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风流

第一百三十四章回天龙 遇虚竹1

宇宙浪子168 Ctrl+D 收藏本站

    天龙风流无弹窗 第一百三十四章

    武龙路见不平,本欲搭救小龙女,哪知错有错着,竟糊里糊涂地共赴巫山**,月光轻柔,花香醉人,武龙醒来时,已是五更时分,怀中玉人训若羔羊般依偎在怀中,两只脱笼的小白兔随着均匀的呼吸而不住起伏着,嫩白滑腻的脸颊上浮现一阵红晕,露出暴风雨后满足的娇态,整个**似笼罩着一股仙气,樱口呵出香喷喷的气息尽数扑到龙天羽的脸上,暖烘烘痒痒的。

    武龙瞧得心驰神荡,心想:天啊!昨晚自己竟与小龙女发生了关系,我这不是和那可恶的家伙一样了吗?哎…看着她冰清玉洁、淡雅飘逸的仙韵,不由生出自惭形秽之感,怎么办?唤醒她说自己爱她么?当下轻轻起身,穿好衣服,又为小龙女裹好娇躯,暗叹一声,恋恋不舍地亲了一下小龙女的额头,转身离开。

    重新来到古墓边,武龙开去了穿越戒指,他穿越到这个世界主要就是为了试验仪下戒指的功能,同时希望能够找到到九阴真经来完善自己的武功,没有想到阴差阳错下夺取了小龙女的红丸,他的本意是想改变她的命运的,而起他十分欣赏小龙女和杨过之间的爱情,并不打算横插一脚,也是自己的对女色的意志力薄弱,武龙心中并没有一夜风流的快乐,而是感到有些自责。

    “算了,先回天龙世界吧,等那里的故事结束后在来神雕世界吧,一却随缘分。”

    有些兴奋的来,却带着一些告愧疚回去,是武龙没有想到的。时空之轮再次驱动,武龙四周的空间再次扭曲起来,下一刻武龙的身体就消失在湖边。

    洛阳雄踞黄河南岸,北屏邙山,南系洛水、东呼虎牢、西应函谷、四周群山环抱,中为洛阳平原,伊、洛、瀍、涧四水流贯其间,既是形势险要,又风光绮丽,土壤肥沃,气候适中,漕运便利。有“四面环山、九水并流、八关都邑、十省通衢”之称。由于洛阳地处中原,山川纵横,西依秦岭,出函谷是关中秦川;东临嵩岳;北靠太行且有黄河之险;南望伏牛,有宛叶之饶,“河山拱戴,形势甲于天下”。

    因“居天下之中”,故素有“九州腹地”之称。先后有夏、商、周、西汉、东汉、曹魏、西晋、北魏、隋、唐、后梁、后唐、后晋等朝代建都于此,又有“九朝古都”之称。此“九”指多之意,实际上不止九之数,有十三个朝代。而此时的洛阳,则为大宋西京。(北宋四京是为东京开封府、西京洛阳府、南京归德府、北京大名府)乃是除了京都开封之外,规模最大的城市。

    武龙此刻便正牵马信步于洛阳城内。来到天龙世界良久,却是都未有什么机会到这时期的古都洛阳游玩一番。前一次上少林,离洛阳甚近,他本是想下了嵩山顺便到洛阳游玩上一回的。但因萧氏父子急与要到苏州燕子坞寻慕容氏报仇,他也不好拦着人家父子俩正事不干陪着自己游洛阳,所以便也没能去成。此番左右无事,却正好前来逛一逛。他在神雕世界呆了几个月,这个世界才半月有余,江湖却发生了很大的震动,最让人震惊的莫过于慕容复诈死和乔峰父子寻仇的事情,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江湖的消息传播丝毫不比二十一实际的网络差多少。

    武龙回来已经三天,买了匹马,准备上少林然后回到大理的无忧谷中,看望众女。此时不过是巳时刚过一会儿,却是还早。他找了个路人打听了下洛阳城内有名的客栈,便先牵了马去投宿。一切安顿妥当,洗了把脸喝了杯茶后,便出了客栈独自一人在这洛阳城内逛了起来。他也没什么目的地,只是兴之所致,随意乱逛,大街小巷地胡乱穿插。此时的洛阳却是已从隋唐时期的坊市分离制嬗变成了坊市合一制,坊中居民面街而居,沿街成市,处处都显得甚是热闹。不过也有特别安静转载的街巷,到得这些地方时他便不会多逛。或原路退出,或路过到另一边热闹处。逛到了正午时分,感觉到腹中已有些饥饿,他便转回了主街之上,准备找个大酒楼去饱餐一顿。

    转到主街上,信步往前而行。抬眼瞧前之时,瞧见前面十几步远处有一灰衣僧人,瞧身形体魄与那颗在阳光下有些发亮的光头来看,应是一年青和尚。此处洛阳离少林甚近,出现在这里的和尚多半会是少林寺的,因着少林之名他便多注意了两眼。瞧那和尚脚下行步来看,却是练过武的,只是以他判断却是不高。不过瞧其脚步稳健,应是下盘功夫比较扎实,乃是扎马步这一基本功练多的故。

    这和尚在前面走路,却也不时左顾右盼。瞧其眼光所望之处,却是与他一样目的,都是在找吃饭的地方。但这和尚转头幅度却是不大,因此武龙在其身后却也瞧不见他面貌,只能瞧见其小半边脸。他心中想要瞧一瞧这和尚面貌,便转到了街面的另一边,斜跟着那和尚。这样和尚再往这边转过脸来时,他便可借此斜度瞧一瞧这和尚是何模样。

    刚转到这面街边不久,那和尚的一颗光头便往这一边转来。武龙定睛瞧去,面貌没瞧多大清楚,却是当先一眼便瞧见了这和尚有个鼻孔外翻的朝天鼻。正要在转开来瞧其面貌时,和尚却又已转过了头去。不过这和尚那鼻孔外翻的朝天鼻却给了他极深的印象与鲜明的特点,使得他想起原著中的一重要人物来。心中一动,便跟在了这和尚身后。走出了一二百步后,跟着其走进了一家小巷子拐脚处的小饭店。

    他进去的时候,那和尚已端坐在座。他选了一张斜朝着和尚的桌子坐下,斜眼仔细打量这和尚面貌。只见这和尚约摸二十来岁,除了那张鼻子外,其它地方长的却还算端正。唯一不美处,便是正中间的那张朝天鼻破坏了相貌。他心中微叹之际,小二已过来上茶招呼。

    武龙瞧这家小饭店的门面估计没什么好东西,不等小二报菜名,便直接说拣店中最好的上。最好的通常都是最贵的,小二一听连忙欣应一声,高兴去了。这时那和尚转过脸来往这边瞧了一眼,武龙看着小二离去后却也正转来往他处瞧。两人互视一眼,和尚微微一笑,点头示了下好。

    武龙回笑了下,开口道:“请小师父过来一叙,可否?”

    和尚微怔了下,低道了声“阿弥陀佛!”起身走了过来,武龙早已为他拉开了一条凳子。和尚颔首谢过,坐下后问道:“不知施主叫小僧过来,却是有何吩咐?”

    武龙给他倒了碗茶,问道:“小师父可是少林寺僧人?”

    和尚憨笑了下,道:“小僧正是在少林寺出家,乃寺中第三代弟子,法号虚竹!不知施主如何称呼?”

    “果然是他!”武龙心道了句,同时奇怪,看样子,他似乎没有和叶二娘相认,为什么?难道二娘遇到了什么麻烦?虽然对叶二娘没有太大的感情,但是对自己的女人,武龙一向是一视同人,心中暗自决定早点找到叶二娘。当下转了个话题道:“在下听说少林寺的武僧,下山之时都是需得闯过什么十八罗汉阵和十八铜人阵的。小师父既能下得山来,想必是武功十分厉害的高手。小师父年纪轻轻便已如此厉害,当真是英雄出少年,在下实是佩服的紧!”他说罢,还拱手向虚竹见了一礼,表示自己极是佩服。他嘴上说佩服,心里却是瞧着虚竹被自己误会面上神情尴尬在兀自偷笑。

    虚竹面色尴尬,武龙话音一落,便慌忙摇手道:“施主有所不知,小僧此番下山,并不是武功已窥门径。只因寺中广遣弟子各处送信,人手不足,才命小僧勉强凑数。小僧身上携有十数张英雄贴,正是要送往这洛阳一带的武林人士手中。现下小僧却是早上刚从少林出来到得这洛阳,身上的贴子一张还未送出。”

    “哦?”武龙听得虚竹的话后,不由心道奇怪。原著中少林寺发英雄贴乃是为了江湖上不少人死于姑苏慕容氏“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绝技之下,少林寺发英雄贴邀请天下英雄与姑苏慕容,以期到时让慕容氏在天下英雄面前给个解释。但现下因为他的到来,那慕容氏事发,慕容氏的阴谋与所图,全天下的江湖人士都以得知了。那些死于“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绝技之下的师门与亲朋,因为慕容家所谋之事想当然的便会认定是慕容氏所为。实是已没解释的必要了,便是解释了也没人会信。就是许多貌似死于慕容氏此绝技之下的,有人把这事载在他们身上,他们也是没得辩解。是以,他不明白这少林寺如今发英雄贴却又是为了何事。轻轻哦了一声,脑中急速的想了一番,他开口向虚竹问道:“不知少林寺这一次发英雄贴,却是为了何事?”

    虚竹正要说话,却见得店小二端了他刚点的一大碗素面走了出来。转眼一瞧,见及他在武龙这桌,笑了句“小师父怎么跑这边来了!”一边说一边转走了过来,将托盘上的那碗面放在了虚竹面前。

    虚竹和什道了声谢,目送小二离去后,这才转回来向武龙合什一礼道:“我瞧施主却也是武林中人,小僧所送的这十数张英雄贴,第一张便送于施主吧。因为何事,施主看过后便知!”说着从怀中取出一油布包袱,打了开来,拿出一张大红贴子,恭恭敬敬递过,说道:“还请施主说出高姓大名,小僧回去后好禀告师父!”

    武龙却是并未答话,只接过贴来来打开细看。只见贴子上写道:“少林寺住持玄慈,合什恭请天下英雄,于九月初九重阳佳节,驾临嵩山少林寺随喜,广结善缘,并商讨大燕国后裔姑苏慕容氏之事。”看完罢,他点了点头,心道却还是为了慕容氏之事。只是已由原先的请去解释,变成现在的商讨了。却不知这“商讨”二字,是“商量与讨论”之意,还是“商量讨伐”之意。不过他想来多半应是后者,如此一来,那慕容氏从此便成武林公敌了。而且还不需等到那一日,只需这少林寺的贴子遍撒完武林后,那慕容氏就已是逃脱不了,到时说不定人人见了都是得而诛之。或者,有那贪钱的还可能会留其一命,扭送到官府领赏银去。唉,这慕容家当真是霉运当头呀!他心中这般想着,却是全没想那慕容家这么倒霉全是因他而起。

    “九月初九,却是与原书中所定的日期一样!”他心道了句,摇了摇头,然后合上贴子抬头看着虚竹笑了笑,这才回道:“在下武龙!”

    “原来是武龙施主,小僧真是失礼了!”虚竹听了武龙名字不由得惊呼一声,合什重新拜道。武龙如今在江湖上确是声名鼎鼎,便是在少林寺中像虚竹这般从没在江湖上走动过的后辈弟子,也是听过,乔峰父子都曾经亲口说过,天下第一,非武龙莫属,以他们父子的武功之高都如此说,武龙的武功自然是高的没边,让他的声望达到了极点,不过有好有坏,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天下第一的名头,对江湖中来说,值得抛弃一却去追求,欧阳锋身为五绝都为了这个名头弄得成了神经病,其他人也是如此。

    不过对现在的武龙来说,就算达摩祖师再生,独孤求败来寻,他也是无所畏惧,武龙含笑应了,指着虚竹面前的那碗面笑道:“小师父再不吃,这碗面却要凉了!”

    虚竹得武龙提醒,见碗内的热气确实是散了不少。他腹中早已饥饿,先前一直跟武龙说话却是暂忘了,此时一见,再闻着面香味,不由得口内生津。向武龙合什抱了声歉,道了声“小僧不客气了!”便从桌上筷筒内抽了双竹筷在碗内挑了两挑,唏哩哗啦地吃了起来。不多时,武龙要的饭菜也陆续被端了上来。因这店小,武龙却是怕这店中的酒也不是什么好酒,所以便没有要酒,只要了只酒杯,自己解了腰间酒葫芦自斟自饮。

    虚竹见及满桌的不少荤菜,又闻得武龙拔开酒葫芦后满室的酒香气,不由连叫“阿弥陀佛!”只低着头吃面,但他二十几年来皆在少林寺中吃素,且从未下得少林一步。因此这些荤菜却是连见也未见过,心中虽告诫着自己不可去看,却是终忍不住好奇不时偷看上一眼。

    武龙瞧着他那模样,却也不由心道这虚竹真是有些迂腐憨傻的可爱。

    “虚竹小师父,不如一起用些酒菜吧!”武龙笑看着虚竹伸手请道,手中筷子指着一尾红烧鱼。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虚竹口喧佛号,低着头不再瞧桌上的菜色一眼。道:“佛门有酒肉之戒,小僧身为出家之人,便不能够破戒。武龙施主请自便就是!”

    武龙不在意地笑了笑,将盘中的那尾鱼的眼睛夹下送入口中咽下,向虚竹道:“所谓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坐。小师父只要一心向佛,喝些酒吃些肉却也是不大碍事的!”

    虚竹却是只道“佛门戒律不可破!”又念了几句佛号,道了几声“罪过”,便低下头去扒拉他那碗素面,再不抬头偷瞧上一眼。

    武龙摇头笑了下,夹了片牛肉吃下出口赞了声好,又向虚竹道:“小师父不曾吃过肉食,却是不知道这肉食的美味。人生一世,若不知鸡鸭鱼肉的美味,这人便当是白做了。还有这酒!”他说罢自己倒了一杯酒,立即浓郁酒香四溢。他将杯倒满,端起杯来放在鼻端深吸了下,接道:“但闻这香气,便可让人舌中生津。入得喉中,却又是不同;而下得腹中,则又是另一番滋味。‘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这人之一生,若不能对酒当歌一回,那这一生便也等于是白过了!”

    他说罢,将手中的那杯酒送到虚竹面前,道:“小师父可放胆来尝一尝这世间佳酿,以让你此生无憾。放心,只要你不说,我不说,那少林寺中便没人会知道你曾饮过酒!”

    “阿弥陀佛!”虚竹大喧一声佛号,抬头道:“小僧既为出家之人,那佛门戒律便是应当自觉遵守的。岂可因无人在侧看管,就去犯转载戒。而且佛祖神通广大,便是小僧饮了此杯酒,你我不说,却也有佛祖知道。而佛祖知道了小僧犯戒,且还瞒骗寺中僧人,犯了眶骗之罪过,便不会让小僧百年之后得登极乐世界了!说不定,还会将小僧打下十八层地狱以作惩罚!”

    “佛祖慈悲宽大,又岂会在乎你这么一点小小罪过。你们佛家不是有一句‘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吗,那杀戮无数生灵的屠夫,只要放下了屠刀,佛祖都可原谅他让他立地成佛。难道你喝这么一小杯酒,佛祖便会将你打下地狱吗?重要的是要一颗虔诚向佛之心,只要你心够诚,你犯了多大的罪过佛祖都会饶恕你的。如若如你所说,你只要喝了杯酒,佛祖便会将你打下地狱。那你们这佛祖就未免太小心眼了吧,这样的佛却还信来作甚,实在是可笑呀!”武龙说罢嘲讽地哈哈笑了几声,将那一杯酒端回自己饮了。

    望书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