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风流

001章贼汉子贼婆娘

宇宙浪子168 Ctrl+D 收藏本站

    天龙风流无弹窗 冰冷的月光洒落在山上,不时的穿来虫鸣兽吼,让这处荒山显的更是寂静,忽然,山边破旧的马路上开来一辆面包车,嘎吱~~车子在一片树林中停下,接着几个彪形大汉的人影从车上下来,同时抬着一件东西下来,接着月光可以看见李军们抬的是一个人影,那人脸如金箔,显然已经昏迷,混身都是血迹不知道死活,两个大汉抬着人向山上走去,走了一处小溪旁边,就把昏迷的青年人仍在地上,其中一个大汉嘴角边长着一棵大痔的黑脸汉字,踹了地上的青年一叫骂道:

    “妈的,这家伙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连猛哥的女人也敢勾引,没有把李军仍到江中喂鱼了已经算你福气好了。”

    另外一个有些瘦的黄皮汉子道:

    “这家伙真倒霉呢,他好象是个弹钢琴的吧,听说歌也唱的不错,还是个大学生呢,现在手腕都被猛哥用狼头敲碎了,这次不死以后也是个废人了。”

    “你小子傻了,竟然同情李军,我看是活该,我最讨厌的就是这些有点才华就去勾引人的小白脸了,死了都活该。”

    黑脸汉子骂骂咧咧的再次踹已了昏迷的青年一脚,然后吐了一口唾沫在李军身上,然后道:

    “好了,走了,走了,我们还要去打牌呢,如果不是这小子的事的话,老子今天一定大杀四方呢,妈的。”

    黑脸汉字边骂边走,黄脸大汉也跟着离去,不过回头看了一眼青年道:

    “李军呀,你正倒霉呢,我妹妹还是你同学呢,对你崇拜的不得了,可惜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呀。”

    叹息一声,黄脸汉子也是跟着离开,不久后,再次听到发动机的声音,越来越远。

    九月的天说变变,胶结的月光不见了,不多见听只到雷声滚滚,闪电的强光闪过,豆大的雨点密密麻麻地砸了下来,越来越大,直到连成了线,将天地连为一体,周围的山林也披上一层雾蒙蒙的外衣。

    冰凉的雨水让李军醒了过来,头脑也清醒许多,但身体传来的痛感又差点让李军昏厥过去,李军满是血污与泥土的脸已经看不清面目,身体下的暗红色液体那是鲜血和雨水混在一起。李军发现躺在小溪的旁边,溪水越来越大,正在迅速上涨,李军很快便判断到过不了多久溪水就会淹没自己,将他冲走。雨越来越大,大雨冲刷着他的身体,身体的疼痛仍然折磨着李军的神经,李军感到身体的温度正在慢慢下降,而李军现在唯一能动的就是脖子和一只尚有些麻木的手臂。

    朦胧中,李军看到了前方有一块巨大的黑色岩石,只有十多米的距离,爬上去应该就会得救,李军冷静地做出了这样的判断。可是,短短十多米的距离对现在的李军来说却显得那么遥远,那么遥不可及,身体渐渐冰凉,李军突然想到了一个字――死!

    死亡的阴影掠过心头,李军浑身打了一个冷战,思绪似乎要沉沦到眼前这一片雨水构成的迷雾中……

    “不,我不要死!我不能死!”李军脑子中突然无声地炸响这样一个声音,身体中流动一股热流。

    “怎么能这样就死去?!怎么能这样就死去?!怎么能……要活下去,要活下去……”这样的念头在心中飞转,仿佛魔咒一般的声音越来越大。

    嗓子里发出受伤野兽一般的低沉嘶吼,匍匐在地,靠着一只受伤的手臂和下巴,李军一点一点地拖动显得特别沉重的身体,地上留下一道李军用自己的身体和血水勾勒而成的血红色痕迹。

    哗哗雨声中,再次炸开一声惊雷,几乎不**形的李军站了起来,软软地靠在了巨石上,李军终于还是没有爬上去,而且已经失去了的意识,只是右手紧紧扣着巨石的一块棱角。这常突如起来大雨让整个城市的人都错了一次诡异的流星雨,为什么说是诡异的呢,因为天空中流星都是一闪既灭。就算是在草原上那么空旷的地方也鲜少能看到划破整个天际的流星。可这几颗流星却都是从头亮到了地平线外。更诡异的是,在这几颗流星落下地平线后,夜空中又出现了数十颗流星,而不等这数十颗流星坠地,便又有数百、数千、数万颗流星布满了整个夜空。

    流星首尾相接,一片接一片的砸到地平线外,场面壮观至极。片刻后,更诡异、更夸张、更神奇的一幕骇然出现――那仿若无穷无尽的流星们,陡然间全部变动了轨迹,竟不再沿着直线下落,而是开始出现弧度。弧度越来越大,轨迹逐渐变得随机起来,仅仅三四分钟的时间,新出现的无数流星就全都乱了套。它们刚出现在夜空中就迅速散射,平均地飞向四面八方。

    水势越来越凶猛,浑浊的雨水已经完全淹没了河岸,迅速没过了李军的小腿,冲击着李军。我要活下来!一定要活下来!”求生的越来越强烈,李军感到脑子前所未有的清醒,眼眶一片火热,似乎要烧起来似的。

    “不能这么窝囊地死了!我要报仇!”李军想,同时,丝毫不指望会有人来救自己,李军知道,这种时候只能靠自己!

    无论什么也不能阻止李军求生的,忘记了大雨,忘记了雷电,忘记了疼痛,忘记了痛苦,忘记了一切……活下来,成了李军此时唯一的信念,就这时候,一道火红的亮光照耀着天空,向李军轰击而来,不过光芒越来越微弱,最终只剩下一道红色的光线,射入李军的身体当中,而这时候李军也坚持到了极限,个人的力量在大自然的面前是如此渺小弱小,激烈的水流冲击下,李军最终还是倒了下去……一片雪白的水花连同李军的身体,随即被冰凉浑浊的流水吞没。

    雨还在下,无动于衷地下着。

    ――――――分割线――――――

    风雨交加,银色乱舞

    李军醒了过来发现自己竟然被人抱在怀中,按柔弱的触感让李军知道自己在女人怀抱中,一股淡淡的香气,从来没有和人这么亲近的他没,十分不自在,想要挣扎,然后问道:

    “你是谁?我在那里?”

    但是让他惊讶的是,他发出的竟然是婴儿的哭声,而且自己似乎变成了婴儿,为什么会这样?李军心中有些痛苦的想到,难道我已经死了,并且从新脱胎转世了?这一却看起来似乎只有这个才可以解释。

    李军有些无奈的想到,自己终究还是死了吗,不过为什么我会拥有上一世界的记忆?我转生到了什么地方?就在李军胡思乱想的时候,一个声音传来道:

    “贼婆娘,小家伙似乎醒了呀。”

    “恩,你看他多可爱,我觉得他的鼻子很像贼汉子。”

    “哈哈,是呀,想不到我陈玄风竟然拥有儿子了。”

    李军回过神来,开始打量自己的周围,他发现的人,是个年轻的女子,一头乌黑的长发在风中飘动,虽然脸色有些黑,却也很是明艳动人,李军看着女子心中想道:

    “她就是我今生的母亲吗?我上辈子是个孤儿,唯一喜欢的就是音乐,爱音乐已犹如自己生命,可是自己的的手脚都被人残忍用铁锤敲碎了,别说乐器,就算是筷子只怕都拿不了,虽然想要报酬,可是那样的自己能给自己报仇吗?也许,死了也是最好的归宿呢。”

    不过李军发现自己所在的房间,却是一怔,四周似乎都是电视中看到的古代客栈的,而且他发现自己的母亲似乎穿着古代女子穿的衣,同时注意到女子身边一个身材有些枯瘦,容貌还算英俊的古代男子,和古代电视中的打扮和是想象,李军一震,他想起他以前在无聊的时候曾经在看过几本穿越类型的小说,难道自己穿越到了古代了?

    那男子看到李军看他,顿时路出笑容道:

    “贼婆娘,你看这小家伙在看他爹呢,呵呵,很可爱,和小师妹一样。”

    说到这里他猛的想到什么不在言语,良久道:

    “我们这次背叛师傅逃离桃花岛已经一年多了,听说师傅十分震怒,把几个师兄弟的腿都打断了,赶出了桃花岛,我们对不起师傅,也对不起几个师师兄。”

    李龙听到一镇,他从刚才就觉得夫妻二人的对化有些熟悉的感觉,听到他这么一说,在想到父亲说他叫陈玄风,顿时轰然想到什么,天呀,他们是黑风双煞!自己来到了射雕英雄传的时代!

    陈玄风和梅超风是同门师兄妹,两人都是东海桃花岛岛主黄药师的弟子。黄药师武功自成一派,论到功力之深湛,技艺之奥秘,实不在号称天下武学泰斗的全真教与威震天南的段氏之下。陈玄风与梅超风学艺未成而暗中私通,情知如被师父发觉,不但性命不保,而且死时受刑必极尽惨酷,两人暗中商量,越想越怕,终于择了一个风高月黑之夜,乘小船偷渡到了东面的横岛,再辗转逃到浙江宁波。

    陈玄风临走时自知眼前这点武功在江湖上防身有余,成名不足,一不做二不休,竟摸进师父秘室,将黄药师视为至宝的半部《九阴真经》偷了去。黄药师当然怒极,但因自己其时立誓不离桃花岛一步,心愿未偿,不能自违毒誓、出岛追捕,暴跳如雷之际,竟然迁怒旁人,将余下弟子一一挑断筋脉,尽数逐出了桃花岛,自己闭门生气。黑风双煞这一来累得众同门个个受了无妄之灾,但依着《九阴真经》中的秘传,也终于练成了一身

    武林中罕见罕闻的功夫。这《九阴真经》中所载本是上乘的道家正派武学。但陈梅夫妇只盗到下半部。学不到上半部中修习内功的心法,而黄药师的桃花岛一派武学又是别创蹊径,与道家内修外铄的功夫全然不同。黑风双煞生性残忍,一知半解,但凭己意,胡乱揣摸,练的便都是些阴毒武技,其中最有名的就是九阴白骨作为一个中华共和国的公民,几乎人人都知道查古庸大师的名头,就算没有看过小说,那么改编的电视那是播了又播,对于查大师的作品中的人物都是能够说出一二,李军还因为机缘巧合为最新版的《射雕英雄传》做了片尾曲的普曲工作,虽然对这篇小说很有印象,黑风双煞虽然只是配角,但是电影中那个死了丈夫瞎了眼睛,冷艳孤独的梅超风却是让李军的印象十分深刻,想不到自己竟然成了他们的儿子,想不到自己竟然转世到了小说描写的世界当中,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李军震惊的无法想象,好在黑风双煞都在想着心事,并没有注意到一个刚出声几天的婴儿竟然会路出那么复杂的神色。

    这时候陈玄风从怀中掏出一本线装书籍道:

    “哎,当年师娘为了默写这本九阴真经,结果心力憔悴而死,对师傅来说,这已经不只是一本绝学那么简单了,还是师娘的心血,超风,你说我们为了称雄于江湖这么做到底对不对?”

    在江湖中已经很有凶名的铁尸陈玄风在说起自己的师傅时,仍然是尊敬敬畏,由此可见东邪黄药师的人格魅力是多么的强大,不只是他们,其他几个被挑断了手筋脚筋的几个弟子,也无一不用各自的手段,想讨好东邪黄药师傅收回命令,重入桃花门下,从来没有怨恨之意,想到自己连累的师娘,师弟,陈玄风和梅超风都是感到悔恨,但是事已至此,他们更加不敢面对师傅。

    梅超风看着李军,爱怜的道:

    “没有办法,我们已经没有回头路了,不过生下了儿子,就算现在被师傅击毙也没有太大的遗憾了。”

    轰隆――――

    外面一道闪电劈下,随即天地又显露了黑暗当中,陈玄风看着窗外漆黑的天幕道:

    “你说的对,贼婆娘,时间因该差不多了,这样的天气对我们的计划当真是天公做美,把孩子给我吧。”

    梅超风不舍的抱了一下李军道:

    “哎,儿子我们连名字都没有给他取,不知道以后他会叫什么名字长成什么样子。”

    陈玄风叹道:

    “叫什么名字都无所谓了,只要他好好活着,那家人虽然现在不过是个小小的县令而已,但是他妻子却是本朝大将军的女儿,对儿子来说以后也可以享受荣华富贵,让我们的子孙传承下去,这已经足够了,而且为了让他将来拥有自保能力,我们特意特意用最特殊的药水给把九阴真经和师傅传授给我的简异金钟罩此在他的胸口,当他七岁的时候,只要是全身气血高度运转,就可以显示出来,那家人都算是武将后代,男性子孙都学一些粗浅的武艺,那时我们儿子一定可以发现他胸口上的绝学的,当然一却还要靠老天来安排,就是一辈子发现也不要紧,这么做只是身为父母唯一能够留给他的礼物而已。”

    李军看到两人不舍的神色,还有听他们的对话有些糊涂,接下来黑风双煞讨论一些细节,李龙明白了事情的始末。原来自从逃出桃花岛接一年多的时间,梅超风也怀上了小孩,本来他们不想要的的,并非他们不想,而是武功未成,时刻提心吊胆,万一师父找上门来,他们顶多是还给师父两条性命,什么酷刑也甘愿承受,却怎么忍心让自己的孩子受那般生不如死的折磨,不过,他们想到自己随时会死,但是如果留下爱情的结晶的话,自己的血脉就得到了传www>,.cnd1qwx<m.com

    承,也不枉人世间来了一躺,当然把孩子带在身边是危险的,先不说师傅,就是他们也拥有很多仇人,而且还拥有《九阴真经》这样的宝物,匹夫无罪,怀壁其罪,所以他们在这个相对来说偏远一点的小县城秘密策划了好几个月,把孩子生了下来。

    因为他们发现这个县城的县令和陈玄风有几分相似,本来只是个巧合而已,可是更巧合的是对方的妻子也怀孕了,都是三个月左右的时间,这让两人想起北宋时期有名的民间传闻,狸猫换太子的故事,经过商量,两人定了详细的计划,同时仔细的调查,在这个小县城隐居起来,三天天梅超风生下一个儿子,然后陈玄风仔细的调查知道,县令太太也将在几天内生产,所以他们精心做了一却准备。准备在县令太太生产的时候,来个以桃子带僵,他们住的这个客栈后院子正好连接着县令的家的后院,陈玄风一直密切的关注的后院的动静,终于半个小时前,看到接生婆在捕快的护送下,来到了县令家,陈玄风知道时间到了,在梅超风不舍的眼光中,抱着小李军,走出了大雨磅礴的月色当中

    望书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