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风流

第六十六章恶妇康敏4

宇宙浪子168 Ctrl+D 收藏本站

    天龙风流无弹窗 说完他的手指头开始发光,光芒越来越亮,照亮了整个树林!周围空气里的温度迅速提升,潮湿的空气在高温下挥发出白色的水气,接着光芒化为一道流星射在百米外的,一犹如道米许长的透明火焰流星烧着空气,沸腾着水雾.

    在“嗖-!”一声撕裂空气的尖啸声中,朝着前方激射而去,这道剑气是武龙用八成的真气凝聚而成的,其中蕴淋的力量之强,绝对是惊世骇俗的。激射出百米开外时,已经膨帐延伸到了几十米的惊人长度,当膨帐延伸到几十米的惊人长度时,冲击了近百米距离的火焰流星势道终于没那么强劲了,这时,组成火焰剑气的真阳之气,没有了武龙的束缚,再也保持不住其形态,于是在巨响声中爆炸冲击开来。

    武龙八成的真气岂是说笑的,在剧烈的爆炸声中,百米外的几块大石顿时被轰的支离破碎,残破不堪,坚实的大地硬生生被轰开了一个凹陷下一米多、直径七八米宽的浅坑,无数大小碎泥石在澎湃的冲击波下,携带着强大的力道四处激溅,“噼里啪啦”打的周围没的树上,更有几个倒霉的人被打皮开肉烂。

    咝~~~

    一片抽气的声音想起,众人都用看鬼神的眼神看着武龙,这是人的力量吗?王语嫣吃惊的美丽的小嘴都和不上了,心中几乎一片空白想道:

    “这是,以气化形!真气本经是无形无质,他可以让真气内力放出光芒,就是把真气化为了先天罡气,无坚不摧,这绝对是打通了至少七经八脉中三条以上才能够做的,表哥只怕勉强踏入先天的门槛,不因该还没有达到,世界上真的有如此可怕的武功吗?"

    先前乔峰的擒龙功已经让她震惊,但是武龙这一手更是让她感到恐惧,别说表哥,只怕慕容伯父也决做不到这点。阿朱阿碧没有王语嫣那么多武学知识。只是看到武龙犹如魔神的一击心中十分震撼没,同时都充满了自豪感,武龙刚才那一举霸道十足的‘我的女人’并没有特指是谁,却似乎把三个人都包过了,阿碧固然是心中欢喜,阿朱也是心中莫名的激动紧张欣喜,只有王语嫣被武龙的武功震住,没有想到太多。

    乔峰也是十分吃惊想道:

    “看来二弟先前以我交手并没有使出真正的功夫来,别的不说他这份先天罡气的内功实在是旷古烁今,我是远不及的。”

    武龙暗自调匀气息,刚才一击消耗太大,流星剑气威力看似无比强大,但是却不怎么实用,还不如弹指神通效果好,只能以后修改了,刚才那一击让已经先天境界内力源源不绝的他都有些消耗太大,而且发射出去时间有点慢,对真正高手来说,根本打不到,打不到人,你就是有原子弹那么大的破坏也没有什么用。

    潭公谭婆三人本来十分恼怒想要报仇,看到这一幕也是吸了一口冷气,恐惧的看在和他,都不敢在说什么,一时间场面有些冷场。良久到是康敏马夫人胆子大,她对武功也不怎么了解,虽然惊骇,但是却不会放弃她设计了这么久的计谋不做道:

    “我知此信涉及帮中大事,帮主和诸长老既然不在洛阳,我生怕耽误时机,当即赴郑州求见徐长老,呈上书信,请他老人家作主。以后的事情,请徐长老告知各位。”

    徐长老咳嗽几声,说道:“此事说来恩恩怨怨,老夫当真好生为难!”这两句话声音嘶哑,颇有苍凉之意。

    徐长老慢慢从背上解下一个麻布包袱,打开包袱,取出一只油布招文袋,再从招文袋中抽出一封信来,说道:“这封便是马大元的遗书。大元的曾祖、祖父、父亲,数代都是丐帮中人,不是长老,便是八袋弟子!我眼见大元自幼长大,他的笔迹我是认得很清楚的。这信封上的字,确是大元所写。马夫人将信交到我手中之时,信上的火漆仍然封固完好,无人动过。我也担心误了大事,不等会同诸位长老,便即拆来看了。拆信之时,太行山铁面判官单兄也正在座,可作明证。”一直没有开口机会的全冠清,当即言道:“全某相信徐长老绝不会做那等卑鄙下作之事!”

    乔峰看了眼全冠清,向徐长老拱了拱手,道:“乔某也相信徐长老!”

    徐长老叹了一口气,掀开信封封皮,抽了一张纸笺出来,说道:“我一看这张信笺,见信上字迹笔致遒劲,并不是大元所写,微感惊奇,见上款写的是‘剑髯吾兄’四字,更是奇怪。众位都知道,‘剑髯’两字,是本帮前任汪帮主的别号,若不是跟他交厚相好之人,不会如此称呼,而汪帮主逝世已久,怎么有人写信与他?我不看笺上所写何字,先看信尾署名之人,一看之下,更是诧异!”

    众人都盼徐长老将信尾署名之人的姓名说将出来,要知道到底是什么人物,何以令他如此惊奇!

    徐长老低沉着嗓子说道:“众位兄弟,到底写这封信的人是谁,我此刻不便言明。徐某在丐帮七十余年,近三十年来退隐山林,不再闯荡江湖,与人无争,不结怨仇。我在世上已为日无多,既无子孙,又无徒弟,自问绝无半分私心。我说几句话,众位信是不信?”

    群丐都道:“徐长老的话,有谁不信?”

    徐长老向乔峰道:“帮主意下如何?”

    乔峰道:“乔某对徐长老素来敬重,前辈深知。”

    只听徐长老道:“我看了此信之后,思索良久,心下疑惑难明,唯恐有甚差错,当即将此信交于单兄过目。单兄和写信之人向来交好,认得他的笔迹。此事关涉太大,我要单兄验明此信的真伪……唉,可惜单兄已走!”

    顿了顿,接着道:“老朽多活了几年,做事万求仔细,何况此事牵涉本帮兴衰气运,有关一位英雄豪杰的声名性命,如何可以冒昧从事?”

    众人听他这么说,不自禁的都瞧向乔峰,知道他所说的那一位“英雄豪杰”,自是指乔峰而言。只是谁也不敢和他目光相触,一见他转头过来,立即垂下眼光。

    徐长老又道:“老朽得知太行山谭氏伉俪和写信之人颇有渊源,于是去冲霄洞向谭氏伉俪请教。谭公、谭婆将这中间的一切原委曲折,一一向在下说明,唉,在下实是不忍明言,可怜可惜,可悲可叹!”

    这时众人这才明白,原来徐长老邀请谭氏伉俪和单正等人来到丐帮,乃是前来作证。

    徐长老又道:“谭婆说道,她有一位师兄,于此事乃是身经目击,如请他亲口述说,最是明白不过,她这位师兄,便是赵钱孙先生了。这位先生的脾气和别人略有不同,等闲请他不到。总算谭婆的面子极大,片笺飞去,这位先生便应召而到……”

    谭公突然满面怒色,向谭婆道:“怎么?是你去叫他来的么?怎地事先不跟我说,瞒着我偷偷摸摸?”

    谭婆怒道:“什么瞒着你偷偷摸摸?我写了信,要徐长老遣人送去,乃是光明正大之事。就是你爱喝干醋,我怕你唠叨哆唆,宁可不跟你说。”

    谭公道:“背夫行事,不守妇道,那就不该!”

    谭婆也不答话,出手便是一掌,“啪”的一声,打了丈夫一个耳光。

    谭公的武功明明远比谭婆为高,但妻子这一掌打来,既不招架,亦不闪避,一动也不动的挨了她一掌,跟着从怀中又取出一保小盒,伸手沾些油膏,涂在脸上,登时消胂退青。一个打得快,一个治得快,这么一来,两人心头怒火一齐消了。

    旁人瞧着,无不好笑。

    只听得赵钱孙长叹了一声,声音悲切哀怨之至,说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唉,早知这般,悔不当初!受她打几掌,又有何难?”语声之中,充满了悔恨之意。忽得听杏林彼处,有一个苍老的声音说道:“阿弥陀佛!若要了结当年的仇怨,当算上老衲!

    众人回过头来,只见杏子树后转出一个身穿灰布衲袍的老僧,方面大耳,形貌威严。

    徐长老叫道:“天台山智光大师到了,三十余年不见,大师仍然这等清健!”

    智光和尚的名头在武林中并不响亮,丐帮中后一辈的人物都不知他的来历。但乔峰、九长老等却均肃立起敬,知他当年曾发大愿心,飘洋过海,远赴海外蛮荒,采集异种树皮,治愈浙闽两广一带无数染了瘴毒的百姓。他因此而大病两场,结果武功全失,但嘉惠百姓,实非浅鲜。各人当下纷纷走近施礼。

    徐长老道:“智光大师德泽广初,无人不敬!但近十余年来早已不问江湖上事务,今日佛驾光降,实是丐帮之福!在下感激不尽!”

    智光道:“丐帮徐长老和太行山单判官联名折柬相召,老衲怎敢不来?天台山与无锡相距不远,两位信中又道,此事有关天下苍生气运,自当奉召!”

    乔峰心道:原来你也是徐长老和单正邀来的!不过,素闻智光大师德高望重,想来应不会参与陷害我的阴谋,有他老人家到来,实是好事!

    这时,只听赵钱孙忽道:“雁门关外乱石谷前的大战,智光和尚也是有份的,你来说吧!”说完,便在一边挖起坑来,嘴里面喃喃道:“小娟,师哥虽不能生与你同床,但死后却能与你同穴!”原来赵钱孙已是心存了死念。

    智光向赵钱孙瞧了一眼,说道:“好,老衲从前做错了的事,也不必隐瞒,照实说来便是!”

    赵钱孙一边挖坑,一边说道:“咱们是为国为民,不能说是做错了事!”

    智光摇头道:“错便错了,又何必自欺欺人?”转身向着众人,说道:“三十年前,中原豪杰接到讯息,说契丹国有大批武士要来偷袭少林寺,想将寺中秘藏数百年的武功图谱,一举夺去……”接着智光便向原著中那样,将三十年前所发生的前尘往事讲述出来。

    乔峰从智光之前所说的那一番话中,也猜到了**分,颤声问道:“智光大师,那……那少室山下的农人,他…他…他姓什么?”

    智光道:“你既已猜到,我也不必隐瞒。那农人姓乔,名字叫作三槐!”

    乔峰大声叫道:“不,不!你胡说八道,捏造这么一篇鬼话来诬陷我。我是堂堂汉人,如何是契丹胡虏?我……我……三槐公是我亲生的爹爹,你再瞎说……”突然间双臂一分,抢到智光身前,左手一把抓住了他胸口。

    徐长老见状大惊,忙道:“乔帮主,智光大师江湖上人人敬仰,你不得伤害他性命!”

    乔峰热血上涌,大声道:“不错,智光大师的为人,我也素所敬仰!但你们……你们……要除去我帮主之位,那也罢了,我拱手让人便是,何以编造了这番言语出来,诬蔑于我?我……我乔某到底做了什么坏事,你们如此苦苦逼我?”他最后这几句声音也嘶哑了,众人听着,不禁都生出同情之意。

    这时只听赵钱孙突然嘿嘿冷笑,说道:“可笑啊可笑!汉人未必高人一等,契丹人也未必便猪狗不如!明明是契丹人,却硬要冒充汉人,那有什么滋味?连自己的亲生父母也不肯认,枉自称什么男子汉、大丈夫?”

    乔峰睁大了眼睛,狠狠的凝视着他,问道:“你也说我是契丹人么?”

    赵钱孙道:“我不知道!只不过那日雁门关外一战,那个契丹武士的容貌身材,却跟你们兄弟俩一模一样!那一架打将下来,只吓得我赵钱孙魂飞魄散,心胆俱裂,那对头人的相貌,便再隔一百年我也不会忘记。而智光大师抱着那两个契丹婴儿,也是我亲眼听见!”

    看见乔峰将智光大师缓缓放下,徐长老适时的说道:“多谢智光大师回述旧事,使大伙有如身历其境。这一封书信……”他扬了扬手中那信,续道:“是那位带头大侠写给汪帮主的,书中极力劝阻汪帮主,不可将帮主大位传于乔帮主!乔帮主,你不妨自己过一过目。”说着便将书信递将过去。

    被乔峰放下的智光道:“先让我瞧瞧,是否真是原信。”说着走上前去将信接在手中,看了一遍,说道:“不错,果然是带头大哥的手迹。”说着左手手指微一用劲,将信尾名撕了下来,放入口中舌头一卷,已吞入肚中。

    智光撕信之时,先向火堆走了几步,与乔峰离远了些,再将信笺凑到眼边,似因光亮不足,瞧不清楚,再这么撕信入口,信笺和嘴唇之间相距不过寸许,乔峰万万料不到这位德高望重的老僧竟会使这狡狯伎俩,一声怒吼,左掌拍出,凌空拍中了他穴道,右手立时将信抢过,但终于慢了一步,信尾的署名已被他吞入了咽喉。

    乔峰又是一掌,拍开了他穴道,怒道:“你……你干什么?”

    智光微微一笑,说道:“乔帮主,你既知道了自己身世,想来定要报那杀父杀母之仇!汪帮主已然逝世,那不用说了,但这位带头大哥的姓名,老衲却不愿让你知道。老衲当年曾参预伏击令尊令堂,一切罪孽,老衲甘愿一身承担,要杀要剐,你尽管下手便是!”

    赵钱孙道:

    “我不知道。只不过那日雁门关外一战,那个契丹武士的容貌身材,却跟你一模一样。这一架打将下来,只吓得我赵钱孙魂飞魄散,心胆俱裂,那对头人的相貌,便再隔一百年我也不会忘记。智光大师抱着那契丹婴儿,也是我亲眼听见。我赵钱孙行尸走肉,世上除了小娟一人,更无挂怀之人,更无挂怀之事。你做不做丐帮帮主,关我屁事?我干么要来诬陷于你?我自认当年曾参予杀害你的父母,又有什么好处?乔帮主,我赵钱孙的武功跟你可差得远了,要是我不想活了,难道连自杀也不会么?”

    乔峰将智光大师缓缓放下,低头沉思,自己这一生遇上什么危难,总是逢凶化吉,从来不吃什么大亏,而许多良机又往往自行送上门来,不求自得,从前只道自己福星高照,一生幸运,此刻听了智光之言:心想莫非当真由于什么有力人物暗中扶持,而自己竟全然不觉?他心中一片茫然:

    “倘智光之方不假,那么我是契丹人而不是汉人了,汪帮主不是我的恩师,而是我的杀父仇人。暗中助我的那个英雄,也非真是好心助我,只不过内疚于心,想设法赎罪而已。不!不!契丹人凶残暴虐,是我汉人的死敌,我怎么能做契丹人?”

    这时候一只手拍在他的肩膀上,乔峰一看,正是武龙,武龙没有说话,但是目光中已经把他的想法告诉了他,那就是不管乔峰是所谓的契丹人还是汉人,他都是自己的大哥,乔峰沉思了片刻终于有了决定。

    望书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