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风流

第八十二章罂粟花开 朱紫同夫3

宇宙浪子168 Ctrl+D 收藏本站

    天龙风流无弹窗 “啊?……”武龙猛然问起,阿紫正恍惚间,被这么问到,心中一惊:“你怎么知道?”

    看到她紧张的样子,武龙哈哈一笑道:

    “别紧张,我对那东西不感兴趣,以我的武功难道还需要修炼那所谓的化功**不成?”

    阿紫这时才定下心神,冲着武龙灿然一笑,微有点撒娇地道:

    “逍遥大哥好本事,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

    她略一思索,觉得武龙定然饭不会贪图此物,照实承认方为上策。武龙正容道:

    “阿紫,你想练上乘武功其实不难。这化功**于人于己都无好处,还是不要练了。那星宿老怪为武林中人所唾弃,你不如今日开始便离开星宿派门墙。逍遥大哥保证,日后定让你修习正道一流武学。”

    其实阿紫对星宿派哪有什么留恋之情,既然武龙这么说,心中欢喜之情难以言喻,非常干脆地扔开枕头,到武龙正面前,倒头便拜:

    “师父在上,受徒儿阿紫一拜。”

    还未等她头磕下去,就给武龙伸手挡住。武龙道:

    “拜我为师?那就不必了,我这作兄长的,指点一下小妹的武功也是天经地义。再说我的武功多是自学,并无师承门派。”

    阿紫笑着说道:

    “逍遥大哥武功盖世,便是开宗立派也不过是等闲事。”

    话虽如此,但她心中当然清楚师徒与兄妹到底哪个更为亲密,这拜师的事她也就绝口不提了。外加她从小没有一个亲人在身边,此时能多一个亲切又有本事的兄长,也令她高兴非常。从此便认定了武龙是自己的哥哥,甚至日后对武龙比对段誉这个亲哥哥还要亲得多。

    “师父哥哥,你刚才那是什么功夫啊。只用单手挥了几下便把他们全打退了,这手本事真是俊得很了,而且好像火炉一样,这这是什么武功呀?”

    阿紫虽说不拜师了,不过却直接将武龙的称谓定成了“师父哥哥”,武龙听了只摇头笑笑,也懒得去管她怎么叫了。

    “啊,刚才那招不过是普通的掌法,只是我的内力至刚至阳,可以焚化万物。”

    阿紫拉着武龙的手臂道:

    “师父哥哥,我要学这个。嘿嘿,以后那些人再来,我便不怕了。”

    武龙微微有点头痛。方才他是觉得化功**对身体不利,为了阻止阿紫去练化功**,才保证会让她学到上乘武功。只不过武龙心中所想的是阿紫认祖归宗回了段家,自然会学到段氏一阳指,却不是要自己教她武功。谁知阿紫会错了意,竟要拜自己为师,他当然不允。可阿紫却是急不可待,而自己也没法跟她解释。此时她要学玄冥神掌,自己也不能推辞。当下微一皱眉,道:

    “阿紫,你听我慢慢说。”

    阿紫很是乖巧地抱着个枕头在一边坐好,竖起耳朵,一付很认真的样子。

    武龙看了,暗自发笑,清了清嗓子,正色道:

    “我的内力和特别,吸收太阳真火化为内力,十分凶险,你是学不来的,而且女人修炼可是有很强的副作用,估计你会变成不男不女的。”

    武龙当然不能够教她北冥神功,以她的个性学会了这门神功估计比以后的大魔头李莫愁可怕多了,将掀起多大的风波,自己连阿朱等人都没有传授,就是怕这门武功被太多人知道了,会引起江湖中人的恐慌和贪婪。

    阿紫听武龙套了一圈,最后是说不教自己,当时便是一脸黯然,其中虽有几分伪作,也确实是心中有些失望。幸好武龙接着道:“为兄就先指点你一下运气吐纳的法门,待你内力日深,自然可以成为高手。”阿紫闻言双眼发亮,立刻高兴地坐好,听武龙讲解内功修炼之法。

    此时武龙的内功已臻大成之境,世上论内功境界已是少有人及,武龙细细思索之下,给阿紫一套内功心法,是从还施水阁中,学会的一套心法,虽然不可能和北冥相比,却也是江湖一等一的心法,也胜过了星宿派的内功甚多。按理说丁春秋也是师出名门,但当年无崖子知他心术不正,是以并未传其逍遥派上乘内功;而丁春秋自己反叛师父,却害怕门下弟子仿效自己,于是传于弟子的内功更是粗浅。阿紫虽然练了十余年,内力仍是极差。

    阿紫多少也有些武学见识,相较之下当然知道武龙给的这套心法远强过星宿派内功,当下立刻便在武龙引导下开始练习。

    出乎武龙的意料,阿紫的天赋竟然颇为不错,数遍之内遍已运功自如。感受到莫大的好处后,阿紫的嘴更甜了哥哥叫个不停,倒武龙心想若是有人管束,阿紫的性格可能会有所转变吧,但旋即又暗道:

    “三岁看到老,天知道这小丫头有什么花花肠子,还是小心点为上。”

    耽搁了一些功夫,武龙带着阿紫向聚贤庄赶去。聚贤庄这次英雄宴乃临时所邀,但发的是无名贴,贴上不署宾客姓名,见者有份,只要是武林中人,一概欢迎。接到请贴之人连夜快马转邀同道,一个转一个,一时之间,贴子竟也已传得极远。只因时间迫促,来到聚贤庄的,大都是少林寺左近方圆数百里内的人物。但河南是中州之地,除了本地武人之外,北上南下的武林知名之士得到讯息,尽皆来会,人数实着不少。

    这次英雄宴由聚贤庄游氏双雄和“阎王敌”薛神医联名邀请。游氏双雄游骥、游驹家财豪富,交游广阔,武功了得,名头响亮,但在武林中既无什么了不起的势力,也算不上如何德高望重,原本请不到这许多英雄豪杰。那薛神医却是人人都要竭去与他结交的。

    武学之士尽管大都自负了得,却很少有人自信能够打遍天下无敌手,就算真的自以为当世武功第一,也难保不生病受伤。如能交上了薛神医这位朋友,自己就是多了一条性命,只要不是当场毙命,薛神医肯伸手医治,那便是死里逃生了。

    因此游氏双雄请客,收到贴子的不过是自觉脸上有光,这薛神医的贴子,却不啻是一道救命的符。人人都想,今日跟他攀上了交情,日后自己有什么三长两短,他便不能袖手不理,而在刀头上讨生活之人,谁又保得定没有两短三长?

    请贴上署名是“薛慕华、游骥、游驹”三个名字,其后附了一行小字:

    “游骥、游驹附白:薛慕华先生人称‘薛神医’!”若不是有这行小字,收到贴子的多半还不知薛慕华是何方高人,来到聚贤庄的只怕连三成也没有了。

    武龙带着阿朱一路急驰,他内力深厚,加上凌波微步娴熟,速度当真是快若奔马,二十余里路在他脚下也只是弹指一挥间。阿紫被他抱着小蛮腰,感受到他在运功后散发的热气,脸色有些通红想道:

    “这个丑汉大哥身上的味道竟然好闻,奇怪,男人不都是臭的吗?”

    如果武龙看到一定很是诧异,这个小丫头竟然会脸红,不过他此时心中焦急,忖道:“不知大哥如今怎么样了,但愿我没有去晚。”

    脚下加紧,转眼间已看到了“聚贤庄”三个大字,里面还传来阵阵呵斥之声。

    武龙大喜过望,大哥应该还没事,否则众人不会怒喝连连。待他跃到门前,只见乔峰站在场中央,满身鲜血,四周几把刀剑同时朝他砍去,可是乔峰却站立不动,似乎已经是坐以待毙。

    此等情形武龙甚是焦急,却不知如何出手相救,他此时离乔峰还有段距离,可是对方几种兵器都往乔峰身上招呼,他根本无法以掌力相阻,当下心下惊怒,嘴里一声暴吼道:

    “谁敢伤我大哥!”

    他不自觉的用上了佛门绝学“狮子吼”,“吼――!”一声狮吼惊天动地,气吞山河,如惊雷爆碾,震荡天地;如钟鼓齐鸣,摄人心神;众人耳际突遭恐怖声波轰炸,不由一阵剧烈的头晕目眩,手中猛劈而出的刀一顿,力道顿时消减了大半,等落到要落到乔峰身上时,武龙已经的手臂已经把他们抵挡,肌肉上却是一丝白印都没有留下。

    武龙犹如身为一头雄壮威猛的雄师,气势形成的鬃毛在空气里激荡着,气势磅礴,声势骇人,硕大的狮头仰天怒吼,獠牙粗而锋利,吼声如惊雷滚滚,又似长江大河,浩浩荡荡,无有休止;狂暴的音波撞击在墙壁壁上又反弹回来,不断的反弹冲撞着,前发的声音与后发的声音混合在一起,使的本以雄洪高亢的狮子吼更增威力。

    整个院子在这不似人能够发出的吼声中被震的瑟瑟发抖着,仿似地动山也摇,洞顶墙壁石屑纷飞,更不时的有一块块的碎石粉受不了震动自墙壁上掉了下来,连水池中的水也受到音波的激荡溅了起来;而那些江湖人早已丢掉兵器,双手紧捂着耳朵倒在地上哀嚎翻滚着,令他们头痛欲裂的“爆雷”声声不断的钻进他们紧捂的耳朵中,震荡着他们“脆弱”的耳膜,轰炸着他们的神经,他们的心脏也仿佛被人用力狂猛的捶擂着,越跳越快,几乎要跳出胸腔来了,着实恐怖。

    只听“扑通、扑通”,庄内功力弱者已有人承受不了,相继倒地。功力深厚者也是一阵耳鸣,刚刚持刀剑要伤乔峰的几人更是凄惨,武龙的狮子吼主要是冲着他们几人所发,现在俱是兵器落地,身形摇摇欲坠。

    待到众人反应过来,武龙已进到庄内,他疾掠到乔峰身前,双掌分别抵住两人后背“灵台穴”,渡了些真气过去。乔峰身躯一震,迷茫的眼神也变的清醒,看到武龙惊喜道:

    “你是?二弟!”

    虽然武龙易了容,但声音却没有改变,而且刚才那爆炸性的狮子吼简直是他的招牌,乔峰江湖经验十分丰富,立刻认了出武龙点头道:

    “大哥,兄弟来晚了,累的大哥身受重伤,大哥放心,今日兄弟不惜死战,也一定会保的大哥和这位姑娘周全。”

    乔峰闻言激动道:“二弟,乔峰乃一介武夫,而且还可能是契丹人,实在不值得你……”

    话没说完,武龙便接过高喝道:

    “大哥何出此言!契丹人如何?宋人又如何?你我既然结为兄弟,自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大哥一日为我大哥,兄弟便要为大哥排忧解难,看他们一个个自称英雄豪杰,竟然如此轻信小人之言,我却相信大哥的为人,决不会做那人神共愤之事,既然他们如此不分善恶,我也没必要跟他们客气,大哥请在一旁休息,待小弟收拾他们。”

    乔峰不知该说些什么,感动道:“二弟!”

    武龙冲他笑笑,然后转头对庄内群雄一声大喝:“你们哪个上来送死!”这一句明显是吼出来的,虽然没用上狮子吼,却也让人心惊胆颤。

    群雄还处在震慑当中,乔峰心中的感动却是难以言表,心道:“二弟竟然对我如此信任,我是不是契丹人他也全然不放在心上, 今日这岂是排忧解难?现在随时都会有性命之危,我乔峰如今虽然仇敌满天下,但毕竟还有一个全心全意对我的兄弟。”

    四周群雄却是心中揣测,想道:

    “他是谁?好可怕的狮子吼。”

    阿紫更是眼睛发亮,看这威风凛凛的武龙,眼中路出了爱慕的神色。

    众人都是刀头舔血之辈,江湖中人本就没把性命放在心上,加上人数众多,一个个又开始要往上冲。

    一个老婆子忽道:

    “那小子,来聚贤庄莫不是来捣乱的么?”

    武龙看是谭婆,再看看站在她后边的谭公和赵钱孙,心中觉得好笑,故意以手掩面,仰天叹道:“怎么又是你们三个老不修。”

    群雄早就看谭 公谭婆赵钱孙三人时常纠缠不清,只是顾忌三人辈分甚高,武功也强,是以不敢当面取笑。现下听得武龙的话,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谭婆哪里受得了,怒叱一声,向武龙扑来。后面赵钱孙和谭公知道武龙厉害,同时大叫一声:“小娟!”也腾身而起,一齐抢上前来

    望书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