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风流

第四十五章修罗夜叉 姐妹同眠[完]

宇宙浪子168 Ctrl+D 收藏本站

    天龙风流无弹窗 甘宝宝闭著眼将眉深锁,不自觉地从喉咙深处 发出叫声。并不是只有单纯的甘美的感觉而已,那甘美的感觉由舌尖的一点,散布到舌头以及口腔,各部位也都觉得热呼呼的。甘宝宝将舌头又伸出了一点,而武龙的舌尖则又更仔细的接触那正在发抖的舌头的侧面。

    “啊……啊……”

    呼吸变得粗重,从甘宝宝的喉咙深处中,微微地发出这种声音。尽管甘宝宝拼命地压抑,可是急促的呼吸无法隐藏。武龙的舌头像另一种生物一样地卷起,然後又伸了进来,那好像是小虫子沿著树枝爬一样。而那一个一个的动作,也的确使得甘宝宝口腔中的性感带一一被触动,而且那种感觉并没有减弱的迹象。口腔全体也已点燃了**之火,好像全身的性感带都集中到舌头上似的。武龙的手开始脱裤袜,毫不犹豫的用双手把甘宝宝内裤裤拉下去。手指毫不客气的拨开甘宝宝的花瓣,向里面摸索。

    “嗯……”

    甘宝宝闭著唇发出更高的呻吟。开始直接爱抚後,武龙的技巧很高明。手指在每一片花瓣上抚摸。

    “别摸那,太羞耻了……”够

    甘宝宝害羞的说。她的两支长腿丰润柔腻,而在那趾骨顶端描绘出诱惑人的曲线,而他正伸出手指抚搓那充血而娇挺的蓓蕾。啊……」当舌头被吸时,甘宝宝的美腿微微扭摆,而腰以下的那个部份,已完全麻酥酥的了。甘宝宝从鼻子中发出急切的呼吸,如果自己的嘴不是被武龙的嘴堵住,甘宝宝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发出羞耻的声音。

    被蹂躏已久的**,特别的热。他以中指为中心,并以四支手指一起去抚慰。“嗯嗯……”

    甘宝宝的红唇和舌头都一起被占据,由於呼吸急促,使得她拼命想将嘴拿开,而且肢体发生很大的扭动,喉咙深处还发出好像在抽泣的声音,那是因为性感带被武龙的蹂躏激发而喷出来的缘故。终於他的嘴离开,甘宝宝像缺氧的鱼大口大口地喘息著,娇挺的乳峰随之颤动。武龙的手再次攀上山峰。好像是发电所一样地,从那酥胸,将快乐的电波传达至身体各部位。膝盖处已经失去了力量,甘宝宝好像要倒下似地,不由得抓住光哥的肩。好像是被麻醉了似的,武龙的手由胸部移到身侧,然後再移到那**的纤腰;然後再从腰滑下去。

    运用他那巧妙的手指,从下腹一直到大腿间的底部,并从下侧以中指来玩弄那个凸起的部份,好像是毫不做作地在抚摸著,再用拇指捏擦那最敏感的部位。电流已经由那最深处的一点扩散到全身,而那饱含热气的幽谷里,也已经被弄得湿答答的。“啊……我受不了了……”甘宝宝羞耻地低吟。

    将唇贴在耳上,“呼……”轻轻地吹著气。甘宝宝也因那样而微抖,那吹著她的唇,再挟住耳缘用舌头去舔,而那甜美的波浪,又随之流到身体之中央。甘宝宝的一只手又攀上乳峰,抚著膝的内侧的手,沿著大腿一直朝那底部前进。「啊……」甘宝宝瞬间失去了自制力,几乎叫了起来。对娇挺乳峰的**,已经措手不及了,现在再加上下面的花唇也被**。「呜……不要……」甘宝宝缩起全身,用半长的头发,想将头藏起来。「喔啊……」好像是要死了那样地喘息著,甘宝宝张开自己的脚绷得紧紧的。他此时也已脸色涨红,下身坚硬灼热,涨的难受……

    他抓住甘宝宝的一只嫩滑小手往分身上按去。那雪白小手刚轻轻触到他的分身,立即就像碰到了“蛇”一般,娇羞慌乱地手一缩,被武龙抓住重新按上。触手那一片滚烫、梆硬,让甘宝宝好一阵心慌意乱,她一手握住那不断在“摇头晃脑”的分身,另一只可爱小手轻缓地、娇羞怯怯地在那上面擦抹起来。武龙渐渐被那双如玉般娇软柔绵的可爱小手无意识地撩拨弄得血脉贲张,他一把搂住甘宝宝柔软的细腰,将她娇软无骨、一丝不挂的玉体搂进怀里,一阵狂搓猛揉,又低头找到绝色**吐气如兰的鲜红小嘴,顶开她含羞轻合的玉齿,然後卷住她那香滑娇嫩、小巧可爱的兰香舌一阵狂吮猛吸┅┅他的嘴一路往下滑,吻住一粒稚嫩玉润、娇小可爱的嫣红,一阵柔舔轻吮,吻了左边,又吻右边,然後一路下滑,直吻进甘宝宝那温热的大腿根中。

    给他这样先进的撩逗、玩弄,甘宝宝又羞又痒,她的娇躯在他淫邪的吻吮下阵阵酸软,她那一双修长优美的雪白**分了开来,而且羞答答地越分越开,像是希望他吻得更深一点。他一直将甘宝宝吻吮、挑逗得娇哼细喘,**轻颤,美眸迷离,桃腮晕红如火,冰肌雪肤也渐渐开始灼热起来,下身玉沟中已开始湿滑了,武龙这才抬起头来,吻住美眸轻掩的甘宝宝那娇哼细喘的香唇一阵火热湿吻。小玲丁香暗吐,嫩滑的玉舌热烈地与他缠绕、翻卷┅┅如火如荼地回应着。她同时感觉到一根火热滚烫的硬绷绷的分身紧紧地顶在了她柔软的小腹上。

    一股电流传向芳心脑海深处的那一阵阵令人愉悦万分、舒畅甘美的羞人的快感。在这种强烈至极的快感刺激下,甘宝宝脑海一片空白,**芳心体味那一种令人酸趐欲醉,紧张刺激得令人几乎呼息顿止、晕眩欲绝的肉欲快感,**那柔若无骨、**的秀美**在他身下一阵美妙难言、近似痉挛的轻微颤动。如藕玉臂如被虫噬般酸痒难捺地一阵轻颤,雪白可爱的小手上十根修长纤细的如葱玉指痉挛般紧紧抓紧,粉雕玉琢般娇软雪白的手背上几丝青色的小静脉因手指那莫名的用力而若隐若现。

    甘宝宝丽靥晕红,柳眉轻皱,香唇微分,秀眸轻合,一副说不清楚究竟是痛苦还是愉悦的诱人娇态。只见她娇靥绯红,如兰气息急促起伏,如云秀发间香汗微浸。但甘宝宝只感觉到自己的下身越来越湿┅┅美若天仙的绝色**羞涩万分,美丽的花靥上丽色娇晕,羞红无限,见他完全情动,武龙进入了他的身体。

    “啊——!”甘宝,娇躯一阵乱颤,同时发出了一声**,这叫声如同战场的号角,让武龙顿时达到了兴奋的最高点。此时甘宝宝已经是情动不已,双条玉手死命地搂住了武龙的脖子,两座丰满高耸的乳峰用力地和他的强健胸膛摩擦著,柳腰浪摇、**随著他的动作上下耸动了起来,同时,樱唇发出了浪荡迷人的**……

    他扶着甘宝宝的香肩狂野冲刺,小腹重重撞击丰满的**,发出清脆的声响。甘宝宝在舒服之余发觉两人的真阴真阳连成了一体,朦胧中察觉武龙竟然把元阳随意搬运起来。不由讶道,甘宝宝突然颤抖起来,饱满的蜜壶紧紧包裹住玉茎蠕动抽搐。武龙搂住她的柳腰再快速耸动几次,终于将生命的精华射入她体内,甘宝宝搬运元阴接纳着,忘我地保持着欢好的姿势。

    与甘宝宝床事完毕后,武龙把目光转向秦红棉,薄薄的上衣包裹着秦红棉那呼之欲出的**,一脸冷艳,傲如冰霜。武龙呼吸有些急促,凝视着她的脸,见她樱桃小口,糯米银牙,口吐丁香,珠圆玉润,轻嗔浅笑,香喷喷,甜蜜蜜,眼横秋水,眉插黛山。正如瑶台织女,便似月殿嫦娥。秋水盈盈两眼,春山淡淡双娥。玉足小巧袜凌波,嫩脸风弹待被。秦红棉唇似樱桃红锭,乌丝巧挽云螺。皆疑月殿坠嫦娥,只少天香玉兔。

    武龙哪里还忍得住,武龙把玉人平放於床上,解却秦红棉的红腰带,秦红棉外裙尽掉,武龙又退去了秦红棉的外衫,秦红棉不由有些娇羞,遂伸手将他推阻。

    谁知秦红棉玉臂娇软,反被武龙满怀相贴。在师妹面前与武龙满怀相贴令秦红棉羞涩难忍,武龙趁机去解秦红棉内衬,秦红棉拼命挣扎不已,甘宝宝从後两臂箍住秦红棉,令秦红棉无法挣扎,秦红棉心里暗暗着急,师妹这显然是报复,武龙从容解开秦红棉内衬纽扣露出秦红棉肚兜。甘宝宝第一次见到师姐只穿肚兜,甘宝宝明显感到师姐肚兜下的**风光无限,令甘宝宝也感到羞愧不如……武龙注视着玉体横陈的秦红棉,黑浓秀发披散在冰肌玉骨般光滑裸背上,衬托出肌肤益发宛如白玉,全不似活人所有。她藕臂平放,可以看到淑乳圆滑的弧线沉甸甸得,在胸前怒放,女体曼妙曲线尽显玲珑浮凸。武龙虽已看过不知多少次,更在其上发泄了无数阳精,此刻依然看得神魂颠倒。此刻她雪肤滑嫩,玉鼻挺直,明亮的双眼好象也迷蒙着一层湿润的雾气,娇艳的檀口微启,贝齿轻舐着樱唇,散发出芬芳馥郁的体香味,凸显出她白皙坚挺的**,奶兜下双峰动荡有致,上面那两颗豆大樱红蓓蕾微微上翘,鲜红的乳晕美丽诱人;纤纤细腰和饱满酥胸有着鲜明的对比,盈盈不堪一握,玲珑曲凹有致。

    武龙乘秦红棉不备,武龙趁机解了秦红棉贴身小衣的系带,秦红棉贴身肚兜儿渐渐滑去,一个吹之欲破,活嫩玉色之体尽露出来。秦红棉难拒,身旁**的师妹甘宝宝不停地向秦红棉点头示意,鼓励秦红棉尽情与武龙作爱,甘宝宝也很希望看看娘亲的床上功夫,何况武龙也是自己长年床事伙伴,刚才自己不想被师妹看见羞事才拼命抵抗,现在师妹鼓励加上几乎已让武龙得手,秦红棉便放弃了抵抗,任武龙行事,于是秦红棉闭了双目,羞煞乐煞。武龙会意,笑着把秦红棉的贴身内裤给卸了。

    武龙见秦红棉顺了,心中甚是欢喜,急拿掉秦红棉身上松垮的肚兜,令秦红棉玉体横陈,露出那葱白蒜色胶白嫩臂儿,似出泥脱皮之嫩藕节一般光儿,胸前两个秀乳如丘陵般,秀丽可人,坚挺硕美。又如那倒转玉杯,两点似秋日山顶上之一株红枫令人见色心动。秦红棉那娇小玉脐儿於平实腹部倒嵌入内,如一细碎玉坠。

    秦红棉下意识的将双臂环抱在胸前,掩护着自己的娇躯。可是那一对丰满高耸的酥胸,却无法被完全的遮挡住,反而因为受到挤压,而使雪白的乳峰从臂间的缝隙里迸出,形成了一个无比诱惑的形状。武龙低下头,把她小巧的耳珠衔进了嘴里,轻轻的含着。秦红棉低吟一声,脸上浮现出了淡淡的嫣红,眉梢眼角间尽是春意。那略带娇嗔又略带**的神态,直接的唤起了男人最原始的征服**。于是,武龙温柔的、却是坚决的掰开了秦红棉的手。她的小山丘似的双峰抖动着弹了出来。

    峰顶那一圈明显扩大了的乳晕中,粉红色的微微蠕动着,就像含苞欲放的蓓蕾一样娇艳鲜嫩,令人欲咬之而后快。秦红棉那藕臂洁白晶莹,香肩柔腻圆滑,玉肌丰盈饱满,雪肤光润如玉,曲线修长优雅。最引人注目的,是挺立在胸前的一对雪白山峰,那巍巍颤颤的乳峰,绝非**般盈盈可握,饱满胀实,坚挺高耸,显示出**才有的成熟丰腴的魅力和韵味。峰顶两粒红色微紫的新剥鸡头,如同两颗圆大葡萄,顶边乳晕显出一圈粉红色,双峰间一道深似山谷的乳沟,让他憧憬起刚才手指在沟底滑过的感觉,不由心跳口渴!

    武龙目不转睛地看着她那张秀美绝伦的脸,但见眉挑双目,腮凝新荔,鼻腻鹅脂,樱唇微启,贝齿细露,细黑秀发分披在肩后,水汪闪亮的双眸闪着羞涩而又似乎有些喜悦的辉芒,泛着纯洁优雅的气质。微弱光芒闪耀着,一尊玉雕冰琢的迷人**横陈地上,曲线玲珑,凹凸分明,肌肤晶莹透亮,光滑圆润,仿佛吹弹得破!秦红棉两座鼓圆的圣女峰硬挺高耸.

    小腹平滑细腻,玉脐镶在圆滑的腹壁之中;在那令人遐想的桃源洞口,花房高隆,娇香可溢,黑浓的茵茵芳草覆盖其上,罩着神秘幽谷,整个赤贝粉红清幽,鲜红闪亮的神秘地带在芳草底下若隐若现,门户重叠,玉润珠圆,轻张微合,一如处子,却比那些未经人事的处子更多了几分娇媚!香臀浑圆,**修长,纤臂似藕,腰细如折柳!喘息羞恼着时,秦红棉浑身颤抖,酥胸**,起伏不定,**纤臂,抖动生波,更显妩媚艳丽!

    武龙微微挺起上身,盯着秦红棉洁白娇嫩的肌肤上又挺又圆、不断弹跳的诱人**,无知无觉地挺立著,随著他胸膛的挤压,微微的跃动著。武龙俯下脸去,把整个头埋入了那深深的乳沟,入鼻是浓烈的**,嘴唇不住摸挲着那光滑的肌肤,吻着她柔软坚挺的硕乳,细细舔丰胸上每寸肌肤,就好似寻宝般,可他偏偏漏过了那红葡萄般的乳粒和周围一圈鲜红乳晕的方寸之地,只是绕着它打圈。突然他一张嘴,将秦红棉右乳噙入嘴中,牙齿忽轻忽重的磨啮那茁壮的乳粒,同时用手挤捏的捻着另一边那颗樱桃。武龙另一只手也没有闲着,向下滑过她玲珑分明的雪白腰身,摸到了股间秘道。

    武龙贪婪的在她的**上把玩着、吸吮着。秦红棉的妙目星眸半开半合,湿润的双唇充满诱惑的厥起,仿佛在诉说内心深处的饥渴与盼望。秦红棉还想极力挣扎,武龙笑道:

    “红棉,还忸怩什么,今天我就要要了你们这对姐妹花。”

    秦红棉低头一看,绯红的双颊登时像火一样燃烧起来,只见自己乌黑的长发散乱的披在胸前,遮挡在两个饱满的乳峰上。嫣红的在发丝丛中若隐若现,增添 了几分撩人的诱惑。那一对娇艳欲滴的,已经在口水的滋润下明显肿大了许多,正又挺又硬的高高凸起,仿佛两粒珍珠般的葡萄,在无比诱惑的召唤着美食家去尽情品尝、尽情玩味。

    “不要再欺骗自己了,你很快就会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快乐!”

    武龙边说边握住了秦红棉的那双小巧柔美的纤足,缓缓的向两边分开。可是秦红棉的双腿紧紧的绞在一起,竟使武龙一时之间无法得手。但越是这样武龙就越渴望知道里面的秘密,于是把手挤进了秦红棉的大腿内侧,上下抚摩搓动,耐心的等待秦红棉屈服于她的挑逗。片刻后,秦红棉的俏脸上渗出了细细的一层香汗,呼吸声已是清晰可闻,夹紧的双腿也渐渐松开了,不过仍阻碍着武龙手指的进一步攀升。

    望书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