,温柔的说道:

    “哭吧,哭吧,哭出来就好了。唉,是我不对,我给你道歉。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惹你生气了。”

    木婉清也不挣扎,任由那双手的温度在自己背上传递。只是放声大哭,仿佛自己18年以来的所有委屈,都给哭出来,哭掉似的。

    武龙看着木婉清双肩不住耸动,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终于还是情不自禁伸出手来,将她环抱住。可是哪知道刚刚感受到那柔软清香,脸上就又结实的挨上了一个耳光。

    木婉清给了他一个重重的耳光,斥了一句:

    “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说完跑了出去,武龙摸着左脸,不由的恼怒道:

    “真是太过分了,昨天你妈妈打了我这里一巴掌,今天你又打了,真当我好欺负吗?”

    不过想到木婉清的身世,也理解她现在复杂的心情,叹了一口起,顿时恼怒之情消失不见,这时候一个妖娆的身影走了进来,正是秦红棉,说起来,武龙只到现在才仔细的观察秦红棉的一却。秦红棉的年纪至少三十二以上,可是眼前的秦红棉,怎么看都是只是二十**岁的模样。清秀动人,风韵迷人,倾城的容颜,高挺的酥胸,细细的柳腰,白嫩的肌肤,每一寸身体都散发着诱人的熟透了的女性的气息。

    秀发束起在脑后,两鬓各有一缕头发如青瀑垂下,圆圆的脸蛋,弯弯的柳眉,水灵灵的丹凤眼,红润润的樱桃口,明眸皓齿,冰肌雪肤,显得高贵雅丽,风姿万千;圆润的胳膊和丰满的**,散发出迫人的成熟**的活力。高高耸起的**,似乎受不了上衣的束缚而要破衣而出似的。

    武龙心中暗自点头,想道:

    “果然美丽动人,越看越让人心动。”

    秦红棉看到武龙的身体**,脸色微微一红,嗔道:

    “你这么穿成这样,难怪刚才清儿跑了出去,你真是个淫贼!”

    武龙嘿嘿怪笑道:

    “我本来就是个淫贼,现在我要做一个淫贼应该做的事情了。”

    说完走了上前,看着秦红棉,秦红棉一颗心儿扑通扑通的跳动着,不敢去看武龙那火热的目光。她心里有三分害怕,三分犹豫,还有三分,期待。她始终觉得这个男人跟别人不同,虽然油嘴滑舌,十足淫贼模样,但是却又不是那种始乱终弃的人。总之,她心里有一个感觉,这个男人,将来肯定不是普通人。

    武龙看秦红棉娇羞的模样,心里哈哈大笑,轻轻的抱住了她,秦红棉立刻挣娇躯微颤,两人紧密接触得地方不禁有些异样的感觉传来,让两人感觉都是一呆。接着秦红棉害羞的转开头,强自压下心情,呵斥道:

    “放开,大白天的,你也大男了,小心我的修罗刀把你的手剁下来!”

    武龙见她杏眼圆睁,樱唇高噘,那副欲嗔还颦的模样,当真是又媚又娇,别有一番风韵。放松了秦红棉,看看四周,一副贼头贼脑的样子,然后悄悄附到秦红棉耳朵边上,哈了一口气道:

    “红棉实在诱人,男人吗,早上总是火气太重,实在忍不住了,只怕就上一佛祖面对红棉,也是情不自禁。”

    秦红棉哪里还有不明白的意思,对他新奇的情话十分动听,可是在女人的矜持下再次挣扎起来,可是武龙哪里能够让她这么轻易就跑掉。一把将娇躯搂紧,一下子就吻了上去。一个法兰西长吻,让秦红棉一下子就丧失了最后的理性,再加上武龙的手,不由自主地摩挲着某些敏感部位,秦红棉脸颊绯红,呼吸急促,脑海里面只有一个想法:

    “段正淳,你负了我,我要自己寻找自己的幸福了。

    武龙那的心,一下子就活跃了起来。就要去脱秦红棉的衣服。秦红棉忽然惊叫出来,娇羞无限的问道:

    “别,这是大白天?白日宣淫会亵渎神明的。”

    武龙笑了笑:

    “怕什么,让老天爷见证我们的爱情不好么?”

    秦红棉娇躯剧震,脑海里只剩下两个字爱情!她心想:

    爱情,我还有爱情么?思量一会,也索性放开了来,任由武龙的手在她身上胡乱动作。

    秦红棉感觉到那风轻轻拂过自己的身躯的时候,她身上已经只有一件肚兜了。武龙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微微颤抖的手慢慢伸了过去,抚摸着情不自禁颤抖着的雪白身躯,就要脱下那件肚兜。

    “啊,武龙哥哥,你们,你们,你们在做什么?”

    武龙的坚挺瞬间软倒,如果没能处理好,搞不好以后还会落下病根,他愤怒的转过头看这个熟悉的声音。

    望书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