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风流

第一百四十八章 调戏童姥1

宇宙浪子168 Ctrl+D 收藏本站

    天龙风流无弹窗 王语嫣**连连,令人摸不清楚她到底是痛苦还是欢欣!而武龙却一秒钟都没停止,像油渍一般的汗水不断地滴落在王语嫣香汗涔涔的上,他尽情地挺进着,双手紧捏着王语嫣柔软的,美极了!

    是享受,也是成就。一种征服的快意。自豪越来越强烈,他就越来越快,越来越用力,深深的插入,王语嫣不住地,呜咽……终于!一声声落魄的吶喊,不断的从王语嫣的唇齿间叫了出来。她的俏脸扭曲着,再没有往日那种高傲的模样,只顾将双腿紧紧的缠绕着武龙的腰,挺起身子迎合着武龙的每一次挺进……

    每一次,王语嫣的娇躯都会发出一阵颤抖,每一次,他们的撞击都带着响声……武龙一动,她就哼哼,而且哼得好听极了,拖着哭腔……让武龙越听越兴奋,更加卖力……王语嫣全身的感觉又酥又麻,又酸又痒;只觉愉悦甘美飘飘欲仙,不住的了起来了。

    但都变得歇息底里,她已不能再发出有条理的言语来,王语嫣就只有无奈的鼻哼着,大喘着气……这时候,她的声音,似乎不单是从她的口里发出来,而是从她身体的每一部分发出来的,各种各样莫名其妙,不知是什么,也不会去细辨它究竟是什么的声音,交织成为一阙天地之间最自然的交响乐。

    王语嫣美得象远古的妖精,象白玉雕成的女神一样,美得武龙的体毛都竖了起来。王语嫣从昏迷到苏醒,到再昏迷,已经无数次的反复的享受着这欲仙欲死的冲击,她已经完全的被征服,她知道自己将永生不能离开这个男人。当武龙还在疯狂的冲击之余,武龙却是快乐的。

    两人就这样长久地纠缠翻滚病著,武龙一次次进入武龙娇嫩的,如同钻井般,从她的身体抽汲出一股股清流,弄湿了两人的,直流至股间的地上。永无止境……他猛地虎吼一声,立即抽了出来,看着自己疯狂的发射,感受着那一袭来的,剧烈的喘息着。

    王语嫣周身潮红,身躯也在不断起伏,武龙退出去那一瞬间,她也达到了不知第几次巅峰,身躯猛烈颤抖了一会儿,依旧闭着眼睛,喘息不已,却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过后的她,脸上隐隐有泪痕,红彤彤的娇靥上面,滴滴香汗。

    武龙看了看几乎已经不堪忍受再度征伐的王语嫣,内心满足至极,俯身下去,深深吻了她一下,两人躺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良久良久,所有的感觉又回到武龙的意识里。过后,他只觉得神轻气爽!所有的暴虐和烦躁之气皆无,全身只有说看小说请到不出的舒服,仿佛在宁静的世界中一样!王语嫣那爱的有如小鸟叫春,月儿娇羞的躲藏在竹枝的后面,房间内的体温飞快的升腾,房间里的人已忘了自我的存在,连这天地之事也复不记得,最真实的,只有他们俩尽情地享受。那股青春的火花,由彼此传遍了对方的全身,每个细胞都活跃着抚弄着,而且兴奋不已,他们的呼吸有如这白云飘落不已,在爱的名义下,王语嫣半闭着眼睛,轻声,享受着这最为美妙的时刻…。

    武龙转过头去,望向王语嫣。风雨后的她,更加娇艳,更加丰腴动人,就像雨后的玫瑰一般,更加艳丽动人。王语嫣直直躺着,没有了激动的狂潮,平静的呼吸着。俏脸之上全是汗珠,满是动人心魄的红晕,充满了无比的满足神情。武龙躺在她身边,都可以清晰地听见她那剧烈的心跳声。

    ————————分割——————

    当武龙和王语嫣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薛慕华和苏星河已经在等着他们,当看到王语嫣面如桃花,以及那不自然的走路姿势时都明白了怎么回事,对这武龙微笑,王语嫣羞得躲在武龙后面不敢看题目,众人叫了酒菜,武龙让王语嫣坐在自己身边,完全不顾及薛慕华和苏星河两人在场,亲亲我我的为王语嫣填菜加饭,王语嫣有外人在场十分羞涩,不过仍然感到十分幸福,对于宋朝绝大数女人来说,夫君的疼爱已经是她们最大的追求。

    饭到中旬,武龙才开口道:

    “我让你们监视的三人离开了客栈没有?”

    薛慕华道:

    “掌门,还没有,他们都只是在洛阳,似乎在等待什么人。”

    武龙点头道:

    “好,我知道了,逍遥派所有的东西和人都准备好了吗?”

    苏星河开口道;

    “掌门,所有典籍丹药都已经准备齐全,已经拖了镖局护送,可以早我们一步到达无量山。“

    “那就好,恩,我有些事情要办,你们先和语嫣一起动身去无量山准备,为了防止丁春秋老贼有所图谋,我不在有些危险,我决定先给你们打通任督二脉,让你们成为先天高手,以薛慕华的医术和苏师兄的武功和博学,足以对抗他了。”

    两人听的一惊,同时不敢相信的道:

    “掌门,您竟然可以为他人打通任督二脉吗?”

    武龙道:

    “不错,我机缘学的许多绝世典籍,并且融会贯通,打通任督二脉对他人来说无法借用外力帮忙,但我却可以办到,你看语嫣她不过是初步的修炼武功,昨天我已经帮她打通了任督二脉,你们都有几十年的修为,因该更加容易,虽然损耗我二成功力,不过,我已经打通了,奇经八脉中的四脉,可以几天就完全恢复。”

    先天高手,是多少江湖中人梦寐以求的境界,苏星河害慕华躲是人杰,在武功和其他方面都拥有很大的成就,但是先天对他们来说仍然是一个梦,现在眼前这个逍遥派的新任掌门竟然可以给他们圆这个梦,这种欢喜,惊讶,兴奋时常人无法想象的,两人都是从座子上退下,要向武龙恭敬的行拜大礼来表达自己的谢意,武龙阻止了他们。这时候脚步声传来,显然有人上了楼,二楼已经被逍遥派包了下来,竟然有人上来,这让众人有些意外。

    “来者何人?客栈二楼我们包下,请问有何贵干?”

    “真的是薛伯伯么?”

    那人刚上来,一双眼睛紧盯着薛慕华,已隐有泪珠。薛慕华听他叫自己“伯伯”大感惊奇,再看这人不过十七八岁,一身绸缎衣衫已破了数处,脸形瘦长,下巴尖削,脸上也有也有许多的污垢,是觉面善,却一时也记不起来,问道:“你是?”

    少年道:“薛伯伯,我是聚贤庄游坦之啊,你不认得我了么?”

    忽又记起自己脸上肮脏,用衣袖胡乱往脸上抹去,只是他的衣袖也不比脸上干净,擦来嚓去却又变成了黑不溜秋。但薛慕华已认出他确是游骥的独子,道:“你是坦之贤侄!”接着一声长叹,显然却是看到他落到今日的田地颇为不忍。

    游坦之眼睛无意间往薛慕华身后看去,望到武龙时身躯一震,眼中更是冒出熊熊怒火。薛慕华说道:

    “贤侄,这许多时去了哪里了?”游坦之置若罔闻,忽然怒吼一声,从腰间摸出把匕首,直往武龙掷去。薛慕华大惊,叫道:“不可!”

    左掌下意识得向游坦之的肩头击去,游坦之啪的一声向后摔出。右掌同时卷起,只是出手晚了半刻,虽击中匕首,却只让匕首改了个方向往武龙对面的王语嫣飞去,势道反比原先更急。

    王语嫣见匕首迎面飞来,只吓得花容失色,其实以她现在先天高手的境界,完全可以避开,只是她一来甚少动手,二来也毫无经验。武龙轻轻一弹,已把匕首弹飞。道:“语嫣受惊了!”

    转向游坦之道:“我知你杀我是想报你父亲和伯父的仇,只是当日在贵庄中也是事出无奈!”

    他在聚贤庄时也没看清游坦之的模样,听他自报姓名时才大吃一惊。又见他突然向自己暗算,已知他同样把自己视为同萧峰一般的大仇人。只是他对《天龙》中游坦之实在万分同情,此时见他虽还没遇见阿紫,但流落江湖想必也是吃了不少苦头。心中对他也丝毫恨不起来。

    游坦之艰难地爬起身来,擦去嘴角留下的血迹,恨声道:“你和契丹狗贼萧峰杀了我爹爹叔叔,我只恨自己学艺不精,杀不了你这狗贼,今日落这你的手中,我便学爹爹伯伯那般,令死不辱!”眼光扫过薛慕华也是同样的恨意,忽地一头撞向旁边的柱子。

    王语嫣害慕华几乎同时叫道:“不要!”武龙已飞身离桌,只一闪间便挡在游坦之身前,伸手抵住他的肩头。游坦之便觉前面有块大海绵般,无论如何使劲也冲不前去,心知自己武功和他差天共地,还道他想到了什么歹毒的方法要折磨自己,大声道:“你做什么?难道连我自刎都不可以么?”

    薛慕华道:“贤侄,你这是何苦呢?令尊和令伯可不是死在我师叔手上啊!”想道便是因为自己和游氏兄弟招开英雄大会,这才令好友游氏双雄自刎,心中也是悔恨异常。

    武龙缩回手臂,说道:“游氏双雄不幸身亡,那是大家谁也不想。而游家就你一个后人,你如就此死去,难道对得起他们么?”

    游坦之身躯一震,眼中忍不住留下泪水。王语嫣见状,说道:“逝者已矣,游公子当想如何重振游家声威才是。”她听慕容复说过当日聚贤庄的情景,如今见了游坦之凄惨的处境,也是大为同情。

    游坦之闻言往王语嫣望去,只觉心灵一震,眼前女子秀丽无匹,世所罕见,一双美丽的秀目望着自己,充满了怜惜,一股暖流流向全身,竟看得痴了。

    王语嫣初时还不觉得什么,但到后来竟见他望着自己一眨不眨,眼中更有奇异色彩,不由一阵心慌,见他之前还大义凛然,还颇有些佩服,转眼又见他像个无赖执挎子弟般瞧着自己。是在让人不舒服。

    武龙见状,心中不爽,一个闪身,来到王语嫣身前,挡住了游坦之的视线,说道:

    “你走吧,我不会杀你的。你不想你游氏的基业毁在你的手中,最好回聚贤庄去吧。”又见他这副模样,转对薛慕华道:“慕华,你给他些伤药!”他本想再给他些钱,但想想游坦之肯定不会接受,便不再说出口了。

    游坦之见他遮住了自己的目光,心头大怒,大声道:“我不要你可怜。我游家的基业不就是毁在你和萧峰的手上么?还有你枉称神医,阂爹爹伯伯招开英雄大会,却和这武龙是一丘之貉!最后逼得我爹爹伯伯,还有我娘她自刎身亡!”后面几句自是转对薛慕华说的。

    薛慕华闻言尴尬之至,见他落到这副田地,实在也说不出话来。武龙终于没有了耐心道:“你家人俱是自刎而亡,怎么把帐算在我和大哥头上了?”

    游坦之斜移两步,道:“若不是武龙和萧峰两人,他们又怎会自尽?”话虽是冲着武龙说,眼光却不由飘向王语嫣。看到王语嫣神情微愠的模样,胸口又是一热,心道:她,她真是美若天仙,我若能一生一世看着她就好了!

    游坦之本就是个不学无术的富家子弟,文不成,武不就,游氏双雄也早就对他灰心之极。只是他毕竟是游家的独苗,日后游家的基业始终要传他,是以只要他不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也都由他了。聚贤庄一战后,游氏双雄双双自刎,之后他的母亲也撞柱自尽,剩得他一人。待父母伯伯的后事办完,江湖中人全散去后,游家的人欺他年幼无知,也一起卷跑了游家大笔钱财四处散去。

    游坦之自是把全部的怨恨全部算到了武龙和萧峰身上,一心所想便是找他们报仇雪恨,便也离了聚贤庄。只是他毫无江湖阅历,在江湖上也是没头没脑的游荡,没多久身上仅有的钱财也被人骗去,落得身无分文,今日无疑看到薛慕华入住了这间客栈,是在走投无路,所以想来找薛慕华,本来客栈人是不放他进来的,但是楼下一个逍遥派弟子认识他,就让他上来了。

    只是想不到武龙竟也在此,又想起薛慕华轰龙也是关系不浅,这才连他一起恨上了。而后见到王语嫣的相貌却是惊为天人。他在聚贤庄时虽是终日浪荡,却也还是品行质朴的少年,哪里见过如此绝色女子,又听她对自己甚是关切,一颗心便从此系在王语嫣身上了。

    武龙见状也马上明白游坦之真被王语嫣迷住,心中不想道:原著中游坦之见到的第一个美丽女子便是阿紫,也是把她惊为天人。那是因为他从没见过美丽的女子,语嫣美貌绝世,那更胜阿紫,只怕更是一见钟情了,但身为男人,而且是个霸道的男人,当然不够能允许有人这么看自己女人说道:

    “你要找我报仇,那也随你,等练好武功再来吧。薛慕华,这件事情你自己处理吧。当然,这次看着你的面子上饶他一次,如果他真的不知道好歹,就让他去见他父母大伯吧。”

    说着不再理游坦之,挽着王语嫣的手臂出了店去,武龙原本从原书中最同情游坦之还有笑傲江湖中的林平之两人,他们的名字已个坦之一个平之,结果都是一生坎坷,最后都没有什么好下场,不过,可怜之人比有可恨之处,今天他算见识了,是在懒得管他了,这家伙就是一堆,别说他的武功耽,智慧耽,而起然后的机缘也被自己破坏了,就算他现在拥有高超的武功,也是个无用的家伙,根本不放在他眼中,他也不过问薛慕华怎么处理的,只要不让自己在看到他就可以。

    傍晚,武龙让两人进入自己房间,逆转北冥神功替二人打通了任督二脉,想不到比想象中的还是要费时费力,远不如《阴阳和合神功》和女人欢爱时冲击的容易,消耗了他三成的功力,不过也让两人真正的成了先天高手,和王语嫣不同,他们的境界上早就够了,而起经验充足,完全可以发挥出先天高手的武力,武龙让他们不要在客栈休息,带上语嫣,先前往无量山,同时派出弟子给王家王夫人以及在万劫谷中众人都邮寄了一封信,他准备万仙大会以及灵鹫宫的事情结束后,就去无量山立派,同时把众女都接过去。

    一夜无话,第二日一大早不平道人、卓不凡与崔绿华三人便已早早起来,在店中用过了早饭结账上路。武龙早饭还是在房中用的,吃罢,看小说请到听得了他们三人出了客栈,这才下了楼结账尾随他三人而去。从西城门而出,一路往西而去。跟着他们连行了九日,每日皆是早出晚宿,到得第三日时一路上便不时会遇到些三五成群的奇装异服之人,不似中原服饰。口音也是大异,他心中估计便应是那三十九洞七十二岛的人物。不平道人三人遇到了这些人,一般也都是会躲避开,不与他们碰面。偶有不得已碰面之时,也会急匆匆离去。

    --------------------------------------------------------------------------------

    上一页返回书页下一页

    --------------------------------------------------------------------------------

    望书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