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风流

第一百五十七章永远的处女

宇宙浪子168 Ctrl+D 收藏本站

    天龙风流无弹窗 童姥吃了一惊想推开武龙却发现武龙力气实在太大了,根本就推不动,童姥感觉浑身使不出力气,最后只好任武龙为所欲为武龙缓缓放松手劲。撩起她的黑发,露出她白玉般的颈项,灼热的唇迫不及待的印上她冰冷的。童姥陡地一震,慌乱地转过头来,耳垂却恰好碰触到武龙的唇,立即被武龙含住,并轻轻的啃啮……”不……”

    她抗议着,但发出的声音却似低吟。武龙用双臂自后面箍住她,让她屈起往后推拒的手肘不能动弹,这个姿势让武龙的胸膛紧紧的贴上她嫩滑的玉背,双手也得以态意地在她的胸前。

    武龙坚硬炽热的怀抱灼烫了她的,冰冷的感觉一寸寸被融化,取而代之的是一股燥热感,令她想更贴近武龙,然而却又本能地知道应该要远离。”不要……”

    她的扭动挑勾起武龙更深层的,武龙感觉到她的颤抖,明了她的口是心非。”闭嘴,巫行云!”

    武龙贴着她的耳贝哑声轻斥出了童姥的名字,侧首堵住她的小嘴,为了惩罚她,武龙粗暴地碾过她的,地吮啃她柔软的唇瓣。晕眩的脑袋仍有一丝理智,知道若让武龙技巧高超的舌进入自己的口内,那幺,她将会再也阻止不了武龙进一步的侵犯。她紧闭的牙关未能令武龙受挫,武龙的大手倏地罩上她的,熟练地搓捏着。胸中窜过一阵激荡,令童姥的小手下自觉地一松,棉被滑至她的腰间,她反射性地惊呼,却让武龙的长舌乘机伸进去。

    深深的吻以排山倒海之势向当她席卷而来,武龙的舌霸道地在她的口内肆虐,点燃的火苗,兴奋的感觉无法抑制地自体内升起。武龙成功地挑起她的丁香小舌与武龙共舞,怀中不再僵硬的娇躯也柔软驯服地瘫靠在武龙的胸前。武龙在自己将要窒息前,中断这个令他感到前所未有的的长吻,大手却不放松地占据着她的,恣意地揑弄……”嗯……”童姥情不自地嘤咛出声。

    她蚀人心骨的轻吟声令武龙血液沸腾,饱含的黑眸扫过她裸露的上半身,一只手离开她已然肿胀的,缓缓往下寻找武龙渴望的幽丛。”呃……”当武龙的手探进她的腿间时,童姥反射性地。武龙并末催促她,虽然武龙已忍得汗流浃背。武龙在那方寸之间活动着自己的指头,在她的花瓣上用力地揉按,让她泌出更多的汁。

    热浪和一地席卷了童姥,一声尖细的自她的喉间逸出,双腿无力地一软,微微分开,为武龙制造出更多的空间,传递着任武龙为所欲为的讯息……”你喜欢的,是不是,童姥,你其实根本就是一个?”

    武龙自她的脉动处抬起头来,魅惑地朝她半闭却盈满火光的水眸漾开一抹的笑意,的唇再度覆上她嫣红的唇瓣,这次武龙轻易的长驱直入,为了奖赏她的柔顺,武龙同时将长指滑进她如丝般的甬道里。童姥发出更多细碎的吟哦声,却教武龙全数吞噬,武龙紧紧地缠绕着她的软舌,一松一紧地着她,而在她体内的长指也配合着舌头的节奏**着。童姥只觉浑身如被烈火环绕般,意乱情迷地贴着武龙扭动,刹那间,她的身子不由自主地窜过一道,脚趾自动蜷曲。

    武龙在她的再度来临前,倏地撤出手指,童姥如在云端被人踹落,睁大眼似怨似嗔地瞅着武龙,腹部的灼痛使她的身子难受地蜷曲起来,但武龙如炽铁般的身躯随即再度覆上她的。”为我张开你的双腿。”

    武龙要的正是这一刻,在她无法抗拒的时候,主动为武龙绽放自己的身子,心甘情愿地将自己完完全全奉献给武龙。”再大一点。”

    武龙粗哑着嗓子对着她低垂的眼眸命令道,她娇羞无措却柔顺的模样,令武龙几乎难以克制,但武龙仍强自压抑住如火般的欲念。”看着我。”

    武龙将自己置于她为武龙敞开的间,硕大的抵住她柔软的入口处缓缓摩挲,”叫我的名字。”武龙对着她迷蒙的美眸强悍地命令,武龙要她清清楚楚的认得是武龙余武龙占有她的身子!童姥满怀迷惑,但体内那股急欲得到舒缓的胀痛促使她柔顺地服从。”武龙?”她本能地拱起身子。她低柔的轻唤和主动迎合的动作令武龙非常满意,沸腾的急冲到顶点。”再叫,不许停!”

    武龙弓身猛地挺进她湿热的幽穴里。”……啊……”

    在武龙的戳剌中,疼痛冲刷着她的地,但在那之下又有一种酥麻的感觉窜升,然后,那阵酥麻越来越强烈,终至化为排山倒海的欢愉向她袭来……感觉到她的回应,武龙放开她的唇舌。”我是谁?”武龙粗喘着气问,大手勒紧她曼纱的娇躯,将她紧紧的嵌合在自己的胸怀里。”武龙……呃……””很好!记住,我是你的男人!”武龙抬高她的,埋首在她的凝脂上烙下一个个的印记,聆听一声声的**自她的唇问逸出。

    童姥不由自主地浑身打颤,在那强烈的欢愉几乎将她灭顶时,只能无助地攀附着武龙,任武龙带领自己攀上那一层又一层的高峰……她水蒙蒙的美眸凝进武龙闪著欲光的黑瞳底,知道自己无法拒绝武龙,这个脸上有著温柔,英俊帅气男人……

    “啊!!疼!疼!!!”童姥突然感到了体内一下极其剧烈的疼痛,发出了痛楚难忍的低呼。身体的疼痛夹杂着复杂心理的安慰令她痛哭了起来。让武龙感到十分诡异的是,他竟然再次触及了那层不薄薄的阻力,竟然是膜?武龙思绪万千,【八方九酣我独尊】神功变异后竟然,竟然可以修补那玩意,那其实不是传说中的【圣女】永远的吗?

    如此一来就像是第一次,虽然已经有充分的润湿,加上童姥的幽谷又显得狭窄异常,武龙膨胀粗大的被玉人那处子美妙紧缩的幽谷秘道紧紧的包围挤压着,没有一丝的空隙,举步为艰。童姥柔美的间粉红娇嫩的**被极度的扩张,原本娇嫩的粉红色已经被一种的深红所取代了。

    绝色玉人激烈的摆动着娇躯,柔美的颤抖屈曲,费力地登踏着地面,翘后缩,深陷入雪地当中,对于童姥这等高手来说,寒暑不侵,根本就不在意雪地的寒冷;纤弱细嫩的小手拼命地抵住武龙厚实的胸膛,用尽全身力气向外推。满头乌黑的青丝紊乱的披散在前、秀枕侧,星眸迷离,珠泪盈眶,梨花带雨般娇弱楚楚的风情。

    心中的玉人含泪忍痛的神情惊醒了武龙迷梦沉醉、肆虐张狂着的,武龙清醒地知道如果再强行的进入,绝色玉人那娇嫩的幽谷一定会疼痛难的。带着深深地歉疚和盈满的爱怜,武龙轻轻地吻上了绝色玉人的香颊,伸出舌尖,温柔地舔干啜尽伊人忍痛的泪珠和汗水。再转而深深吻住佳人的疼痛失血的香唇,舔尽上面的血丝。并且暂时让蠢蠢欲动地停止了前进,慢慢的转动,让顶端的圆形盖头研磨着玉人的花茎,扩张被撑开的处子幽谷四壁。

    巫行云再次尝试瓜初破的巨痛,经过武龙这一番温柔呵护、轻怜爱,已经慢慢退去。同时渐渐有另一种奇妙的感觉取而代之,童姥又被另一种来自幽谷花蕾深处的瘙痒感所折磨,伊人芳心内感到自己娇嫩的花芯深处,好象被蜂戏蝶舞,鱼跃虫游,浅浅地接触又飘忽远遁,说不出的空虚难过。

    粗大的硬分身进入秘穴里时,确实像烧伤一样的痛,可是最初感到的如割裂般的疼痛已经消失,现在是只有渗透的疼痛,传来的疼痛是具体的显示终於失去了,童姥这时突然有惊讶感,因插入在秘穴里的分身在一动一动的跳着,那是很奇妙的感觉,而且有不同於疼痛的另一种感觉也从那里发生,那是比碰到敏感的或突起的阴核更强烈的感觉。

    那非常微妙的感觉,是从含住武龙分身的洞里一点一点的涌出来,是痒痒的,也是酸酸的,无法用这言语表达的感觉,童姥好像难以忍受,不由得扭动部,飘散着飞瀑般的缎发,轻轻哼了一声,因为还是有点痛,但发生直通脑顶的,痛和混在一起,可是这两种感觉虽然很像但又完全不同,绿水瑶等於是同时产生两种。

    武龙仔细的看着对方,把下腹部密接在童姥的上,左右摇动或以分身做中心用部画圆圈,这样的弄法只是扭动粘膜或肉瓣,所以比**时的疼痛小多了,血随着花瓣的水与欢愉流下。

    童姥偶尔会产生抽搐般的锐利感觉,那是来自含住分身的肉壁,这时就会不自觉的叫一声”呕”,也同时急忙闭上嘴,又发现自己是反覆的那麽做,持续不断荡的娇喘,全身都难为情的火热起来,逐渐淹没了平日不可侵犯、温柔的童姥。她几乎被那种不着边际的悬空感弄晕了过去,好想心中爱郎对自己大肆宠怜一番,可是碍于女人固有的矜持,虽然极度渴盼爱怜,却羞于启齿,只得欲拒还迎地微微耸动自己娇挺的翘。

    尽管留恋难舍,武龙还是不进反退,硬生生地将自己火热硬挺的逐渐往外退出,这一退虽然轻柔缓慢,但武龙整个玉茎已基本上完全退出绝色玉人的体外,只剩下玉茎顶端的圆形盖头还停留在伊人神秘的幽谷内。随着武龙玉茎的缓缓抽出,大量的芬芳晶莹的香滑液体夹带着点点鲜红立即从童姥幽谷秘道口流了出来。这触目惊心、嫣红夺目的艳丽色彩,是武龙至爱的绝色玉人、玉洁冰清的绝代侠女童姥最最珍贵、圣洁的处子之血,它流落在洁白柔软的雪地上,好象缤纷雪地里清洁高雅的红梅,傲雪绽放,娇艳绮丽,盈润欲滴!

    武龙眼呆呆地看了看自己玉茎上缠绕着、点点滴落的血丝,心疼地紧盯着佳人含羞带怯的娇颜,虽然眼角仍残留着未干的泪痕,眉梢依旧有过痛楚的皱迹,但那粉红的玉脸上满是欣慰惬意的浅笑,柔情似水的双眸里溢满欲说还休的春情,渴求的唇瓣微微张开,喉咙深处轻吐出腻人的呢喃,这一切的旖旎情景都在向武龙发出强烈的召唤。而伊人娇柔无力的纤手开始紧紧地用住心中爱郎的身躯,玉更不自觉地微微纽动,仿佛祈求武龙进一步的深入。

    此时武龙要是再不能体会佳人芳心所愿,就真的是大铩风景了。武龙可不愿意在此情此景下还作只呆头鹅,武龙脸上浮现出惊喜意外的笑容,赶紧顺从佳人的意愿,身体力行地开始动作,俯身抱起已经羞红双颊、闭星眸的绝色玉人,将她洁白润滑的双腿缓缓分开,让她跨坐在自己的上,期间仍保持着自己粗大的玉茎顶端的圆形盖头陷入绝色佳人的幽谷秘道内,不曾稍离,动作间的摩擦接触,更有股的。自然童姥此时也适度地感受了部分,但同时更多的渴求、的也强烈地冲击着她,此时此刻,伊人已经完全被那的旋涡淹没,渴求着进一步的陶醉、沉沦……

    武龙不再将完全拔出,反而就着佳人因强烈而滋生的历历春泉润滑下,重温旧梦,再次深深进入绝色玉人的美妙幽谷。这一次,玉茎终于冲破了秘道里所有的障碍,直接找到了少女神秘的源头,成功的撞击在伊甸园深处鲜嫩的花蕾上。武龙的昂然挺立的终于在少女神秘幽道的尽头找到了一处轻弹柔软、温润湿滑的温柔乡。“曲径未曾缘客至,蓬门今始为君开”。武龙不再压抑自己的,不断地将自己的玉茎挺动**,轻柔而有力地抽送起来……

    同时武龙还伸出自己的双手,温柔的抚慰逗弄着跨下绝色玉人柔软芬芳的娇躯,并且张嘴亲吻着绝色玉人晶莹润泽的耳垂,最大限度地挑引着佳人的。

    渐渐地绝色玉人感到体内幽谷深处心中爱郎的的运动能够带给自己充实的快乐,经过起初的热身,的玉茎开始有节律的攻击绝色玉人的身体。每次经过那幽谷秘道的花芯深处,武龙都会刻意让自己滚热的停下来抵住娇嫩的花芯,反复来回的旋转研磨,绝色玉人童姥整个心灵都已经被那一阵阵迅猛的浪潮所完全淹没了。

    武龙的上身向前伏在了绝色玉人芬芳的娇躯上,双手又一次抚住了绝色玉人洁白挺拔的,大嘴再度寻上绝色玉人的香唇,肆虐的舌头也深入到绝色玉人的檀口中四处的**,追掇着绝色玉人芳香可口的丁香。绝色玉人柔软的全部都处在了武龙的刺激下,更加的弥漫,浑身酥软、动弹不得。很快,绝色玉人盈润的已变得白里透红,丰挺的间也渗出了细密的汗珠。除了喘息和的声音,绝色玉人再也无力做出其武龙反应,犹如一之洁白的羔羊,只能任由武龙的随意摆布。

    绝色玉人那敏感的处子娇巯经过武龙的一番挑引逗弄,还有神秘圣洁的处子幽谷被心中爱郎反复的纵横肆虐下,如潮,非但整个粉红,香汗淋漓,而且就连那幽谷爱穴也早已溢满了琼浆玉液,伴随着武龙的急速挺动,每次往返都发出湍湍水声。绝色玉人童姥的整个心神算是彻底的了,她的十指深深的掐入武龙健壮的肌肉里,纤柔的更是紧紧地夹住武龙的腰间。脑海中所有的思想里只剩下了极乐的。

    武龙不住地为身下的绝色玉人变换着体位。武龙时而将绝色玉人娇躯翻转,仰卧秀床;时而又让绝色玉人侧体而卧,方便武龙更深度进入;时而又翻转过去,面向秀枕,俯身而卧,让伊人身体的重量都落在弯曲的双膝上,最后还把绝色玉人摆成跪伏的姿势。让武龙可以仔细的看着绝色玉人那高高翘起的两瓣浑圆雪,双手微微用力的将它们分开来,隐约暴露出深藏在沟间的粉红秘穴,然后从后面继续和绝色玉人一起巫山。

    随着绝色玉人娇柔婉转的呻呤声中,武龙加大了两人身体间的压力,双手紧紧抱住绝色玉人丰挺的翘,昂扬的不再回退,而是挺动向前,紧贴在绝色玉人幽谷深处那光滑的宫颈口上,武龙纳劲吐气,小腹猛力的一缩一放,将积存已久的灼热阳精喷入了绝色玉人的体内深处。而同时绝色玉人也感到幽谷花芯一阵阵紧缩抽搐,兴奋的如潮而至!

    随着一声混着痛苦及满足的娇呤,童姥这位风姿楚楚如空谷幽兰的绝色侠女终于和心中至爱一起巫山,共赴神女襄王之梦,达至了人生第一次极乐!

    而当童姥攀上极乐之后,幽谷花芯处接受了武龙射出的大量涌出的混合着武龙精修的逍遥先天之气元阳,同时还有她原本倾泄出的元阴倒回到体内,并且往来反复,循环不休。

    望书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