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风流

第一百二十六章 千年冰蚕 误入神雕1

宇宙浪子168 Ctrl+D 收藏本站

    天龙风流无弹窗 “轰隆隆~~~~”

    只见武龙站在十米外凌空一掌劈出,一株足有人腰粗细的大树,直接被拦腰击成了两段,断口更是十分平滑。武龙也十分满意,武龙突然变掌为爪,只见地上的树枝枯叶,瞬间便被他吸到手中,形成一个大球,武龙内力爆发轰的一声,轰的燃烧成了灰烬。武龙喃喃自语道:

    “我的内力越来越刚猛了,真气外放温度竟然达到数百度,只是受内伤所制,根本无法完全发挥,看来得找点找到冰蚕了,只是来昆仑一个月了,竟然毫无所获。”

    昆仑山又称昆仑虚、昆仑丘或玉山!昆仑山峰峦起伏、林深古幽、景色秀丽,每逢春夏之交满山碧树吐翠、鲜花争奇斗艳,使昆仑山更具风韵。武龙在以个月前和武龙三女分别后,经过一番跋涉,终于来到昆仑山的武龙,不禁被眼前的景色迷住了,经过几天的游览观奇,才堪堪想起自己此行的目的是冰蚕。不过冰蚕又哪里是那么好找的,尽管有神木王鼎,也知道冰蚕喜食毒物的习惯,但想在这偌大的昆仑山中,找出那么小的一只冰蚕,无异于大海捞针!

    对此武龙也不着急,白天带着游览昆仑的景色,边寻找冰蚕的下落,晚上修习内功,反正昆仑山中的物产也相当丰富,不用担心会饿着。武龙伸手入怀,取了一只深黄色的小木鼎出来,放在地下,这是从阿紫身上借来的神木王鼎,又从怀中取也一个小小布包,打了开来,里面是几块黄色、黑色、紫色、香料。他从每一块香上捏了少许,放鼎中,用火刀、火石打着了火,烧了起来,然后合鼎盖木鼎中烧起香料,直等了一个多时辰,才听得草丛中瑟瑟声响,有什么蛇虫过来。只听得响大作,颇异寻常。

    异声中夹杂着一股中人欲呕跟的腥臭,游坦之屏息不动,只见长草分开,一条白身黑章的大蟒蛇蜿蜒游至,蟒蛇头作三角形,头顶上高高生了一个凹凹凸凸的肉瘤。北方蛇虫本少,这蟒昆如些异状,更是众所未见。蟒蛇游到木鼎之旁,绕鼎团团转动,这蟒蛇身长二丈,粗逾手臂,如何钻得进木想之中?但闻到香料及木鼎气息,一颗巨头住用去撞那鼎。

    武龙有些失望,站起身来,大踏步走向蟒蛇。那蛇听到声息,立时盘曲成团,昂起了头了伸出血红的舌头,嘶嘶作声,只待扑出。便在此时,忽觉得一阵寒风袭体,只见西角上一条火线烧了过来,顷刻间便浇到了面前。,一到近处,乍得清楚原来不是火线,却是草丛中有什么东西爬过来,青草遇到,立变枯焦,同时寒乞越来越盛。他退后了几步,只见草丛枯焦的黄线移向木鼎,却是一条蚕虫。

    这蚕虫纯白如玉,微带青色,比寻常蚕儿大了一倍有余,便似一条蚯蚓,身子透明直如水晶”那蟒蛇本来气势汹汹,这时却似乎怕得要命,尽力将一颗三角大头缩到身下面藏了起来。那水晶蚕儿迅速异常的爬上蟒蛇身子,一路向上爬行,便如一条炽热的炭火一般,在蟒蛇的脊梁上子上烧出了一条焦线,爬到蛇头时,蟒蛇的长身从中裂而为二,那蚕儿钻入蟒蛇头旁的毒囊,吮吸毒液,顷刻间身子便胀大了不少,远远瞧去,就像是一个水晶瓶中装满了青紫色的汁液。

    武龙又惊又喜,低声道:“千年冰蚕终于等到了!!”

    他知道千年冰蚕十分机警,当下没有莽撞动作,等待时机,那蚕儿绕着木鼎游了一圈,向鼎上爬去,所经之处,鼎上也刻下了一条焦痕。蚕儿似通灵一般,在鼎上爬了一圈,似知倘若钻入鼎中,有死无手生,竟不似其余毒物一般入鼎中,

    又从鼎上爬了下来,向西北而去。

    武龙连忙取出锦缎罩在鼎上,抱起木鼎,向蚕儿追了下去。游这蚕儿虽是小虫,竟然爬行如风一霎眼间便爬也数丈,好在所过之处有焦痕留下,不致失了踪迹。

    让武龙意外的是,半路上竟然碰到了一伙武林人士,五人四男一女,俱是青年,最大的看起来也不过三十岁的样子。最小的是其中的那女子,看起来不过十九七岁左右的样子,长得甚是美貌。尤其是看上去给人很温柔的样子,柔美细腻的脸,柔软滑顺的乌黑秀发,温温柔柔的眼神,连走起路来也显得甚是轻柔,整个人看上去仿佛是水做的一般。

    五人手中各持着一把连鞘长剑,瞧其剑的样式造型皆是一样,可见应是同一门派之人,但是五人剑上的剑穗颜色却是各不相同。分别为青、赤、黄、白、黑五色,那温柔女子的剑穗是黑色,五人中瞧着年纪最大的那位剑穗是青色的。

    武龙不想惹出意外,所以并没有让五人发觉,五个人边走边交谈,并没刻意压低声音,只是稍放轻了一些,以武龙的耳力虽未刻意去听,却也听的清清楚楚。只听口音,便知五人皆不是中原人士。从他们谈话中,得知了五人果然是同一门派,以师兄弟妹互称。那年纪最大的是大师兄,年纪最小的那女子则是小师妹。这小师妹却是甚少说话,多数是在倾听。虽少说却也还是说了那么几句,武龙听在耳中,只觉她声如其人,说话也是温温柔柔斯斯文文的。

    如果是平时,武龙说不定有些好奇,只是现在在与追千年冰蚕,所以快速的离开,他的轻功是在太高,那五个青年人并没有丝毫的发现,一直再追了几里地,武龙发现那千年冰蚕竟然画了个大圈,折返而去,武龙有些疑惑,连忙追寻而去。

    却是忽地见得前方四五十步远处大道上,一个矮胖和尚正被先前遇到的各配五色剑穗的五人围堵在当中。这胖和尚此时手中已多了一柄戒刀,正自小心谨慎地提防着身周的五人。这五人此时也都是长剑出鞘,那持红色剑穗长剑的二师弟,以剑指着胖和尚,正喝骂道:“臭贼秃,看你这回还往哪儿跑?”拿青色剑穗长剑的大师兄向胖和尚道:“大和尚,我劝你还是乖乖束手就擒交出冰蚕来。否则咱们呆会儿动起手来,若一时收不住伤了你性命,却是不妙了。”

    武龙在这边马上听得他话中那“冰蚕”二字,却是不由面色一变,瞧着那被他们围在当中似个大肉球的矮胖和尚,心中道:“原来这胖和尚便是那从昆仑山捕获冰蚕的慧净和尚,却是没认出来。倒真是巧了!”其实这却也怪不得他,这慧净和尚在原书中出场本就不多,不过两三次而已。虽知道是个喝酒吃肉的矮胖和尚,却是哪里能从一见面就认将出来。但这五人里的大师兄一提“冰蚕”。让他顿时醒悟过来。

    原来千年冰蚕已经被慧净和尚的去了,想到这一节,武龙也不急着这便立马出手抢夺,打算看看眼前形势伺机而定,也看一看这五人究竟是什么来路。这时只见慧净和尚半转了个身子,面对着那手持青色剑穗长剑的大师兄道:

    “老子从万里迢迢的昆仑山巅辛辛苦苦寻来的宝贝,岂能一句话便交给你。哼,还一时收不住伤了老子的性命?有本事的便上来试试,爷爷虽是和尚,却不是吃素的!”

    那大师兄正要开口答话,那二师弟已抢先道:“好你个贼秃,你还有脸说出来。这冰蚕既产于昆仑山颠,那便是我昆仑派之物。既知是有主之物,竟还来抢夺,又杀伤我昆仑派弟子,可是欺我昆仑派无人吗?大师兄,便请让小弟教训下这贼秃,领教领教威震中原的少林绝技是如何了得?”这最后一句,则是向他大师兄说的。

    “这五人原来却是昆仑派的。”武龙听得这二师弟之言,心下微微沉吟,暗道:“这五人追慧净和尚那自是追讨失物来的,只是却跟原著出了些变化。原著里可是并没提及这一节,不过不提也并不代表就没有发生。这慧净抢了人家昆仑派的东西,又杀伤了人家昆仑派弟子,人家岂有不追讨之理。倒是原著里这昆仑派却是从未出过场,只鸠摩智在大理天龙寺与天龙众高僧斗剑之时,众高僧没一人能练成九脉神剑,便想了个办法各练一脉,成了九脉剑阵。鸠摩智当时出言曾讽过,说是虽威力奇大,但充其量也只和少林派的达摩剑阵与昆仑派的混沌剑阵不相伯仲。这昆仑派便就只在鸠摩智的这句话里提了这么一下,其后便再未有提及。不想今日却是遇上了昆仑派的弟子。”

    只是让武龙奇怪的是,昆仑派不是在倚天世界中被何足道所创立的吗?为什么天龙世界也有?是了,向峨嵋派之名从春秋时期就有了,只是后来没落之极,郭襄只是重建了而已。鸠摩智既将昆仑派的混沌剑阵与少林派的达摩剑阵相提并论,可见是威力奇大。想必其派剑法也定有高明之处,今日凑巧遇上,却是可趁机见识一番。”

    想到此处,又定睛观望。他这番想来虽长,但脑中念想瞬息万念,却也不过是转瞬之事。这时那昆仑派的大师兄才回应了二师弟的请求,叮嘱了句“二师弟小心!”然后向其他三人使了个眼色,三人知意,同他一齐退到了二丈开外。却是仍各站一方,守住了四面,以防慧净逃跑。自武龙追到得这里后,他们也都注意到了,只当他是要赶路,见几人拦在路中央多半会绕路而过,却是不想他近前一截后就停住了静静观看。让五人猜不透他有何意图,但人家既不主动来招惹,这里又不是他们的地盘,他们却也不好毫无道理的赶人家走,只是暗自留意着。

    当中的慧净和尚戒刀一摆,横于身前,盯着那昆仑二师弟,“哼”了一声道:“产于昆仑山的东西就是你们昆仑派的,我呸,那昆仑山方圆千里还都是你们昆仑派的不成?这冰蚕产于昆仑之颠,天生地养,又不是你们昆仑派饲养的,凭什么就是你们昆仑派的。这天蚕是老子先捉到的,那就是老子的东西。”

    那二师弟道:“这冰蚕虽不是我们昆仑派所饲养,但却是我师父派人守了三年的。正准备要捉,不想却被你这臭贼秃捷足先登抢了去。”说罢,长剑一摆,使了个起手式,喝道:“臭贼秃,少在这里颠倒是非,咱们手底下见真章。看剑!”声音一落,长剑一震,疾刺而出。剑到中途,剑尖一颤,一式两剑,分袭慧净左右双肩。

    武龙看到这里心中想道:

    “不管这个昆仑派是不是倚天世界的那个,但是他们门人的性格却是一样,这些所谓的名门正派呀…”

    “老子倒也要见识见识你们昆仑五行剑有什么本事!”慧净喝了一声,戒刀往上一翻,便去架那昆仑派二师弟的剑。

    武龙听得慧净话里这“昆仑五行剑”五字,却是突地明白了这昆仑派五名弟子各佩五色剑穗所代表的意思。这昆仑五行剑乃是这五人合称的名号,每人代表一行,以剑穗颜色作区分。金木水火土,白青黑红黄。那大师兄剑穗为青色,想必是木剑;这与慧净动手的二师弟剑穗为红色,则是火剑;那三师弟的剑穗为黄色,则是土剑;四师弟剑穗为白色,则是金剑;最后的小师妹剑穗为黑色,不必说自是水剑。想罢,不由瞧着那小师妹,心道:“当真是人如其剑,只有她这样仿似水做的人儿才配得起这‘水’之一字。”

    瞧罢了这水剑小师妹,便又转头去瞧那慧净与火剑比斗。此时两人刀来剑往,已是各过了五九招。武龙瞧了几眼,却是认出那慧净所使的乃是少林七十二绝技之一的“燃木刀法”。这路刀法既名“燃木”,自是刚猛凶烈,如烈火燃木,刀气也是酷热无比。练成之后,在一根干木旁快劈九九八十一刀,刀刃不能损伤木材丝毫,刀上发出的热力,却要将木材点燃生火。萧峰的师父玄苦即擅此技,自他圆寂之后,少林寺中已无人能会。这慧净使的虽是燃木刀法,却是远不能达到这种程度与玄苦相比的。不过他这口戒刀却也使的是刚猛无匹,如风似火。且不看他身材矮胖,身法却甚是灵动。腾挪纵跃,不见丝毫呆滞。

    cnd1wx首发

    那昆仑派的二师弟既号为五行中的火剑,自也不是全无道理。他不但性子如火,脾气火暴,便是剑法也是如此。使将出来,有若风火燎原之势。这两人是以火对火,以攻对攻,以快打快,各是凶猛招数,打得甚是火暴凶险。两人一时间倒也相持不下,斗了个半斤八两,互不相让。

    但在武龙瞧来,却是认为这昆仑派的火剑会胜。因他剑势虽猛,却仍是后势绵绵。反观慧净,则是已有些强弩之末了。本来这两人的修为乃是在伯仲之间的,但慧净因着此时被包围的形势,心绪急躁,不能够平心静气,自是不能稳定发挥,实力已是打了折扣。而那火剑则是因势利导,形势本就有利于他,他又信心十足,精神层次上已是稳占了上风。再瞧旁观的昆仑派其余四人,脸上也并无担忧之色,显是也对这位同门师兄弟信兄十足。果不多时,四五十招一过,火剑在攻势上也是渐渐占住了上风压住了慧净的攻势。

    那大师兄木剑此时斜眼瞧了眼武龙,见他非但还未走,反而还一边观战一边拿着个酒葫芦喝起了酒来。瞧他那十足看热闹的架势,不由心中有些不快,心想自己二师弟与那胖和尚打斗倒像是专门给他凑兴看热闹的了。见此时二师弟已占了上风,便向其余三人打了个眼色,让他三人守好方位,他自己则收了长剑转向武龙走了过来。昆仑派大师兄木剑走到武龙身cnd1wx首发前约一丈远处站定,拿剑抱拳仰头瞧着武龙道:“这位朋友请了!在下昆仑派柳竹,请教朋友高姓大名?”

    武龙回抱了一拳,笑道:“不敢当!些许微名,不提也罢!”

    柳竹见他不肯透露姓名,心中更是不快。却也不表现出来,只道:“阁下既不肯赐告姓名,那在下不问也是。只请问阁下在此有何贵干?”

    武龙笑道:“没什么贵干,只是路过而已。见你们在此打斗,拦住了去路,便停下来等你们打完散了,我好赶路。”

    柳竹道:“这条路甚是宽广,我们并未全占了,阁下大可从旁而过。”昆仑派五人与慧净和尚所在位置本就偏在路边一旁,昆仑派其余四人散将开来让出打斗场,有两个却是已站出了路外。这边的便只是占了多半边的路,另半边是完全可容人通过的。便是他们全占了,这路两旁长草的一段荒野地也完全可以绕过去,但偏偏武龙就是停下来没走。

    武龙笑道:“我并不急着赶路,正好停下来看完了这场热闹。柳兄不介意在下作壁上观看个热闹吧?”

    柳竹一时语塞,他本是看不请选择http;//透武龙,怕武龙会横插一手,想要趁机将其赶走。但被武龙这一句反问,却一时不知该作何回答。顿了一下,正想要拉下脸来将武龙硬赶走,却忽地见武龙的眼光越过他越过他身后交战的那处,看向了路那边的远方,定定地瞧着。他心下好奇,便也随着武龙的目光转过身子瞧去。这时候,武龙出手了。

    望书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