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风流

第一百五十八章 行云归心 公主失身1

宇宙浪子168 Ctrl+D 收藏本站

    天龙风流无弹窗 第一百五十九章

    巫行云完全不由自主地沉伦在那波涛汹涌的肉欲中,根本不知自己何时已开始无病,而且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哀婉悠扬、春意撩人,她只是星眸暗掩,秀眉轻皱,微张地娇啼声声,好一幅似难捺、似痛苦又似舒畅甜美的迷人娇态。

    “唔……”

    只见巫行云美妙、柔若无骨的一阵紧张的律动、轻颤。她只感觉到,他巨大的龙头在自己桃源深处的“花芯”上一触,立即引发她桃源最幽深处那粒敏感至极、柔嫩湿滑万分的“一阵难以抑制而又美妙难言的、抽搐,然后迅速地、不由自主地蔓延至全身冰肌玉骨。

    只见她地用手猛地抓住他刚刚因将分身退出她桃源而提起的,的可爱小手上十根纤纤玉指似地抓进他肌肉里,那十根冰雪透明般如笋的玉指与他那黝黑的形成十分耀目的对比。而美貌动人的绝色那一双优美、珠圆玉润的娇滑秀腿更是一阵紧夹住他的双腿。

    狂颤中的美貌佳人巫行云只脚觉体内深处一股温热的狂流不由自主在地中狂泄而出,本就羞涩万般地丽人只感觉到他慌乱地用自己那条小小的亵衣在为自己擦拭,只见秀美清丽的俏佳人丽色娇晕、桃腮绯红,也分不清是后的馀红还是娇羞无限的羞红。

    羞郝难堪的静默中,一股更令人难忍难捺的空虚、酸痒随着她的逐渐止息而又从那巨大的分身刚刚退出的桃源深处“花芯”中传到她全身。巫行云而不解地张开她那妩媚多情的大眼睛,似无奈、似哀怨地望着那正在自己的上蹂躏的男人。

    “唔……”千娇百媚的美佳人娇羞地感觉到,又大又硬的龙头再次套进了她娇小紧窄的桃源口。武龙毫不犹豫地用力向巫行云桃源深处挺进,“哎……”美如天仙的玉人一声羞赧地娇啼。彷佛久旱逢甘露一样,巫行云、美丽的在他身下一阵愉悦难捺的蠕动、轻颤……丽人芳心娇羞地发现,这旧地重游的“采花郎”彷佛又变得大了一圈,“它”更加充实,更加涨满她娇小的桃源。

    她情难自地、娇羞怯怯而又本能地微分,似在但心自己那天生紧小的“蓬门花径”难容巨物,又似在对那旧地重游的“侵入者”表示欢迎,并鼓励着“它”继续深入。她那妩媚多情的秋水般的大眼睛无神地望向屋顶,脉脉含羞地体会着“它”在她体内的蠕动、深入。只见她柳眉微皱、微张、香喘细细……绝色秀靥上丽色娇晕、羞红片片。

    武龙看见她这样一副欲说还羞、欲拒还迎、羞羞答答的迷人娇态,心神不由一荡,他一低头,吻住巫行云那鲜红欲滴、柔美可爱的香唇,就欲偷香窃玉、狂吻浪吮。哪知被他这一吓,美貌丽人粉脸羞得更红,本能地扭动螓首闪避,让他不能得逞。他也不在意,一路吻下去,吻着那天鹅般挺直的、如雪如玉的香肌嫩肤……一路向下……他的嘴唇吻过绝色佳人那嫩滑的,一口吻住一粒娇小玲珑、柔嫩羞赧、早已硬挺的可爱。

    在武龙这样多处的狂攻猛袭下,而且他玩弄、撩拨刺激的全是巫行云敏感至极的“圣地”,粗暴“侵入”的是一个女人最神圣、最敏感万分的桃源“花径”,巫行云不由得哀婉娇啼、鸾鸾。

    只见巫行云娇靥火红阵阵,一股欲仙欲浪的迷人春情浮上她那美丽动人的口角、眉稍。武龙那长着浓黑阴毛的粗壮的根,将巫行云洁白柔软的小腹撞得“啪!啪!”作响。这时的巫行云秀靥晕红,芳心娇羞怯怯,微张微合,娇啼婉转。巫行云柔美的一双如藕玉臂不安而难捺地扭动、轻颤,可爱的一双如葱玉手紧握。

    由于粗分身对巫行云紧小桃源内敏感的强烈挤刮、摩擦,丽人那一双细削玉润、优美的本能地时而微抬,时而轻举,始终不好意思盘在他身上去,只有饥渴难忍地不安地蠕动着。

    美艳清丽的绝色那一具、粉雕玉琢般柔若无骨的在他沉重壮实的身下,在他凶狠粗暴的**顶入中美妙难言地蠕动着。看见她那如火如荼的热烈反应,耳闻丽人馀音缭绕地含春娇啼,武龙更加狂猛地在这清丽难言、美如天仙的绝色那裸、柔若无骨的上耸动着……他巨大的分身,在丽人天生娇小紧窄的桃源中更加粗暴地进进出出……

    肉欲狂澜中的美艳只感到那根粗大骇人的分身越来越地向自己桃源深处冲刺,她羞赧地感觉到粗壮骇人的“它”越来越深入她的“幽径”,越刺越深看小说请到……

    巫行云芳心又羞又怕地感觉到他还在不断加力顶入……滚烫的龙头已渐渐深入她体内的最幽深处。随着他越来越地**,丑陋狰狞的分身渐渐地深入到她体内一个从未有“游客”光临过的全新而又玄妙、幽深的“玉宫”中去……

    在火热的**顶入中,有好几次巫行云羞涩地感觉到他那硕大的滚烫龙头好象触顶到了她体内深处一个隐秘的不知名的但又令人感到酸麻刺激之极,几欲呼吸顿止的“花蕊”上

    两个着的一阵窒息般的颤动,一股又一股浓浓、滚烫的淋淋漓漓地射入美艳玉人巫行云那幽暗、深奥的花宫深处。

    而极度狂乱中的巫行云只觉子宫口紧紧箍住一个巨大的龙头,那火热硬大的龙头在似地喷射着一股滚烫的液体,烫得子宫内壁一阵趐麻,并将也传递给她的子宫玉壁,由子宫玉壁的一阵极度抽搐、收缩律动迅速传向全身仙肌玉骨。

    她感觉到她的子宫深处的小腹下在极度的中也电颤般地娇射出一股温热的狂流,丽人不知那是什么东西,只觉芳心如淋甘露,舒畅甜美至极。极度中,两个的男女裸地紧拥缠绕在一起,身心一起飘荡在灵欲合一之巅……

    但见巫行云娇喘细细、香汗淋漓,丽靥晕红如火,娇软的在一阵轻抖、颤动中瘫软下来。他翻下巫行云洁白柔软的玉嫩,半躺在巫行云那的一侧,只见她那可爱的粉红“肉孔”正源源不绝地流出一股股乳白黏稠、秽不堪的阴精,他迅速地拿起丢在一旁的巫行云那件可爱的小亵衣,接住那流泄出来的排泄物……最后,又将就那条柔软洁白的亵衣轻轻擦拭巫行云那滑片片、狼藉不堪的。

    渐渐醒转过来的巫行云玉靥上丽色羞红娇晕如火,难以自抑,而且她还发觉他正死盯着自己,正用一件什么东西在自己湿漉的擦拭着,巫行云不由得羞红双颊,星眸紧闭,优美的雪嫩含羞紧夹。武龙调笑道:

    “童姥,你什么便宜都被我占了,还害羞?”

    巫行云脸色通红的骂道:

    “可恶,臭小子,既然….竟然坏了姥姥的清白….”

    武龙笑道:

    “这可不怪我,你可记得李师叔先前的话,是你中了她的圈套了,我可是为了救你。”

    巫行云那里不知道他是得了便宜还卖乖,正要说什么,武龙把她抱起放在自己身上用坚定的眼神看着巫行云道:

    “童姥,不管是因为什么愿意得到了你,但你现在就是我的女人了,我会负责的。”

    巫行云不敢看他的眼神,有些躲闪的道:

    “胡说什么,我的年龄比你祖母还大,而起是你的师伯,你竟然要我做你的女人!”

    武龙正色的道:

    “爱情是部分年龄种族的,不管怎么说你都将永远属于我,师伯你忘记了自己的诺言吗,只要我帮你击退了李秋水,那么灵鹫宫中的一却可以任我挑选,你身为灵鹫宫宫主也属于其中一员,我不要别的只要你了,童姥!”

    巫行云听到武龙的话,神色一震,大脑有些混乱,良久才道:

    “不要叫我童姥,以后叫我行云吧。”

    武龙一听,顿时狂喜的亲了她一口道:

    “好的,行云。”

    ——————————分割——————————

    “行云,你现在又什么打算,是先回天山,还是艘取大理?”

    “我们要去西夏皇宫找那个算账!”

    “去西夏皇宫,那里是李师叔的大本营吧,不知有一品堂的高手,还有无数军队保护吧,算是龙潭虎穴。”

    “哼,你还叫那个叫师叔,区区西夏皇宫算什么,她到底功力受损,没有一年半载的时间是恢复不了的。她现在一定躲在那里疗伤,哼哼,我绝不会放过他的。”

    “这个不好吧,李师叔阂渊源不浅,她以前陷害你,你现在完全恢复了,而且功力更是再上一层楼,不用杀了她吧。怎么说她也算是完美的媒人呢。”

    “什么媒人呀,狗嘴吐不出象牙,我不会杀她的,但是我要把她管在灵鹫宫几年,给她吃点苦头。”

    巫行云听到武龙的调笑有些羞怒的叫道,武龙听完宋了一口气,当下嘿嘿一笑,道:“也好,不如虎穴,焉得虎子”

    巫行云一呆,这跟得虎子好像投关联吧'她哪里知道,虚竹的意思是:跑到母老虎的巢穴

    里面去。把小小母老虎给逮了,嘿嘿武龙背起巫行云,发足往西行,一路往西夏去。路上,他按照巫行云的吩咐,一边运用凌披微步,一边背诵“丢山折梅手”心法口诀。这“丢山折梅手”共有九路,包含了逍遥派武学的精义,掌法和捕拿手之中,蕴含有剑法刀法鞭法枪法斧法等等诸般兵刃的绝招,更有暗器手法,变法繁复。与之相配的九路口诀,甚是拗口难背,比如第一路共十二句口诀,每句七字,共八十四个字,这八十字口诀甚是拗口,接连七个平声字后,跟着是七个仄声字,音韵全然不调,倒如自口令相似。巫行云要武龙顺着背诵出来一遍,又倒过来背诵一遍,盖困这九路口诀的字句与声韵呼吸之理全然相反,平心静气地念诵已是不易出口,

    奔跑之际更加难己出声,念诵这喜口诀,其实是调匀真气修炼内功法。不得不说逍遥派的武学的确神奇,这门天山折梅手可以根据人的武功见识不同,把他人学会的武功招数都融入其中,武龙阅读了还施水阁几百本秘籍,又学会了那么多绝学,特别是九阴真经和先天功以及易筋经等无上绝学,本来要想完全把所有的武功融会贯通武龙也需要几年的时间,但是这天山折梅手却是把时间极大的缩短,短短几天就让武龙受益匪浅。

    二人行了一天,晚间到了趸州城外。武龙在巫行云的指点下,№№进城,一路往皇宫潜来。二人绕过宫侍卫,潜进了耶冰害之中。下到三层之中,二人方才截c.自下来。不要看他们如此轻易进来,一半是因为他们功力深厚,轻功妙绝,一半则是运气,那些卫高手呼

    吸粗重,十丈清清楚楚,耍避开,委实容易,倘若来个李秋水级别的人物,恐怕他们又耍恶战一场了。巫行云看了看周围,道:“好吧,我们先在这里呆上几天,慢慢查找那个的消息。”

    武龙道:

    “恩,也好,行云记得,你不可能杀了她”

    巫行云呵呵一笑,道:“我知道掌门人你的雄心壮志,不过这如此对我们俩,不给她一点教训,是万万不行地。”

    武龙点点头,道:

    “如此最好,对了,行云,我给你去找点吃的,吃了几天的野味和干粮嘴角都要起泡了。”

    巫行云点头道:

    “也好,你大概不知道御厨坊在那里吧,我给你说下。”

    当下给武龙详细讲解。哪儿是御膳房,哪儿是后宫,兜得情清楚楚。武龙将方位默记好了,这才出了冰窖,一路往御膳房行来。一路卫高手众多,耍不是他们的粗重呼吸在十丈之外就能够听到,武龙凭此及时避开。说不定就会被他们发现。在皇宫里面东绕西绕,最后来到西首的一个不小院落中,不卸道为何四处∞无^迹。此时已经深夜,莫非那些食事太监和宫女们都去睡觉了'武龙心里奇怪,一动不动的躲在屋檐下围墙上面,等候这一波卫走过去。

    武龙小心从墙上下来,施展轻动,两步越过院子。情情落到了门边。他伸手在门上情情一拍,门吱嘎一声,打开了。武龙轻轻推开门,四处瞧了一眼,猛闪了进去,右手情情将门关上。里面果然是比较大型的厨房,各种锅瓢碗勺。整整齐齐的放在一起。厨房里面,放眼望去,各种这个时节时鲜的蔬票瓜吊都有,边上还摆放着一些同类,想来是没有用完的。武龙趁此时无人。赶紧四处找了找,只找到一些糕点什么的,别的现成的票肴却是都侵有。他找了一个小小的篮子盛起来,正准备出去,忽然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渐渐有两个轻微的脚步声过来,武龙无奈,只得将实-放回原处,却伏到一青的蔬菜架子下面。与此同时,一个女声轻轻叫了一声:

    “公主”随这门被推开,却是一个普通宫女罢了。武龙躲到下面来,忽然感觉不对劲,空气中有一种淡淡的情香,很是,难道是女人特有的体香?不过为何身边如此柔软一团。他回头一瞧,不自得大吃—惊讶,旋即捂住自己嘴,障魂未定的看着眼前这个不卸是人是鬼的女人。

    原来这下面还躲着一个女人,脸上东一块西一块的,不卸道掌门弄成黑乎乎的,看不情楚她真切的面容,不过偶尔露出来的自净脸蛋儿,却是凭添了武龙许多遗想。毕竟武龙观女无数,见这女的皮肤自嫩柔滑,脸蛋椭圆,虽然脸上黑乎乎的,但仔细看得话,看得出她

    眉情目秀,端是个绝美胚子。

    只见她身手穿着素自的薄薄丝绸裙子,秀挺的,武龙眼前一亮。此女的此时也正用黑漆漆,颇有些油腻的小手,捂着小嘴儿,同样吃惊的看着武龙.武龙左手对着她胸前比划了一下,还做了一个抓的姿势,不由的又气又怒,却听到那宫女又在低喊:

    “公主,你在吗'”

    她不敢说话,却狠狠的瞪了武龙一眼。武龙嘿嘿一笑看小说请到,示意她不许出声。丽人大气也不敢出一口。

    那宫女四处察看,没见到她口中的公主,疑惑的自言自语道:

    “奇怪,公主跑道去了呢'”

    却往武龙他们这里走过来,眼看就耍弯腰下来看了,两人更是连气都不敢出一口,浑身紧绷着。

    望书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