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风流

第一百八十四章 月亮好圆好软

宇宙浪子168 Ctrl+D 收藏本站

    天龙风流无弹窗 几天后,李秋水拿出太后的威严,训斥了西夏皇帝一翻,以带银川公主回鹫山学武练功继晕她衣钵为自,要将银川公主带回天山去。反正皇帝又不是这么一个公主,加上太后威严,他自然同意了,虽然心里有些舍不得,不过情秀答应他,只要有空就回来看他,他也不好多说什么,干脆派了不少一品堂的高手护进她们出城,方才罢了。

    武龙带着童姥,李秋水,银川公主以及梅竹兰菊四剑婢,骑骆驼一路往西行,走出数十里来,只见四处山峦起伏,却无半点人人烟,端上荒凉无比。天色已晚,众人搭了帐篷,因为有梅竹兰菊四女在,武龙也不好跟三女太过亲热,而且三女和他双休后武功都是大有进展,需要时间来磨练熟悉,武龙虽然强烈,但也不是只知道交配的种马,所以到也禁欲了几天。

    武龙在帐篷中修炼了一会儿内功,就走了出来,他的武功已经达到了常人无法想象的极限,要想在突破,起码要十年甚至二十年的时间磨砺,毕竟百尺竿头再进一步的困难是普通人人无法想象的。武龙发梅竹兰菊四人正在守夜,不由的有些心疼道:

    “你们四个去休息吧,我来守夜。”

    四胞胎却是摇头,一言不发,让武龙觉得好生无趣,要知道童姥已经告诉了她们,他是逍遥派的掌门,比她这个尊主身份更是尊贵,对武龙要比对自己更加恭敬,四人表面答应了下来,但是私下里仍然没有给武龙多少好脸色,显然还在生气那天皇宫比试中被武龙调戏的毫无换水还手之力十分生气。

    武龙见四人仍然在耍小性子确,不由一笑,忽然问道:

    “你们觉得,我的武功和童姥相比谁的高?”

    四女同时从鼻孔中“哼”了一声,一副天山童姥神功盖世,你怎么是她对手,这还用说的样子。

    武龙笑道:“那么,两位妹妹的意思就是我远远不是她的对手了?”

    菊剑以为武龙说的是正事,她早对武龙有了好感,于是软语说道:

    “童姥她老人家的武功深不可测,我姐妹根本不知道她老人家武功的深浅,武龙公子,你虽然是逍遥派的掌门,但是怎么可能有她老人家那等深厚神功?”

    武龙听菊剑的口气,竟然有了几分为自己好的意思,心道:这小妮子大概对本少爷有点意思了吧?于是说道:“那可未必,江湖上代有才人出,童姥竟然愿意承认我是掌门,那么就代表她自己已经承认不是我的对手。”

    四人再次哼了一声,显然对武龙的话不相信,梅剑没有好奇的念叨:

    “就知道吹,你的功夫都是吹出来的吧。”

    武龙停了哈哈大笑,说道:

    “你们四个小妮子,不是说好了我站着不动,只要你们刺不中我,就要向我喊大哥哥吗?怎么说过的话也不算数呢?而且童姥的武功我看也稀松平常,要不以武龙两个好妹妹你们二人的冰雪聪明,她教了十多年,怎么还碰不到我的衣服呢?”

    四女孩听武龙赞她们冰雪聪明,自然心喜,可是听到武龙说起那天晚上,二人拿剑刺站着不动的他,居然刺不中的事情,也不禁有点羞愧,不过四女自小被天山童姥养大,天山童姥在她二人心中就像神仙一样,她二人哪能让武龙污辱天山童姥,武龙刚说完,梅剑就说到:“是我们姐妹没有学到童姥真正的本事,怎么能怪童姥呢?”她顿了一顿,好像不想说出是自己笨,又说道:

    “我把我们灵鹫宫真正的本事拿出来,你只怕不是我的对手呢?”

    武龙暗暗好笑,小丫头片子,居然如此大言不惭,竟然不把我放在眼里,不过这时郁闷,正好找乐子玩,于是却微笑道:“噢,那倒奇怪了,没想到两位妹妹没有使出真本事啊,不如这样吧:今天两位妹妹把真本事使出来,也让哥哥我开开眼界,如果两位妹妹真的能胜过哥哥我,我就向两位妹妹以姐姐相称,怎么样?”

    武龙这一番妹妹姐姐的说出来,梅剑菊剑二女早就笑了出来,菊剑笑道说:

    “那你可不能耍赖啊?”

    “我怎么敢呢?”

    梅剑说道:

    “好!上一次你装神弄鬼,那我们这就再比一场,你可要小心了!”

    武龙装出一副潇洒的样子道:“多谢妹妹提醒,不知两位妹妹这次想怎么个比法?”

    梅剑向菊剑使了个眼色,然后对武龙说道:“武龙公子随我二人走,就知道了。”

    梅剑让竹剑和兰剑继续守夜,然后带着武龙走出了营地,只见皓月当空,明照万里,天地间一片月色,将平原和山地照得透亮。大理地处高原,空气清新,透光极好,就连月光也这么洁白明亮,让武龙一见就感叹不已,居然有忘记身在何处之感。

    菊剑大喜道:

    “姐姐,没想到这里的月亮也这么漂亮,居然和我们灵鹫宫的望月台差不多,真是太美了。”

    梅剑说道:

    “这里哪能比得上我们望月台,武龙公子,你向那边看!”

    武龙顺着她手指的方向一看,只见她正指向一座险峰,这座险峰朝向他们这边的地方呈九十度直立,竟是一个竖直的崖壁,这个竖直的崖壁约有五九百丈高。我们白天曾经从崖壁下经过,这座山峰同它右边的山峰一道,把整个天空挤得只剩下一道线,山谷中只有一条小路,但即使在山峰顶上,两山的距离也只有两三丈远,也见这座山峰的险峻了。

    武龙笑道:“啊!妹妹果然有情趣,莫非想让我带两位妹妹到山峰上看月亮,噢,那里离山势高,离月亮也更近,只怕到了那里,能把月亮摘下来也说不定呃?”

    梅剑道:“什么看月亮,我们看月亮不会自己看么?我姊妹二人同你打个赌,我们三人看谁先上到峰顶上,如果我姊妹二人一个抢在你前面,你就得认输,你要自称弟弟,当然私下里的,不然童姥会怪罪的,怎么样?”

    靠,弟弟就弟弟,还不是一样男男女女,你情我爱的,自称弟弟武龙倒不在意。看了山峰一眼,武龙大大咧咧的说道:“行啊!那就开始吧?两位妹妹请先走吧!”

    梅剑菊剑二人也不客气,听武龙说了声请,二人就动起身形,向山脚下飞奔而走。武龙看她二人的轻功,在月光下看来,果然有独特的地方,虽然比武龙的凌波微步差了一点,也是一门很高深的武夫,但显然二女的内力太差,在平地上跑起来,虽然姿势优美,动作舒展,但速度实在称不上快,武龙三两步之间就赶上了她们。

    二人听武龙的脚步声,眨眼间就到了她们的身后,同时望了一眼:没想到武龙公子的轻功这么厉害,这回要糟了!不过两女孩都死要面子,还没有到达山顶,怎么也不肯停下来,还是用力向山脚下冲去。

    从他们的帐篷到山脚下也就十几里地的样子,他们一阵急赶,也就是几分种的样子,就到了山脚下。两女孩到了山脚下,想也不想,腾空而起,就向上飞去,飞到了三丈高低,二人在几乎垂直的山坡上凸起的地方一踩,就继续向上飞去,居然没有一点的停顿,显然两人对上这样的山坡有很深的经验。武龙拍了一下脑袋:可不是嘛灵鹫宫不就建在险峰之上,梅剑菊剑两姐妹定是自小被变态的进行山地训练,爬起这种山峰来,简直如小儿科一般。

    看着眼前几乎拔地而起的山峰,心念一动,北冥神功功立刻运遍全身,武龙在地上一弹,整个人一冲而起,向上面飞去。武龙这全力的向上一飞,一直飞到十丈上下,力气才消耗完,正想在山峰上找个施力之处,对着月光看了一下,把武龙吓了一跳,武龙上下左右两丈间居然是个大山洞,丝毫没有着力之处。

    武龙当然不会张三丰老道创出来,足以气死伽利略牛顿一帮物理牛人的“梯云纵”,这时可以左脚踩又脚,身形又拔高几丈,这样就可以不断的向上飞去。但是他的神功却远胜武当轻功,当下,双臂一振,如一只大鸟般腾空而起,向着山上滑翔而去。他此时口鼻呼吸已然闭绝,立时转为内呼吸,浑身真气在任督二脉中流转不休。身子轻盈若羽,借着呼啸的北风与山中的气流托着如若无物的身体,真个如御风而行一般。

    细细把握身周气流,不断调整方向如鹰鸟一般向着二女所奔的方向飞去。转眼间飞出十来丈远,竟不需落地借力换气,仍在空中浮飞,真如一只鸟儿一般。这正是他读《逍遥游》有悟而新创出来的一门轻功,“鹏程万里”。“鹏之徙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去以九月息者也。”若在平地施展,尚需旋身直转扶摇而上。

    只听得耳边呼呼风响,身上也越来越冷,正不知向上飞了多久,忽然看到上面两个影子,武龙细一看,正是梅剑菊剑二女。武龙悄声跟了上去,梅剑菊剑虽然从小就在灵鹫宫的险峰上行走,但这座五九百丈高的山峰实在非同小可,这时离峰顶尚有一百多丈,二女早已没有了力气,已经不能再像刚开始那那纵跃而上,只能凭借一股气向上爬去。正在这时,梅剑双脚踩上了一块松动的石头,双脚用力,正要借力向上爬去,石头忽然松动,梅剑来不及反应,只觉得拉在上面石头上的手一松,身体就向下跌去。

    这只是一瞬间的事,菊剑刚听到姐姐“啊!”的一声,就不见了梅剑,向下看去,只见梅剑向下迅速跌去,她这时全身无力,自顾不瑕,想救姐姐,已经无能为力了。梅剑向下急速下坠,她这时就连呼救都没有了力量,更不可能在崖壁上找突起的地方施力停住,只能无奈的闭上了眼睛。她向下跌了二三十丈,只觉得下降的速度越来越快,耳边风声呼呼做响,忽然全身一紧,被一股力量所拉,不由自主的向崖壁飞去,刚到崖壁边上,就被一双有力的手紧紧抱住。

    她这时死里逃生,只觉得如梦如幻,一切都显得不真实,就像梦中一样。过了好久,她才敢睁开眼睛,在她的眼睛里,只看到一双明亮的眼睛在月光下盯着她看,一瞬间,就像是电流通过一样,在她的心里,这双眼睛已经占据了最重要的位置。

    这个英雄救美的高人,自然就是武龙了,武龙内力深厚,在山峰上飞了几百丈,内力仍然没能一点衰竭,但这时武龙爬山的经验却体会了不少,正想跟在二人后面,在最后一刻才突然跃出,超越二人。忽然看到梅剑跌了下来,在她跌到武龙旁边的时候,武龙使出“擒鹤功”,凌空一抓,就把她抓了过来。

    低头一看,梅剑明亮的眼睛正看着武龙,脸上一片通红,想必是被武龙抱住而害羞,但她眼睛中的意思武龙还是一看便知,心里大喜:又勾上了一个。武龙说道:“妹妹,怎么那么不小心,刚才好玄啊幸亏有我!我看菊剑也支持不住了,我们这就上去,看她怎么样了?”

    梅剑这时躺在武龙怀中,心里正充满了美被英雄救的甜蜜滋味,这时当然是武龙说一不二,她点了点头,只觉得身体一沉,已经被武龙抱着向上面飞去。上面的菊剑看到姐姐跌了下去,一动也不敢动,她胆子一向很小,一个人在半空中,不上不下,眼看就要哭了出来,这时纤腰一紧,一个爽朗的声音说道:“妹妹,让哥哥带你一程!”

    她刚刚听出这是武龙的声音,就看到对面的姐姐也被武龙抱在怀中,两姐妹对视一下,同时一羞,两姐妹只看到山石不断的从眼前晃过,突然眼中一亮,一个又大又圆的月亮正在头顶,二女看到这月亮,心中喜悦,知道已经被武龙带到了峰顶之上。

    武龙身体回旋,带着三人卸掉了下坠的力道,三人轻轻的降到了峰顶。

    峰顶上原来是一个很大的平台,上面长了一层很密的草从,踏到草地上,只觉得脚下软软的,好像前世的席梦思大床一样,令武龙胡思乱想,赶忙将梅剑菊剑二女放到地上,心慑心神。

    菊剑好像看到了什么稀奇的事情,刚到地上,就向东边的崖边跑去,一边跑一边叫道:“好大的月亮啊!大哥哥,姐姐,你们快点过来看看!”

    武龙和梅剑向菊剑看去,只见她正站在崖边,手舞足蹈的大声叫着,一边叫我们过去,一手看着月亮,我们不禁向月亮看过去。

    真是不敢相信,在这里居然看到这么大的月亮,只见月亮刚好升在了半空中,又大又圆,比在地上看到的月亮相比,不仅更大,而且更亮。这里地处高空,空气稀薄,而且没有后世的空气污染,我们连月亮上面的环形山都看得清清楚楚。月亮在半空中洒下一片光芒,将满地的草从照得发亮。

    菊剑扭过头来问道:“哥哥,姐姐,月亮上那些环形的东西是什么啊?怎么以前从来没有见过呢?”

    武龙自然不能告诉那是环形山,是陨石在月亮上撞击而形成的,只能笑了笑,没有回答,看了看月亮,就像是在悬崖边挂着一样,武龙心念一动,对梅剑笑了一下,说道:“妹妹,我今天能摸到月亮,你信不信?”

    梅剑还以为武龙要用轻功到月亮上去,她哪能相信,但不知怎么的,她只要看到武龙,就有无限的信心,虽然觉得不太可能,还是对武龙笑了笑。

    武龙走到崖边比较高的地方,看好位置,这里刚好处在梅剑菊剑和月亮中间,武龙伸出手来,在空中轻轻的抚摸。在梅剑菊剑二人的位置看来,武龙的手刚好在月亮的边缘,顺着月亮的边缘上下移动,就和抚摸月亮一模一样。

    梅剑菊剑姐妹看武龙真的是在抚摸月亮,都惊得呆住了,过了一会,梅剑才笑了出来,说道:“噢,大哥哥,你骗我姐妹俩呃?”

    武龙听道梅剑也肯叫自己“大哥哥”,喜不自胜,说道:“好妹妹,武龙哪里敢骗你们呢?是直的啊!月亮好大啊,好冷啊,好圆啊!两位妹妹,你们也过来摸一摸看看!”

    二女看武龙站在崖边,手摸月亮,衣衫飘飘,就像神仙一样,菊剑心中早已对武龙大为着迷,而梅剑刚才被武龙所救,更是把一颗心都放在武龙身上,听到武龙这么说,都走了过来。

    武龙牵起二女的手,向上一伸看小说^.V.^请到 ,就放在了武龙刚才的地方。二女的手被武龙所拿,脸上一羞,但被武龙制造的气氛感染,都没有从武龙手中抽出来。

    武龙牵着梅剑菊剑两姐妹的手,对着月亮,在虚空中上下摇动,口中温柔的说道:“两位妹妹,摸到月亮没有?”

    梅剑口中含笑,就是不说话,菊剑说道:“是啊,我摸到了,大哥哥,月亮真的好圆啊,好冷啊!你觉不觉得月亮冷呢?”

    “月亮怎么会冷呢?武龙现在摸到的月亮好暖啊!真的好舒服啊!”

    望书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