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风流

第八十八章上了皇太后的床2

宇宙浪子168 Ctrl+D 收藏本站

    天龙风流无弹窗 大宋皇宫的建造是坐北朝南,依一条南北的中轴线对称而建,又分作前后两宫。前面为皇帝处理政事,听取朝政以及一些官员的议事之处和中央主要机构,像枢密院、中书省一类都在这前面,这一部分都在大庆殿周围。除了皇帝听取朝政处理政务的地方以及中央机构外,这前面的外围部分还有许多皇宫管理系统乃御用之物的制造作坊。这些都分列于大庆殿的两边,稍靠内的叫做内诸司,外围的则叫作外诸司。内诸司如学士院、皇城司、内军器库、翰林司、翰林书艺局、内侍省、内藏库、殿中省九尚局、内香药库、医官局等等,武龙所到的这尚药局就在内诸司之列,属殿中省九尚局之一,其它还有尚衣、尚食等共有九类。

    这左右两排房舍中隔着连串的长形花坛,两个花坛之间大概相隔有三四步远,这一个个花坛中所种的花草都甚高大,把两边隔离了起来。他先跃身到了中间隔着的一个花坛中,然后蹲下身去,往对面的那个尚药局里面瞧去。

    只见中间的大堂中放着一张桌子,两边各坐着两个十八、九岁的小太监。这两个小太监却甚是悠闲,正一边嗑着瓜子,一边闲聊着。桌上还放了一壶酒,两人面前则各置着一只酒杯。两人是一边聊一边嗑瓜子,嗑的口渴了便喝上一杯酒,然后倒上酒又继续。让武龙在花坛里瞧的是羡慕不已,心想着那酒壶里装的应该就是御酒了。

    从左边房中又走出一个小太监来向两人道:“二位公公,那炉丹药看着却是快到火候了,请二位公公进来看看!”

    “哦,真的快到了吗?你看准了没,别又让我们哥俩儿白跑一趟!”那左边的小太监斜了一眼向那站在堂下的小太监道。

    “真的,这回是真的!”那算站在堂下的小太监连忙急道。

    “行了,咱们进去看看吧,别迟了把那药炼坏了。那可是韦总管亲自交待下来的,要是赶时间交不上去他怪罪下来,就是咱们总管也是抗不起的!”

    坐在堂上右边的小太监一边说着一边已站起了身来。那左边的小太监听到他这话,又见他站起也跟着站了起来。然后向底下那小太监斜了一眼,便径自先走了下来,然后朝左边房内拐了进去。右边那小太监也在后跟着,最后则是那堂下的小太监跟进。

    武龙见堂内已无人,左右看了看便一闪身带着一串残影进了堂内,然后贴在房门后的墙角处把这里面仔细看了看。只见这里面甚是宽阔,两边墙上都贴墙放着两排大药柜,每一格的小抽屉前都贴着红纸标着药名。他看了看却也是找到了几个自己听说过的,剩下的则是大部分都不认识。

    除了这两边的两排大药柜外,就只正中间上首的一张八仙桌跟旁边的两张椅子,剩下房内则是再无它物。一进得房来,便闻到了满屋子的药味,还有那一直都不断的酒香味。这酒香味却不是桌上那只小酒壶里的酒传出的,凭那点儿酒还传不出这么大的酒味来。他又仔细闻了闻,发现这酒香味竟是从左边刚才三个小太监进去的那间屋子中传来的。

    闪到那处屋门边,挑起门帘往里看了看,却见里面有四个小太监。看来是里面本来有两个正在看着那什么炼丹炉,好了之后,一个去外面通报,一个还在里面留守。此时刚才坐在堂上的那两个太监,正在指挥着另两个太监用沙子填灭一口铜制丹炉下面的火。旁边靠窗的是一排火炉,有两个火炉上正放着两口锅,里面正沸气腾腾的煮着东西。他一闻,就知是酒,不由心道:“原来这酒香的来源处却是这里,就是不知道他们煮酒干什么?难不成他们几个还来个煮酒论英雄不成?”

    他想到这里,不由撇嘴笑了笑。

    “好了,来,咱们把这盖了抬起来!”

    那两个小太监把鼎下面的火用沙了覆灭之后,指挥的那两个太监其中之一便又叫道。然后几人便在手中各垫了一块布,四人合力将那只丹炉上的盖子抬了起来放到了一边。瞧四人吃力的劲儿,似乎那只盖子的份量还不轻。盖子一抬起,便见里面一大股热气蓬勃而出。好一会儿,才渐渐散尽。武龙在外面便能闻到随着那股热气冒出的清香味道,看样子里面炼制的药定也是不会差的。雾气散尽,便见得里面低凹处正凝着一大团膏状的东西,色泽呈淡褐色。

    “行了,只等凉了把他搓成丹药就行了!你们小心点,别弄掉了,这可是韦总管花了好多心思才炼制而成的,如果有什么差池,小心韦总管的手段!”

    两个太监打了冷战,连忙说是,说话的听声音是刚才外面坐在左边的那个太监,他又朝靠窗处的火炉上看了看,向原先在房内的两个小太监吩咐道:“那上面煮的【鹿茸虎骨酒】看样子也好了,你们两个快过去收了吧!”

    “是!”两个小太监应了一声,便起身到了火炉旁,然后每人垫着布端下一口锅将里面的酒倒在了脚边的白瓷坛中。那炉子地下却是还放着不少的酒坛,除了那两个白瓷坛外,剩下的都是黑色的。而从武龙的方向看去,他还发现房间老里处的那面墙前摆放着不少的白瓷坛。坛外都贴着标签,上面写着的正是刚才那太监说的名字,【鹿茸虎骨酒】。他却也不知这到底是什么酒,这只闻着很香,想来喝着更香。

    那两个小太监倒完了酒,便把锅放在了地上。然后一个小太监从地下一个黑色的酒坛把里面的酒倒到旁边方桌上的一个铜制小盆里,待倒满后另一个小太监便把这一盆酒倒到了一口锅里。然后再放回桌上,倒满再倒在锅里,每口锅里面都倒了满满两小盆。看样子锅里的酒是着量而放的,而这小铜盆便是起了量取的作用。倒完酒后,两人又把装了酒的锅端起架在了炉子上。

    然后有一名小太监从桌上拿起一个大瓷瓶,又从桌上拿过一杆小秤,小秤下面还有个秤盘。他将那大瓷瓶中打开,从里面倒出一些丹药来,倒到秤盘上面,再拿起秤称了称,似是嫌多了,又往瓷瓶里抓了一些。称好之后,便将秤盘里的那些丹药倒在了锅里。依此而为,又称好另一盘后倒在了另一口锅里。看来是在煮药酒,而且酒与药都是有定量的,不能多了,也不能少了。

    两个小太监做完一切后,又往锅里看了看,谁知看的好好的两人却突然各向左右倒了下去。另两个太监不由大惊,有一人叫道:“喂,你们两个干什么呢,装死偷懒呀,快起来!”但叫了一声却是没动静,往旁边那太监对看了一眼,两人脸上皆有惧怕之意。两个在火炉前的小太监无声无息地就突然倒下,叫也没反应,这不由得不让他们两个想到别处去。

    “咱们还是过去看看吧!”另一名太监道。说罢,便抓着那太监的手有些颤抖着站了起来。两人互相拉扯着一边走一边四处看的走到那两个倒下的小太监身旁,踢了二人一脚,却见二人仍是没反应。正胡思乱想越加害怕之际,想要惊叫出声之时,两人突然间觉得脑后一凉便也各自失去了知觉倒了下去。

    这四个太监先后倒下自然是在门外的武龙做的手脚,都是被他用无声无息的指力给隔空点倒的。他想要进去拿药,自然是不能让这四个小太监看到了。因此抓住机会便先点倒了火炉旁的那两个小太监,待这两个小太监过来后便一并点倒。点倒四人后,他这才进去,先是端过一个黑坛凑在嘴上喝了一口。细细品尝下,果然是好酒,确实比起茅台来也是不差。白坛的因为是药酒,他便不想随便尝,更何况开口的也就地下那两个刚从锅里倒上的,还都是滚烫着的,喝了也烫嘴。又喝了几大口宫廷美酒后,看了看那口丹炉里的药膏想了想,便拿过一个空酒坛,然后找了个东西将里面的药膏都挖到了空酒坛里,重新封上盖子。把药膏和【鹿茸虎骨酒】都抓在手中。

    “真是想睡觉就有人送来了枕头,这药是非常好的灵药,比千年人参之类的原药材强多了。不过我要先试验仪下它的药效,恩,先找个地方。竟然来来皇宫,就不要那么容易就走了,哼,上次伤我的丫头姓赵又有那么大的权势,定时皇族之人,不要让我碰到了。”

    武龙看准了地方后,他便又展开轻功向那处奔去。这一回,他不想再惊扰到人以免被追寻到。所以他便又小心地躲避开巡逻的太监,起起停停往那处而去。其实只要那武功变态的老太监没有亲自追上来,他便不会有多怕。一路躲闪而过,到了那处宫殿之后他四周察探了一下,然后悄悄地绕到一处窗前,取出身边的一把匕首轻巧地挑开里面的窗栓。然后再轻轻推开,往里转圈瞄了一眼没发现人后,便推开到容人通过的宽度轻轻闪身而入。

    他选择这座宫殿的其一原因便是因为这座宫殿够大,而大的地方可容藏身的地方便也多。还有就是大的地方住着的可能便是重要的人物,这样重要人物的地方想来是不敢有人随便进来的。反之要是选那小的偏僻的不引人注意的地方,一旦搜查起来那些地方却反而是会让人先注意到的。这可说是人的惯性思维,总是以为做贼的不敢光明正大,就会往那小而偏僻之地而躲。但他却偏偏不,如此做法也可算是反其道而行之,出其不意了。

    跳进去之后,他又左右看了一下,发现这间屋子内却是有人的,而且不止一个,不过都是正在熟睡。刚才看的时候因为是只开了那么一条小缝隙,所以看不到这边。他转身轻轻闭上窗子,又重新关上窗栓,这才转身打量着这间屋子。这一间屋子并不是特别大,相对于从外面看见的这处宫殿大小,这屋子怕是只占了其中的十分之一都不到。屋子属狭长形,长度很长,宽度很短,极不成比例,屋子里的摆设也极简单。他进来的这里是斜对着房门的一扇窗子,房门在左边这一头,右边那一头横放着一张占满了整间屋子宽度的大床。床上正并排睡着四个女人,他轻轻走过去,往床上看了一眼。发现这四个女人都很年轻,全都是十七、八岁的年纪,看样子应是宫女无疑。

    这四个宫女中有两个睡觉极不规矩,一女侧睡把腿压到了旁边一人的身上,一女却是趴睡着,把手与腿都压到了旁边的同伴身上去。剩下的两个一个是朝天正睡着,一个是朝右侧睡着。因为现在属盛夏时节,天气炎热,所以四个宫女全都只是穿着一件极薄的轻纱。透过轻纱便能看见她们里面鲜红的肚兜儿和下面的底裤,有的还是嫌热,袖子抹起了老高,下面的腿也是忍不住地从衣服中露了出来透气。玉臂粉腿缠绕,轻纱朦胧轻罩,场面看上去极是香艳。武龙看着床上四女撩人的睡姿,鼻中又闻着少女闺房中那一股淡淡的女儿香气,忍不住有些冲动。深吸一口气,转身,但呼出一口气后,他却又忍不住地转过身去看了一眼。

    “冲动是魔鬼呀!”他在心中暗暗地提醒了自己一次,再次深呼吸,终于下决心转过了身去。

    房中除了四个宫女睡的那一张大床外,剩下的就是靠近床边的一个梳妆台,和屋子正中间的一张桌子及几张椅子。另外梳妆台旁边还有一个木制的盆架,上面有一个铜制脸盆,门边有一把扫地的笤帚与一张木制簸箕。他又在屋内随意地看了一眼,然后抬脚往房门处走去。

    走到门旁,小心地拔开门栓,轻轻拉开房门,探头往外打量一眼发现无人后,他这才转身出去,然后又回过来轻拉上房门。放眼打量,只见眼前的这间屋子可是比里面那间大的多了,又大又宽敞,屋中的摆设也极多,而且都是十分华丽美观的物器。仔细看完一圈后,他发现这间屋子也是间卧室。

    武龙宫殿内的大大小小所有角落都察看了个遍。这间卧室的另一边还有一个狭长的房间,里面也是睡着几个宫女。卧室的后面还有一间浴室,里面有一个用光滑的石头砌成的小池子,看样子应是洗澡用的。出了这间卧室之后,旁边便是大厅,大厅的另一边还有一间供太监睡觉的屋子。比里面宫女住的较大,里面共住了有十个小太监。大厅旁还有一个单独的厨房,另外还有一个堆放一些杂物的房间。紧临着那间卧室旁边却是还有一间较小的卧室,想来应是准备给这妃子有可能生下的子女住的。

    “哎,皇宫就是不同凡响,这么大的一间屋子竟也只是个卧室而已!”他在心中轻轻感叹了一句,往正中的那张垂吊着帐幔的大床上看去。因夏日炎热,所以那大床上的四面帐幔也是用的轻纱,不过看上去好像是有两层。可能是因为只一层看上去太通透,怕会泄露了春光,所以才用两层吧。他心里想到“春光”这两个词,忍不住脑中又产生些暇想。很想过去看看躺在床上的是何人物,皇帝的妃子吗?不知又是怎样的一番美貌,怎样的一番睡姿?

    他心中虽然知道当下时光应是以安全为上,少惹事为妙,但这样的念头一想却是有些止不住。心中虽说着“好奇会害死猫”,但脚下却仍是忍不住地走了过去,想要一睹那帝妃之貌是何等姿容。对于他这样的现代人来说,古代皇帝的妃子那是遥远而又有些神秘的。他实在是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再加上又是黑夜之中,心中竟是忍不住的产生了些偷窥的兴奋感。他轻轻地走到床前,透过帐外朦胧的轻纱帐影看见了里面一条隐约曼妙的身影。

    武龙透过轻纱看着床上横躺的那条曼妙身影,从那凹凸有致的身段明显地可以看出是一女子,而且还是个身材丰常不错的女子。他稍稍平静了下有些激动的心情,轻轻撩起纱帐,往那女子的脸部看去。一看之下,却让他心里微微有些惊愕。因为眼前的这张脸虽美,但年纪却是大了点儿,看上去竟有三、四十岁的样子。他记得看书时书中有说故事发生的年代是公元一零九四年前后,当政的皇帝是北宋哲宗赵煦,此时只有十九、七岁而已。一个十九、七岁的小皇帝可能会有一个三、四十岁的妃子吗?答案是否定的,不会,这年纪的女人是皇帝他妈倒有可能。既不是现在皇帝的妃子,那就应该是前任皇帝的妃子了,是现在皇帝的妈倒是也说不定。

    虽然眼前的情景跟他的预想有些不一样,心里也微微有些失望,不过不管是现任皇帝的还是前任皇帝的,那都总归是皇帝的妃子。所以他还是仔细地看着床上的美丽女人,不得不说虽然她年纪大了一些,但真的是很美。而且保养的也很好,身材并没有因为年纪的增长而走样。不过相对于少女的苗条来说,还是显得丰满一些的,但却也更有肉感加性感,也更加的诱人。

    这女人也是跟旁边房里的那四个宫女一样,只穿着一件轻纱睡衣,不过肚兜儿却是白色的,连底裤也是,看质料像是丝绸制品。他的目光从她的脸上移下,经过她细长性感的脖颈,扫过她胸前隆起的双峰,到达她的腹下,最后移过并列的双腿直看到一双腿去再又从脚到头地看了一遍。不过这一位睡的比较安份,是面朝上正躺的睡姿,身子也摆的很正,倒是没有刚才看旁边四个宫女时那般让他冲动。对于这样安静恬然的睡姿,他觉着在旁边看着也是挺安然的,还有一点温馨的感觉。

    看了一会儿,他突然感觉腿部有些凉气透入。不由感到奇怪,放下纱帐弯腰撩起床围往下看去,竟是发现下面放了个大木盘,而大木盘里面正放着一块透着丝丝凉气的大冰块。

    “唉,皇宫的生活就是好呀,夏天睡觉床下还有放冰的,睡上去想来一定是很凉爽的,难怪床上的女人睡的那么舒服安静了。不过也只限于她这样的皇妃和皇帝、皇子、公主那些个人物了,像旁边那几个小宫女可就没这样的待遇了!”他看着底下的那一大块冰,心里又忍不住地感叹道。想想,武龙毫不客气的就上了床。

    望书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