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风流

第一百五十六章 童姥的风情4

宇宙浪子168 Ctrl+D 收藏本站

    天龙风流无弹窗 两人的真气不断从体内泄出,形成白气把两人包围,在白气缔绕涌动中,隐隐有爆豆声传来,噼里啪啦的,越来越响,在山洞里面响个不停。良久,武龙挣开了眼睛。轻轻吐出一口浊气,武龙终于从最深层次的的打坐中恢复了神智,浑身盈盈然真气涌动,不管是数量还是质量上都是大大地跨出了一步。真个如浴火凤凰,在熊熊烈火中振翅重生!

    他正待撑地而起,猛然惊咦一声!原来护在体外的光华竟是从无形转固,仿佛牢笼一般将他困住!他用力推出一掌,但浑厚的内力触到这道光墙上,竟是生生弹了回来。他的身体又不能挪动,立时被自己的掌力击个正着,猛然一阵剧颤,难过得快要吐出血来。好在这股内力原是由他所发,“北冥神功”又有吞噬之能,虽然受了反震之力,但这道真气还是被他吸收回了体内。

    这道光墙乃是他和童姥两人所有真气阴融合外泄的真气所成,受到他们的真气的吸引,因此聚而不散,而随着两人真气的异变,这些外溢的真气也出现了奇怪的变化,竟是坚硬无匹。思忖之间,却发现呼吸竟有几分窒涩之感!原来这光罩竟是封密得连空气也透不进来!

    这一惊可真是非同小可!若是光困在这里,凭着他和童姥的修为,再加上他在里面施力,合二人之力,定能将这光罩破开!但此刻却是最最不可或缺的空气即将用尽,再也拖不了多长时间!先天高手虽然可以内呼吸,但是也是有极限的。童姥仍然陷入深层次的胎息当中,武龙不敢唤醒她,不然两人一起呼吸,会死的更快。

    眼见空气越来越是稀薄,武龙终是无法再静坐思考了,猛然拳打脚踢起来。“怦怦怦”,打出去的拳脚像是撞到了高山之上,一一被弹了回来。在这等狭小的幻境中,根本无法发挥全力,反而会震伤自己,半个小时后,笼于体外的光罩也出现了明显的裂痕。武龙的呼吸也如老牛拖破车,发出呼呼的声音。虽然已经吸不到新鲜的空气,但呼吸的本能却是没有停下来。也不知道是他成功破开光罩,保住小命;还是余力不够,先是闷死在了光罩之中!

    “啊!”狂吼一声,身体却慢是受不住暴横的真气,几欲裂开!正值此际,手太阴肺经、手阳明大肠经齐齐冲开,大量纯之又纯的先天真气涌进四肢百脉!在生死关头,受到剧痛的刺激,武龙终是再发潜力,讲奇经八脉中最后的两道经脉全部打开!奇经八脉经流畅如意,内力涌动自如,随着他四肢伸展的动作,浩荡的真气顿时狂涌而出。仿佛天地乍开般的骇人威势,光罩在瞬间被他猛涨的真气冲破,强横的气流顿时在狭小的密室内涌动不已!

    光罩之中实是积累了他不下百余记的内劲,世人已无一人能够完全承受得下这股大力!若不是这些内力全是由他发出,“北冥神功”又擅吞噬真气,恐怕他早就在这些真气的冲击下变成一团肉泥了!山洞的岩石都无比坚硬,但武龙发出的真气实在是太过霸道,气流所触之下,虽是稍稍一顿,但后续之力却是如摧枯拉朽一般,将山洞石壁撕成片片碎碎!

    “轰”地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之中,整个洞顶顿时被沛然莫名的真气轰去了大半,大大小小的碎石纷纷落下,抱着童姥从山洞中走出,带着泥士芳香的空气涌入胸肺,武龙贪婪地命起来,双眼闭上,一脸的沉醉之色!当他精神集中,呼吸放缓下来后,肌肉的酸困与经脉中的空虚让他感觉这仿佛不是自己的身体一般,与不似自己的身体相反,他的精神在这一刻越发的清晰明亮起来,渐渐的,精神随着缓慢深沉的呼吸而轻轻波动起来,似玫瑰花香般悠然,似月光轻盈般舒甜,一股不同于滚烫真气的清凉气息轻轻的、隐隐的流淌在空虚麻木的身躯中,柔柔的抚摩着全身的每一个细胞,每一根神经,每一寸,他能感觉到,身体与精神完美的结合在一起,宁静与平淡主宰了他的思想。

    他就发觉自己经过变异的真气可以随着自己的心念而变化着它们的阴阳属性,转化起来如行云流水,自然而然,没有一丝生硬的感觉。要体会的微带凉意的空气流动,用烈阳真气的真阳之气是最合适的方法,就像一滴冷水滴进滚烫的油锅一样,两种相反的温度用来互相察觉对方是最好的办法。

    强壮的“”站在洞外,滚烫温暖的烈阳真气轻柔的扩散遍布于全身上下每一寸,甚至每一根汗毛,使的体表的感观更加的敏锐可怕,闭上眼睛,仔细的体会着裸露在空气中的上,微带凉意的气流流过时轻微触摸的变化,一点点,一点点的找着感觉,终于那种感觉越来越真切起来,渐渐的在他的脑海中形成了一副空气流通的立体图来,这副脑海中形成的立体图完全是建立在体表的敏锐感官上,所以随着体表感觉上气流大小的变化,立体图也发生着微妙的变化。

    这时,气海中真气团的收缩爆炸变的慢了下来,并开始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丹田中真气像往常一样形成一个旋转的漩涡,虽然旋转的速度和平常没什么两样,可以它往中间收缩的速度却是慢的可怕,“忽悠~!忽悠~!”,武龙细细的体会着,全身的真气源源不断的从各条经脉中流回丹田中,加入旋转的真气不断向中心旋转压缩着,不断的压缩又压缩,仿佛没有止境般,被压缩到中间的气团越来越密实,早已经超过了原来压缩的极限,可它依然还在不断压缩着压缩着,把全身的真气都吸引而回朝气海中间压缩而去,到最后,真气漩涡也开始向中间收去。

    终于在丹田中央压缩成了指甲片大的一点凝实气团,而且还在滴溜溜的转着,越转越慢,越转越慢,最后终于停止了下来,定定的立在那里,那一刻,仿佛时间停止了般,武龙的脚步也停了下来,静静的感觉着气海中无比寻常的凝实气团,等待着下一步变化的到来,“啪!”好象鸡蛋壳被打破的声音,凝实的气团爆开了,不一样,完全和以前那样剧烈的爆炸不一样,这次的爆炸很轻微,就像是一股活泼泼、滚烫烫的开水流自真气团中猛然扩散开来,一下子就冲洗润泽遍了全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每一根神经,每一条经脉,体表的三万九千多个毛孔在一瞬间全部都张开了一般,让身体跟天地元气的接触更加的没有隔阂,那种让灵魂都飘飘欲仙的感觉竟然要比原先真气剧爆的那种还要爽,还要舒服的多,武龙觉的到了的感觉也莫过与此吧!

    此时的他,正如破茧重生的蝴蝶,原先的一切,已然同体外的光罩一般,被碎成了一片!“北冥神功”盈盈然流转如意,融合了童姥的真气,内力竟然直线上身,但从死至生,精神又经历了一次绝大的考验;他体内阴阳分明的内力,竟然完全融为一体,犹如混沌,若是光以内力拼斗的话,恐怕已是无一人能够胜得过他了!

    仿佛心有灵犀般的,童姥低呼了一声,仿佛经历了世界上最美妙最舒爽的事情一般,脸上露出了幸福无比的笑窖。童姥睁开眼睛正要说话,忽然武龙“啊”了一声,伸手指着童姥,障喜万分,却又障妻比的说道:

    “童姥,你,你,你….”

    宄竟如何他却说不出来,童姥也正奇怪武龙面上的变化呢,但听此言,不自得奇怪的问道:“我这么了'”

    她的声音传人她耳朵中,她浑身一震,忽然征住了。她听到了自己如同黄鹂出谷般情脆响亮的声音,而不是耶沧桑苍老的声音武龙忽然抱住童姥,狠狠的在她如同芳华正茂的年轻女子般的脸上,吧唧了一口,又欣喜无比的吼道:

    “太好了,太好了实在是太好!!”

    童姥正奇怪自己声音如何变成如此呢,忽然被武龙亲了一下,红潮满面,余韵犹在的俏脸儿,更添绯红的云彩。她这时候也向悟了能够望去,只觉得武龙脸上好像罩上来一层莫名的光晕般,褶褶生辉,竟然有让人不敢直视的威严。而他的身躯,古铜色的,也仿佛有新生命一般,光华梳转般,辉映出淡淡的光辉,原本昏暗无比的冰害,也似乎有了一些光明,看武龙的身体,总觉得有一些不同了,却实在看不出来,哪里有不同。只有个感觉,好像,好像他又变得更年轻。变得更强壮了一般

    武龙见童姥也征征的盯着她,不自得出声,问道:“我怎么了'”

    手一挥舞,顿时空气中的寒冷水气,在他手中形成一把刀,接着道光看清了自己的相貌,褶褶生辉,竟然有让人不敢直视的威严。而他的身躯,古铜色的,也仿佛有新生命一般,光华梳转般,辉映出淡淡的光辉,童姥幽幽的说道:

    “武龙,你变年轻了呢”

    伸出细腻自嫩的玉手,去武龙坚实的胸膛。武龙目言苦笑,我才不过二十多岁,再变年

    轻,耶我不是少年了,不过童姥的变化远比他更惊人,现在童姥是一个十九七岁模样的年轻女儿着羊羔般自嫩的躯体,坐在那里,细腻柔滑,一张俏脸,精致美丽的五官,端的是小美人儿一个,而脸上绯红之中,透露出青涩与成熟来,既有少女的天真,又有稚女的稚气,同时还有**的成熟风情,有老人的知性,人生四个阶段的气质都集中在她的身上,一种让人一见,就隋不自想要爱上她的感觉,就是女的都有些怦然心动的感觉,小巧而又,十分矗立,在顶端犹如芧了一颗粉红色宝石的和鲜红色的乳晕,彷佛在呼唤着他来采收一般。两颗淡红色的微微向上翘着,晶莹玲珑,鲜嫩欲滴,微微颤动着挺立在鲜嫩无比的之上,刹是可爱,简直令人爱不释手,圆润光洁的乳型,像两朵纯真鲜丽的汉白玉莲花;两颗的,凸显出娇艳的红晕;她下腹的曲线非常柔和,平滑的小腹下面,适度的阴毛像柔柔的烂草一样的打着卷儿,柔顺的铺在两腿的交集处,分外。

    如果李秋水看道一定要吓死,眼前这个美少女,真的便是和自己作对了七八十年,争风吃醋的那个,永远也长不大,如同小女藩一般的童姥吗。

    武龙嘿嘿一笑,忽然伸手捉住了童姥,轻轻着。童姥浑身一颤,羞不可抑的避开武龙那极富有侵略性的目光,往底下看去,忽然看到自己雪自的双腿,正死死缠绕在武龙腰上面,她登时更羞。就在她身躯微微发软中,她忽然反应过来,问道:

    “这,这是谁的身体'”地伸出手来,细细的看了一遍,见自己的如婴儿般,自嫩柔滑,根本不是她原先的那样子,胸前的阵阵陕感酥麻传过来,她不自觉檬道:

    “这,这是谁的身体?”

    她伸出手来,细细的看了一遍,见自己的如婴儿般,自嫩柔滑,根本不是她原先的那样子,胸前的阵阵陕感酥麻传过来,她不自觉往那看小说请到里一看,又是一障,一把将武龙手推开,征征的看著自己从来投有过多两粒鬼子,正弹性十足的自武龙成形状,回复原来摸样。

    “这个,这个,还是我吗'”

    武龙的呼吸开始粗重,脸上涌起了红潮,眼中焕发出另一种奇光,那是生理上必然的光芒,火热、深情、渴望。他的双手重新举起,接触到童姥的双肩,身躯一震,突然地抱住了她香喷喷的火热,脸颊重重地压在她吹弹得破的粉颊上,双臂的力道强劲有力,像把大铁钳。

    望书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