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风流

第七十二章霸王硬上弓2

宇宙浪子168 Ctrl+D 收藏本站

    天龙风流无弹窗 武龙忽然听到外面有喧哗的声音,心中奇怪,想道:

    “怎么了,忽然这么喧哗?”

    他连忙走了出去,之间阿碧阿朱王语嫣都也就被惊醒,看到他连忙走了过来,武龙问道:

    “怎么了,阿碧?”

    看到他三女的神情都放松了下来,阿碧道:

    “外面忽然来了好多人马,中吧客栈包围了起来了 。”

    武龙吃了一惊道:

    “都是些什么人,能够在无锡城内调集人马包围客栈,难道是西夏人为了救赫连铁树?不对,他们绝不敢在城内如此猖狂的,只能够是大宋的官兵了,可是我们客栈中难道有什么江洋大盗不成?”

    阿碧道:

    “他们看起来到像是官兵,这客栈住的人几乎都是商人而已,那里来的什么江洋大盗,而且看这阵势不小。”

    武龙道:

    “你们呆在房间里,我出去看看,不要轻易的出来,恩,可惜大哥也就离开了无锡,吧然有他在,凭借我们两人足以面对任何事情。”

    武龙一个人也足以面对任何情况,只是增加了王语嫣三人却是麻烦,她们只有阿朱会点武功,阿碧在他的双修功下也有了点内力基础,王语嫣到时精通很多武功,可惜只会说而不会用,典型的眼高手低,阿碧三人知道他的武功,都是放下心来,不过阿碧还是关心的道:

    “小心点,公子。”

    武龙笑道:

    “放心就算是千军万马我也是来去自如,还有我不是说过吗,要叫我相公。”

    阿碧顿时娇颜通红,低声的道:

    “相公小心。”

    武龙哈哈一笑道:

    “这才乖嘛。”

    听到两人的甜言蜜语,阿朱一双美目看这武龙,想要说什么缺终究说不出来,武龙冲她暧昧一笑嘴巴轻动,传音入密的手法施展,顿时让阿朱也是娇颜通红起来,武龙正要离去,王语嫣叫了一声道:

    “武龙公子,等等。”

    武龙转身看着她道:

    “不知道,王姑娘有什么话要和我告别?”

    王语嫣脸蛋不由得红了半边,呐呐问道:

    “你,……有他,他的消息吗?”

    武龙本来期待她说点关心的话,想不道王语嫣还在惦记着慕容复,心里着实不爽,武龙觉得自己非常不高兴,换了一种油腔滑调的语气说道:

    “哦,王姑娘原来是牵挂某人!我还以为你会说什么关心的话来,哎真是我自作动情了,对于慕容公子.我可真是羡慕,能够得到王姑娘如此亲睐,慕容公子可真是福气不浅啊!唉,我什么时候能够有人如此亲睐,那才美妙呢!”

    王语嫣更是娇羞,她又岂会听不出来武龙的意思,低声道:

    “你,阿碧她们难道不是么?她们总是不停的念叨你,……”

    武龙哈哈一笑:“是了,是.我贪心了,唉,自古英雄爱美人,.我虽然不是英雄,这美人嘛,自然是希望的。阿碧是我的心肝宝贝,我自然会疼爱得紧,不过像王姑娘这样的绝色美人儿,.我也仰慕得紧啊!”

    王语嫣跺脚:“你,……你能不能告诉我,有没有他,他的消息?”

    武龙嘿嘿一笑:“这个,为美女服务,.本该赴汤蹈火。只是,我这么辛苦帮了王姑娘,王姑娘不知道能有什么奖励给我呢?”说罢,目光灼灼的盯着王语嫣。

    王语嫣想了一下,低声问道:“你……我,若是能够做到的,答应你便是。”

    武龙路出邪笑嘿嘿道:

    “放心,这个要求对王姑娘来说,简直就是举手之劳,哦,不,是举嘴之劳才对!”

    “举,举嘴之劳?”王语嫣显然摸不着头脑,不知道武龙这话什么意思。

    武龙色迷迷的瞅了瞅王语嫣微微低下去的脸蛋儿,目光落在那柔润饱满的樱桃小嘴儿上面:“王姑娘难道不明白吗?”

    “什么?我,我不清楚你让我做什么?”王语嫣声音隐隐有些颤抖,她在害怕。害怕自己答应得太快,这人要是提出一些让她为难的要求来。自己该怎么办。

    武龙看着王语嫣忐忑不安的样子,嘿嘿笑了起来。他不经意的舔了舔嘴唇,那动作要多猥亵就有多猥亵,可惜王语嫣此时偏开头,微微低着,没注意到,否则她立刻就能够明白武龙的意思。

    “王姑娘真要我说个明白?”

    王语嫣想了想,终于还是点头,不过又加了一句话:“若是我办不到,可不可以换一个?”

    武龙心想:算了,不过跟她开个玩笑,若是她真不愿意,倒也不能强迫她,就这样吧。于是点点头,道:“其实很简单,只需要王姑娘赏.我一个香吻,.立刻将消息奉上,绝不遗漏,如何?”

    “啊,你……”王语嫣羞不可抑,气得直跺脚。

    “怎么,王姑娘,这举嘴之劳,应该很容易吧?”武龙微微弯腰去看王语嫣。王语嫣转开脸去,脸蛋儿红红的,显然羞得不行了。

    “什么举嘴之劳,你分明就是想,想……”

    “想什么啊?王姑娘,说话不要吞吞吐吐的的嘛,.我听着累人呢!”

    “你……你不说就算了,我再也不理你了!”王语嫣转身欲走,心里面却隐隐有个感觉:他一定会叫住我的!

    果然,武龙赶紧道:

    “王姑娘,哎呀,别走嘛,.我不过跟姑娘你开个玩笑罢了,就算王姑娘肯,.我也没脸皮接受啊!”

    “哎呀,你还说!”

    王语嫣气得不行。

    “好好好,我不说了,不说了。这样总该好了吧?”武龙垂询的看着王语嫣娇靥。

    王语嫣背对着武龙,低声问道:“他……?”

    武龙叹了一口气道:

    “对不起,王姑娘,我真的没有碰到慕容公子,不过若是日后见到他,我一定帮你通报一声,好吗?”

    王语嫣转过头来,忽然大胆的看着武龙,问道:

    “你说的是真的吗?”

    武龙看她那殷切的目光,心里面妒忌得发狂,偏偏又不好发作出来,心里着实郁闷,只好侧开脸,不敢和她对视,狠心道:“我没有骗你,好了,你们在客栈呆好,我下去看看。 ”

    王姑娘看他模样,心里奇怪,芳心却黯然,转身幽幽叹了一口气,回了自己房间,阿碧娇嗔的看了他一眼,也拉着阿朱跟了进去。

    武龙听那幽幽一声叹息,心里对慕容复的不满膨胀到了极致。,有些后悔没有将慕容复给杀了。怔怔的站在那里想了半天,终于还是郁闷的叹了一口气,向楼下走去。

    整个客栈现在笼罩在以种恐慌中,很多人想离开,不过看到外面火把照耀的几百个大汉,都吓的老实的呆在自己客栈里,看着从四面八方围,每个人的手里都是搭着弓箭,弓身极长,足有一人来高!一看就知道没有过人的臂力是拉吧开的强弓。虽然他们都没有穿盔甲,但是武龙也就确定他们就是官兵,江湖帮派势力再强也吧会拥有如此大规模的弓箭队,大宋以弓强弩利闻名,是对抗辽国铁骑的最强武器,所以对弓箭管制的厉害,大宋帮派自然不会强触政府的霉头。

    武龙就看进几十个人大汉走了进来进来,一看到武龙先生一楞接著叫了起来道:

    “就是他,把他抓起来!”

    顿时几十个大汉如狼似虎的扑了过来,想吧武龙按倒在地,武龙见他们都只是身体强壮的大汉,本身并武武功,当下也不躲避,任由他们拉住自己的身体,十几个大汉手中拿着铁链吧武龙绑住,见他如此配合,到也没有拳打脚踢,只是用力把武龙往外拖,但是任由他们如何用力,武龙就犹如一座山一般纹丝不动,武龙打了个哈欠道:

    “我说几位大爷,你们抓我干什么,难道你们是传说中的强盗?想要绑架我?我很穷的。”

    其中一个大汉喊道:

    “少废话,我们可不是强盗,我们是大宋神机营的人,小子,你是不是叫武龙?”

    武龙奇怪道:

    “不错,我是叫武龙,几位军爷,我可是从来没有做个什么违反法纪的事情呀?”

    那大汉冷笑道:

    “多少江洋大盗都说自己是冤枉的,你小子也别废话了有贵人要见你,小子我知道你会几手功夫,不过武功再高,也别想冲我们这么逃走,神机营的弓乃是北海寒铁所制,箭身是用铁杉树所做,比平常的弓箭射程要超出两倍。便是穿了坚甲也能洞穿,即使你修成了少林‘金刚不坏之身’,在这箭雨之下,恐怕也难以活命!”

    武龙心中更是惊讶,天下能用这种弓箭的,只有京城神机营的军士!只是神机营乃是捍卫京城的铁旅,怎得会突然出现在此?能够调动他们的当真可以说是贵人了,当下也吧在戏弄他们,和他们走了出去,外面火把通明,犹如白昼,虽然人十分多,但是却没有任何嘈杂的声音,可见他们都是训练有素。武龙大喊道:

    “到底是哪位贵客要见我?”

    武龙身边的大喊喝吗道:

    “小子,壤嚷什么?”

    武龙并不理他,忽然他发现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吧有的十分意外的道:

    “疑?你在吗也在这里,竟然还可以勾结官府,难道那个丐帮徐老头完全老糊涂了,竟然没有给你三刀九洞之刑?”

    原来那人正是全冠清,在杏子林中被武龙踢昏后,后来被丐帮带到了无锡的大义分舵,等待他的自当是酷刑,想不到他竟然没有事,甚至还和这忽然冒出来的神机营在一起,是在让武龙意外。

    全冠清冷笑道: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丐帮算什么,武龙,今天看你如何逃脱!”

    这时,外围的神机营军士中突然出现了一道缺口,仿佛波浪一般,瞬时便传到了内圈,二十几个人众星拱月一般拥出一个宫装打扮的少女。她的长相极是动人,华丽的衣裙之下,尽显富贵尊严之气。似乎她便是贵人之中的王者,天生就有着一股威严之气。少女雪白的玉指向武龙一指,道:

    “你便是那勾结大辽,盗取国宝的贼子吗?你可知罪”

    她声音虽是冰寒,却是不减甜美,武龙有些莫名其妙道:

    “盗取国宝?勾结大辽?”

    天地良心,自己就来这个世界才几个月而已,作的最大的坏事就是提偷了一个财主的金库而已,其他时间都在练武和追求佳人,那里有时间去勾结大辽,偷取国宝?武龙不由的笑道:

    “小丫头,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要乱说,虽然你长的不错,乱说话我照样告你诽谤。”

    少女听了顿时有些气急道:

    “你竟敢如此无礼,哼,看你和尚不像和尚,猥琐之极的样子就知道吧是好人,定时辽国狗贼的探子。”

    全冠清连忙道:

    “赵小姐,这人和潜伏在我们丐帮十几年的契丹狗贼乔峰是结义兄弟,所以定时辽国的贼子!”

    武龙眼中神光一闪道:

    “全冠清,别以为忽然找了这么一个靠山就可以嚣张了,我要杀你别捏死臭虫还简单,更何况人家吃软饭好歹要有点特长,你一不是小白脸,二不是什么才子,是怎么勾搭上的,难道你床上功夫实在了得?”

    武龙的话何其恶毒,连城府极深的全冠清都记得怒火中烧,那少女更是气的身体发抖,厉声喝叱道:

    “好你个狗贼,竟敢如此无礼,来人,给我掌嘴!”

    武龙身边的几个大汉也是听得十分愤慨,不等少女的吩咐对武龙拳打脚踢起来,武功自然吧在乎他们的拳脚,但也不想弄脏早就的衣服,当下大喝一声全身肌肉扭动,整个身体犹如和海绵体一般的膨胀起来,双臂一晃,顿时铁链子彭的一声锻炼成几十断,周围的空气也在他双臂的力量下形成冲击排了开来,武龙身边的大汉顿时被冲击的飞了起来。满地开花的洒落在四周。

    众人都是吃了一惊,要知道那链子可是用寒铁打造十分坚韧,就算是内力高深直人被缚住也是无法挣脱半分,顿时几十个大汉吧少女保护起来,所有的弓箭拉起,对准武龙以防他暴起伤人。全冠清知道武龙武功实在可怕连忙道:

    “赵小姐,这个公子武功高强,别让他近了身,因该就此射杀了他。”

    那少女胆气倒也过人,没有路出丝毫的异样,冷哼一声,甚是倨傲,轻轻一摆手,道:

    “武龙,你再不交出东西的话,我可要命人放箭了!任你是铜头铁臂也是插翅难飞!”

    武功虽然并不惧怕,但心中的疑惑实在难解,用懒洋洋的语气道:

    “小妞,我不是说了吗,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要乱说,你到底要我交出什么东西?”

    对于自己这个小妞的称呼少女十分不满,牙齿都痒痒的道:

    “还装糊涂!把无影神道交与你的东西交出来!”

    武龙摸不着头脑道:

    “无影神盗?他是谁?”

    少女懒的说话了,手一挥,顿时一个被帮助的狼狈人影被拉了出来,然后被仍在地上,少女指着他道:

    “你敢说你吧认识他吗?”

    这个人是个四十多岁的汉子,身体多处血痕显然被折磨了很久,他有些有气无力的抬头,武龙仔细的回想一下,顿时叫了起来道:

    “原来是你?”

    那汉子还没有来的及说话,就在此被人拉进了人群,少女冷脸道:

    “你还有什么话说?”

    原来那个汉子竟然是半月前在太湖岸骑马奔过,把和氏璧仍道武龙怀中之人,武龙仔细的一想,顿时明白了这些人的来意,显然是为了和氏璧而来,他早就知道这等重宝,迟早会给自己带来巨大的麻烦,如果和氏璧只是普通的宝贝,在值钱他也吧在乎有人要就交给他算了,但和氏璧是千古异宝,而且已经和自己融合,甚至还拥有奇特神秘的能力,那里会交出来。

    武龙打了个哈哈道:

    “这个人我只见过一面和我有什么关系,你们真是莫名其妙。”

    少女大怒道:

    “看来你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哼,放箭!”

    “飕――”

    一阵破空声传来,无数箭矢似飞蝗雨点一般疾射而至,立刻有百来枝利箭向他们射去,箭势奇快无比,而且落点奇准,都是向着武龙射来,武龙仰天怒吼长啸,声如战鼓轰鸣,雄浑震荡着夜晚寂静的空气,震的在场所有人的耳鼓”嗡嗡“做响,心头“嘭嘭”乱跳,汗出 如雨,接着,他的身躯也发出一阵激烈的炒豆般的“劈里啪啦”脆响,便在这阵脆响中迅速变大变高,全身肌肉也跟着蠕动着膨胀起来,鼓鼓的,欲裂衣而出,最后,他猛然大吼一声,双手一挥,上身的衣服便向两边撕裂开来,露出上身有如丘陵沟壑菱角分明、又似铜浇铁铸而成一般的肌肉,同时一股强绝人寰的惊人气势自他体内爆发而出,如一阵飚风般席卷向四面八方,犹如一个不愿屈服的怒目金刚,散发着俯视苍穹、凌绝天下的无敌气势。

    望书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