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风流

第七十一章霸王硬上弓【精】

宇宙浪子168 Ctrl+D 收藏本站

    天龙风流无弹窗 武龙却忽然坐到干草上面,看着康敏那面露惊慌,娇怯怯的样子,更是对这个女人的那种天生媚骨赞叹不已,即便是沦落到这个地步了,都还是不能遮掩住她的媚态,隐隐还有一种颇让人心动的感觉。他忽然咧嘴呵呵笑了起来:

    “马夫人,你也不要挣扎了,你如果不是落入我的手中,而是丐帮手中的话,恐怕要直接浸猪笼了,其实要我放了你也不是不可以。”

    康敏听到武龙的话,眼睛一亮,脸上惊惶神色尽去,反而嫣然一笑,媚态横生,身子忽然就往武龙靠了过来,用自己胸前的饱满若有若无的贴着武龙的手臂,娇滴滴的问道:

    “公子要怎么才能够放了我呢?”

    她哪里又会不明白武龙的意思。武龙反手捉住康敏的小手,仔细地抚摸着,感受着那柔滑,文不对题的说道:

    “夫人这手……啧啧,还真然是让.我爱不释手呢!”

    康敏咯咯娇笑道:“若是公子喜欢,日后有的是机会。只要你放了我……”身子却不由自主地在武龙手臂上面磨擦。两粒饱满的柔软给武龙带来舒爽的感觉,武龙安然的承受着。

    “夫人还真是迫不及待呢!”武龙享受了一会儿,忽然长身而起,居高临下的看着略微有些慌乱的康敏。

    康敏摸不准武龙心思,小声问道:

    “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到底想怎么样,还要等我检查过才好说呢!”

    “什么检查?”康敏吃不准他心思,脸上媚态尽褪,缩了缩身子。

    武龙怪笑道:

    “夫人心知肚明,又何必多此一问呢!”

    “你……”没等她说完话,武龙忽然闪到她面前,一指点了她哑穴。

    康敏说不出话来,看武龙双手往自己双肩捉来,脸色刷的雪白,忽然从干草上面爬起来,绕开武龙的双手,以不符合她的敏捷往门口窜了过去,嘴里呜呜出声。

    武龙嘿嘿怪笑不止,当然,他很想发声大笑,他可是第一次坐这种“技术活”,要不是学习过无数的经验,恐怕还是做不来的。他忽的转身过来,没等康敏双手捉到那栅栏,已经一把将康敏腰给搂住,将那紧俏圆滑的臀部,紧紧贴在他的胯部,用那坚挺的活儿藏在裤中,紧紧抵住她翘臀。

    隔着衣裤传递过来的那种刺激感,让康敏身子一顿,旋即她又呜呜出声,不停挣扎扭动着身体。双手不断往前伸,想要去捉住什么。她这一挣扎,臀部不停的晃动,摩擦着武龙的那活儿,是不是从沟壑里面滑道圆实的臀上,又猛地滑回去,当真是别有一番刺激。武龙深吸一口气,暗道:“你这是在挣扎呢,还是在引诱我啊!

    武龙哪里给她挣扎的机会,一手将她身体搂紧了,往后面干草上面退去,另一手却一下子摸进她衣衫里面,往上面摸了去。隔着肚兜,他一下子就捉住了一粒饱满,使劲揉捏着。

    康敏更是剧烈的挣扎的起来,臀部沟壑上面传来的那种刺激,让她身躯开始发热,身子骨儿渐渐开始酥软起来。她现在才明白,这人是打定了主意要来占自己便宜,自己还想跟他虚与委蛇,实在是痴人说梦。她从来没有遭遇过这种情况,虽然身体不断传来种种奇异的令她禁不住身体酥麻的感觉,但是她却始终不肯接受这个现实,无论如何她也要挣扎一番。

    她使劲呜呜叫了起来,可惜这柴房别的不好,就是隔音效果比较好。再加上她被关在最里面,周围没人,自然没有人听到。此时又是深夜,哪里会有人来。看样子,她是难逃一劫了。

    武龙一手使劲揉捏着她的饱满,另一只手抱紧了她,转过身体来,将她扑倒在干草堆上面。两人的姿势更加暧昧起来。武龙心里升起来一种奇怪的快感,恨不得立刻将这女人就地正法。不过他却努力的克制了,任由康敏不断的挣扎,一手往那神秘地带摸了下去。就在刚刚触摸到那个位置的时候,康敏浑身一震,不再挣扎,不过却呜呜哭泣了起来。

    武龙哪里管她这些,心里估计下自己进来的时间,嘿嘿一笑,一只手回来,将自己腰带解开,将康敏的长裙往上撩起来,伸手捉到那底裤,就褪了下来。衣破碎的衣服也被武龙脱了下来,不得不说康敏的身材之好是无与伦比的,纤细的腰肢线条柔美,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平坦的小腹白皙绷紧,在灯光下透射出晶莹的光泽。两个呈梨形的**雪白浑圆,看上去像山峰一样既丰腴又挺拔。

    武龙的大脑还来不及发出命令,双掌就自作主张的按了上去,情不自禁地一把握住了这对坚实又弹性惊人的玉峰肉,肆意的玩弄起来。只觉触感滑润,滴溜溜的弹性十足,心中不禁暗赞真是十足的尤物,康敏软绵绵的**滑不溜手,竟险些从武龙的手掌中逃逸而出。

    武龙急忙加大了指间的力道,用力的抓紧了乳峰的根部,把它们从左右向中间推挤,弄出了一条深深的乳沟。

    不要……”

    康敏羞耻的哭了出来,原本强自支撑的凛然神色已荡然无存。她拼命扭动,可是这种徒劳无效的反抗,除了越发使她显得软弱娇小、凄楚动人外,又能有什么实质的作用呢?身体的摩擦更加唤起潜藏的邪欲,武龙再也顾不上怜香惜玉了,暴喝一声,使劲的将她的**捏成了椭圆形,十个指头深深的陷进了双峰里,娇嫩的登时从指缝间钻了出来,在灼热气息的吹拂下骄傲的上翘挺立。

    武龙兴奋的俯身相就,用舌头**着她的乳蒂,接着又把康敏整个**都衔进了嘴里,用牙齿咬住,开始热切的吮吸。康敏起先还悲痛的哭号闪躲,拳打脚踢的奋力挣扎。但随着时间的过去,她的反抗越来越无力了,扭摆挣动的娇躯也慢慢的平静了下来,喉咙里时不时的发出一两声压抑含混的**,晕红的俏脸上露出了又羞愤又迷乱的复杂表情。

    “怎么样?你很舒服吧?”

    武龙张嘴吐出了她的,作出老练的神态说,

    “你的身体好敏感呀!瞧,才几分钟就硬成这个样子了!真是淫荡的女人……”“胡说!你胡说!”

    康敏倏地坐起身子,双目满含滚滚热泪说。武龙也不跟她争辩,只是冷笑着指了指她的酥胸。她低头一看,绯红的双颊登时像火一样燃烧起来,只见那一对娇艳欲滴的,已经在口水的滋润下明显肿大了许多,正又挺又硬的高高凸起,仿佛两粒珍珠般的葡萄,在无比诱惑的召唤着美食家去尽情品尝、尽情玩味。

    越是这样武龙就越渴望知道里面的秘密,于是把手挤进了她的大腿内侧,上下抚摩搓动,耐心的等待她屈服于他的挑逗。片刻后,康敏的俏脸上渗出了细细的一层香汗,呼吸声已是清晰可闻,夹紧的双腿也渐渐松开了这一刹那武龙两只手一起用力,成功的分开了她的双腿。在她的惊叫声中,用膝盖把她的腿呈“大”字形的牢牢顶在了两边。武龙双手仍然握住了康敏柔软的两个**,这次的抚摩可不象刚才粗暴的挤捏,那只是对康敏的发泄,现在握住**双手只是轻轻抚弄,拇指和食指熟练地搓弄着康敏的羞涩,爱抚了一会,武龙的舌头开始在康敏的高峰上熟练、挑逗地不停添圈圈,只几下康敏就被添得**膨胀、坚挺。

    武龙的双手还继续停留在康敏的香乳上,嘴巴开始上移,一口封住了康敏的香唇,舌头熟练、巧妙地进入了康敏的口内,两人的舌头缠绵在一起,此时康敏的反抗越来越弱了。热吻了康敏的香唇后武龙开始用舌头巧妙地挑逗康敏的耳垂,康敏的身体开始了反应,美丽的脸部产生了红韵,香汗淋漓,气喘加急,康敏开始不由自主的摆头,雪白的下腹不停的起伏,康敏已不由自主地轻声娇柔地开始呻吟,花瓣内也分泌出少量的。看到康敏的反应,武龙感到十分欢喜,更得意的开始再次进攻康敏的,武龙手指康敏的敏感地带,不停扭动、拨弄。身下的康敏丰满的臀部产生痉挛。

    见时机到了,武龙也不多话,他将自己活儿引导到那神秘位置,猛地一挺,直捣深处。一下子,全根而入。康敏忽被这猛来的满胀激醒了似的,可刚有动作,就被武龙随之而来的**带来的酥爽淹没了。康敏大声地呜呜叫了几声,随即身子随着武龙身体不断摇晃起来。发出动人的声音,康敏不自主地抱住了武龙的腰,自己的下身迎着武龙的冲撞迎接着,似乎让武龙的每一下,都能顶到自己身体的最深处,她的呻吟变成了更大声的**,武龙把自己的舌头交给康敏,于是在两个人交媾的声音之外,又有了唔唔的声音……

    康敏也是忘情的品尝着这个在自己嘴中的佳品,身体随着一下下的冲击,在奉献着自己分泌的玉液的同时,也把自己的口水和武龙的口水交织在了一起……已经没有男人滋润一年之久的康敏,下身的紧握程度自然可知。武龙虽然在这如**的羊肠小道上,随着摩擦温度的提升,自己的感觉也是越来越强,忽然他感到自己的分身似被康敏的身体烫了一下,里面变得更加的温暖和湿润,康敏的**如同婴儿的小嘴般,一劲的吸吮自己。

    而这时的康敏,杏眼微闭,面似红潮,早已无法言语,身如软泥,娇嫩无比,自己就再也无法忍住自己传来的强烈刺激,把自己的种子全布向那等待着孕育生命的土地。康敏被这种炽热有力的一烫,啊又来了一次**……

    也许时间过得很快,在康敏身上休息的武龙并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他只存在了交欢后的美妙之中,他终于征服了这个美艳的**,还在她的身体里留下了自己的痕迹。他也知道了身下这个女人果然是尤物,康敏**过后,渐渐地恢复了自己的清醒。她感到很重,是一个人,不,是一个男人,虽然那肿大的东西已经变小,可是她还是能感觉到,他在自己的身体里。康敏,眼泪流了下来……

    武龙看着浑身酥软,香汗淋漓的康敏,又挺了挺身体,让那活儿更加深入,嘿嘿问道:“夫人,我功夫比起他们来如何?”康敏此时穴道刚解开,也不说话,只是擦了擦脸上泪痕,紧紧咬着嘴唇,默不作声。

    武龙嘿嘿一笑,猛地大力挺动了几下,康敏不由自主挺动翘臀来配合他。他忽然退了出来,抵在后庭处,想了想,又还是往下移了移。他心里在想,就这么进去,恐怕不太干净,还是等有机会在说,这次就算了。

    武龙哪里会放过如此好机会,顾不得自己已经在这里面呆了多久,他再次分开康敏微微并拢的双腿,深吸一口气,抑制着内心澎湃的欲浪,将那已经膨胀昂扬的前挺,触碰到幽谷间已经腻滑湿润的花瓣,挺动的男**望顺着那两片嫩红的花瓣缝隙上下的研磨,一滴晶莹芬芳的**由粉艳鲜红的**中溢出,早已挺立的就趁着又滑又腻的**春水,撑开了她的鲜嫩粉红的花瓣往里挺进,滚热坚挺的男**望在柔嫩湿滑的花房壁蠕动夹磨中,愈发充血膨胀,抵满了康敏整个花房。

    “不要……”

    武龙那颗本已欲动如潮的心被刺激得更加血脉贲张,充血盈满,只知道尽心驰骋,桃园寻秘,哪里会顾及到康敏此时的讨饶求怜,反而更加激发了他原始的兽欲,疯狂地助长了嚣张的欲焰!啪――啪――武龙暴虐的用手掌抽达着她的臀部,雪白的几乎顿时红了起来,武龙不停的拍打,犹如骑马一般。

    康敏本是疼叫,但是随着武龙的急速挺动,强烈的刺激以及心中担负的使命使得康敏让她忘记了疼苦,甚至一种奇特的感觉让她在轻哼娇喘中,纤细的柳腰本能的轻微摆动,似迎还拒,嫩滑的花瓣在颤抖中收放,好似啜吮武龙顶端上的巨盖,敏感的圆头被粉嫩的花瓣轻咬扣夹,加上武龙伸直的大腿紧贴着绝色美人雪白如凝脂的**根部肌肤,滑腻圆润的熨贴。

    请选择http;//

    舒爽得武龙汗毛孔齐张,只想着就此一泻如注。强大的旋转力让丰满润滑的康敏随着他的动作扭糖似的摆动。武龙兴致越发高涨,深吸一口气,秘洞里的分身顿时暴涨,直顶得康敏前后左右颠翻倒覆。他逐渐加快了**的节奏,百十下过后,就发觉康敏秘洞里抽搐般颤动着,花蜜泉涌,使得分身在里面**时都发出唧唧的声音,深色的花心慢慢绽开。

    将分身前端包裹起来,时松时紧地吸吮起来,让武龙感到全身异常的舒畅。忽然,他觉得蜜壶里夹住分身的力量猛然增大许多,好象要夹断他的分身一样,他在嫩穴里面每动一下都异常困难。武龙知道这正是康敏**前奏,但他毫不顾忌地双手抓紧康敏波浪般晃动的丰满乳峰,将那对浑圆挺硕的玉峰捏得几乎变形,一根根手指像要嵌进她胸脯一般,一份份雪白的乳肌从指间被挤冒出来。

    武龙急运体内阳气灌注于分身之中,登时又粗大了两分,低叱一声,分身直进直出的强行**起来,下下直抵康敏娇嫩花心。他突然感到康敏花心传来巨大吸力,紧跟着一股浓浓的阴精从花心浇出,直浇在他的大分身上。他强压住狂涌的精意,依然丝毫不停顿的全力冲刺着,在康敏高速出入,其粗巨处似要撑破那紧窄的花径,深的每一次都顶中娇嫩的花心,力道重的好象要刺穿她的身体,而他十指亦大力捏着她胸前双峰,好象要将那丰挺的玉峰捏爆。

    康敏向后倾仰的身子似在回应着狂风骤雨般的冲刺,玉宫口象饿了几十年的婴儿一样,不停地吸着分身,似乎想要获得更多的。武龙环抱康敏的纤腰,结结实实地冲击这撩人玉体,康敏浑身分泌香汗,原本就光滑如玉的肌肤几乎连抓都抓不住。

    武龙蓦地觉得精关越叩愈急,知道**在即,更是毫无保留,结实的小腹不停地撞击着雪白的耻丘,发出啪啪的响声,一轮密如雨点般的狂插之后,好象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分身上。感受到自己要爆发的**,他猛的抓住康敏的头发,让她不由啊的一声叫了起来,武龙把分身插入她的口中,在虎吼中爆发起来。康敏被呛的咳嗽起来,想吐却吐不出来。一时气急晕了过去。

    武龙舒服的传上裤子,对于自己霸王硬上弓的事情,没有半点愧疚,看着晕过去的康敏冷笑道,这才是刚开始呢。忽然客栈外发出嘈杂的声音。

    望书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