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风流

第一百八十章 齐人之福2

宇宙浪子168 Ctrl+D 收藏本站

    天龙风流无弹窗 武龙满足地抚摸着她嫩滑的香臀,银川脸颊上泛起红晕,紧紧咬着下唇,搂着他的肩膀,他抱着她弹性十足的肥臀。就在这时候又有两个女人进来了,武龙惊讶的看着原来竟然是童姥和李秋水一起进来,童姥这几天和自己因为李秋水的事情闹别扭,和李秋水见面没有打起来已经很奇怪了,为什么回一起出现,而且没有了往日的紧张气氛。

    李秋水看到已经瘫痪的银川公主,咯咯的笑道:

    “好人,你可真勇猛呢,刚醒来就做坏事了,我还以为你这次要死在女人肚皮上呢。”

    武龙嘿嘿一笑,手一伸把李秋水拉上了床道:

    “要死也要死在师叔和行云的肚皮上呀。”

    李秋水吃吃的笑着,童姥脸年却是一红,低下头去,呐呐道:

    “要死了,扯上我干嘛。”

    武龙嘿嘿一笑。站起身体,伸手托起童姥下巴,重重的吻了上去,童姥欺霜塞雪的香腮粉红恍如桃花绽放,娇羞地微闭秀目,仰起脸将嫣红的樱桃小嘴送上。童姥任是呼吸迫促,酸疼,脸儿酡红,小鼻扇儿急速地张合,她却丝毫也不作挣扎推拒,就那么温顺的配合着爱儿,任由他紧紧的拥抱着,任他着,她要让爱郎亲个够,吻个足。

    好一阵子,武龙才满意地将嘴唇移开,童姥情意绵绵地看着他道:

    “亲够了?”

    武龙笑道:

    “那会够,这一辈子也亲不够,童##姥你的舌头真甜。”

    童姥粉腮热红,媚眼含春娇嗔道:

    “讨厌,还叫人家童姥!”

    伸手去扭他腰间肌肉。武龙心道:怎么女人都会这一招啊'真是郁闷却笑道:

    “好好好,是我的错,云儿,我的好云儿只怕我在这样叫下去,我可是一直把你当作一个真正的美貌少女嘿嘿!”

    “死人,你嫌弃我是不是那样,那样不好吗'””

    她蓦然看见武龙挺翘若帐篷的裤子,芳心羞得砰然跳动,娇靥涨红,武龙好奇的道:

    “行云,你和师叔和好了?”

    李秋水开口道:

    “恩,我向师姐道歉了,过去我多有得罪,请师姐大人大量,不要放在心上。”

    武龙一怔,李秋水和童姥都是心高气傲之人,李秋水能够像童姥道歉,绝对是因为自己的原因,看来李秋水真的爱煞自己了,心中感动,李秋水笑道:

    “好人,这次就让我和师姐两人一起服侍你吧。”

    说完缓缓脱下白色衣裙及肚兜,曲线玲珑洁白如玉的娇躯上,只剩下一掩蔽住隐密的粉红色的亵裤,仰卧在床上,凹凸起伏雪白的袒露在外。刹时,室内暗香浮动,旖旎。

    武龙看见李秋水高耸入云、圆润莹白、没有半点下垂的,及被粉红乳晕围绕着的两粒莲子大小、腥红微微向上翘起的乳珠,心头顿时火热起来。李秋水明媚的美眸不由自主地看了下武龙涨鼓鼓的。武龙迫不及待地将李秋水白玉半球形丰硕的嫩乳握入手中。他发现李秋水的真是肥大,一只手仅仅才覆盖住一小半,两只手都不能将一只**掩握住。他在惊叹之余,感觉握在手中的圆乳,柔软中充满弹性且润滑温热,很是舒爽。

    武龙吧这对完美的忽左忽右用力地揉按起来,弄得丰隆柔滑的**一会儿陷下一会儿突起,白嫩的肌肉从武龙手指缝中绽现出来。武龙看着在手指中摇晃的珍珠般美丽令人怜爱的粉红色,他吞了一口口水,有了一股想地冲动。

    武龙低下头,将脸伏于李秋水丰盈香馥馥的酥乳中间。一股甜甜的**直沁心扉,武龙心神一荡,用热唇咬住李秋水暴露在外面,觉得害羞而发抖珠圆小巧的。一口含入嘴中宛如儿时吃奶似的起来。他边边用舌头舔舐着敏感的乳珠,不时还用牙齿轻轻地咬着。弄得李秋水只觉麻痒丛生,并且这痒渐渐地波及到浑身,麻痹般的快感震动了。

    李秋水内心深处的被激起,她纤纤玉手抚摸着武龙的黑发,欺霜塞雪的娇颜泛红,芳口微张:

    “啊……哦……嗯……好人……轻点……别将人家咬疼了……”

    此处有删节,和谐无罪,复制无罪,被删除的字数均为极品文,想看的请订阅后发截图到邮箱,不要合集的订阅了也没有意义,因为删节太多了,谢谢!此处有删节,和谐无罪,复制无罪,被删除的字数均为极品文,想看的请订阅后发截图到邮箱,不要合集的订阅了也没有意义,因为删节太多了,谢谢!此处有删节,和谐无罪,复制无罪,被删除的字数均为极品文,想看的请订阅后发截图到邮箱,不要合集的订阅了也没有意义,因为删节太多了,谢谢!】

    此处有删节,和谐无罪,复制无罪,被删除的字数均为极品文,想看的请订阅后发截图到邮箱,不要合集的订阅了也没有意义,因为删节太多了,谢谢!此处有删节,和谐无罪,复制无罪,被删除的字数均为极品文,想看的请订阅后发截图到邮箱,不要合集的订阅了也没有意义,因为删节太多了,谢谢!此处有删节,和谐无罪,复制无罪,被删除的字数均为极品文,想看的请订阅后发截图到邮箱,不要合集的订阅了也没有意义,因为删节太多了,谢谢!】

    李秋水心儿跳动,白净的纤纤玉手,微微颤抖着。大宝贝似怒马,如饿龙,威风凛凛地昂然挺立着,根部丛生着乌黑发亮的,布满了阴部和小腹,又粗又长的粉红色的茎体,又圆又大的赤红色的龙头,看上去极了。

    此处有删节,和谐无罪,复制无罪,被删除的字数均为极品文,想看的请订阅后发截图到邮箱,不要合集的订阅了也没有意义,因为删节太多了,谢谢!此处有删节,和谐无罪,复制无罪,被删除的字数均为极品文,想看的请订阅后发截图到邮箱,不要合集的订阅了也没有意义,因为删节太多了,谢谢!此处有删节,和谐无罪,复制无罪,被删除的字数均为极品文,想看的请订阅后发截图到邮箱,不要合集的订阅了也没有意义,因为删节太多了,谢谢!】

    盈胸的武龙气息粗重,猛然扑压在李秋水软玉温香的娇躯上。正紧张羞怯的李秋水娇躯不由微微一颤,武龙低下头,嘴唇吻合在李秋水温软红润的香唇上,来回磨擦着吻着她的香唇,并伸出舌头轻轻地舔舐。

    李秋水被他弄得心儿痒痒的,春情萌发,香唇微张,微微气喘。武龙不失时机的将舌头伸入她香气袭人湿热的樱口中,恍如游鱼似的在樱口中四处活动。随着他的动作,他胯下硬若铁杵烫如火碳的宝贝,在李秋水滑腻白净的里侧撞来撞去。

    李秋水自里侧更为真切地感受到了宝贝的硬度及热度,她一荡,附体,情不自禁地将细嫩的丁香妙舌迎了上去,舔舐着武龙的舌头,武龙也舔舐着李秋水香甜可口的丁香妙舌,就这样俩.相互舔舐着,最后,.俩的舌头如胶似漆地绞合在了一起。

    武龙舌头在忙着,手也没歇息。他左手握住李秋水柔软、而弹性十足的用力揉按着,右手则在她凝脂般滑腻雪白的玲珑浮凸的上四下活动。最后,他右手落在了李秋水根部、隆起如丘包子般大小、温暖软绵绵的毛绒绒的上,右手一展开覆盖住揉摸起来。

    李秋水只觉及传来一阵阵麻痒,只痒得她芳心砰砰只跳,兴大起,只感到浑身恍如千虫万蚁在爬行噬咬似的骚痒遍体,尤其是那桃源洞穴中无比的空虚及酥痒,阴液涓涓而流,弄得武龙的手湿糊糊的。她浑身血脉贲张,热血沸腾,宛如置身于熊熊大火中,躁热不安,口干舌躁。她一口含住武龙的舌头如饥似渴地起来,并如饮甘泉美汁般吞食着武龙舌头上及嘴中的津液。武龙被她得心跳血涌,心旌摇荡,高涨,宝贝更为硬挺,胀硬得欲爆裂开来。

    武龙闭上眼睛,慢慢地前进,要将宝贝穿入她的体内。一阵酥软的暴风袭来,武龙有点晕眩。他往後一挺,发现自己的宝贝正抵住她鲜红的**上,漾着异样光泽的大龙头,抵住她稍稍突起恍如红宝石般的上,肥厚柔软的大夹着大龙头。于是武龙又调整一下位子,依旧用龙头去顶,没进。武龙再度用大龙头抵住肉穴口两片绯红柔嫩的玉蚌的中央,开始施力。

    此处有删节,和谐无罪,复制无罪,被删除的字数均为极品文,想看的请订阅后发截图到邮箱,不要合集的订阅了也没有意义,因为删节太多了,谢谢!此处有删节,和谐无罪,复制无罪,被删除的字数均为极品文,想看的请订阅后发截图到邮箱,不要合集的订阅了也没有意义,因为删节太多了,谢谢!此处有删节,和谐无罪,复制无罪,被删除的字数均为极品文,想看的请订阅后发截图到邮箱,不要合集的订阅了也没有意义,因为删节太多了,谢谢!】

    李秋水只觉肉穴口随着龙头的插入又涨又疼,尤其是当宝贝最粗壮部分――环绕在龙头四周凸起肉棱子,插进来时这涨疼更为厉害了。她黛眉紧锁,平滑如玉的额头皱起道:“啊……好人轻点……慢慢来……”

    李秋水肉穴本来就紧小,她虽然没有童姥那么奇特,过段时间久可以重新变成**,但是她修炼果媚功中的缩阴功,这肉穴自是紧小得不亚于**。若非经过事先.俩的亲热,这肉穴已充分被湿润,变得湿滑滑的,武龙还不一定如此顺利的插得进来。然而纵是如此,李秋水尤感到有些疼通,她紧张得纤手抓住床单,屏息住呼吸。

    武龙感觉插在她**中的宝贝,被湿滑滑的、热乎乎的、软绵绵的嫩肉,整个地缠包住非常舒适,妙不可言。这种舒爽劲,使他犹将已全根尽入、抵达最深处的宝贝向**中用力一插,两人的已紧贴在一起无丝毫空隙。

    李秋水肉穴深处一疼,她新月眉一皱起,含水双眸疑惑地看着武龙,**道:

    “嗯……好人……你怎么还……”

    而武龙感觉龙头撞在了一团软肉上,心知已无路可前进,这才做罢。李秋水感觉武龙又粗又壮、又长又烫的宝贝,将自己肉穴塞得满满的、饱饱的、胀胀的,没有一处没被贴到,虽然饱胀中微微生疼,但是却感到无比的充实和胀满觉肉穴里热乎乎的,四周的肉紧紧得刮著宝贝,令他进出间畅快无比,大感舒爽,十分兴奋地全力起来。李秋水俏丽娇腻的玉颊红霞弥漫,晨星般亮丽的媚眼紧闭,羞态醉人。

    武龙见了心神一荡,从未见过她如此迷人,他宝贝一硬,腾升,意乱神迷地挺起硬若铁杵的宝贝,在李秋水温暖湿润的**中不已。武龙**一高一底地挺动,宝贝在肉穴中一进一出地。李秋水只觉这宝贝之际,肉穴中的每一部分都磨擦到了,而武龙也感到宝贝及龙头,整个地被李秋水中的嫩肉抚弄着。一阵阵飘飘欲仙的快感,宛如海浪般一波接一波地袭上心头,扩散到四肢百骸。

    在阵阵快感地刺激下,武龙气喘嘘嘘地得愈来愈快愈来愈用力。如此一来宝贝与肉穴四壁磨擦得更为强烈,令人神魂颠倒,激动人心的快感,汹涌澎湃地一浪高过一浪,冲击着他俩的心神。李秋水爽得头脑昏昏沉沉的,浑然忘我,什么伦理、道德,她早已抛弃##之九霄云外,只知扭动纤腰,摇动丰臀随着宝贝的活动不已。她白嫩的芙蓉嫩颊,恍如涂了层胭脂红艳欲滴,春意盎然,花瓣似的朱唇,启张不停,吐气如兰,发出了近似低泣的呻吟声“啊……好人……她好爽……用力……宝贝……你插得真好……”

    武龙目睹李秋水这如醉如痴的**美景,荡人心魄的春呻浪吟声。他高涨,血脉贲张哪还记得李秋水是他她,只知道李秋水是一个能让他获得无比快感的女人。他宝贝在李秋水中,幅度更大地奋力地狂抽猛插。

    望书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