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风流

第六十九章折磨她 调教她2

宇宙浪子168 Ctrl+D 收藏本站

    天龙风流无弹窗 “***,我到要看看是哪个混蛋暗算我,老子要把你的脑袋捏掉!啊!是你?”

    岳老三本是暴怒,当是当他看到武龙后,仔细一看顿时认了出来,吃了一惊道:

    “是你!”

    武龙笑道:

    “是我,月余不见,不知道你们的功夫长了没有,有的话我们来较量一下。”

    上次四大恶人四人其上,最帮后还是靠着偷袭才伤了武龙,现在武龙的武功比起上次又有了极大的提高,而四大恶人又杀了叶二娘,此消彼长的情况下,如果是武龙的对手,岳老三知道最就不是武龙的对手,他虽然好斗,却不会逞强送死,不然的话不会顶着恶人只名活了这么多年,当下他朗朗的叫道:

    “你太厉害了。我不是你对手,我不和你打。”

    说完向赫连铁树道:

    “***,将军,我有事先走了!”

    猛地跃起,发足便奔,口中连声怒啸。众人听得那啸声便如潮水急退,一阵阵的渐涌渐远,然而波涛澎湃,声势猛恶,单是听这啸声,便知此人武功非同小可,此时的丐帮中大概只有徐长老、传功长老等二三人才抵敌得住。但是一见武龙却是连动手的勇气都没有直接走人,心中对武龙的武工更是忌惮。

    有一人纵跃而出,身形长如竹竿,窜纵之势却迅捷异常,双手各执一把奇形兵刃,柄长三尺,尖端是一支五指钢抓。此人正是“天下四恶”中位居第四的“穷凶极恶”云中鹤。他看到武龙也是大吃一惊,见岳老三都跑了,那里赶停留,也是运起轻功就想逃跑,武龙早就注意到了他,那里会让逃走冷笑道:

    “我找了你那么久,你这次还想跑吗?”

    不得不说云中鹤的轻功的确是超一流,身体犹如一道轻烟飞快的逃走,在李小凤发现之时他的身心已经在百米之外了,除非用大行军用弩弓攻击,不然的话想追已经是不可能了,武功在强也无法伤到几百米之外的事物,看着云中鹤远去的背影,李小凤眼中寒光一闪,手中抠着一枚铜钱,轻轻一弹,顿时形成一个引力空洞,接着铜钱犹如子弹一般劲射而出,带着肉眼可见的的长长的气浪!对于这种气浪,现代人都很熟悉,那是超音速战斗机在天空冲刺的时候,撕裂空气,才能造成这样的现象。由此可见它的速度有多快。铜钱以以肉眼难以分辨的高速飞向前方,惊心动魄的凄厉呼啸传入耳际,如九天霹雳,霸道绝伦!

    但武龙却知道,这铜钱比呼啸的声波飞得更快,更迅捷,敌人在被射中之前之前,绝对无法听到任何声音,云中鹤正请庆幸最就跑的快,忽然一阵巨大力量击中他的身体,他顿时犹如被一个无形的巨人的拳头击中,在空中打这旋,最后凋落在地面,他的胸口出现一个拳头大的洞,他眼中的光彩慢慢被死气代替,抽搐一下,这个天龙世界中让无数人痛恨不已的云中鹤终于死了。

    如此神功顿时让所有的人都是眼睛发直,赫连铁书本来十分恼怒两人的逃跑,认为他们实在有为所谓的四大恶人的恶名,不过现在总算明白他们为什么要跑了,因为武龙的实力太强大了!

    赫连铁树脑中念头一转,不看武龙,他转脸看着乔峰,道:

    “乔帮主,听闻贵帮‘打狗棒法’和‘降龙十八掌’十分厉害,铁树极想见识一二。若是乔帮主能够**之美,这一品堂副统领的位置,只要乔帮主点头下来,立时可得。”

    武龙见他竟然藐视自己,气沉丹田,下一刻,似霹雳裂空,似雷霆万均,“吼――!”一声狮吼惊天动地,气吞山河,如惊雷爆碾,震荡天地:如钟鼓齐鸣,摄人心神:武龙似乎已化身为一头雄壮威猛的雄师,气势形成的鬃毛在空气里激荡着,气势磅礴,声势骇人,硕大的狮头仰天怒吼,獠牙粗而锋利,吼声如惊雷滚滚,又似长江大河,浩浩荡荡,无有休止:整个树林在这不似人能够发出的吼声中被震的瑟瑟发抖着,仿似地动山也摇,所有的树叶犹如下雨一样的斗落,而那一品堂中的武士早就丢下武器,双手紧捂着耳朵倒在地上哀嚎翻滚着,令他们头痛欲裂的“爆雷”声声不断的钻进他们紧捂的耳朵中,震荡着他们“脆弱”的耳膜,轰炸着他们的神经,他们的心脏也仿佛被人用力狂猛的捶擂着,越跳越快,几乎要跳出胸腔来了,着实恐怖。

    “狮子吼”功本是佛门高人用来“当头棒吼”警醒世人用的佛门绝学,以宽大为怀为宗旨,虽然威力无穷,可少有用以杀人的:可这门绝学到了武龙手里,以他那极具爆炸性、破坏性的真气一吼,顿成杀人之利器,索魂之凶音。“狮子吼”虽然威力惊人,可消耗的功力也很客观,武龙刚刚用九成的功力发出了这门绝学,等功收消声散时,对面的西夏武士已经倒了一半,全部昏迷有的甚至已经没有了气息,剩下的都是在呻吟。一吼杀人,实在可怕!

    对于武龙的狮子吼,丐帮诸人已经经受过一回,此次倒也没有太大反应。只见作为此次西夏大军头领的赫连铁树,直接被被震翻下来,摔得是灰头土脸。他到是内力不错,没有被直接震死,不过赫连匆忙站起身,但他那沾满灰尘的胡须,以及已经不成样子的大红锦袍,在配上他脸上那强装镇定的神情,让人越看越觉得怪异。

    当下便有不少丐帮弟子大声笑了起来。面上挂不住的赫连铁树,不由得怒目瞪视着武龙,不过内心实在恐惧,一个武士好不容易从头昏脑话中清醒,当即站上前来,高声道:“大胆刁民,居然敢口出狂言。本人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便在此时,林子四周传来惨叫声和惊呼声。“啊!”这是西夏一品堂的人,跟西夏人距离最近的徐长老,突然间大声咳嗽起来,跟着双眼剧痛,睁不开来,泪水不绝涌出。他大吃一惊,一跃而起,闭住呼吸,连踢三脚。

    站在最前面的武士没料到这人须皓如雪,说打便打,身手这般快捷,急忙闪避,但只避得了胸口的要害,肩头却已神踢中,幌得两下,借势后跃。

    徐长老第二次跃起时,身在半空,便已手足酸麻,重重摔将下来。

    丐帮人众纷纷呼叫:

    “不好,鞑子搅鬼!”

    “眼睛里什么东西?”

    “我睁不开眼了!”

    各人眼睛刺痛,泪水长流。原来西夏人在这顷刻之间,已在杏子林中撒布了“悲酥清风”,那是一种无色无臭的毒气,系搜集西夏大雪山欢喜谷中的毒物制炼成水,平时盛在瓶中,使用之时,自己人鼻中早就塞了解药,拔开瓶塞,毒水化汽冒出,便如微风拂体,任你何等机灵之人也都无法察觉,待得眼目刺痛,毒气已冲入头脑。中毒后泪下如雨,称之为“悲”,全身不能动弹,称之为“酥”,毒气无色无臭,称之为“清风”。但听得“咕咚”、“啊哟”之声不绝,群丐纷纷倒地。

    赫连铁树作了一个往下斩得手势,便要往后退开。剩下的西夏武士立即便开始冲杀过来。只见一个头目武士大声吆喝,指挥众武士捆缚群丐,自己则欺到武龙身旁,伸手去拿他手腕。

    “哼,不自量力!”武龙冷哼一声后,顺势一掌拍在了西夏武士的胸口,那西夏武士的实力比之丐帮长老都不如,又哪里会是武龙的对手。更何况他满心以为,武龙等人已是中了那悲酥清风之毒,哪里能想到会有这突如其来的一掌。

    “喀喇喇”一阵声响后,武士的肋骨显然已是全部断折,他本人更是直接被击的飞了出去。“砰”的一声,已变成冻尸的西夏武士,在飞越了二十余米的距离后,圆睁着双眼,倒在了赫连铁树的脚边。

    赫连铁树见状大惊,他没想到这世间居然有人能无视悲酥清风之毒。这时候见情况紧急,乔峰高喝一声:“大家闭住气息,咱们冲出去!”擒龙功施展,从地面吸起一根竹棒陡然抛出去,洞穿一个西夏武士的胸膛,随即旋风般拍出两掌,带着滔天气劲,仿佛那钱塘江潮一样往赫连铁树和那八个武士迫去

    而此时丐帮帮众已经大半中毒,眼泪狂流之际便发现身体不能行动,随即栽倒下去。有倒霉者,被杀入进来的西夏武士给一刀砍死砍伤。周围的兄弟目眦欲裂,奋不顾身,纷纷将那些西夏武士围拢起来,群殴致死。可惜这片刻之间,悲酥清风已经扩散开来,纷纷又有不少弟兄栽倒下去。别说打狗阵,什么阵都结不成了。形势对丐帮急剧不利。

    这时候乔峰和八个强壮的武士战在一起,那八个武士似乎精通配合之道,站位极似一种阵法,只是武龙瞧不出来。而他们单个和乔峰比起来,根本比不上乔峰,但是偏偏合拢起来,乔峰便拿他们无可奈何。乔峰已经刷刷连续出了十来掌,那八个武士相互扶持援助,合击进退之间,便尽数挡了下来。乔峰听到昔日弟兄们惨叫悲呼,更是悲愤不已。他向来自傲,何时受过如此打击,偏偏对手还是用的下三滥的手段,这让他无可奈何。

    他脸上仿佛醉酒一样,红光满面,眼睛里面寒光连闪,尽是浓浓杀机。出掌之间更是毫不留情,仿佛泰山压顶一样迫得八个武士狼狈不堪,疲于奔命。不过八个武士偏生强悍至极,每每乔峰想要强行突破出去,那八个武士立刻便不要命的围拢过来。虽然乔峰很想杀掉他们当中一两个,可惜势必会被其他人所伤,得不偿失,无奈之下,唯有加重出掌力度。掌风过处,尽是飞沙走石,杏树摇晃不止。武龙也没有想到那八个武士这么厉害,竟然将乔峰成功困住。

    不过他他把目标放在了赫连铁树上,赫连铁树翻身上马,拿起马鞭,正要催动马匹,忽然听到身后自己人发出惊叫,回头看去,差点没有吓了一跳。一条黑色的身影如同一道疾风夹裹在漫天激射的碎石残屑中狂卷而进,所到之处,犹如风卷残云,破风斩浪,人影抛跌翻飞、人群裂开滚向两边,顿时骨折惨叫声大作。他高举鞭子,在马臀上重重一抽,高喊一声:“驾!”立时那马便撒腿狂奔,渐渐拉开与武龙的距离。

    武龙见状,立刻便将内力大半都往腿部经脉运去,更是憋足了一口气,往赫连铁树追去。此时他完全舍弃了凌波微步中最常用来躲避的步法,反而将那些能够帮助快速逃跑的步法给用了出来,如此反复。体内内力仿佛长江大河一般,生生不息,急速运转起来。两个小周天结成的一个大周天中,内力如同浩荡江河,狂奔不止。而双腿则是渐渐离地起来,升到半空中,竟似凌空虚渡一般,急速往前,瞬间就来到了,同时武龙双手虚空一抓,顿时产生一到绝强的吸力,赫连铁树顿顿时觉得犹如被无形的大手抓住,眼看就要被武龙抓住,赫连铁树大急全身内力运转,然后劈了一掌,顿时空气一阵波澜,烟气枭枭空气都有些沸腾起来,武龙惊异一声道:

    “火焰刀?”

    身行一闪躲避开来,赫连铁树连忙拉开距离,这时候听到一声大吼,接着砰砰之声响起,八个西夏武士竟然被狂怒的乔峰击的飞了起来,犹如战神一般的提立。

    看着要么被点穴,要么被打倒在地的一众属下,赫连铁树终于意识到,自己是招惹了一群怎么样的敌人。但要知道,这世上是没有后悔药可以吃的,所以赫连铁树现在只能吞下这一苦果。

    赫连铁树强自镇定的问道:“阁下究竟是谁?以阁下这等武功,想来在江湖之上,不应该会是无名之辈!”

    “你还真说对了!本人在江湖上真就是一无名小卒!”武龙这话说的倒也不错。

    但赫连铁树哪里会信,只以为武龙是在骗自己,当下激将道:“难道阁下连说出自己名字的胆量都没有吗?”

    武龙撇了撇嘴,道:“你想知道我名字直接问就行了,干嘛要用这种老套的手段。算了,你听好了,你家大爷我的名字就叫做武龙!”

    “武龙?!”赫连铁树当然不会听说过这个名字。既然想不出个所以然来,道:

    “你不是那所谓的南慕容吗?”

    武龙不屑的道:

    “我才不是‘鼎鼎有名’的慕容。”

    不等赫连铁书说话,见一个神情木然,长着一脸络腮胡子的西夏武士走上前来,冲武龙拱了拱手,以既无轻重高低,亦无抑扬顿挫的声调,开口说道:“再下李延宗,阁下的口气似乎对慕容世家十分不屑,在下不才到也会几手刀法请指教!”

    请选择http;//

    说罢,从地上拾起一柄单刀,耍了一套刀式,一时之间,这李延宗身边,丈于圈子之内,全是刀影闪烁。全场除丐帮众人外的所有人,看见如此精妙的招式后,不由得齐齐喝了声采。

    刚刚恢复先前耗尽了真气的乔峰也是赞叹地说道:“此人在刀法上的造诣,果然了得,只怕是当世无人能及!”

    武龙自然知道,这李延宗是慕容复假冒的西贝货。心道,我正要找你,你自己就蹦出来最好了,有心“调戏”慕容复一番的武龙,开口向乔峰道问道:“大哥说此人在刀法上的造诣,十分了得?”

    武龙在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声音颇大,是以李延宗也能听得见。乔峰轻轻点头,道:“是的!这位李延宗适才共使出少林寺的降魔刀法、广西黎山洞黎老汉的柴刀十八路、江南史家的回风拂柳刀、宁波天童寺心观老和尚所创的慈悲刀、本朝金刀杨老令公上阵擒敌的招数‘后山三绝招’之一,这本是长柄大砍刀的招数,他改而用于单刀。”

    虽然乔峰不如王语嫣那请选择http;//么的精通武林所有绝学,但是眼力也十分了得,娓娓道来,一丝不差。

    武龙笑道:

    “呵呵,招数到是多,听的我眼花缭乱的,不过我只知道一件事情,千招会不如一招精,人的精力毕竟有限,贪多嚼不烂的道理有些笨蛋却是不懂,大哥你只靠降龙十八掌就可以横行天下,那里向有些人只会买弄花俏,说不定是跟女人师傅学的绣花功夫。”

    武龙自然知道慕容复的着数都是王语嫣为了他背下来教导他的,所以故意这么讽刺的他,

    在武龙的刻意注视下请选择http;//,李延宗的眼中果然充满了怒火。武龙正待再刺激一下他,就听李延宗怒不可待的呵斥道:“你们这些蛮子,唠唠叨叨的好不聒噪。要打就打,哪里来的那么多话说!”

    李延宗此话一出不绔于捅了马蜂窝,被悲酥清风毒倒的群丐,当即便出言喝骂道:

    “狗鞑子,你们***才是蛮子!”

    “哼,自己本就是蛮子,反倒骂别人是蛮子,真是蛮不自知!”

    [pS:额,写了这么久也没有写到调教折磨康敏哈哈,下一章就真的写了,不过慕容复要不要在这里就杀了呢,还是让他蹦几天,头疼]

    望书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