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风流

第六十四章恶妇康敏2

宇宙浪子168 Ctrl+D 收藏本站

    天龙风流无弹窗 风波恶摇摇头,道:“我打你不过,强弱相差太远,打起来兴味索然,乔帮主,再见了。”

    他认输竟丝毫没有垂头丧气,所谓“胜固欣然败亦喜”,只求有架打,打得紧张火炽,那便心满意足,是输是赢,却是全不萦怀,实可说深得“斗道”之三昧,他举手和乔峰别过,向包不同道:

    “三哥,听说公子爷去了少林寺,那儿人多,定然有架打,我这便撩撩去。你们慢慢再来吧。”

    他深恐失了一次半次打架的遇合,不等包不同等答,当即急奔而去。

    包不同道:“走吧,走吧!技不如人兮,脸上无光!再练十年兮,又输精光!不如罢休兮,吃尽当光!”高声而吟,扬长而去,倒也输得潇洒。王语嫣向阿朱、阿碧道:

    “三哥,四哥都走了,咱们路却又到哪里找……找他去?”

    阿朱低头道:“这儿丐帮他们要商量正经事情,咱们回无锡城再说。”转头向乔峰道:

    “乔帮主,我们三人可以走吗!”

    乔峰点头,武龙却道:

    “等下。先留下来,等我大哥处理了事情,我们一起离开。“

    阿朱这时候向武龙就过来好奇的道,

    “.公子,你怎么会在这里的!为什么你和乔帮主在一起?为什么要我们留下来?”

    武龙想调笑她,逗逗她,于是对阿朱道:

    “这个吗,是有原因的?”

    “什么原因啊!”。阿朱好奇的道。

    “你想知道?那好,你亲我一口,我就告诉你!”。武龙笑着用手指了指脸对她道。

    “啊!你怎么这样?”。阿朱害羞道。这几天没有到静下来的时候,她心中都有些恐慌,总是会浮现出武龙那脸上总是带着坏坏的笑容的身影,在她脑中挥之不去,没到这时候,她心中总会感到害怕,可是现在每次想武龙的次数反而多些,她很害怕这种情况还会在度恶化下去,现在见武龙提出这种要求,虽然是想拒绝,但她心中却有些期待。

    “你不亲,我就不讲!”。武龙笑道。

    阿朱心中也有些急,她见武龙不告诉她,心中想道,难道我真的要亲他吗?怎么办?哎!算了!我就当是帮帮公子吧!就亲他一下,这人真坏!阿朱在心中安慰自己的想到。接着,她又看了看周围,见没有人望着他们这边,于是,垫起脚,快速的在武龙脸上亲了一下,又脸红的跳开,心中砰砰砰的直跳。

    而武龙也没有想到阿朱还真会亲她,本只是想逗逗她,可是感受到刚才她的吻,心想,这丫头的温还真是不一般的羞涩啊!不过!我喜欢!

    “阿朱,你的吻我要好好留着,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才得来的吻!我决定,这几天我都不洗脸了!”。武龙见阿朱吻完他后就站在那边站着,低着头,两只手弄着一角,满脸通红的样子,实在可爱!遂走到她身旁俯在她耳边道。

    “你坏死了!我以后再也不理你了!”。阿朱见武龙又来调笑她,于是撒娇似的威胁道。

    “你不理我,你不想知道为什么吗?”。武龙就是喜欢看看羞涩的样子,于是又装做可惜的道。

    “啊!对了,你还不快说!我都对你。对你,你,你还没有兑现呢?”。阿朱在武龙提到这件事她才想起她为什么会吻武龙,但又有些说不出口,有些语无伦次的道。

    “你对我怎么了?你说啊!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要我兑现什么事情?”。武龙装做不解的道。

    “你不是说如果我吻你,就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在这吗,你这人怎么就忘了!你,你,你套我话!?”。阿朱根本就不是.武龙的对手,见武龙这样她一急,也顾不得羞涩,拖口而出道,可是又见到武龙坏坏的笑容,毫无办法,只是把头低的更低了。

    “其实我和乔帮主刚刚结拜了,恩,特意过来为你们解释慕容世家的事情的。当然还特地为了来见你们的,几天不见可想死我了。”

    阿朱顿时招架不住,只能到她阿碧那避难去了,阿碧一直关注着武龙,见他调戏阿朱也不生气,只是幽怨的嗔了武龙一眼,然后丢着阿碧吃吃的笑起来。

    武龙忽听得东首有不少人快步走来,跟着北方也有人过来,人数更多。武龙向乔峰低声道:“大哥,有人来了!”

    乔峰也早听见,点了点头,心想:

    “多半是慕容公子伏下的人马到了。原来这姓包和姓风的两人先来缠住我们,然后大队人手一齐来攻。”

    正要暗传号令,命帮众先行向西、向南分别撤走,自己和四长老及蒋舵主断后,忽听得西方和南方同时有脚步杂沓之声。却是四面八方都来了敌人。

    乔峰低声道:

    “蒋舵主,南方敌人力道最弱,待会见我手势,立时便率领众兄弟向南退

    走。”蒋舵主道:“是!”

    便在此时,武龙杏子树后奔出五九十人,都是衣衫褴褛,头发蓬乱,或持兵器,或拿破碗竹仗,均是丐帮中帮众。跟着北方也有**十名丐帮弟子走了出来,各人神色严重,见了乔峰也不行礼,反而隐隐含有敌意。

    这时最惊讶的却是乔峰。这些人都是本帮帮众,平素对自己极为敬重,只要远远望见,早就奔了过来行礼,何以今日突如其来,连“帮主”也不叫一声?他正大感疑惑,只见西首和南首也赶到了数十名帮众,不多时之间,便将杏林丛中的空地挤满了,然而帮中的首脑人物,除了先到的四大长老和蒋舵主之外,余人均不在内。乔峰越来越惊,掌心中冷汗暗生,他就算遇到最强最恶的敌人,也从来不似此刻这般骇异,只想:

    “难道丐帮忽生内乱?传功、执法两位长老和分舵舵主遭了毒手?”

    东首丐帮之中,忽然走出一个相貌清雅的丐者,板起了脸孔说道:

    “启禀帮主,马副帮主惨死的大仇尚未得报,帮主怎可随是便便的就放走敌人?”这几句话似乎相当客气,但神色这间咄咄逼人,丝毫没有下属之礼。

    武龙一看,便猜到此人便是全冠清,心道:

    “果然一看便是怪鬼书生的样子。”

    当下道:“放不放人自有我大哥做主,难道你是想让天下第一大帮做出胁持他人女眷这等令天下英雄耻笑之事?”

    全冠清一楞,准备好的说辞被武龙一打断便说不出来了,反问道:“阁下何人,我们丐帮之事,不须外人过问。”

    武龙早知对方全盘布局,若是想阻止,也非什么难事。只是武龙觉得,自己如果阻止这了场阴谋,乔峰的身世可能隐瞒一生,对乔峰来说,反而更是悲哀,且暗中还有个萧远山在,事情的变数委实难料。

    乔峰道:

    “咱们来到江南,原是为报马二哥的大仇而来。但这几日来我多方查察,觉得杀害马二哥的凶手,未必便是慕容公子。”

    全冠清,外号“十方秀才”,为人足智多谋,武功高强,是帮中地位仅次于**长老的八袋舵主,掌管“大智分舵”,问道:

    “帮主何所见而云然?”

    王语嫣和阿朱、阿碧正要离去,忽听得丐帮中有人提到了慕容复,三人对慕容复都极关怀,当下退在一旁静听。

    只听乔峰道:

    “我也只是猜测而已,自也拿不出什么证据来。”

    全冠清道:

    “不知帮主如何猜测,属下等都想知道。”

    乔峰着:“我在洛阳之时,听到马二哥死于‘锁喉擒拿手’的功夫之下,便即想起了姑苏慕容氏‘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这句话,寻思马二哥的‘锁喉

    擒拿手’天下无双无对,除了慕容氏一家之外,再无旁人能以马二哥本身的绝技伤他。”

    全冠清道:“不错。”

    乔峰道:

    “可是近几日来,我越来越觉得,咱们先前的想法只怕未必尽

    然,这中间说不定另有曲折。”

    全冠清道:

    “众兄弟都愿闻其详,请帮主开导。”

    乔峰见他辞意不善,又察觉到诸帮众的神气大异平常,帮中定已生了重大变故,问道:

    “传功、执法两位长老呢?”全冠清道:“属下今日并没见到两位长老。”乔峰又问:“大仁、大信、大勇、大礼四舵的舵主又在何处?”

    全冠清侧头向西北角上一名七袋弟子问道:

    “张全祥,你们舵主怎么没来?”那长袋弟子道:“嗯……嗯……我不知道。”

    乔峰素知大智分舵舵主全冠清工于心计,办事干练,原是自己手下一个极得力的下属,但这时图谋变乱,却又成了一个极厉害的敌人,见那七袋弟子张全祥脸色有愧色,说话吞吞吐吐,目光又不敢和自己相对,喝道:

    “张全祥,你将本舵方舵主杀害了,是不是?”

    张全祥大惊,忙道:

    “没有,没有!方舵主好端端的在那里,没有死,没有死!这……这不关我

    事,不是我干的。”

    乔峰厉声道:

    “那么是谁干的?”这句话并不甚响,却弃满了威严。张全祥不由得浑身发抖,眼光向着全冠清望去。乔峰知道变乱已成,传功、执法等诸长老倘若未死,也必已处于重大的危险之下,时机稍纵即逝,当下长叹一声,转身问四大长老:

    “四位长老,到底出了什么事?”

    四大长老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盼旁人先开口说话。乔峰见此情状,知道四大长老也参与此事,微微一笑,说道:

    “本帮自我而下,人人以义气为重……”话到这里,霍地向后连退两步,每一步都是纵出寻丈,旁人便是向前纵跃,也无如此迅捷,步度更无这等阔大。

    他这两步一退,离全冠清已不过三尺,更不转身,左手反过扣出,右手擒拿,正好抓中了他胸口的“中庭”和“鸠尾”两穴。

    全冠清武功之强,殊不输于四大长老,岂不知一招也无法还手,便被扣住。乔峰手上运气,内力从全冠清两处穴道中透将进去,循着经脉,直奔他膝关节的“中委”、“阳台”两穴。他膝间酸软,不由自主的跪倒在地。诸帮众无不失色,人人骇惶,不知如何是好。

    原来乔峰察言辨色,料知此次叛乱,全冠清必是主谋,若不将他一举制住,祸乱非小,纵然平服叛徒,但一场自相残杀势所难免。丐帮强敌当前,如何能自伤元气?眼见四周帮众除了大义分舵诸人之外,其余似乎都已受了全冠清的煽惑,争斗一起,那便难以收拾。因此故意转身向四长老问话,乘着全冠清绝不防备之时,倒退扣他经脉。这几下兔起鹘落,一气呵成,似乎行若无事,其实是出尽他生平所学。要是这反手一扣,部位稍有半寸之差,虽能制住全冠清,却不能以内力冲激他膝关节中穴道,和他同谋之人说不定便会出手相救,争斗仍不可免。这么迫得他下跪,旁人都道全冠清自行投降,自是谁都不敢再有异动。

    乔峰转过身来,左手在他肩头轻拍两下,说道:“你既已知错,跪下倒也不必。生事犯上之罪,却决不可免,慢慢再行议处不迟。”右肘轻挺,已撞中了他的哑穴。

    乔峰素知全冠清能言恶辨,若有说话之机,煽动帮众,祸患难泯,此刻危机四伏,非得从权以断然手段处置不可。他制住全冠清,让他垂首而跪,大声向张全祥道:“由你带路,引导大义分舵蒋舵主,去请传功、执法长老等诸位一同来此。你好好听我号令行事,当可减轻你的罪责。其余各人一齐就地坐下,不得擅自起立。”

    张全祥又惊又喜,连声应道:“是,是!”

    大义分舵蒋舵主并未参与叛乱密谋,见全冠清等敢作乱犯上,早就气恼之极,满脸胀得通红,只呼呼喘气,直到乔峰吩咐他随张全祥去救人,这才心神略定,向本舵二十余名帮众说道:

    “本帮不幸发生变乱,正是大伙儿出死力报答帮主恩德之时。大家出力护主,务须遵从帮主号令,不得有违。”

    他生怕四大长老等立时便会群起发难,虽然大义分舵与叛众人数差甚远,但帮主也不致于孤掌难鸣。

    乔峰却道:“不!蒋兄弟,你将本舵兄弟一齐带去,救人是大事,不可有甚差失。”蒋舵主不敢违命,应道:“是!”又道:“帮主,你千万小心,我尽快赶回。”乔峰微微一笑,道:“这里都是咱们多年来同生共死的好兄弟,只不过一时生了些意见,没什么大不了的事,你放心去吧。”又道:“你再派人去知会西夏‘一品堂’,惠山之约,押后七日。”

    蒋舵主躬身答应,领了本舵帮众,自行去了。乔峰口中说得轻描淡写,心下却着实担忧,眼见大义分舵的二十余名帮众一走,杏子林中除了武龙、王语嫣、阿朱、阿碧四个外人之外,其余二百来人都是参与阴谋的同党,只须其中有人一声传呼,群情汹涌之下发作起来,可十分难以应付。他四顾群豪,只见各人神色均甚尴尬,有的强作镇定,有的惶惑无主,有的却是跃跃欲试,颇有铤而走险之意。四周二百余人,谁也不说一句话,但只要有谁说出一句话来,显然变乱立生。

    此刻天色已渐渐黑了下来,暮色笼罩,杏林边薄雾飘绕。乔峰正是松口气,忽然听到林子西北角有马匹急奔而来,同时传来两声口哨。丐帮中立刻便有人发口哨相应。东北角也有马蹄声急奔过来。

    西北那马越奔越进,片刻之间,那马已经奔到林外。一人纵马入林,翻身下鞍。那人宽袍大袖,衣饰甚是华丽,他极迅速的除去外衣,露出里面鸠衣百结的丐帮装束。他奔到乔峰面前,双手呈上一个包裹:喊道:“紧急军情……”随即软倒。那马也口吐白沫,悲鸣两声,倒下去了。

    乔峰刚接过包裹,打开来,取出里面蜡丸,揉碎了,刚拿出来纸条。东北那马上之人已经翻身下马,急步奔过来,喊道:“乔峰,军情大事,你不能看!”

    乔峰左手一紧,将那纸条揉成一团,同时高声喊道:“徐长老!何事大驾光临?”

    丐帮帮众悚然动容。这徐老长在丐帮中辈份极高,今年已八十七岁,前任汪帮主都尊他一声“师伯”,丐帮之中没一个不是他的后辈。他退隐已久,早已不问世务。乔峰和传功、执法等长老每年循例向他请安问好,也只是随便说说帮中家常而已。不料这时候他突然赶到。而且制止乔峰阅看西夏军情,众人自是无不惊讶。

    徐长老眨眼之间便到乔峰跟前,乔峰将手里纸团恭敬的呈给他,躬身施礼,道:“徐长老安好!”徐长老伸手闪电般抄了乔峰手中纸团,暗自捏得紧紧的,道一声:“得罪!”

    乔峰是丐帮帮主,辈份虽比徐长老为低,但遇到帮中大事,终究是由他发号施令,别说徐长老只不过是一位退隐前辈,便是前代的历位帮主复生,那也是位居其下。不料徐长老不许他观看来自西夏的军情急报,他竟然毫不抗拒,众人尽皆愕然。惟有武龙苦笑。

    望书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