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风流

第七十章折磨她 调教她3

宇宙浪子168 Ctrl+D 收藏本站

    天龙风流无弹窗 武龙当下冷笑道:

    “也好,我虽然不怎么耍兵器,但是竟然你对自己的刀法如此自信,那么我就在也刀会你一下。”

    控鹤功施展顿时从地面吸取了一把钢刀,刀尖指向对方,右刀微微往侧一摆,做出个最容易出刀姿态,他的目的很明白也很直接,一股冰冷的杀气似薄雾般渐渐弥漫开来,笼罩了整空间,水银泄地的悄无声息渗透进那慕容复的身体骨髓中,瓦解着对方的抵抗意志。

    慕容复身体忍不住打了个寒战,眼中的瞳仁迅速的收缩,迸射出一丝有若实质的精芒,严整以待,并放出自己的气势,努力抵挡着对方杀气无孔不入的侵袭。慕容复感到到可怕的压力,两人中间竟然起了风,满地的树叶随着风在地上翻滚着,不时的飘到空中,飞扬过在双方之间的空隙,大战在既,武龙仍一脸轻松的冷笑着看着对方,而慕容复的鼻头则已经渗出了细蜜的汗珠。

    不能再等待下来去,再等下去,自己的斗志就会被对方完全瓦解,到时候动起手来,自己的功夫就很难正常发挥,那简直就是绑起双手任人宰割了,便迅速出刀,直刺向武龙的咽喉,明显是要将他一刀毙命,丝毫没有要留手的意思。犹如猛虎下山一般,这是五虎断门刀。此刀法最重的就是气势,一旦被敌人气势震慑,就必败无疑!

    只见他手中刀光锋芒毕露,家挥舞间,狂风起,劲气飙,地上树叶仿似海浪,朝着四面八方翻滚而去。刹那间的爆发,仿似天神的震怒,更像大海的咆哮,暴虐而疯狂,湍急中充斥着无尽的毁灭,武龙不由的赞叹一声,这家伙到也不是完全的无能。

    武龙傲然站在原地,如战神鼎立,身上磅礴气势升腾起伏,若隐若现,身上的衣服随风狂摆,眼中刀锋般的光芒疾如闪电,频频闪过,身体中充满了无穷无尽爆炸性的能量。炽热的力量在身体肌肉里流窜奔腾着,好似一只择人而噬的苍狼,等待着最后时刻的到来,爆发出绝对的致命一击。在慕容复刀光涌来的几乎在一瞬间,光芒爆起,如虚似幻的光奔腾流泻、一去千里,在对方的刀光及身的瞬间,他的身体迅速的模糊成一团。

    慕容复只觉一道夺目的光华,在空中一个转折,随后化为一道闪电,划开空间的限制,瞬间跨过了彼此之间有限的距离,劈向了自己,摄魂夺魄的破空尖啸犹如鬼泣,听的人头皮发炸。

    他也算是反映十分敏捷,右手刀一闪,下一刻,出现在了那道闪电的前面,“锵――!”一声,双刀接触的刹那,武龙积蓄在刀中澎湃强大的力量自双刀接触点爆发并汹涌而至,排山倒海压将过来,势不可挡。

    慕容复心中大惊,连忙施展斗转星移心法中第七层功夫,将对方劲力渐渐积蓄丹田,突然一声长啸,震慑全场,将内力反摧出去,便如同一座大湖在山洪爆发时储满了洪水,猛地里湖堤决,洪水急冲而出,不但把武龙送出的掌力尽数倒回,更击出自己的内力,两股合在一起,罡风逼得旁观者都呼吸难畅。

    武龙叫了一声道:

    “好一个斗转星移!”

    当下也是嘿嘿一笑,运转从还施水阁中偷学而来的斗转心移心法,再次把劲力反转而回,虽然他的斗转心移远不如自小苦练的慕容复精妙,但是他胜在内力远强对方,强行施展,顿时蓬的一声巨响,强大的力量在两人到中交交锋,如山崩海啸似的力量自双刀交锋处狂烈的爆炸开来,两人被爆炸所产生的飓风气流席卷着朝相反的两个方向翻腾而去,一连窜的翻滚后,武龙稳稳的战力,而慕容复却是被巨大的力量震的吐血,连续撞到了好几棵大树,才停止了身体,看着武龙满是不可思议的道:

    “为什么你会斗转星移。”

    武龙本想乘机杀了他,但是想到什么心中一动,满脸不屑地说道:“这种微末粗浅的武功,我会耍上两手很正常。是我夫人教我的。”

    “你夫人是谁?”

    “她姓王,是江南王家之人,至于名字,就不需要告诉你这个外人了。”

    “不可能!!你骗我!!!”

    虽然武龙没有说出名字,但是慕容复那里不知道他说的是王语嫣,王语焉本来会是慕容复的妻子,现在在慕容复面前把王语焉说成是他的妻子,这当然是对慕容复的一个极大的讽刺。武龙故意道:

    “怎么不可能,我是王夫人亲自把她娶给我的,连生辰八字都交换了,哎呀,我和我夫人的事情关你这个西夏人有什么关系。”

    “怎么可能,她已经决定和你在一起了吗?”。

    慕容复很是吃惊不信的道。武龙听他这样说,暗骂了声“白痴”,他知道,这慕容复是从来没有想过王语焉的感受,如果是真的爱王语焉的话,会这么没有信心吗!可以说,慕容复是既不确定自己很爱王语焉,也不确定王语焉很爱他,以为只是相互之间的喜欢和欣赏。这让武龙在心里大笑起来!

    “当然!我们之间很相爱!”。武龙很幸福似的说道。

    “你,你受死吧!”。慕容复听到这个结果,心中有些乱,被武龙一激,就用刀指着武龙迅速出刀,刀光入电,直刺向武龙的咽喉,明显是要将他一刀毙命,丝毫没有要留手的意思。

    就在对方手中长刀,刺中自己咽喉的瞬间,武龙猛然伸出手,大拇指扣住中指,在刀身上用力一弹,“锵”的一声,这柄刀当即便断裂成两截。慕容复呆在那里,他现在心中想到了小时侯父亲对自己的教育和告戒,他想到了自己的努力练功,

    他想到他慕容氏的历史,想到了复国,这些本来自己是很有信心的。可是,一想到眼前之人,他的心情就低落下来,心中思绪万千:难道我就这样败了吗?复国大业也失败了吗?我该怎么办?为什么,为什么!!!

    看着呆立在原地,面如土色的慕容复,武龙当下也没了动手的念头,鄙夷的看了他一眼,满脸不屑地说道:

    “就你这种微末粗浅的武功,居然也配跳出来挑战我,你自己不觉得丢人,我都替你感到脸红,就这么点破本事,还敢出来混江湖。回去吃奶吧。”

    其实慕容复并不像武龙所说的那么一无是处,最起码在场无人可以比上他,即便是乔峰想要胜他也不容易。奈何他一出手,便碰到了武龙这么一个刀枪不入,功力远胜他甚至连家穿绝学都会的人,自身的优势完全没有发挥出来,就已经败得一塌糊涂了。

    “哼,阁下今日之辱,日必有厚报!”

    撂下句场面话后,慕容复全力运转轻功,瞬间便不见了踪影。武龙之次并不追赶只是冷笑。

    赫连铁树本以为这个李延宗有什么盖世绝艺,却仍然落败,不过立即就反应了过来,发足狂奔,也不管那些武士了。他心里十分骇然,什么时候中原武林这么多不知名的高手了。本来乔峰就已经是他所见过的高手里面顶尖的了,若论单打独斗,自己绝不是对手。但是这个奇怪的短头发之人,却实在太可怕了,原本他还将吐蕃国师引为生平劲敌,此时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以前的自己,完全小看了天下高手。大宋武林英雄辈出,便是小小的一个无锡城,便隐藏了这么多年轻高手,比起那吐蕃国师来,不仅不差,甚至还要超出许多。这如何不让这个心高气傲的西夏一品堂统领,征东大将军心灰若死。

    他却知道此刻自己断然不能死,他还掌握着大宋军备情报,若是不能够成功逃出去,那么他的一番努力变化作乌有,西夏国图谋这么久,不就为了有朝一日,饮马东海,尽占中原么?

    可是他的希望明显落空了,武龙那里会让他跑两次,瞬间出手如点把他的穴道全部点上,然后一掌把他拍了个狗吃屎,跌入一个小水洼中,可怜赫连铁树刚将泥水满腔的口鼻从污水里面抬起来,他忍不住想要哭出来:想我堂堂西夏征东大将军,一品堂统领,竟然落到如此地步。却因为不慎被泥水呛到,咳嗽不止,越发憋气起来。

    可惜武龙却不放过他再次一脚,砰的一声,如同踢中一个破烂的皮球一样,一声闷响,赫连铁树身体擦着地面,飞出去老远,终于撞到树那巨大的树干上面,惨哼一声,呕血不止,气息奄奄,随即昏死过去。作完一却,武龙向乔峰看去道:

    “大哥,这些人都该怎么办?”

    乔峰看着一地的尸体还有丐帮中毒的众人叹息道:

    “他们都中了毒,先看看有没有解腰,然后在把他们带到无锡的分舵,把这些西夏人全部关押起来,等一却完结了我就离开丐帮寻找我身世的秘密。”

    武龙点点头,向赫连铁树身上摸去。

    ――――――分割――――――

    武龙草草用毛巾擦了身体,披上衣服,一边哼着歌儿走进了房间,旁边阿碧早就拿了一条干燥的毛巾过来,扯了他手臂,一把将他拉到桌边坐下,关心的道:“公子连身上都没擦干,就穿衣服,瞧瞧这里,喏,衣服都湿了,还不赶紧脱了,要着凉了,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武龙大乐,这阿碧倒有些居家主妇的模样了,这样子他喜欢,一把拉了阿碧做到她大腿上,抚摸着她的秀发,问道:“阿碧,刚才有没有担心你家夫君我啊?”阿碧点头道道:

    “当然,老半天不回来,我和阿朱姐姐都快急死了!”

    武龙嘿嘿一笑:“好阿碧,我们是不是好久没有亲热了!”说罢大手穿过衣领,探了进去,捉住那只饱满,轻轻揉捏着,低声道:“你夫君我可想念你得紧呢!”

    阿碧大羞,赶紧用手推他,腻声道:“喂,还没关门呢,也不怕人瞧见,羞死了!”

    武龙嘿嘿一笑,一把把阿碧横抱了起来,阿碧情不自禁的将头抬起来,撅着小嘴儿索吻。武龙重重吻上去,身子打个旋转,将门一脚踢过去,关上,也不拴牢,就往床上扑去。

    不用说,房间里面登时便是春色无边,**伴随着男人特有的低呼声,不断交响起来。

    两人分隔隔了十来天,浓情蜜意不停,武龙战斗力反而更加持久,久久不发。而阿碧已经数度攀上高峰,仍然不停索要。王语嫣的房间离他们俩倒比较远,当然,这其中有她故意在挑选房间的时候远离他们。毕竟那羞人的声音,实在是……那个了一点。前些日子岛上她就受了一天这个声音的折磨,可不敢在听,不过此时她却睡不着,虽然再有三四个时辰天就要亮了,但是她却忍不住,想要过去问问那个.,究竟有没有她表哥的消息。她此前问了不少丐帮弟子,却也没有半点消息,心中自然想念无比。越是想念,就越是焦急,连武龙那里可能也没有消息也顾不得,恨不得天立刻亮了,她好出去找他问问。终于,她翻来复去睡不着之后,索性起了床来,穿好衣服,打开房门,便要过去找武龙。刚来到门口就听到那羞人的声音,逃也似的跑回自己房间。

    武龙终于低吼一声,爽快地发射了出来,身子一抖一抖的伏在阿碧上面。阿碧此时接近半昏迷状态,显然已经被那极度的快感所融化了,身心俱醉。武龙良久才勉强压下自己蓬勃不止的**,退了出来,爱怜的将阿碧的美好**用被子盖好,穿上衣服,也懒得系腰带,反正一会儿他还要脱的。松松垮垮的,就往门外走去。因为他有一个可以发泄他**的人选,来到客栈后院的一间柴房,打开门,一边往干草上面躺着的那个女人看去。

    康敏此时也已经睡着。请选择http;//蓬头散发,四散搭着,有些诡异的样子。白色长裙上面痕迹斑斑,甚至撕烂成条,显得十分狼狈。

    此时康敏已经被武龙打开门的声音惊醒,看样子她根本没有睡熟。她伸手分开眼前的头发,看到是武龙,冷冷道:“你来干什么?”颇为戒备的看着武龙。

    武龙哈哈一笑,反手将牢门关上,道:“看来马夫人还很害怕我呢!不知道我该不该高兴呢?”

    “哼,你高不高兴跟我有什么关系?我还要睡觉!”

    康敏不屑的看着武龙。

    武龙心里冷笑:

    “哼,毒妇,你落到我手中,有你好受的,竟然还敢如此嚣张,看来到时候滴蜡、灌肠还是捆绑什么的,让你挨个儿试,保证让你爽个够!

    “马夫人,你都要死了,还睡什么?等你死了,有的是时间睡觉,也不多这一时半会儿的。”

    “你……”康敏气结,随即黯然:是啊,自己落入他的手中,只怕活不长久,还怕什么呢?

    武龙心中一股冲动上涌,恨不得立时便将这毒妇剥光来,将各种他从网络上学来的**手段都试验一二,尝尝那种滋味。不过他立刻又将冲动压下去,提醒自己:现在还没到时候。

    “我,.我不过实话实说而已,又怎么了?马夫人,你可知道我大半夜的,没事儿跑到这里来干嘛?”

    说罢,武龙往前走了请选择http;//两步,离康敏只有一步之遥。他可以很清楚的借着那微弱的烛火看到康敏脸上出现了一丝惊慌,当然,他也看得清楚,康敏那白白的脖颈,心里暗赞:这女人倒也会保养!因为长裙破破烂烂,不免露出里面的衣服来,那身段,虽然看不真切,却也有个大概印象。只怕那胸,比起王夫人来,也不遑多让。以康敏这较小的身材,居然他杏子林的时候都没有看出来,真是遗憾。双腿蜷缩着,搭在干草上面,破碎的长裙下,看到那偶尔露出来的一抹白肉,倒也平添几分魅力,增添武龙几分遐想:不知道脱干净了,是什么模样?

    康敏被武龙目光上下扫视,就感觉自己脱光了站在人前,供人观赏一样,没来由的感到一阵羞耻,倒也奇了。她慌忙将身子蜷缩成一团,微微有些慌乱的看着武龙。武龙正淡淡的微笑着,目光闪烁,不知道打什么鬼主意呢。

    “你,你想干什么?”

    看到康敏露出来的那种惊慌神色,武龙心里倒有些奇怪:这女人也会害羞么?他嘿嘿怪笑着:

    “马夫人认为,这三更半夜,我跑过来干什么呢?”

    康敏被他笑得有些头请选择http;//皮发麻,又往后缩了缩,背靠着墙壁,惊惶的看着他:“我怎么知道?”

    “马夫人,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想做什么,难道马夫人还不清楚吗?”说罢慢慢朝康敏接近。

    “你,你别过来!”康敏虽然曾经与人通奸,但是那是她自愿的,何曾面对过眼下这种情况。看武龙这架势,恐怕……

    望书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