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风流

005章美艳太子妃2

宇宙浪子168 Ctrl+D 收藏本站

    天龙风流无弹窗 轻轻的抚摸着小黑的毛发,李文强心中也得意,小黑虽然是条杂种狗,但是这三年在他的训练以及精心的照顾下,全身黑毛油光闪亮,在他的训练下也学会了九阴白骨爪中的几个简单的杀招,体格强壮无比,加上立文强也用自己的药材分给了它一些,就算面的猛虎也可以对抗,群里响起一个银铃般的女童声音:

    “妈妈,好漂亮的马!是娘子军。”

    他冲着声音的方向望去,一个美艳的**正拉着一个粉雕玉琢般的小女孩的手突然,只见好几个丫环簇拥着一匹高头大马旁若无人的走了过来。马上坐着个看上不过十九七的女孩子,看上去小巧玲珑,十分可爱,头上玉佩金饰,恰到好处的点缀着她娇好的面容,使得她看起来更加的清秀可人,一双玉手一抓缰绳,一拿一条缀着粉绸的马鞭,粉衣粉裤,脚上蹬着一双精巧好看的粉鞋,高大的马匹让她看起来倒真是惹人怜爱,别有一番韵味。她身后也有几匹马上都坐这一些少女。

    “是她?”

    李军认识这个少女,她是苏州指挥使的女儿,宋朝武装力量主要由禁军、厢军、乡兵、蕃兵构成,此外,还有土军和弓手。禁军是中央军。包括皇帝宿卫军和征战戊守部队,分别隶属三衙。其任务是卫皇宫、守京师、备征战和屯戍边郡、要地。有步军和马军两个兵种,水军和炮军附属于步军。

    其编制为厢、军、营(指挥民)、都4级。厢辖10军,军辖5营,营辖5都。每都100人。各级统兵官分别为:厢都指挥使;军都指挥使、军都虞候,指挥使、副指挥使;都头(马军称军使)、副部头(马军称副兵马使)。指挥(营)是禁军基本的建制单位,调动、屯戍和作战,常以此计算兵力。为防止武将叛乱,禁军在兵力部署上,大致一半守京畿,一半戊诸郡,京城与畿辅兵力亦大致平衡,以便内外相制。同时实行“更戊法”,畿辅与诸州禁军定期更换驻地,以使兵不识将,将无专兵。

    少女名叫沈兰,父亲正是苏州地方无妨厢军指挥使,和李军的父亲算是一文一武苏州最大的一把手了,这个叫沈兰的少女最喜欢舞刀弄枪的,有点花拳绣腿的功夫,特别崇拜前朝穆桂英和本朝的梁红玉,想一个不让须眉的女将,她缠这父亲组建了一个十几人的小娘子骑兵,经常去部队驻守之地跟着军队操练,虽然在李军眼中是花拳绣腿,但是普通几个军士还真不是她们的对手,所以被苏州本地人称之为娘子军。

    每次女子娘子军队的出现,都会引起围观。们蜂拥向路边,连用眼神执法的也乱了,都掂着脚尖手搭凉棚向右看齐,一时间无数的孙悟空新鲜出炉。女孩被不耐烦的**拽走了,娘子军队的出现意味着这里马上就是人山人海,想过街都成为一种奢望。李军目送着小女孩走了,脸上浮起会心的笑容。

    李军的脸色突然一变,娘子军中有一匹马引起了他的注意,在整齐的队伍里,有一匹马的姿态非常别扭,步态、步幅都显得不协调,尾巴不停的甩来甩去,似乎这匹马很烦躁正是带头的沈兰的坐骑!

    李军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要出事了!

    这匹马失去了控制,仰天一声长嘶,翻蹄亮掌从队伍里冲了出来,顺着大路狂奔,马背上的少女死命的拉着缰绳,试图控制住它,可这匹雄峻的英国纯血马丝毫不理会,依然在马路上飞驰,而在不远处,美艳的**正在带着小女孩横穿马路,发狂的烈马风驰电掣的向她们高速冲了过去。事出仓促,其他的娘子军楞了一下,等到反应过来,那匹惊马已经跑出了老远。周围人齐声发出惊呼,那个美艳的**则被吓傻了,抱起孩子就想跑,可是脚一软,就不小心她摔倒在了地上。小女孩吓的搂住**的腿哇哇直哭,**努力的想爬起来,手脚却已经软了,说什么也站不起来,她只有将女孩紧紧的搂在怀里,用自己的单薄的身体护住幼小的女儿。

    “快闪开!”

    “危险!”

    路边围观的人们,焦急的叫喊着。

    狂暴的烈马速度越来越快,尽管这些马匹因为年龄的原因,都是退役的军马,但毕竟是战马出身,速度快的惊人,吓傻的**依然将女孩死死揽在怀里,她本能的用试图用身体保护女儿,女骑士的脸色煞白,死命的拉住缰绳,可烈马不管不顾的向前冲,眼看一幕惨剧就要上演。

    一个从人堆里挤了过去,这个人跑起来的姿态很诡异,两只手几乎不摆动,但是速度惊人,他是斜刺里杀出的,当他跑到马路上的时候,那匹失控的骏马已经离他很近了。

    “看啊,是李少爷!”路边不晓得是谁发出了一声惊呼。

    李军的眼睛里没有恐惧,也没有兴奋,心底里连丝毫的涟漪都没有,当看见烈马要撞向那个可爱的小女孩的时候,他几乎是本能的冲了出去。距离很近,马背上少女紧张到已经变形的脸孔都看的清清楚楚,李军用眼角的余光扫了一下周围的环境,他做出了个让所有人瞠目结舌的动作。

    螳臂当车!

    李军张开自己的双臂,拦在了惊马和小女孩之间。

    “闪开!”女骑士的声音尖利的让人骨头发酸。

    如果说刚才包租婆的那嗓子是金钟狮子吼的话,那女骑士的这一声就是魔音贯脑,周围的人群都能清清楚楚的感觉到她那种急切、焦虑、恐惧交织的复杂情绪。

    雄壮的西夏纯血马,奔跑起来肌肉带着音乐般的律动,一种力量和速度带来的极限美感。尽管已经退出了战马,可是速度依然不可小觑。“快闪开!”

    女骑士在马背上声嘶力竭的叫着,双手不自觉的放开了马缰,在空中摆着,示意李军避开。在女娘子军喊话的瞬间,烈马已经冲到李军的面前,但是出乎所有人预料的是,它没有直接撞上李军,而是扬起碗大的前蹄,希律律一声暴叫腾空而起,仿佛面前不是个张开双臂的男人,而是障碍赛马中的横杆。

    离李军不过三米远的地方,**看见惊马扬起的蹄子,马背上女娘子军挥舞着的双臂,正前方则是一个男人背影。马蹄高高跃起,超过了面前男人的头顶,她惊恐万状的闭上眼睛,同时将怀里的孩子抱的更紧了。

    “嘭”的一声巨响,然后是一声凄厉的哀鸣,**原本提在嗓子眼的心吓的飞到了半空中,当她睁开眼的时候,只见那匹雄壮无匹的西夏战马已经躺在路边一些摊位被撞的东倒西歪,而在不远处,一个穿着儒士儒衫的男人怀里抱着一个女娘子军,娘子军的手紧紧的攀着的脖子。

    和惊魂未定的妈妈不同,小女孩倒显得不是那么害怕,她还在用小手拍着美艳**的后背安慰她:“妈妈不怕,不怕!!”

    **深深的吸了口气,定睛看去,那个穿儒士儒衫的,不就是刚才眼神如同狼人般的家伙吗?救了自己母女的居然是他?

    随着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女子娘子军队的少女们蜂拥过来,将李军和他怀里抱着的女娘子军围在当中。人群先是沉寂,过了片刻,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惊恐万状的女娘子军这才反应过来,她抬头一看,周围全是同事,她们正骑在高头大马上俯视自己。

    “大姐头,你还好吧?”

    一个女娘子军关切的问道。沈兰突然意识到自己结结实实的躺在一个男人怀抱里,那个人的左手揽住自己的脖子,右手则恰好放在自己的,而自己的双手则紧紧环绕在这个男人的脖子上。

    自己像个藤蔓般缠在这个男人身上!这个姿势也确实太暧昧了!

    登时,沈兰的脸由煞白变成火炭般的红,如果现在放上一块生面团,刹时就会有一片烤面包新鲜出炉。

    “你没事吧?”李军平淡的问道。

    沈兰点头道:“没事!”

    “没事还不下来?”李军微笑着道。

    “啊!”沈兰的血液几乎要冲破面皮了。

    娘子军队的少女本来都是紧张的透不过气,现在则是窃笑了。大姐头也会害羞,很少见的啊。

    沈兰从李军的身上蹦了下来,急忙冲到那匹倒在地上哀鸣的骏马旁边,心脏依然兀自在嘭嘭狂跳。妇刚才是闭着眼睛的,可是沈兰则看得真切,刚才在骏马扬起前蹄,身子发力正准备跃起的电光火石间,那个男人身子诡秘的一闪,正好躲过扬起的前蹄,马匹冲过他身边的时候,他肩膀发力,狠狠的靠在腾空而起的奔马后胯。

    在那个瞬间,沈兰依然还在挥手示意路人躲开,两只手离开了马缰,措不及防身体被甩飞到了空中,然后脑子就是一片空白了,等到有了意识的时候,自己已经躺在这个男人的怀里了。

    她现在一阵后怕,如果刚才脚要是被马镫绊住,或者是没有被那个男人接住,那自己恐怕脑袋就要和马路来一次亲密接触,即使摔不死,脑震荡加上破相怕是在所难免。骏马本身的重量,加上奔跑的力量,这种冲击力是惊人的,而那个男人居然用肩膀将奔马硬生生的靠了出去,那他的力量该有多大?莫非遇见了传说中的世外高人?

    几个娘子军的少女们围住了沈兰,还有几个则看着李军,一个嘴角有颗美人痣的娘子军的少女们关切的问道:

    “公子,您没事儿吧?‘

    李军微笑着点头,转身就要走。

    小女孩扑到了他身边,手里拿着一个棒棒糖递了过来:“叔叔,你疼不疼?我摔跤的时候,妈妈就给我个棒棒糖,吃了就不疼了!”

    李军看着女孩黑玛瑙般的眼睛,蹲子,抱住了那个叫晶晶的小女孩。

    晶晶小心的将的包装纸揭开,塞到了的嘴巴里。

    李军顺从的张口嘴,一股酸酸甜甜的感觉从嘴里一直弥漫到心底最柔软的部分,他用手捏捏晶晶的脸蛋,周围的人看到这里,更是掌声如雷。

    晶晶扑进李军的怀抱里,对着李军的脸响亮的亲了一口,然后说道:“我早就知道叔叔是好人!”

    “缘分啊!”李军心里暗暗说道。

    他将女孩放到**身边,头也不回的走了,只留下一个宽阔的背影。

    “哎呀,还没问这个救命恩人的名字呢!”等到美艳**和少女突然意识到同一个问题的时候,那个背影早已消失在人群里,不知所踪

    自然居酒楼,人山人海,所有人的目光都房子一楼建立的台子上,上面放了一张桌子,一块惊堂木,还有一杯茶水,李军正站在上面,一身儒衫,十分风雅,只见他吸了一口气,然后发音,犹如春雷咋响,道:

    “今日我给大家讲解【天龙八部】最后一回:教单于折箭九军辟易奋英雄怒。……军中皮鼓号角响起,传下御旨,但听得欢呼之声,从近处越传越远。

    耶律洪基回过头来,只见萧峰仍是一动不动的站在当地。耶律洪基冷笑一声,朗声道:

    “萧大王,你为大宋立下如此大功,高官厚禄,指日可待。”

    萧峰大声道:“陛下,萧峰是契丹人,今日威迫陛下,成为契丹的大罪人,此后有何面

    目立于天地之间?”拾起地下的两截断箭,内功运处,双臂一回,噗的一声,插入了自己的

    心口。

    …….

    说道这里,第yi文学首发听的如此如醉之人都猛的啊的一声站起,很多人双目泪光,拳头握的老紧,很多人竟然哭了起来道:

    “萧峰大侠竟然这么死了,太过分了….”

    “李公子,我们不要萧峰大侠死啊,求求你了….”

    一时间众人都是情绪激动无比,整个场面都有些混乱。李军停止的说书,人们的入戏之深实在出乎他的意外,二楼包厢中那个美丽**也是泪光闪耀,她的丫鬟更是哭了起来,两人桌子上很多薄薄的小册子,正是天龙八部。

    望书阁