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风流

第一百五十二章 就要你了!

宇宙浪子168 Ctrl+D 收藏本站

    天龙风流无弹窗 逐艳金庸群芳-第一百五十二章就要你了!

    被童姥这个逍遥派武功最高的宗师如此赞许,武龙也没有太大的兴奋,事实上,他也知道自己的武功没有完全融会贯通,只能够说是融合在一起而已,他修炼的都是盖世神功【北冥神功】【九阴真经】【先天功】等等都是道门无上神功,单独一门修炼到了极至都足以横行天下,他全部修练融合在一起威力不是一加一那么简单。不过想对应的,要想完全融合他们并创出一门神功,也变得极为的艰难。

    不过武龙修炼武功才一年时间不到,所以他根本不着急,他有信心十年内成为绝世高手的宗师境界,就算现在金庸十四个武侠世界,能够胜他的恐怕只有阿青,达摩,张三丰,独孤求败等寥寥几人而已。

    “你饿了吗?”

    武龙笑着对童姥问道。一夜未睡没吃东西,又大半夜的都在活动,反正他是感觉有些饿了。转眼四周瞧了一圈,却是没发现什么飞鸟走兽的踪迹。童姥伸手指着前面不远处一座积雪的山峰,道:

    “雪峰上最多竹鸡,也有梅花鹿和羚羊,都甚是美味。我们便去那里吧,待会儿正午之时我却是也需喝生血练功的,那鹿血最是美味!到了那峰上,你便先桃捉一头来!”

    武龙知道他要吸血练功,当受下只是点了点头,没多说什么。然后走过去一把抱住她,将她抱在腰侧,施展凌波微步往那座雪峰而去。只花了半个时辰不到的时间,武龙便已带着童姥上了那座雪峰。又往上前进了一截,找到一座密林处,武龙将童姥安置在一颗大树下后,他便到附近猎取梅花鹿。

    这峰上的梅花鹿却还真不少,也是他运气不错,没走出多远,便碰到了两只,一并捉了回来。一只留着中午备用给童姥供血,另一只他便先宰了。放血剥皮掏内脏,然后就地用干净的积雪将鹿肉擦洗干净,再分隔成一块一块的,摆放在用雪擦洗干净的鹿皮上先撒了一层盐腌制。在江湖中赶路,风餐露宿是很平常的,所以他给随身带着一些盐以及一些佐料调味品,都是身上常备,

    等到他将火生旺,徒手将木叉削制好后,那鹿肉也腌制的差不多了。他用木叉叉起一块,便凑在火上烧烤,不时翻动,再又撒些佐料在上面。不大会儿,那烤肉的香味便已传了出来,他深吸了一口,不咽了口口水。但知还未烤熟,只能一边吞着口水,一边注意着火候翻烤。

    童姥被乌老大等人抓去,不但对她严刑烤打,每日饭菜也皆是粗茶淡饭。且还是不管饱的,只管着饿不死便行,更还对她施展过饿饭的招数。她被他们抓去的这些日子里,每日连饭都吃不饱,更别谈什么浑腥了。因此现下在那边树下闻得这烤鹿肉的香味,也是忍不住地直咽口水。

    又过得片刻,武龙手里这块鹿肉便已烤好,香味更加浓郁。他又咽了口口水,便迫不及待地凑到嘴前,只吹了吹凉气,就不顾烫地先凑上去咬下一口来嚼着。这鹿肉他在现代时从未吃过,到是到了这古代后偶有荒野寻猎时遇到过曾猎杀了烧烤,知甚是美味。不过那也是事隔许久了,现在都忘了什么味了。现下再次尝到,忍不住觉着甚是怀念。只是这一口还是烫了些,一边吸着凉气嚼着,也没太尝到什么味道。咽下嘴里这一口,长呼了一口气,他这才仔细吹凉了一块,咬下来慢嚼着细细品尝。

    童姥见他烤熟了便先自己吃了起来,第一口只当他是尝一尝熟透了没,也未在意。见这第二口,他已是一副享受的样子,不由心下大怒,喝骂道:”浑小子,烤好了肉不知先来孝敬姥姥,竟自己吃了起来,当真是好没规矩。哼,还不快些送过来给姥姥享用!”她心下虽急着想吃,却是还自恃身份,不愿过去争抢。

    武龙头也不回,又咬了一口下来,一边嚼着一边含糊不清地道:”你想吃便过来吧,还要我送?我可没这功夫!””混小子,等姥姥功力恢复了,看我怎么整治你!”

    童姥闻言大怒,又骂了句,伸手抓过地下一团积雪揉成一团便照着武龙后背狠狠砸去。却是砸到两尺处,便被武龙逼运开来的护身真气挡住撞散,并未砸到他身上。童姥对于自己这雪团能凑效并不抱希望,砸出雪团便当即从靠坐的树干下站起身来,踩着积雪快步走了过来。到得武龙身边,竟是也不等他来分食,便一边将仍叉在木叉上那一整块手掌大小的烤鹿肉抓了下来,蹲坐在另一边双手捧着烤肉大口吃了起来。

    武龙瞧着她那般狼吞虎咽的吃相,不摇头笑了笑,却也没从她手上去抢,而是另叉了一块来烤。他刚才吃了几口,已是稍解了馋意,这一回烤便不再着急。只一边细细翻烤,一边撒着佐料。童姥吃的急,此时已有些微噎着了,不住的伸脖子,那摸样和贪吃的小女孩没有任何分别,武龙大笑起来,从腰间解下水袋,睇了过去,童姥连忙接了过去,看到武龙的笑脸,脸一红,道:

    “臭小子,不准笑!”

    不过她的确饿坏了,也不跟武龙计较,再次奋战起来,童姥吃完了这两块都有**手掌大小的烤肉后,却终是饱了,吃完还忍不住地打了个嗝。武龙对她一连吃下了两大块烤肉暗暗咋舌不已,又瞧了她一眼,着重打量了下她微有些鼓起来的肚子,笑道:

    “童姥,你人变小了,食量却是不小!”

    童姥知道现在和他斗嘴,生气的只是自己,等下冷哼一声,不在理他。到得正午时分,童姥瞧了瞧天色,见时辰已到,便要起身喝血练功。向武龙说了一声”是午时了。”便起身走到那头没杀的鹿旁,蹲下来扳高鹿头,张口便要往鹿的脖颈上咬去。武龙见她就这么张嘴咬鹿喝血,像电影里演的”吸血鬼”一般,不由叫了声

    “且慢!”

    童姥闻言停住,站起身转过来仰头瞧着他道:”怎么?瞧着害怕吗,那你转过去不看便是!”武龙笑着摇了摇头,道:”我不是害怕,只是瞧着你这样张嘴便咬的样子未免显得残忍了些,也不太好看。而且待会吸完血也会弄得满嘴是血,更是影响美观!”他说罢,转眼瞧了瞧,找到一截手臂粗的树枝。右掌一挥,两记刀气飞了出去,但听”嚓”的一声响。两记刀气将中间七八寸长的一截砍了下来,他又伸手一招,以控鹤功将那一截吸了过来。然后气运五指,将中间掏空了,做成了个简易的大木杯。

    做完这些,他便走到那鹿跟前蹲来,用指甲在鹿颈上划了道血口,将木杯凑在了上糜血。接了满满一大杯鹿血,他从身上掏出个手帕塞住了血口,起身转过来递过那一大杯鹿血,问道:”可够了吗?”这时那鹿已因疼痛加失血过多而软倒在了地上,低声悲鸣。”麻烦!”童姥哼了一声。口里虽说他麻烦,心里却也觉着他挺细心。接过那杯鹿血来便凑到嘴上”咕嘟咕嘟”大口喝干了。喝完了血,扔过了那大木杯,便当即盘膝坐下,右手食指指天,左手食指指地,口中嘿的一声,鼻孔中喷出了两条淡淡白气。武龙知她是在习练那”八荒**唯我独尊功”,便也不去打搅她,只站在一边细细观看。

    但见她鼻中吐出来的白气缠住她脑袋周围,缭绕不散,渐渐愈来愈浓,成为一团白雾,将她面目都遮没了,跟着只听得她全身骨节格格作响,犹如爆豆。过了良久,爆豆声渐轻渐稀,跟着那团白雾也渐渐淡了,见她鼻孔中不断吸入白雾,待得白雾吸尽,她这才睁开双眼,缓缓站起。

    武龙这回再看她,只觉她脸上神情颇有异样,小脸开阔了一些,似是长大了一岁一般。心知是她每习练一天增加一年的功力,便即相当于长大了一岁。现在亲眼所见,当下不对这”八荒**唯我独尊功”更加称奇了起来。虽然童姥乱改这武功有些邪门,不过,也是十分神奇,竟然让人返老还童,如果自己的女人都修炼了,那么就可以一辈子青春,而起自己可以享受她们童年萝莉的风情,少女玉女的风情,成熟后御姐的风情,完全享受女人三个最美好的阶段,想到这里武龙感觉自己都又有些要流口水了。幸好童姥不知道他心中所想,不然准和他拼命。

    等童姥修炼完毕后,看这武龙道;

    “你准备带我到那里去?”

    “救人救到底’,我既救了你,这便送你回天山吧!”

    童姥抬眼瞧着他,道:”乌老大他们寻我们不着,多半便会守着下山的各处路口等着我们。所以咱们也不用着急,可在这峰上多待上几天。他们不耐自行散去了最好,不然在这里多待上几天,只消等我恢复到十八岁时的功力,也就不惧这些妖魔鬼怪了。到时咱们再一起下山,突围冲杀的把握也会更大一些。这些个人,我到时定一个都不会轻饶了。”

    武龙笑道:”我现在带着你也能冲杀出去!”

    童姥道:”不平道人、乌老大这些个幺麽小丑,我根本没放在眼里。只消我功力能恢复到十八、九岁,便能收拾了他们。只是我先前跟你说过我还有个深知我功夫底细的大对头,在一旁虎视眈眈。若她得到了讯息,赶来阂为难,却是不妙。咱们在这峰上密林深处,说不定便能躲了开去。便是躲不开,姥姥也可在这里抓紧时间练功。这里既清净,又多梅花鹿这些活物,躲在这里练功十分不错。我现下已恢复到了十岁的功力,再有八十九天功力便能够完全恢复。待我恢复了功力,便也不必惧怕她了。”

    武龙无甚异议,点头道:”随你!”童姥口中的大对头,他自知是李秋水。原书里,她与虚竹却是就在雪峰上被李秋水找到的。不过现下换了自己,却是不知会不会改变。且自己昨日救了童姥奔走时,选的方向就已跟虚竹选的不一样了。雪峰虽还是雪峰,但却不是原书中的那座雪峰了。此处乃在一座大山之中,峰峦甚多,有雪的山峰不止他们所在的这一座。

    童姥略带奇怪地瞧了他一眼,道:”只是在这八十九天之中,步步艰危,我功力未曾全复,却是还需由你来为我护法。等到我功力恢复,退了强敌之后,定会好好答谢于你。我天山灵鹫宫内的东西,可任你挑选。”

    武龙笑道:

    “好,那么我们就此约定,不管我到时候要什么,只要他是灵鹫宫的,那么我想要都要带走。希望你说话算话”

    童姥微”哼”一声,道:”姥姥我的话一言九鼎,从来没有不算数过!”

    但是不知道怎么的,总感觉武龙似乎又什么阴谋,武龙得意一笑想道;

    “我就等你这句话了,童姥,我别的不要,就要你了!!”

    望书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