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风流

第四十八章终得灵儿 娇花嫩蕊3

宇宙浪子168 Ctrl+D 收藏本站

    天龙风流无弹窗 武龙嘿嘿一笑,阴阳和合神功中的覆雨翻云手施展,顿时一股股热气刺激着甘宝宝的**,顿时甘宝宝欲火燃升、粉脸绯红、心跳急促,饥渴得迫不及待的将武龙上衣脱掉,甘宝宝主动将她那艳红唇膏覆盖下的樱唇,凑向武龙胸前,以湿滑的舌尖又舐又吮,留下处处唇印,她热情的吸吮,弄得武龙他阵阵舒畅、浑身快感。

    饥渴难耐的甘宝宝已大爲激动了,她竟用力一撕将自己的亵衣扯破,一双饱满肥挺的酥胸跃然奔出展现在武龙的眼前,随着呼吸而起伏,乳晕上像葡萄般的奶头那粉红色的光泽让人垂涎欲滴,甘宝宝双手搂抱武龙头部,性感的娇躯往前一倾将酥胸抵住武龙的脸颊。

    武龙双手把握住甘宝宝那对柔软滑嫩、雪白抖动的酥胸是又搓又揉,他像母亲怀抱中的婴儿,低头贪婪的含住甘宝宝那娇嫩粉红的奶头,是又吸又舐恨不得吮出奶水似的,在丰满的酥胸上留下口口齿痕,红嫩的奶头不堪吸吮抚弄,坚挺屹立在酥胸上,甘宝宝被吸吮得浑身火热、**亢奋媚眼微闭,不禁发出喜悦的呻吟。

    甘宝宝被弄兴奋得欲火高涨、发颤连连。甘宝宝**频频散发出淡淡的脂粉香味和成熟女人的肉香味,武龙陶醉得心口急跳,双手不停的揉搓着甘宝宝肥嫩的酥胸。他恨不得扯下甘宝宝短裙、亵裤,一睹那令他以求那身光滑白晰、美艳成熟充满诱惑的**。

    事不宜迟,色急的武龙将甘宝宝的短裙奋力一扯,「嘶」的一声,短裙应声而落,甘宝宝她那高耸起伏的臀峰只剩小片镶滚着白色的三角布料掩盖着,浑圆肥美臀部尽收眼底,果然既性感又妖媚。白色布料隐隐显露腹下乌黑细长而浓密的耻毛,更有几许露出亵裤外,煞是迷人。

    武龙右手揉弄着甘宝宝的酥伟胸,左手放肆地伸入她的亵裤内,落在桃源四周游移轻撩,来回用手指揉弄穴口左右两片湿润的**,更抚弄着那微凸的阴核,中指轻轻向桃源**滑进扣挖着,直把甘宝宝挑逗得娇躯轻晃不已,**如汹涌的潮水飞奔而流,樱唇喃喃自语:“喔……唉……”

    甘宝宝的酥胸急遽起伏、娇躯颤动:“啊……坏人……别折腾宝宝了……舒服……嗯……受不了……啊……啊……快……停止……”

    “哎哟。”

    有致曲线丰腴的**一丝不挂地展现,甘宝宝那全身最美艳迷人的神秘地带被武龙一览无遗,雪白如霜的娇躯,平坦白晰的小腹下三寸长满浓密乌黑的芳草,丛林般的耻毛盖住了迷人而神秘的桃源,中间一条细长的**清晰可见,武龙色眯眯的眼神散发出欲火的光彩,把甘宝宝本已娇红的粉脸羞得更像成熟的红柿。

    甘宝宝那姣美的顔貌、朱唇粉颈,坚挺饱满的丰乳及丰满圆润的臀部,一流的身材。芳心被武龙挑逗得熊熊欲火,**复苏的甘宝宝无法再忍受了。她**地搂拥着武龙,张开樱桃小嘴送上热烈的长吻,两舌展开激烈的交战,她那股饥渴强劲得似要将武龙吞噬腹内。

    甘宝宝的香唇舌尖滑移到了武龙的耳侧,两排玉齿轻咬耳垂后舌尖钻入耳内舔着,他清晰地听到甘宝宝的呼吸像谷中湍急的流水轰轰作响,那香舌的蠕动使得他舒服极了。不一阵,加上甘宝宝还搂抱着他的脖子亲吻,呵气如兰令人心旌摇荡,他裤里的宝贝亢奋、硬挺,恨不得也能分享甘宝宝舌技一流的樱唇小嘴,俩人呼吸急促,甘宝宝体内一股热烈欲求不断地醞酿,充满异样眼神的双眸彷佛告诉人她的需求。甘宝宝将武龙扶起,把他裤子褪下,那火辣辣的宝贝「卜」的呈现她的眼前。

    甘宝宝双腿屈跪豪华地板上,学那草原上羔羊跪乳姿势,玉手握住昂然火热的宝贝,张开小嘴用舌尖轻舔**,不停用两片樱唇狂热地吸吮套弄着,纤纤玉手轻轻揉弄宝贝下的卵蛋。武龙眼看宝贝被美艳的甘宝宝吹喇叭似的吸吮着这般刺激,使武龙浑身酥麻,从喉咙发出兴奋呻吟,甘宝宝如获鼓励,加紧的吸吮使小嘴里的宝贝一再膨胀硕大。

    甘宝宝随后将武龙按倒在床上,她**迷人的请选择http;//**跨跪在武龙腰部两侧,她腾身高举肥臀,那**湿润的桃源对准了直挺挺的宝贝,右手中食二指反夹着宝贝的颈项,左手中食二指拨开自己的**,藉助**润滑柳腰一摆、肥臀下沈,「卜滋」一声,硬挺的宝贝连根滑入甘宝宝的桃源里。甘宝宝粉白的肥臀大起大落、上上下下的套动着,直忙得她香汗淋漓、秀发乱舞、娇喘如牛。

    两人缠绵了一个小时,才心满意足的躺着,摸着香汗淋淋甘宝宝温存,然后把自己决定要离谷的消息和她了,甘宝宝到是十分理解,并没有反对道:

    “男儿志在四方,一辈子死守在女人身边我和师姐也看不起你的,不过还是希望你早些回来。”

    武龙点头道:

    “当然,我会很快回来的。”

    “恩,你这家伙,出去了只怕又要找上不少的姐妹吧。”

    甘宝宝有些娇嗔的道,武龙嘿嘿一笑并没有否认,让甘宝宝恨恨的在他腰间软肉掐了一下道:

    “算了,男人总是风流性子,只要你不抛弃我们就好,在你走之前,你是不是先吃了灵儿,她已经察觉到了我们的关系,虽然对男女之是还是懵懂不明,心中却已经有了哀怨了,你想她这么年少就成为一个怨妇吗?”

    武龙想到钟灵那动人的身体,不由的咽了一下口水道:

    “的确,果实已经成熟了,是该摘取了。”

    他色色的表情顿时让甘宝宝狠狠的拧了他一下。

    钟灵房间红烛高烧,精致的布置了一翻,犹如新婚洞房一般,钟灵有些忐忑不安的坐在床上,心跳的厉害,想道:

    “武哥哥会来吗?他会来吗?我今天就要成为他的女人吗?啊~我好羞人。”

    钟灵觉得俏脸发烧,连忙用玉手遮挡,让自己冷静下来,就在这时候,脚步声传来,接着门被打开了,偷过指逢一看。不正是武龙那雄壮的身体是谁?一时间钟灵更是心跳的厉害,即是高兴期待害怕等等情绪涌了上来。这时候觉得手一紧,就被武龙拉开了,武龙带着笑意仔细的打量着钟灵,这空灵纯洁、娇艳精怪的山涧兰花!

    钟灵真的很漂亮,身材修长,和宝宝一样,有着一张瓜子脸,两条自然的柳叶眉,笔直秀丽的鼻子,秀挺的鼻子下面是一张樱桃小口,轮廓分明的嘴唇丰满红润,仿佛一颗成熟的樱桃,明亮的双眼迷蒙著一层湿润的雾气。娇躯山峦起伏,美不胜收,玲珑浮突得恰到请选择http;//好处,高耸的酥胸将衣服鼓鼓的顶起,使得双峰形成了一道高高的山梁,雪白的脖子下也是一件绿色的衣服,钟灵的酥胸比那个自己的未婚妻的还要大上一点,一个粉红色的肚兜露出来小小的一抹。钟灵的身段高挑,大腿颀长,挺直而小巧的鼻梁玲珑剔透,一口洁白的牙齿衬托着娇艳诱人的红唇,钟灵还有着一头长长的大辫子,加上钟灵那发育完美的袅娜的丰臀,以及高耸饱满的乳峰,浑身上下都闪动着诱人的美丽。

    钟灵的下面穿着一条只到小腿中部的裙子,这条裙子虽然有点大,但就遮不住钟灵那曼妙美好的身材。钟灵那纤细的小腰有着完美的弧线,浑圆柔美的臀部,还是欲隐欲现的露了出来,由于钟灵的身材搞挑,这条裙子使得钟灵的双腿更加的浑圆修长,美臀更加丰腴性感,惹人遐思,钟灵那完美无瑕充满成熟风韵的**宛如熟透了的水蜜桃,坚挺饱满的丰乳似欲裂衣而出,丰满圆润的**把钟灵的身体勾勒成了一个S型,看起来是那样的性感。晶莹的玉肤细腻白嫩,傲人的三围足以比美任何美女,是任何男人看了都会怦然心动意图染指的成熟美女。

    钟灵的脸上没施粉黛,恰到好处的瓜子脸白裡透红,弯弯的睫毛又长又翘,钟灵那冷艳动人的明眸里显出一种勾魂慑魄的神秘色彩,挺直的鼻樑下是弧线优美的红唇,尖尖的小下颚粉粉嫩嫩的,下面是线条柔美白皙的脖颈,酥胸肌肤细白如凝脂,胸前那一对诱人的请选择http;//尖挺酥胸高耸,钟灵的酥胸由于是穿的肚兜,那乳珠的轮廓都清晰的凸现了出来。修长滑腻的粉腿丰满浑圆,脚上穿一双蓝底红花的绣花鞋。

    钟灵的脸上没施粉黛,恰到好处的瓜子脸白裡透红,弯弯的睫毛又长又翘,钟灵那冷艳动人的明眸里显出一种勾魂慑魄的神秘色彩,挺直的鼻樑下是弧线优美的红唇,尖尖的小下颚粉粉嫩嫩的,下面是线条柔美白皙的脖颈,酥胸肌肤细白如凝脂,胸前那一对诱人的尖挺酥胸高耸,钟灵的酥胸由于是穿的肚兜,那乳珠的轮廓都清晰的凸现了出来。修长滑腻的粉腿丰满浑圆,脚上穿一双黑色蓝底红花的绣花鞋。使钟灵看上去既有那种难以形容的古典美,更有一种英气勃勃的感觉。

    武龙拉着她轻轻的吻了上去,一瞬间,接触的二人砰然心动,嘴唇变得僵硬。钟灵惊讶地瞪大眼睛看着武龙,看到武龙如或的眼神,钟灵闭上杏眼,芳心微微跳动着,自己将温软嫣红的香唇吻在了武龙嘴唇上,武龙只觉钟灵的嘴唇简直妙不可言柔软,湿润,还富有弹性,让他有一种咬她一口的冲动。而且钟灵呼出的热气带著甜甜的清香,令人迷醉。

    “呵呵……灵儿的吻……甜蜜的吻……令我魂牵梦萦到如今……”

    “灵儿,你将舌头伸进我的嘴里来吧。”

    钟灵闻言张开香气袭人的樱桃小嘴,她两条柔软无骨的粉臂搂在了武龙的脖子上。武龙用力吸钟灵的红唇,然后把舌尖用力送入钟灵充满暖香、湿气和唾液的芳口中。武龙的舌头先是在钟灵嘴里前後左右转动,时时与她湿滑的舌头缠在一起。一会儿,武龙感觉舌头有点儿发麻,刚从钟灵嘴里抽出来,她滑腻柔软的丁香妙舌却伸出来钻进武龙的嘴里,舌尖四处舔动,在武龙的口腔壁上来回舔动,武龙热烈地回应灵儿的爱和钟灵的丁香妙舌热烈地交缠著。

    钟灵玉体颤抖,更用力的和武龙的舌头纠缠,追求无比的快感,嘴对嘴的吸吮对方嘴中的唾液。武龙含住钟灵滑腻柔软鲜嫩的丁香妙舌,如饥似渴地吮吸起来:

    “啊……灵儿的舌头真好吃……如同棉花糖般柔软……却永不融化……”

    武龙如饮甜津蜜液似的吞食着钟灵丁香妙舌上的津液,大口大口地吞人腹中。钟灵亮晶晶的美目闭得紧紧的,洁白细腻的玉颊发烫飞红,呼吸越来越粗重,玉臂将武龙抱得更紧。武龙因而开始明显感到灵儿挺挺的饱满涨鼓鼓的一对**上下起伏,在胸脯上磨擦不已。他心神摇曳,禁不住更用力愈加贪婪的吸吮着钟灵湿滑滑柔嫩的香舌,吞食着香舌上的津液。似是恨不得将钟灵的丁香妙舌吞入肚子里。

    武龙有意将胸脯贴紧钟灵涨鼓鼓请选择http;//的富有弹性的玉女峰极力挤压着,弄得钟灵心慌意乱,春兴萌发。当武龙继续用力吸时,钟灵感觉到疼了,丁香妙舌在武龙嘴中挣扎着直欲收回,但是无济于事。钟灵看武龙不停止,急得使劲哼哼,头左右摇动,又用手抓拧武龙的后背。

    武龙张开嘴放她舌头来,钟灵傲挺的酥胸不住的起伏,不停地喘气,温热清香的呼吸喷在武龙脸上,武龙感觉很是舒服。钟灵白嫩的香腮晕红艳丽迷人,深邃清亮的媚眼异彩闪耀凝视着武龙,娇嗔道:“哥哥,你吸得灵儿舌头疼死了。”

    武龙似仍沉醉在钟灵丁香妙舌的美味中,失魂落魄意犹未尽地地道:

    “灵儿,再亲一次嘛,我才品尝到你嘴中的甜味,你怎么就推开我了?”

    钟灵羊脂白玉般的玉靥隐含春意,秋水盈盈的美眸娇媚的看着武龙道:

    “灵儿嘴里又没有糖,那有什么甜味。”

    武龙神情陶醉地道:

    “灵儿,你那比塘不知好吃多少倍,你的唇儿和舌头柔美软润,芬芳甜蜜,更有一种无法比拟的温馨的味道,亲着,就像慢慢啜饮浓醇又不失清怡的美酒,晕淘淘,火热热,又轻飘瓢的,连心都醉了。”

    钟灵见武龙如此说,芳心感觉无比的甜蜜。她顾盼生姿的明眸娇羞的一看心爱的儿子,腻声道:

    “哥哥,就是会骗灵儿,灵儿怎会如此甜,怎么我自己不知道。”

    武龙笑了笑道:

    “灵儿自己没有尝过自然是不知道。”

    钟灵娇声道:“算灵儿说不过你……”

    “那就让我再亲一次,灵儿,我的好灵儿。”武龙道。

    钟灵欺霜塞雪的香腮粉红请选择http;//恍如桃花绽放,娇羞地微闭秀目,仰起脸将嫣红的樱桃小嘴送上。这一次可就吻的比上一次要悠远长久。钟灵任是呼吸迫促,香舌酸疼,脸儿酡红,小鼻扇儿急速地张合,她却丝毫也不作挣扎推拒,就那么温顺的配合着爱儿,任由他紧紧的拥抱着,任他吮吸着,嘴上和胸部的挤迫几乎没令她窒息过去。

    钟灵娇躯不堪刺激地强烈抖颤,不片晌嘴唇变得灼热柔软,采出玉手楼上他脖于,沉醉在他的热吻里。天旋地转,武龙彻底迷失在这爱的甜梦至深之处,体验着紧拥怀内实在而真确、充满血肉的感觉,踏实的幸福,将对怀内玉人的爱恋,肆意释放,心心中溢满的幸福感动让他不由双手一紧,恨不得将怀中的娇女融入自己整个心湖。

    武龙抱紧绝色钟灵的双手不由自主的在玉人腰腹间揉捏抚摩,不几时,钟灵娇躯开始火热,玉颜娇红,银牙微咬,樱唇中无意识的吐出几声娇呤。

    这更助长了武龙的决心,他一双手开始不安分的上移,渐渐的捂上了钟灵娇嫩坚挺的酥胸,同时双唇从玉人的光洁的额头开始渐次而下请选择http;//,经过钟灵的双眼、鼻尖、双颊一路吻到她的酥胸,虽然隔了一层罗衫,但武龙仍然能感觉到那对玉峰的惊人的突起和弹跳力,不由得又揉又捏,更欲敞开佳人香怀,入内寻幽探胜一番。

    而怀中的佳人似乎也已动情,放松了身体,随着武龙的吻,身体发生了异样的变化,一阵阵酥麻快感油然而生。

    面上渐渐泛起了醉人的红晕,不住的娇声喘喘,娇躯不停的扭动,无意识的磨擦着武龙男性的**。

    终于武龙的一只右手再也耐不住寂寞,顺着佳人交叉敞开的衣领爬行进去,抚摸她丝质润滑的裹胸,留恋忘返之余更两指探入胸衣内直接揉捏那含苞欲放的雪白玉峰,还有那屹立在玉峰上的樱桃,更是上下夹攻,左右逗弄。

    望书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